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1章 茶壶里的风暴(一)

第51章 茶壶里的风暴(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祁睿上尉,你对这次逃兵的事情怎么看?”丁有三询问着对面的年轻上尉。

    祁睿上尉的脸色很难看,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免职了。从小到大,祁睿经常听他爹韦泽说,“最后的胜利者从来不是某些考验中得满分的那些人,而是在途中所有考验都过关的人。你想,任何一项考验不过关,那就被淘汰了。淘汰了,就说明你出局了。你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呢,我从来不主张六十分万岁,不过我认为,我们不能被淘汰。”

    基于自己从老爹那里学来的人生智慧,祁睿上尉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问了一个问题,“丁处长,我想说,我的确在部队的思想教育上没经验,事实证明的确出了问题。但是呢,我想问一下,我没有被部队开除吧?”

    丁有三听了这话,心里面微微一震,这位年轻上尉的话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他思忖了一阵,决定暂时把祁睿上尉归到“心里面不服气”的那个行列里面。毕竟么,陆军学院毕业,打过仗,人生和军事生涯一帆风顺。在出事之前,祁睿上尉的部队年年评价优秀,个人的评估都很不错。人事部晋升少校的名单里面,祁睿上尉的排名相当靠前。

    这样一个前途光明的年轻人,突然遭到了如此待遇,他要是真心服气就怪了。

    韦睿不服气并不意外,其实相当一部分干部,包括人事部的干部都觉得这处置不合适。

    对于李光祖的判刑,那是由军法处和军事法庭来管,人事部门没有插嘴的空间。对于部队人员的免职,那是军事主官的职责所在。“这个连长带出了逃兵!”一句冠冕堂皇的话就决定了祁睿上尉的命运。出了逃兵是真的,人事处也不能否定这个事实。所以祁睿上尉就“被一肩扛起”了所有的责任。

    丁有三在的人事部门只能把这件事给记录下来,在以后需要用的时候把这件事当成考虑内容。如果以丁有三的个人看法,师长的处置无疑简单粗暴,而且有着浓浓的针对意味。事前人事部门就知道了吴师长在查这个祁睿上尉有什么靠山,甚至还怀疑祁睿背后的人与军法处的处长吕定生有什么瓜葛。

    现在吴师长算是满意了,他把祁睿上尉撵滚蛋,也做了交代。还确立了出了逃兵的部队军事主官立刻免职的道义制高点。虽然这对吴师长的前程未必是好事,不过吴师长已经没机会再继续晋升。他也是“革命功臣”,1856年入伍,靠军功积累升到师长的位置。现在年纪也到了该退休的时候,就算是大家认为他的做法里面充满了个人的情绪,那又能如何呢?至少吴师长的行动远没有到可以认为是胡作非为的地步。如果吴师长就此罢手的话,丁有三还真的没话可说。

    听了祁睿上尉的问题,又暂时把祁睿上尉的话归到“不服气”的范围里面,人事处处长丁有三感到非常遗憾。推动历史的是悲剧,人事处管人事,每一次人事变动都很容易引发悲剧。每一次人事不正常的变动基本都是由悲剧引发的。如果吴师长本人进行了不当处置,对吴师长的人事有很严重的影响。可即便是吴师长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了责任,至少祁睿上尉已经被牺牲掉了。处置了吴师长,可不等于要给祁睿上尉平反,这也是最基本的规矩。

    这不是因为部队对祁睿上尉有什么偏见,这是部队从更多悲剧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你没有被部队开除,只是解除了连长的职务。”丁有三答道。

    祁睿终于松了口气,没被淘汰就好,这是他唯一的期待。“既然我没有被开除,那我就等待部队的安排。丁处长,我的工作上的确出了问题,不过我个人觉得我表现出来的问题没有到被开除的程度。我愿意在军队工作,我接受部队的安排。但是我真的不想被开除。”

    看着祁睿诚恳的表情,听着祁睿的担心,丁有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心中对祁睿的定位又发生了变化。这个年轻人并没有记恨,至少现在还没有。遇到了这样的待遇之后,他的反应倒也挺正常的。不能被部队给撵走。

    丁有三当然觉得没理由把祁睿上尉给开除掉,别说开除,就是免职都过了。思想教育还不是连长的事情,那是指导员的工作。所以丁有三点点头,“你对以后工作上的安排有什么打算么?”

