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38章 欲静而不止(三)

第338章 欲静而不止(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梧州号曾经被英国12寸炮击穿过前甲板,根据光复军的习惯,这种船会被优先列在改造的名单上。改造之后的梧州号五炮塔变了四炮塔,船体原本就有梯层设计,炮塔减少空间变大之后也就在梧州号上正式实践了这个设计。

    炮塔在同一个平面上的时候,为了能够顺利转向,互相之间需要有一定的距离。梯层设计让同一甲板上的两门主炮炮塔不在同一个水平面上。靠近中央部位的炮塔位置高,炮口都向前方的时候,靠近中央部位的炮塔炮管就在靠外部的炮塔正上方。这样可以节省空间,让火炮的转向变得更轻松。

    取消了一门双联主炮之后,在船舷两侧各增加了两门双100速射炮。总整体活力上讲,面对有着厚重装甲的敌舰,梧州号的火力算是弱了。面对薄皮的敌舰,四门双100速射炮的加入,让梧州号的作战能力大大增加。

    梧州号代理舰长邓世昌已经27岁,光复军海军大量人事调动,一大批年轻军人走上了领导岗位。在这批年轻人中,邓世昌属于最年轻的代理舰长。

    年轻的特点就是气盛,充沛的荷尔蒙很容易就能影响到情绪。梧州号最近的工作就是在日本附近游弋,搞测轨,进行训练,顺道威慑日本人。

    1月18日,邓世昌领着梧州号与一艘驱逐舰,为两艘在距离日本海岸不到20公里距离上进行水文测量的测量船执行护航任务。对面出现了两艘日本军舰,他们态度强硬的要求中国军舰离开日本水域。面对两艘不到2000顿的日本军舰发出的强硬旗语,邓世昌登时就不爽了,他命令信号员发给对面的两艘日本军舰还算是文绉绉的旗语,大意就是“日本军舰给我滚蛋!”

    日本军舰不仅没有滚蛋,还靠上来试图干扰测量船工作。护航的目的就是要避免这种问题,梧州号与驱逐舰就挡在了两艘中国测量船前面,准备驱逐日本军舰。日本军舰在距离日本海岸不到20公里的海域内暂时退让了,四个小时后,一家伙来了五艘日本军舰。

    英国近几年大力扶持日本海军,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本海军学到了英国海军“遇敌必战”的风骨,总之,一艘日本军舰居然先开火了。日本海军不是满清海军,中国海军更不是满清水师。满清南洋水师面对法国人的突袭,能下达“让你随便打”的命令。中国与日本海军在耀武扬威的时候,火炮可都是做了战斗准备的。

    日本火炮一响,中国海军自然没有退让的可能。邓世昌立刻命令驱逐舰护送两艘测量船撤退,他自己则指挥着梧州号勇敢的迎战五艘日本军舰。

    这场一对五的战斗中,日本军舰被打得很惨。中国海军有战争经验,有良好的训练,这都是中国海军的优势。更大的优势在于中国海军的装备水平远在日本海军之上,虽然还没开始建造万吨级别的战列舰,梧州号更换了火炮。原本的黑huo药发she药变成了无烟火药的发she药。

    无烟火药的威力远胜黑huo药,同样口径的火炮,火药的膛压和温度比都比之前的火炮大了很多。老式火炮可以用经过相对简单处理的钢质炮管,新式火炮就必须用合金钢炮管才行。梧州号需要进行改造之后才能上新式火炮,原因就是管径比达到了40倍。

    管径比是指火炮的炮管长度与炮口口径之间的比例。炮弹在火药气的推动下在炮管中前进,在向前飞行的时候,膛线与弹带的契合让火炮自身开始旋转。陀螺是转的越快站的越稳,炮弹也是这样,以炮弹自身纵轴轴线转的越快,炮弹在飞行的时候就越稳。当然,这种旋转需要消耗火药气产生的动能,所以传统火炮的管径比都不大。

