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0章 军人的家事(五)

第40章 军人的家事(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叮铃铃!叮铃铃!”韦泽家的电话响了起来。李仪芳连忙把电话接起,里面传来的是她的长子韦坤的声音,“娘,有什么吩咐?”

    李仪芳很有点不爽的说道:“韦坤,你换洗的衣服我给你准备好了,你要是不回家拿,我就给你送去。”

    韦坤连忙劝道:“娘,就不劳烦您来了。再过几天我回去拿。”

    李仪芳被儿子的话给气乐了,“你这话都说了快一个月了,也不知道你那衣服都脏成什么样了。”

    “我后天一定回去。”韦坤连忙说道。都二十多岁了还让老妈亲自来送衣服,韦坤是真的不乐意。

    “你前天就说今天回来,可今天你还是没回来。”当娘的对儿子的关心总是不会有尽头。

    “我后天一定回家,我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请教父亲,您放心好了。”韦坤说道。

    听了这话,李仪芳心里面忍不住一阵嫉妒。儿子小的时候总是爱和母亲在一起,可随着他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承担起越来越重的工作,儿子反倒与韦泽越来越亲近。嫁给韦泽将近三十年,李仪芳很清楚男人忙起工作来能到一个什么地步。

    有太多次,李仪芳以为韦泽处理了工作之后就去祁红意房里睡了。她半夜一个人醒来的时候却见到书房的灯还是亮着。推门一看,总能看到韦泽正在书房里面工作。承担起责任的人不仅仅是在完成工作,他们甚至是在用燃烧生命的方式在工作。

    看到自己的儿子像他父亲一样成器,李仪芳自然是很很喜欢。看到自己的儿子像他父亲一样的玩命工作,李仪芳又感到非常心疼。

    放下电话,李仪芳想了一阵,给李维斯拨了个电话。秘书接起电话之后问清了是李仪芳打来的,连忙去通知李维斯了。过了一阵,秘书回来告诉李仪芳,“李zong理现在工作忙,他说了,闲下来的时候一定给您回电话。”

    李仪芳心里面是很失望的,她给儿子打电话,接电话的说“韦助工正在工厂里面忙,等他回来我会告诉他。”给堂兄打电话也是一样的结果,实际上李仪芳给韦泽打电话,十次里面有九次也是如此。年轻时候丈夫在身边,儿子在膝下,亲友也前来拜会的日子好像只是一场幻梦,以后再也不会回来。这让李仪芳突然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

    就现在看,要离开的不仅仅是她的长子,年纪更小的女儿,儿子,也都上大学,毕业,以后也会和她长子韦坤一样找到一项李仪芳并不清楚的工作,每日里忙忙碌碌。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又会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生活。李仪芳的生活里还能剩下谁呢?

    理论上在李仪芳身边的还有韦泽,只是从年轻到现在,李仪芳从来没见到韦泽闲下来过一天。传说中皇宫里面丰富多彩的生活,在韦泽陛下身边一概见不到。现在正常的娱乐生活也不算少,不管是看唱戏,看马戏,听音乐会,韦泽一概不参加。如果有什么能够称为娱乐的,大概就是他每天固定两小时的锻炼。

    除此之外,理论上能称为家人的就只剩韦泽另外一个老婆祁红意。理论上的事情很多,所以这也只是个理论而已。李仪芳再过两年就到了退休年龄,她是在1855年到达广东前就加入光复军的“革命功臣”,李仪芳退休之后除了从邮政退休后可以拿的退休金之外,还有一笔革命功臣们才能拿到的津贴。她在经济上根本不存在问题,现在李仪芳的心病是赶紧给自己的儿子找个媳妇,生个孩子,她就能在家带带孩子。只有这样,越来越冷清的家里面才能热闹起来。找李维斯的目的就是让李维斯这位舅舅帮忙给张罗一下。

    就在李仪芳坐在沙发上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电话响了。接起电话之后,李仪芳发现竟然是李维斯打来的。李维斯听了自己堂妹李仪芳有关给他外甥韦坤介绍个对象的要求,一时间竟然没有立刻回答。

    李仪芳觉得李维斯是在脑海里面搜索家里有适合女孩子的家庭,没想到李维斯沉默了一阵后问道:“就这点事儿?”

