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1章 分赃会(四)

第31章 分赃会(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国正在建造重型巡洋舰,英国已经开始制定针对我国重型巡洋舰的计划……”俄国外长与中国外长李新分享着一些情报,就俄国人所说,英国通过海战积累起经验,他们充分利用这些经验完善的军舰威胁欧洲大陆的沿海国家。

    李新听的虽然认真,心里面也未必真的全信。俄国与英国一直有重大矛盾,现在中国把俄国撵出太平洋,又和俄国瓜分了中亚,英国与俄国的矛盾冲突点已经不多。英国只需针对这些冲突点重点布置即可,别听俄国外长说的好像多受委屈,英国只要能够针对压制俄国的重型巡洋舰,俄国就没机会在海上干出什么来。从整体效益来看,英国人只是选择了最有效率的方式。

    外长的任务除了讲之外就是听,倾听的地位甚至高于讲述。李新认真的听,心里面默默的盘算。俄国外长先讲述了一番英国佬在西太平洋的跋扈,话题突然转到中亚。“贵国在伊朗修建铁路的时候就没有遭到英国人的反对么?”

    李新对这颠倒黑白的话有些理解不能的感觉,俄国人试图与英国人争夺波斯,俄国在北方,英国在南部。中国在伊朗北方建设了通往奥斯曼帝国的铁路,即便中国此时并没有想开辟伊朗方面上的新战线的打算,这行动已经影响了俄国的利益。更何况中国最后那点旧枪械的存货全部卖给了伊朗政府,伊朗人希望用这些武器对付由北方南下的俄国骑兵。

    以当下的中俄力量对比,李新也不用装作能理解,他率直的答道:“我们并没有遇到英国人的实际反对。”

    “如果英国人实质性反对的话,中国会采取什么应对?”俄国外长问道。

    “开战。”李新给了标准答案,这个时代解决问题的手段基本就是战争。

    俄国外长露出了真诚的笑容,他说道:“那么我相信贵国在不久之后就能得知英国人想中断贵国铁路运输的情报。”

    李新忍住了冲动,把询问的话憋回了嗓子里。俄国人当然希望中国与英国在波斯干起来,中国真正希望的是能够在整个伊朗修建铁路,进而从经济上控制伊朗。这当然会与英国人起冲突,只是单纯说那条北方铁路的话,俄国人比英国人更有切断这条铁路的理由。

    见李新对此不闻不问,俄国外长又换了一个方向,“英国正在努力宣传贵国正在勾结伊朗边疆的民族,试图支持他们脱离伊朗的控制。一部分伊朗王庭的高官也有些支持英国人的观点。”

    既然俄国外长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李新笑道:“如果俄国想越过伊朗进攻印度,我国绝对不会有丝毫干涉,这点请贵国放心。但是,我国在伊朗的铁路是沟通与奥斯曼帝国铁路网的重要通道。不管是谁破坏这条铁路,我们都不会放过。”

    中国的底线就是俄国不能破坏中国辛辛苦苦建成的中亚铁路,其他部分中国暂时没有需求。伊朗应该有石油,中国此时已经有了科威特,还有巴士拉地区的探矿权,伊朗的石油对中国来说已经可有可无。至少在近期中没有任何吸引力。

    “中国方面并没有介入伊朗的打算么?”俄国外长有些惊喜的答道。

    “现在是俄国缺乏通往印度洋的出海口,我们中国根本不缺乏这种出海口。所以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俄国方面的迫切心态。基于立场,我国不可能支持俄国的这种行动。同样是基于立场,我国也没有任何阻止俄国这么行动的必要。我方才就说过,中国是一个重视和平的国家。”李新义正词严的说道。只要近期俄国不和中国打仗,中国就不在乎俄国到底去和哪个列强争锋。

    听了李新的话,俄国外长若无其事般的说道:“如果我们要进攻奥斯曼帝国呢?”

    李新并没有因为这话而露出丝毫的惊讶表情,“俄国与奥斯曼帝国已经打了十场战争,如果爆发第十一场战争,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就现在来说,我国毫无介入战争的意向。”

    俄国外长连忙追问道:“未来呢?”

