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34章 外交推动(十)

第334章 外交推动(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唯物辩证法用普遍联系的观点看待世界和历史,认为世界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认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处于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制约之中,反对以片面或孤立的观点看问题。

    唯物辩证法认为:联系具有客观性、普遍性和多样性。

    联系的客观性:联系是事物本身所固有、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

    联系的普遍性:联系包括横向的与周围事物的联系,也包括纵向的与历史未来的联系。一切事物、现象和过程,及其内部各要素、部分、环节,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相互制约。”

    李新读完了这段光复党党员们的必修课之后,外交团的同志们或者茫然或者若有所思,外长兼团长李新突然唱这么一出,大家需要时间来考虑一下李新的真正想法。

    法国与荷兰最终和中国达成了协议,中国向法国支付三吨黄金,向荷兰支付两吨黄金。殖民地的事情就此一笔勾销。至于法国在太平洋上的岛屿,法国用半吨黄金一并打包卖给中国。荷兰丢的土地远比法国多得多,得到的黄金反倒更少。因为中国是以实力来判断问题的,把荷兰人的实力定位为法国的三分之二,已经很给荷兰人面子。

    给钱买地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中国与法国和荷兰签署了一个协议。在这个为期十年的协议中,中国宣布不加入针对法国与荷兰的集团。如果双方对此协议没有异议,那么这个协议自动延长十年。

    在中国代表团看来,这个协议很鸡肋。首先就在于这个协议没什么约束效果,中国想翻脸就能翻脸。其次在于这个协议本身是单方面的协议,法国与荷兰并没有不加入反对中国的集团的义务。当然,两者一均衡,就变成了中国拿出了和平友好的态度,要与法国、荷兰和解。最终韦泽居然能同意这个协议,也实在是令人意外的事情。

    李新开始做解释了,“这次的事情证明了两件事,第一,我们已经被欧洲当作真正的列强来对待。第二,我们与俄国和解的购地协议在欧洲也出现了连锁反应。发生这种事情证明了中国已经被欧洲承认为可以靠谈判解决问题的国家。”

    “那都督同意,是都督决定了我们未来的路线是和平么?”有人问。

    “都督同意,是因为都督认为我们未来的敌人只有英国一家。与其他国家保持一个起码的和平状态,就可以专心对付英国。”李新答道。

    听了这个回答,代表团的人员算是明白了韦泽为何能够答应签署一个单方面的条约。

    “原来欧洲人也是知道要脸的啊。”团员中有人说了一句。听了这话,大家是哄堂大笑。可这笑声也并不单纯。中国当然是自认天朝上国,这个天朝上国经过二十几年的奋斗之后,终于被欧洲认为可以是平起平坐的对象。这样的现实让大家不知道该说中国的努力有了报偿,或者该说中国被外国人看扁了。

    不过这一路走来,代表团发现欧洲的确工业比中国先进发达。作为欧洲核心国家的法国,铁路、电报、航运,商业,整体的表现丝毫不亚于中国。中国只是比法国地盘大,人口多。如果双方的地盘与人口在同一个规模,这胜负可很难讲。

    李新此时已经放下了心中的所有压力,他对大家说道:“都督派我们出来,我其实不认为会发生什么。现在看,都督的判断是正确的。法国与荷兰很清楚,这件事拖下去他们也没有翻盘的可能,所以趁现在能要几个就是几个。把法国与荷兰搞定,接下来的出访就轻松很多。希望大家能够在后面的出访中为祖国立下新功!”

    过了法国与荷兰的这关之后,接下来的行程相当轻松。在德国,面对德国人提出的中国步枪更换的问题,李新他们狠狠忽悠了一番。中国不再采用11毫米口径的黑huo药子弹,开始普及9.5毫米的黑huo药子弹。唯一的变化就是中国方面使用了好几个国家都开始研发的弹仓式装弹技术。

    采取更小口径的子弹不仅仅是中国一家的思路,世界主要工业国都有这种尝试。这种尝试的结果无一例外的证明,子弹口径变小等于装药量变小,装药量变小意味着子弹威力变小。想保持子弹威力,就得使用精制黑huo药,精制黑huo药又意味着成本大大增加。

    那些主要工业国都生产过9.5毫米口径步枪的样枪,这种步枪的确轻巧,对于行军压力降低不少,子弹携带量也增加了。核算成本之后,各国都得出精巧轻盈的9.5毫米口径步枪在费效比方面远不如傻大黑粗的11毫米传统口径步枪。

