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7章 向外走(十五)

第27章 向外走(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84年5月12日。光州大户金日正家的大门被猛烈的敲响。

    “当当当,当当当……”大门上的门环发出连续激烈的声音,提醒着院子里面的人,外头这帮人可是着急的很。

    即便是身在大厅后面的客厅,金日正也感觉到事情不对,客厅里面的一众光州褓负商头子们更是面面相觑。京城动荡的消息早已经传到了光州,光州这边的褓负商与闵妃集团的关系原本就好,加上光州当地与日本做买卖的人很多。这两类人在从京城传来的消息中都属于被打击的对象。

    大院君也已经通告高丽,说闵妃已经在乱军中不幸遇难。金日正是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的,不过报纸上还有别的消息,例如高丽王都此时普遍认为闵妃没有死,而是假死逃生之后勾结褓负商,组成了数万人的军队,准备杀回汉城,重夺权位。这消息可是把金日正给吓坏了,同样被吓得够呛的还有广州一众褓负商。

    褓负商们的确希望能够成为闵妃集团的人,但是那是得在闵妃集团执掌大权,威风八面的时候。此时闵妃集团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核心人物闵妃被公开宣布死亡,褓负商哪里还有胆量起来造反。

    这几天,褓负商会的这帮人就集中在金日正家开会,希望能够找出一个面对如此窘境的办法出来。铁路此时也已经不再卖票,他们只能派人骑马前去京城,希望能够找到有关系的人,说明光州褓负商商会是忠于王庭滴。去了五人,只逃回来两个。逃回来的两人胆战心惊的讲述了在汉城附近起义军到处设卡,只要看着像是褓负商,就抓人之后就地处决的事情。

    前去的五人中有三人被抓,这两人还算聪明,看到事情不对头立刻跑路。被抓的三人当时就被砍死了。

    外面敲门的声音听在这群被吓坏的褓负商商会头子耳朵里面,真的是惊心动魄。金日正赶紧让这帮商会头子从后门溜走。后门打开的时候,有人还先探出头去看看。后街空荡荡的没个人影,这群商会头子赶紧往外跑。没等他们全部跑出后门,从街角就冲出了一队人马。他们手持木棍,凶神恶煞。过来就把商会头子们给按倒在地。在其他人退回金家之前,这群人已经冲进了后院,片刻间就把包括金日正在内的一众人给抓了起来。

    金日正脑子里头一片混乱,他下意识的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为首那人爽朗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他从容不迫的答道:“我们么!是查水表的!”

    金日正完全不理解查水表是什么意思。如果他看过中国出版的《故事会》,大概就会知道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段子,专指公安系统诓骗犯罪份子开门时候用的说辞。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一个个远离汉城的城镇,一批批的褓负商商会头子,以及比较有名的褓负商纷纷被抓。对普通人已经不提供服务的铁路此时还在运行,铁路上运输的铁路公安,起义者士兵,还有被抓获的各地褓负商。

    作为总指挥的袁慰亭看了电报传来的最新名单,忍不住对旁边的王士珍赞道:“老王!你这谋划实在是好,最初制定计划的的时候真正要对付的就是褓负商,我还以为咱们做不到呢。现在这些人一个个落网,高丽可再也没能阻挡咱们的供销社的人啦!”

    袁慰亭称赞玩,商务部的侯仁杰也是大加赞赏。中国有太多办法可以控制高丽王庭,但是想在不脏了自己手的情况下除掉这帮褓负商,那可就太难了。所以王士珍的计划里面就是要针对高丽当地上百户曾经公然对抗过铁路与电报公司直营供销社的褓负商。只要能把这上百户硬茬子干掉,高丽铁路与电报公司就能把自己的销售网扎进高丽基层去。

    在这个里面最重要的不仅仅是高丽基层的商品销售,而是攸关人民币在高丽流通的问题。那些本地褓负商还是固执的使用金属货币作为买卖的交易货币,这就让人民币无法得到有力的流通与使用。这种事情也未必就是高丽人故意要与中国对抗,只是因为在农业社会使用法定的纸钞所需要的必然是强有力的推动。

    王士珍没有因为大家的赞赏而飘飘然,他冷静的问:“那帮起义者杀了多少褓负商?”

    若是把这帮人交道大院君手里,大院君可未必回大开杀戒。在大院君摄政的时候,为了嘉奖褓负商,下令设褓负商厅,以其长子李载冕为统领。之前被抓的人中间不少与大院君关系不错,中国方面不在乎这个问题,他们在乎的仅仅是谁在反对中国在高丽的扩张,谁在阻挠中国在高丽的扩张。

    与大院君关系不错的人直接送到起义者中的激进派手里,通过借刀杀人的办法把这些家伙给处死了。与大院君关系不怎样的送到大院君手里,借由汉城沸腾的民意来逼迫大院君处死这些人。

    在清理高丽褓负商的工作上,侯仁杰与王士珍是同谋。即便他是真心的欣赏王士珍的才干,认同王士珍的计划。可侯仁杰看到王士珍那平静认真的表情时,心里面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怵。负责具体安排人手,下达命令的袁慰亭也算是“刽子手头子”,可那种直来直往的做派反倒不令人害怕。在背后从容不迫布置谋略,而且让发生的事情看上去如此顺理成章,王士珍承担的责任才真的令人恐惧。大家一起合作的时候倒也没什么,万一双方以后站到对立的立场上……想想王士珍现在的手腕,就让人觉得有些背后发凉呢。

    “我看过最新统计,送到京城的也基本上杀的差不多了。现在再去抓一批么?”袁慰亭问道。

    王士珍微微摇头,“不,现在暂且不要再抓人到京城。让那帮想通过杀人捞一票的和我们一起下去,我们运,让他们到地方之后开始动手。一来他们也能捞些好处,二来他们也算是为大院君尽忠,除掉地方上的奸佞。”

    侯仁杰听的有些瞠目结舌,这种算计也太狠了吧。他问道:“那之后呢?”

    王士珍慢慢的答道:“大院君杀了这么一批,把地方的官员控制住后,他自然安心。这时候他就不会让这帮人再杀,或许也会把这帮人处置一批。到时候我们在报纸上宣传一下,说这些人曾经自作主张胡作非为。只要宣传工具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就不会被弄脏手。”

    侯仁杰听了这话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算是干过很多事的人,也自认能力不差。和王士珍接触之后,侯仁杰才明白啥叫作天才。这世上固然大多数都是靠努力得到成果的人才,可是真的有天才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