    这话里有话,李仪芳忍不住警觉起来。民朝制度与其他朝代不同,不过李仪芳当下的地位至少也能比的上满清的两宫。若是说她没想过让自己儿子继承皇位,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与性子更张扬一些的祁红意相比,李仪芳的出发点是自己的儿子先别出事。

    祁红意做的是历史研究工作,李仪芳也有机会接触很多书。她注意到的是那些比较“有众望”的太子其实都和当皇帝的老子关系很糟糕。皇帝不可能把手里的权力分给别人,哪怕是亲生儿子也一样。太子想得到权力得等皇帝放弃权力,让皇帝放弃权力比让皇帝死还难。

    现在李家的势力比祁家更大,“国丈”李玉昌当了一任总理之后退休,“国舅”李维斯正在当总理。而祁家的祁玉昌虽然在国家大图书馆馆长的位置上干的颇有成效,但是祁玉昌已经去世了,而且他的声望更多的是学术之命。这种名声很超然,对于现实的影响很有限。

    在这种时候,处于优势一方的李仪芳根本不想没事找事。让韦泽觉得有威胁的人下场可不怎么好。几年前满清小皇帝和两宫太后都被处决,想到这个问题,李仪芳也认为韦泽对祁红意说的话未必没有道理。若是让没有能力的人成为皇帝,这不是在帮他,而是真的在害他。而且祸害的还不仅是一个人,更是一个国家,一个家族。

    如果继承满清皇位的不是什么咸丰或者同治,而是韦泽,想来满清绝不会走到覆灭的地步,更不会落得王公大臣被斩尽杀绝的结果。对于自己儿子现在按照老爹韦泽的安排去工作,去一步步的建立自己的事业,积累功业。李仪芳认为这是最好的途径。

    所以李维斯的这话让李仪芳觉得里面有很大的问题,给自己外甥找个媳妇可不是小事。如果李维斯现在觉得这是件小事,那李维斯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大事呢?

    不过李维斯的失态也只是片刻的事情,发觉自己领会错了事情,他勉强笑道:“这件事我得先收集一下情报,你觉得我每天会去关心谁家姑娘到了出嫁的年纪么?”

    李仪芳听了这话之后立刻很聪明的选择了不多说,她也笑道:“你这孩子的舅舅,总得操点心才行啊。我要是在单位联系,又觉得不甘心。”

    随便说了几句,这通电话就结束了。放下电话,李仪芳只觉得心里面有些不安。李维斯明显遇到了根本不敢和李仪芳沟通,却又与韦泽关系很大的事情。这定然是大事,这些事情只怕是难以善了呢。

    几乎在这同时,祁红意正在与肖辉瓒的夫人王玥荷两人在办公室里面拉着家常。

    王玥荷问道:“祁姐,我记得你家韦睿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这怎么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呢?”

    长子韦睿的婚事一直是祁红意最为难的事情,在北美服役固然加速了韦睿的晋升速度,让他有机会在三十岁前晋升到中校甚至是上校。可这一切都不是没有代价的,如果从国家的角度而言,国家给与的任何机会,都要个人用自己付出与奉献来交换。以韦睿那种做事就要做好的性子,祁红意深知韦睿是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而这就要韦睿以至今未婚做了代价。

    想到这些,祁红意只能摇摇头。她已经做了决定,等韦睿这次回来探亲,她无论如何都要让韦睿赶紧结婚。

    王玥荷也是有儿女的,一看祁红意的表情,心里面也大概有个约莫,她笑道:“祁姐,我倒是认识个姑娘,在大学毕业。人长得俊,性子也好。若是你有意思的话,要不要先见见?”

    不管多想让儿子赶紧结婚,祁红意却没有失去起码的冷静。真的是儿大不由爷,韦睿在北美服役,除非是他真的愿意,否则的话祁红意张罗此事就得很小心。这不是没有前车之鉴的,就有父母按照老传统见了他们中意的女孩,结果儿子就是不答应。而父母操之过急,又是见面,又是送礼,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最后事情一黄,很好的朋友根本没办法再见面。

    事情弄到这般地步只是证明了对事情的看法有重大问题,祁红意不怕得罪人,但是她一点都不想用失败来贬低自己的身份。祁红意答道:“这事等以后再说吧。”

    王玥荷稍稍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不过她很快就转了一个话题,“祁姐,我听说李维斯最近好像有些干不下去了,不知道你听说此事没有。”

    一提到李维斯,祁红意的神色稍微变了变。她其实很想用毫不动容的表情来应对任何与李仪芳有联系的事情,可这里头牵扯太多,想没有反应是根本办不到的。所以祁红意问道:“陛下回家从来不说政务,发生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王玥荷眼睛一亮,她开始给祁红意讲述起发生的事情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