    “我现在这个情况,我没有自己的打算。组织上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服从。”祁睿上尉立刻答道。

    “祁睿上尉,你对这次逃兵的事情怎么看?”丁有三询问着对面的年轻上尉。

    祁睿上尉的脸色很难看,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免职了。从小到大,祁睿经常听他爹韦泽说,“最后的胜利者从来不是某些考验中得满分的那些人,而是在途中所有考验都过关的人。你想,任何一项考验不过关,那就被淘汰了。淘汰了,就说明你出局了。你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呢,我从来不主张六十分万岁,不过我认为,我们不能被淘汰。”

    基于自己从老爹那里学来的人生智慧,祁睿上尉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问了一个问题,“丁处长,我想说,我的确在部队的思想教育上没经验,事实证明的确出了问题。但是呢,我想问一下,我没有被部队开除吧?”

    丁有三听了这话,心里面微微一震,这位年轻上尉的话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他思忖了一阵,决定暂时把祁睿上尉归到“心里面不服气”的那个行列里面。毕竟么,陆军学院毕业,打过仗,人生和军事生涯一帆风顺。在出事之前,祁睿上尉的部队年年评价优秀,个人的评估都很不错。人事部晋升少校的名单里面,祁睿上尉的排名相当靠前。

    这样一个前途光明的年轻人,突然遭到了如此待遇,他要是真心服气就怪了。

    韦睿不服气并不意外,其实相当一部分干部,包括人事部的干部都觉得这处置不合适。

    对于李光祖的判刑,那是由军法处和军事法庭来管,人事部门没有插嘴的空间。对于部队人员的免职,那是军事主官的职责所在。“这个连长带出了逃兵!”一句冠冕堂皇的话就决定了祁睿上尉的命运。出了逃兵是真的,人事处也不能否定这个事实。所以祁睿上尉就“被一肩扛起”了所有的责任。

    丁有三在的人事部门只能把这件事给记录下来,在以后需要用的时候把这件事当成考虑内容。如果以丁有三的个人看法,师长的处置无疑简单粗暴,而且有着浓浓的针对意味。事前人事部门就知道了吴师长在查这个祁睿上尉有什么靠山,甚至还怀疑祁睿背后的人与军法处的处长吕定生有什么瓜葛。

    现在吴师长算是满意了,他把祁睿上尉撵滚蛋,也做了交代。还确立了出了逃兵的部队军事主官立刻免职的道义制高点。虽然这对吴师长的前程未必是好事,不过吴师长已经没机会再继续晋升。他也是“革命功臣”,1856年入伍,靠军功积累升到师长的位置。现在年纪也到了该退休的时候,就算是大家认为他的做法里面充满了个人的情绪,那又能如何呢?至少吴师长的行动远没有到可以认为是胡作非为的地步。如果吴师长就此罢手的话,丁有三还真的没话可说。

    听了祁睿上尉的问题,又暂时把祁睿上尉的话归到“不服气”的范围里面,人事处处长丁有三感到非常遗憾。推动历史的是悲剧,人事处管人事,每一次人事变动都很容易引发悲剧。每一次人事不正常的变动基本都是由悲剧引发的。如果吴师长本人进行了不当处置,对吴师长的人事有很严重的影响。可即便是吴师长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了责任,至少祁睿上尉已经被牺牲掉了。处置了吴师长,可不等于要给祁睿上尉平反,这也是最基本的规矩。

    这不是因为部队对祁睿上尉有什么偏见,这是部队从更多悲剧中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你没有被部队开除,只是解除了连长的职务。”丁有三答道。

    祁睿终于松了口气,没被淘汰就好,这是他唯一的期待。“既然我没有被开除,那我就等待部队的安排。丁处长,我的工作上的确出了问题,不过我个人觉得我表现出来的问题没有到被开除的程度。我愿意在军队工作,我接受部队的安排。但是我真的不想被开除。”

    看着祁睿诚恳的表情,听着祁睿的担心,丁有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心中对祁睿的定位又发生了变化。这个年轻人并没有记恨,至少现在还没有。遇到了这样的待遇之后,他的反应倒也挺正常的。不能被部队给撵走。

    丁有三当然觉得没理由把祁睿上尉给开除掉,别说开除,就是免职都过了。思想教育还不是连长的事情,那是指导员的工作。所以丁有三点点头,“你对以后工作上的安排有什么打算么?”

    “我现在这个情况,我没有自己的打算。组织上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服从。”祁睿上尉立刻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