    “决定未来的是现在,现在的中国希望能够维持长久的和平。如果不出什么特别的情况,当未来变成现在的时候,我们也会这么考虑。”李新用一种哲学家的语气阐述着中国的外交态度。

    俄国外长沉默了,这可不是李新的话打动了他,而是他从李新的话里面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威胁。俄国好歹也是欧洲列强,解决内部问题是王道的理念他们并不缺乏。事实上整个欧洲也都能认识到这个问题,不过能认识到与能办到之间的距离犹如地球到月球。中国现在给欧洲的印象有三个,第一个是特别有钱,第二个是海军特别能打,第三个则是中国的政府特别有执行力。世界各国都觉得中国zheng府想办什么,就能办到什么。如果不是中国海军痛扁了英国皇家海军,世界各国都认为中国zheng府是在吹牛。

    李新此时继续说道:“我们希望世界和平,尤其希望能够与俄国维持和平。只要战争别把我们牵扯进去,我们就不会与俄国对立。”

    “能举个例子么?”俄国外长问。

    “你们要是打败奥斯曼帝国,我们不在乎。你们要是试图消灭奥斯曼,我们就不能接受。而且是完全不能接受。”李新给了一个看似明确又非常含糊的例子。不过这例子在这个时代也属于常态,在没有得到列强一致同意的时候,想单方面改变某地的局面是非常困难的。

    此时有关中国在俄国与土耳其之间的问题上,俄国外长已经确定了中国的态度。他就把话题拉到了马上就要召开的列强会议上。德国首相俾斯麦侯爵召开的非洲会议也邀请了俄国,不过俄国人自己也自嘲的认为,俾斯麦首相与其说是希望让俄国能够得到非洲的土地,倒不如说是希望俄国能够帮助德国得到非洲的土地。俄国外长倒是很羡慕的对李新说,中国肯定能够从这次国际会议上得到很多很多。

    李新嘿嘿的干笑了几声,对俄国这种幸灾乐祸的恭贺,李新都懒得去做出回应。

    与李新的讨论告一段落之后,俄国外长立刻赶往了沙皇的宫廷。见到了一众沙皇宫廷里面真正的实权派,外长说道:“我认为中国希望俄国能够战胜奥斯曼帝国。”

    这个说法让一众实权派们都颇为讶异,俄国外长继续说道:“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中国人到底想从奥斯曼手里得到什么,我相信中国是希望在介入停战的时候从奥斯曼帝国身上获取利益。虽然中国外长没有明说,我相信我的感觉。”

    俄国外长的话让俄国上层都很是振奋,这些年来俄国工业发展的很迅猛,他们走的道路是欧洲的普遍方式,也是世界主要工业国都验证过的道路。发展钢铁业,狂造铁路。钢铁业起来之后,很多产业,特别是兵工业也随之发展起来。五年前结束的第十次俄土战争中,奥斯曼帝国靠着从中、德、英等国购买的先进武器给俄军迎头痛击。现在俄国自己终于仿造出来了连发步枪,能够制造口径更大的火炮。第十一次俄土战争的准备已经完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寻找一个适合的外部机会。

    陆军大臣德米特里?阿列克谢耶维奇?米柳京是当时的参谋长,他问道:“能确定中国的态度么?”

    现在不仅是俄国,整个欧洲都认为奥斯曼帝国是英国和中国的宠儿,两个大国都伺候着奥斯曼帝国一个国家,奥斯曼帝国实在是太幸福了。如果把奥斯曼帝国打得太狠,保不住这两个国家就要出面。第十次俄土战争就是如此,俄国人无法攻克普列文城,熬了两年之后,英国就出面“调停”,逼着俄国不得不退兵。

    俄国外长也不敢做出极为确定的判断,他只能说道:“这件事我会再确定一下,就现在看,中国并没有出兵的打算。”

    陆军大臣米柳京摆摆手,“他们此时肯定不会想出兵。现在要确定战争爆发之后中国不会给奥斯曼更多武器,只有确定了这点,我们才能确定战争计划。”

    对中国和英国来说,同时削弱俄国与奥斯曼帝国的力量乃是件好事。若是俄军拼命作战,奥斯曼帝国又得到了中国与英国的武器帮助,这仗对于中国与英国都是好消息。俄国要防备出现这种最糟糕的情况。只要俄国在战胜之后得到他们所渴望的巴尔干势力范围,奥斯曼帝国会被中国与英国怎么敲诈,那和俄国就没有丝毫关系了。

    于是乎,中国外长李新就被俄国人用俄国方式的花酒给招待了一番。陪酒的妹子有宫廷里面的小姐,还有芭蕾舞团的女演员。

    李新酒量不错,他不喜欢俄国毛子的伏特加,该拼酒的时候他也拼的不亦乐乎。在俄国妹子过来陪伴的时候,李新拼了老命才算是保持住了自己的理性。他此时突然觉得明白了为何外国外交官员访问的时候要带上老婆,在这种时候,如果能有老婆出面挡酒。这还真的是最方便的选择。

    所以李新心里面做了个决定,下次出访,他无论如何都要带老婆一起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