    日本海军也的确看到中国火炮炮口变粗,炮管变长,对这种改变背后的真正愿意理解不能。他们能感受和理解的是,中国的梧州号上的火炮打得又准又狠,200毫米的铁甲在梧州号的150炮面前不堪一击。不到20分钟,就有三艘军舰被梧州号打得浓烟升腾,火焰滚滚。

    邓世昌虽然打得开心,却也直到此时不是和日本开战的时候,重创三艘日本军舰,轻伤两艘日本军舰,毫发无伤的梧州号就施施然跟着已经开始跑路的测量船撤退了。

    海军当然觉得这是自己的战功,面对日本海军的炮击,中国海军奋起还击,取得了大胜。至于海战爆发在距离日本海岸不到20公里的位置,中国海军一字不提。秉持着说实话办实事的作风,对外宣传一定要讲述事实,所以只讲那些可以公布的事实就好。

    外界或许不知道全部事实,外交部很清楚全部事实。既然中国海军毫发无伤,无须考虑中国的损失,李新就被海军的行动给气坏了。什么时候军委就能主导中国外交了?找海军谈此事根本没用,李新直接去找了韦泽。

    听了李新的报告,韦泽才刚知道海军居然已经这么有帝guo主义范儿了。没等韦泽决定怎么和海军谈,日本明治政府的电报就来了。李鸿章李处长在高丽建成了电报系统,海底电缆越过对马海峡,就到了日本。有了这条线路,明治政府终于可以和中国进行有效的联络。明治政府既没有愤怒的抗议,也没有委屈的抱怨,他们率直的提出了中日进行一次认真谈判的建议。

    中国同意谈判的回电到了东京,大久保利通终于松了口气。木户孝允冷着脸说道:“军队内部一定要严查,特别是那些九州出身的水兵。这次他们也太胆大妄为了!”

    中日的冲突并没有让大久保利通等人失去理智,事后调查的结果,日本海军也查出了的确是日本海军先开的炮。嚣张的中国海军随即开始攻击日本舰队。打败英国海军的中国舰队击败日本海军,这件事本身并没让明治政府上层感到意外。海军里面有人蓄意挑起中国与日本的冲突,这件事才让大久保利通与木户孝允感到震动。

    士族与中央政府的敌意已经越来越激烈,1875年下半年,接连发生了以退役士族为核心的反叛事件,政府军很轻松的就镇压了这些叛乱。很明显,有人开始策划视野更加广阔的阴谋。英国曾经罩着明治政府,现在英国被暂时撵出了东北亚。此时日本和中国之间爆发全面战争的话,明治政府必败无疑。在战场上全面失败的明治政府一旦失败,士族们就能顺理成章的取而代之。

    “你觉得这是西乡亲自指示的么?”大久保利通黑着脸问木户孝允。木户孝允没办法给出回答,不管西乡隆盛是不是知道这件事,也不管西乡隆盛是不是策划了这件事,如果士族们夺取了政权,西乡隆盛一定会成为新政府的首脑。

    大久保利通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太过于纠缠,他板着脸说道:“我从中国回来之前,还请木户你稳定住国内局面。只要能与中国达成和平协议,一定要解决士族。”

    木户孝允直到大久保利通那说到做到的性格,他一旦下了决心,谁都不可能扭转这个决定。而且木户孝允也实在是看不出武力解决之外还有别的可能,士族已经到了不可能与明治政府妥协的程度。

    李新本来担心是韦泽要对日本下手,得知韦泽根本没有这个意思,他终于放下了心。现在的中国正在奋力扩张,与日本爆发战争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得到了韦泽的授权,李新与木户孝允2月2日在对马岛会面,中国于日本都没有在此时斤斤计较的打算。中日和平条约,也就是《对马条约》很快就在2月5日得以通过。

    本条约适用期五年,条约中规定,中日之间以谈判来协调双方的矛盾,中国不干涉日本内政,日本也尊重中国的利益。日本不与任何与中国敌对的国家结盟,也不允许与中国敌对的国家利用日本本土的设施来发动对中国的进攻。中国zheng府在安全上则支持明治政府。

