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40章 欲静而不止(五)

第340章 欲静而不止(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76年的春节很早,2月9日就是元宵节。在武汉铁道学院上学的高丽留学生们趁着学校放假的最后一天,乘火车跑到南京看元宵节。

    这批高丽留学生从十几岁到四十多岁的都有,他们都是高丽上层或者上层出身,都认为高丽有必要模仿中国进行一次社会革命。少部分人倒是希望能够像日本一样进行一次彻底的社会革命。从武汉到南京的火车此时也需要开十几个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这些人在火车上也讨论起未来高丽的方向。

    “自改崇祯年号到民朝年号,高丽却没太多变化。至少也得把铁路修起来吧。”年轻的金玉均讲述着他最关心的事情。身为属国,就有诸多属国应该遵守的制度。高丽虽然被迫对满清称臣,但是年号一直在用崇祯年号。直到高丽正式向民朝称臣之后,才算是改了年号称呼。

    另一名年轻的学员鱼允中也赞同这看法,“火车和轮船一定要办,我等来这里学习不就是为了这些么。只是我觉得中国的耕种技术更是要好好学习才行。铁道学院里面有暹罗学生,他们说每年靠向中国出售大米,就挣了好多钱。”

    高丽留学生到了中国之后真的是眼界大开,铁路轮船电报局自不用讲,广袤的国土,一眼望不到边的原野,还有“无比的耕种技术”,都让这些留学生们感到震惊与敬畏。在他们看来,中国的一切都是值得高丽学习的。

    当然,也有一些内容让这帮高丽留学生感到畏惧。留学生中金允植年纪最大,今年已经41岁,他叹道:“只是上国对士绅太苛烈了。这土地国有的政策……,唉……”

    高丽的地主豪强势力强大,特别是在高丽南部平原地图,他们把持着基层的统治权,极大的影响了高丽的政治。在中国,光复党是用极为强硬的手段将这股势力一扫而空。一个如此巨大的国家居然没有了地主士绅,高丽留学生们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可中国能有今天的成就,只怕就是因为扫除了地主士绅吧?”年轻的金玉均稍显迟疑的说道。这些高丽上层也知道不少中国的事情,在民朝建立之前,满清被欧洲打得一头包。民朝建立之后,中国很快就把欧洲痛打了一番。即便他们以前不知道,到了中国之后好歹也看过很多宣传,满清丧权辱国的事情可没有被少提。既然中国能有现在的强盛,想来中国的制度也起到了定海神针般的作用。

    可一谈到这个政治制度问题,高丽人就很难继续谈下去。如果想和中国一样强大,就要在高丽内部也进行一场血腥惨烈的革命,一想到这里,这帮士绅显贵阶层出身的留学生就完全说不下去。中国怎么搞,那是中国的事情。若是在高丽也这么搞,那可是在挖他们这些人的根基呢。

    沉默了一阵,年长的金允植说道:“我觉得我等还是先学习中国的技术,这铁路一通,加上电报,高丽也就可以说是开化了。”

    这话得到了留学生们的支持,高丽军队被湘军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高丽还觉得中国军队够强悍。可湘军面对中国军队,就如三岁小孩面对成年人一般,轻易的就被消灭殆尽。至少在现在看来,高丽要学习的并非是中国的制度,而是中国的技术。更何况讨论中国的制度对达官显贵来说是一种真正的折磨。

    说话间,几个高鼻深目的外国人走过了车厢的通道。这帮人的欧式容貌吸引了亚洲乘客们的注意,几乎所有人都在看这些洋鬼子。却没人和他们打招呼。这帮洋鬼子是国际工人联合会的代表,来自欧洲主要工业国。73年的经济危机爆发之后,中国的社会制度在欧洲引发了一段时间的注意。民众们更需要关注的是自己的生活,这股风潮过去也就过去了。欧洲上层和知识界对此的关注度是持续不断的。欧洲各工业国都希望能够得到中国这种无限投资却不会引发经济危机的手段,国际工人联合会则对中国的制度很有兴趣。美国的宪法虽然宣称美利坚合众国是基于美国人(男人)的幸福而建立的国家,可这也就是个说法。而中国的宪法是第一部基于明晰的阶级认识而制定的法律,这完全引发了欧洲社会主义者们的认同。

    高丽人没钱,他们只能坐硬座。国际公认联盟也没啥钱,不过欧洲主要工业国的收入此时已经不亚于中国,他们就能包了整整一节的卧铺车厢。当然,这时代的火车车厢也比较短,一卧铺车厢也就是装三十人而已。

    “中国的确没有任何贵族了,我看这比法国大革命都彻底。另外,中国的确做到了他们所说的,外国人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不去刺探中国的机密,就可以在中国进行自由旅行。”英国代表斯图亚特说着自己的想法。

    对这个观察的结果,这帮欧洲人都很赞同。中国火车只有硬座、硬卧、软卧三种,这是根据出购买早晚来决定谁能乘坐不同的车厢。软卧价格较高,乘坐软卧的人服装稍微好些,乘坐硬卧和硬座的人,从服装上看,大家都是普通劳动者。