    德国人也暂时相信了李新的话。随着金属壳子弹的成熟,颗粒黑huo药与di火的配合将黑huo药的潜力尽可能的挖掘出来。到底是填装球形颗粒火药,或者是填装粉碎型的颗粒火药。di火是放在后方中央,或者是放在弹壳一侧。各国的实验都很多,得出了很多不同的结果。中国的子弹小口径化,以及弹仓式设计,都只是步枪技术发展的诸多选择之一。德国自己也有很多新设计新思路,他们很想与中国此进行合作。就如之前双方已经进行过的合作一样。

    李新当然没有拒绝,中国现在已经不需要直接与某个或者某些欧洲国家保持过于亲密的关系。除了英国之外,中国也没有必要特别与某些欧洲采取敌对政策。明白了欧美国家对中国世界列强身份的认同,李新知道中国现在已经不再需要继续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折腾了这么久,也该由其他国家来承担起吸引世界人民眼球的工作。至于是谁站在中央,那就看命运的安排吧。

    在北欧的瑞典,李新再次见到前瑞典驻华大使和他女儿。在李新的记忆里面,那个孩子曾经与左志丹跳舞的小姑娘比洋娃娃还可爱。这次的重逢让李新稍微有些失望,那个小天使一样的美女已经成长为一位满脸雀斑,壮实高大的年轻北欧女性。故人重逢,李新突然生出一种不怀好意的想法。若是左志丹再次见到这位北欧女性,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做何感想。

    当然,这只是一时的戏谑。瑞典方面其实颇为担心俄国人的动向。德国与奥匈帝国和俄国结成了三皇同盟。俄国牛一把,能够暂时提升一点德国与奥匈帝国的地位。可俄国牛起来之后,俄国周边国家没有不担心的。

    “部长阁下,我很想知道中国到底在这次行动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瑞典外长问道。

    “我们是真的希望和平,并不是因为德国或者奥匈帝国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李新给了答复。

    瑞典外长将信将疑,他继续问道:“您认为这样的和平又能维持多久呢?”

    李新心里面想的是,估计中俄之间的和平大概能维持到中国和英国下次决出胜负的时候。这话肯定是没办法公开讲,即便这是公开的秘密,却也不能来一次秘密的公开。

    “和平是所有国家都真心期待的,我们中国是个热爱和平的国家。只要有助于和平的行动,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推动。”李新说道。

    这话其实就跟没说一样,什么叫做推动和平?嘴上吆喝几句就是推动和平的行动,但是这种行动除了表面意义之外大概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内容。但是李新第一次见识到了欧洲报纸的做法,“如果俄国进攻瑞典,中国会对俄国采取军事行动?”这么一个标题就出现在瑞典的报纸上。

    当然,编辑很懂得玩弄小伎俩,标题尾部是个大大的问号,说明这是个疑问句。

    既然是疑问句,文章的内容就是报社编辑天马行空的一通胡诌。这件事的影响还不小,等李新从美国访问后到了俄国,俄国外交大臣把早就准备好的报纸推到李新面前,希望他能够对此做出解释。

    “那我先问您个问题,”李新面对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戈尔恰科夫这位欧洲的老牌外交家并没有丝毫顾忌,“黄金已经送到了吧。”

    中俄双方最终还是选择了陆路运输,火车把黄金运到库伦,再由大车队送到边境,交给了等在边界的三万俄军手里。也就在新边界上,双方代表在清点完黄金之后,正式签署了协议。此时黄金已经运到了莫斯科,对李新的问题,俄国外交大臣给与了肯定的答复。

    李新继续说道:“那么,您觉得应该相信中国的诚意,还是应该相信报纸的话?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之后得到的和平,我们当然愿意维护。瑞典报纸说什么,我们阻止不了。他们搞出些耸人听闻的故事,为的是增加报纸销售量。我们中国已经有英国这个敌人,与俄国继续战争的意义何在呢?”

    俄国方面关注此事的目的是想确定中国有没有与俄国周边国家达成军事同盟的计划,李新既然明确告知中国没有这个打算,俄国也只能暂时相信。

    此时已经是10月12日,李新访问结束之后就急着回国。三会马上就要召开,身为外长,若是没能正式参加三会,这也完全说不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