    条约还包括了双方的军舰航行规定,大概划定了中国与日本的海上安全范围,想通过对方安全区域的军舰,必须先行通告之后才能无害通过这些区域。至少中国海军是不能再大大咧咧的跑到距离日本海岸不到20公里的距离搞测绘。

    这个协议签署之后,中国也承诺从北海道自治区撤出派遣军。而日本也承认不对中国在北海道的领事馆卫队数量提出任何质疑。

    中国随即向明治政府销售了十万只步枪,五百门火炮,以及相应的弹药。明治政府不用给现钱,而是同意中国在日本建立银行,双方的贸易可以直接在这些银行里面进行结算。日本向中国在日本停泊的船只提供补给,这些补给费用来抵偿装备费用。

    中国不仅卖给明治政府武器,也用良心价卖给了北海道自治区五万支步枪。周新华知道中国的新式步枪将在1876年正式装备部队。这种新式步枪据说牛的一塌糊涂,等周新华回国之后就能一睹真容。如果不回国,他是肯定看不到的。中国的武器替代从来不会对外宣布。这次与英国交战,所有国家都不敢得罪大英帝国,统统中断了与中国的贸易。这正好让中国能够采取更严厉的保密措施。

    周新华认为中国一气卖给日本两边十万支旧步枪,足以说明国内的武器已经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替换。如果不是这样的替换,以当下的战争局面,哪里有多余的旧步枪卖给别人。

    派遣军已经根据协议开始回国,能够回国回家,派遣军的同志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少数人还带着自己在北海道娶的日本老婆。现在中国国内的建筑和钢铁企业很兴旺,派遣军的同志们积累了不少战斗经验,更积累了大量修铁路,开矿山,冶铁炼钢的经验。回国之后就可以直接进入这些行业。未来的前程有了保障,大家自然是高兴。

    看着大家热闹的表现,周新华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远处北海道的山脉。看到那些家庭,想到家庭,周新华脑子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就是一个虾夷族少女的身影。那个用虾夷语发音为娜可露露的少女现在在军马场工作。从小就跟着家人狩猎的她身材个头不高,容貌娇俏,身材匀称,身手还很不错。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那种恬静自然,对生活充满热情的态度实在是让周新华难以抗拒。

    周新华在心里面列出过几十个不能和娜可露露在一起的理由,她是外国人,她不认字,纪律不允许,诸如此类的理由林林总总。但男女感情的事情就怕揉捏,越是给自己找理由拒绝,反倒越是期待。

    等到战争开始,周新华哪里有空去关心一个养马场的虾夷族少女。就算是他在紧张的战争中偶尔会想起,也只能想想。

    战后,周新华终于可以去打听娜可露露的消息。令周新华高兴的是,娜可露露并没有被杀害,而是参加了虾夷地方上的游击队,还有好多关于娜可露露的战斗传说。但是传说的最后却是另一个新的传说,这位虾夷族少女仿佛只存在于永远没有终结的传说之中,谁也不知道她在战争结束之后有没有能活下来,活下来之后又去了何方。

    蔚蓝的天空中,有一只苍鹰正在翱翔。周新华看着那只苍鹰,突然觉得这一切经历有种做梦一样的感受。他来到了北海道,最初认为能够帮助建立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现在他要离开北海道,这个最初的目的还是没能实现。就如同现在闭上眼睛就能清晰的想起娜可露露的音容笑貌,可这一切却变成了传说的一部分。

    叹了口气,周新华转身向运输船走去。不管别的是不是梦幻,祖国与家却是实实在在的,只要乘上运输船,要不了几天,他就能回到在记忆中有些变得朦胧不清的祖国。再过几年,北海道的一切都会变成回忆。

    虽然在心里面不断的这么告诉自己,周新华还是忍不住用手背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即便是会遗忘,那也需要时间。至少是现在,周新华觉得心里面很不好受。真的很不好受。越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想遗忘什么,那些希望被遗忘的东西就越鲜明的浮现在心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