    连这种事情都能感慨一下,这也是没办法的。在欧洲,火车分为上中下三等车厢,上等车厢不招待下等人,与有钱没钱毫无关系。法国大革命彻底完蛋之后,欧洲就再次落入了贵族手里。这些人当然不知道“历史”,不谈苏联,下层出身的人民成为国家领导者,那都得到小胡子时代。距离法国大革命过去了140多年。在1875年,下层民众想真正混到上层的通道,在欧洲大概只有德国军队和英国的工程师。采用了参谋总部制度后,德国好歹有了面对平民的军校,以及考察能力为主,出身为次的参谋总部选拔制度,平民们出生入死得到战功,最终成为上层。或者有卓越的科研表现,在工业化水平最高的英国,得到了科学界的认同之后最终被女王授勋。

    中国民朝就根本没有这个问题,能不能干出成绩,那是个人问题。但是每个人的身份地位和接受的学校教育都是一样的。

    “皇帝韦泽同志!我真想立刻回到共和国所有议员写信,让他们看看这个光荣的称号。如果君权有什么可以称为神圣的,这就是唯一的圣神可能!”法国代表约瑟夫很是激动的说道。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现在还在帝制与共和制之间挣扎着,国会议员们中相当一部分人还在举棋不定。工人联盟当然不可能支持帝制。

    “皇帝韦泽同志,这和君权有什么关系?这顶多是罗马共和国的终身执政官,把皇帝的称号换成总统、总理或者别的一个什么名称也没有任何区别。权力并不是靠世袭得到的,而是靠能力得来的,也不会靠世袭延续下去,这就已经不是帝制。”德国代表霍恩海姆对于帝制有很深刻的认知,他忍不住反驳着同志们的说法。

    说起这个话题,英国代表斯图亚特苦笑着说道:“最近英国准备完全确立文官体系,国内一片反对之声,说这种文官体系是完全抄袭中国的公务员系统。这种文官体系将毁灭大英帝国历史悠久的贵族传统,让所有权力最终落入为了向上爬,只知道读书考试的的工人农民的子女手中。政府普及教育,最终会反过来毁灭政府。”

    “哈哈!”一众工人联合会的代表们忍不住笑出声来。毁灭政府么?如果贵族政府被毁灭的话,对社会只能是一种推动。如果真的能靠中国的制度彻底摧毁欧洲的君主、贵族、资本家勾结建成的社会,这些国际工人联合会一定不会有丝毫拒绝。

    就在工人联合国代表在中国四处访问,看看这个披着帝制外衣的共和国是如何运营,如何发展的时候。大英帝国驻中国大使也趁着元宵节这个异教徒节日拜见了中国皇帝韦泽。

    不管停战之后是不是要继续战争,外交活动总是要继续进行的。法国与荷兰已经先后恢复了与中国的正常外交关系,荷兰也与中国签署了和平协议,整个欧洲对抗中国的压力全部落到了英国人身上。

    对中华民朝来讲,外地入侵仅仅是1840年到1856年的事情。对韦泽来讲,外敌入侵是从1840年一直延续到1951年的朝xian战争。朝xian战争结束之后,中国终于摆脱了外敌地面入侵的可能。即便如此,之后的大半个世纪里面,中国还要面对来自海上的威胁。现在,这场梦魇终于结束了,现在敌人要想威胁中国核心地区,首先就要跨过漫漫征途,再突破众多的外部岛链。此时的美国人口不过2300万。即便有大批移民,也没超过3000万。其中政府军数量不超过10万人。单论人口和兵力,美国还没有日本强大。自然不用担心美国和中国搞什么争霸。

    唯一的问题就只是英国人。和英国大使的谈判中,韦泽率直的说道:“我们愿意尊重英国的国土与殖民地,更没有吞并印度的打算。”

    除了缅甸之外,韦泽短时间内并不想对英国殖民地动手。正因为深刻体会过中国被别国用枪顶在腰间的痛苦感觉,韦泽很清楚把英国殖民地扣在手边当人质,远比直接抢过来要好得多。

    再说,就三哥的种姓制度,韦泽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三哥当年按照风俗烧死寡妇,英国当局就告诉印度当地人,我们英国人的风俗就是谁烧死寡妇,我们就把烧寡妇的人在绞刑架上绞死。所以三哥继续按照风俗烧寡妇,英国也继续风俗绞死烧寡妇的人。烧寡妇的习俗在印度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韦泽觉得自己真做不到英国人的程度,管理印度的艰巨工作还是由英国人来负责吧。

    但是英国大使一点都不信,中国代表几年前还一脸真诚的说过尊重荷属东印度的鬼话呢。现在荷属东印度已经变成了中国五个省。除了新西兰与澳大利亚之外,中国夺取了周边的其他大岛。这些岛屿曾经是中国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屏障。现在中国与这两块英国殖民地只剩下了实实在在的一水之隔。

    不过公开指责中国皇帝毫无意义,英国大使也只能听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