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6章 茶壶里的风暴(六)

第56章 茶壶里的风暴(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泽!我怎么听说他们把我们韦睿给免职了?”祁红意从‘读书会’回来的时间比往常早,她进了韦泽的书房,情绪激烈的问道。

    “有这么回事。”韦泽答道,“不过在谈韦睿的事情之前,我倒是想问问你是从哪位夫人那里听来的消息。”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从韦泽这里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祁红意的情绪激动的几乎要发起狂来,“他们怎么敢这么对待咱们儿子。”

    韦泽一点都没有激动,他稳稳当当坐在转椅上,双手十指交叉,手肘撑住转椅的扶手。韦泽的声音一点都没有激动,那是出于完全理性的态度,所以冷静的有点吓人。“红意,你现在很激动,我能理解。不过我要告诉你,这件事我不允许你插手。另外,你们那个装成读书会的喝酒会,你还是可以去的。不过我个人希望你去那里是喝喝酒,说说话,放松一下。不要把那个地方变成一个干些不合适事情的场所。”

    祁红意很少见到韦泽用如此严厉的态度说话,夫妻这么多年,吵嘴的事情总是免不了发生很多次。可两人之间只有几次用这种态度说过话,而每次这么说过话之后,两人经常几个月都不怎么说话。

    虽然极度的关注自己的儿子,可祁红意很清楚,韦泽绝非一个能由祁红意控制的人。在韦泽认定的小事上,他是个无可无不可的人,甚至是一个很尊重祁红意意见的丈夫。但是,在韦泽认定的大事上,他甚至不是不妥协,而是完全的贯彻他的想法。祁红意从来没能在这些事情上占过一次上风,韦泽决定的事情,祁红意根本无法让韦泽改变一丝一毫的方向。

    生活就是这样,斗不过就得妥协,夫妻也是一样。不过此事事关祁红意的第一个孩子,事关她寄语极大期待的长子,祁红意是没办法置之不理的。原本韦睿最大的靠山韦泽表现出如此冷酷的态度,祁红意觉得自己几乎要崩溃了。她几乎要瘫软的坐到了沙发上,声音颤抖的说道:“韦泽,你是韦睿的爹,咱们儿子被人这么欺负,你居然不管?”

    “被欺负?我不这么认为。”看着妻子的绝望,韦泽忍不住心软了,他的声音也柔和了不少,“这都叫被欺负的话,你也太小看咱们儿子,你也太小看我了。”

    听韦泽并没有放弃祁睿的意思,祁红意感到了一些宽心。可这种宽心并不足以让祁红意安心,她觉得心脏仿佛被什么抓住一样难受。祁红意的声音里面带上了一点哭腔,“韦泽,陛下!你到底准备怎么折腾咱们的儿子才够啊!”

    韦泽也不想和自己老婆再次冷战,他也五十岁的人了,年轻的时候斗斗气还能精神百倍,现在斗气那是真的伤神。所以韦泽放弃了那种冷酷的做派,他起身坐到了妻子身边,“我本来还想给你说点道理,现在我不和你说道理了。就我知道的消息,这件事属于沟通有问题。咱家祁睿从小到大太顺,骨子里头那点子傲气和你一模一样。他看不上他的指导员,他就没想想指导员是他上司。从制度上讲,他那种觉得他把事情做好就行的方式不……合……适!”

    韦泽终于以夫妻而不是辩论对象的方式说话,这倒是让祁红意的情绪得到了放松。虽然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祁红意赶紧抓住韦泽的手臂,此时为儿子担心的要死,若是再和丈夫韦泽冷战起来,祁红意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祁红意非常少见的用可怜的声音对韦泽说道,以往的时候她还是非常乐意在丈夫面前保持一个强势独立的长妻形象。

    “就我知道的情况,咱们家韦睿当连长,一个远不如他的家伙当指导员。韦睿就在工作上大包大揽,等于是完全架空了指导员。指导员没什么能力,就直接被韦睿架空了。可韦睿的问题是他虽然干了架空指导员的事情,可他自己没觉得他在架空指导员,他还觉得这么干顺理成章呢。”亲口说起自己儿子干的傻事,韦泽就有点忍俊不止。年轻人就是这么可爱,而且年轻人的单纯与直率,让韦泽觉得很开心。让韦泽干这等事,他真的是干不出来。

    见韦泽露出了笑容,听了韦泽讲述的内容,祁红意原本觉得这事情不是那么严重。可是转念一想,本来不严重的事情怎么会闹到韦睿被解职的地步呢?

    “接下来呢?”祁红意紧张的问道。

    “接下来么,哼哼。”韦泽先冷笑几声,这才接着说道:“韦睿的师长在偏心上跟你一个德行,他很照顾指导员。当韦睿所在部队里面出了个逃兵,师长觉得需要严惩,需要整顿纪律。可师长并不知道连队里面的主导权其实在韦睿手里,他觉得部队管的不错,怎么会出这等问题呢?加上内部的人事斗争,有些人不服咱家韦睿,所以师长觉得这件事情的最大责任人就是韦睿。现在北美部队战斗意志涣散,或者说根本缺乏野战部队该有的精气神。于是解职,严惩,以儆效尤。”

    祁红意本以为是韦睿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现在听韦泽的解释,她不安的心情也不翼而飞。坐直了身体,祁红意大声说道:“韦泽,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为何不赶紧严惩这些人,让咱家韦睿赶紧恢复清白。”

    “你看,你看!我刚说了,那个师长偏心和你一样。你作为韦睿他娘,觉得韦睿是你想象的世界核心,这很正常。我能理解。但是,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你如果希望韦睿能够成为军队的核心,甚至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我的继任者,那么你就早早的歇了这种心思。韦睿现在是军队的一员,也就是说他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以军队的利益作为他的根本利益。如果韦睿不认为他自己是军队的一份子,不认为他身为军人就要为军队效力,而是觉得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所以军队要听他的。那我觉得这次撤职就很好,他赶紧给我滚回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他根本就不适合在军队干!”最初的时候,韦泽语气还挺柔和,说道后来,韦泽的语气已经变的非常严厉了。

    祁红意此时已经完全安了心,她毕竟跟了韦泽这么久,也知道韦泽这话没有丝毫错误。可自家儿子凭白遭受这种打击,她这个当娘的心里面就是不服气。“韦泽,哪朝哪代的太子受过这等罪,你这么干……”

    不等祁红意说话,韦泽有些不爽的说道:“那你说的那些朝代现在都tm在什么地方呢?在历史垃圾堆的哪个旮旯里面待着呢?现在的朝代是我领着同志们和广大劳动人民一起开创出来的,这才是你我活在的时代。别的朝代皇帝的儿子看着那么牛x,最后那些朝代都落了一个什么结果?你这个研究历史的人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藏书家的女儿,前教育部长的女儿,上一任中国大图书馆馆长的女儿。理论上,祁红意是个真正的文化人。但是祁红意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家里面最有文化的那一位。有时候祁红意很怀疑韦泽是不是伪造了自己的生平。

    孔子说过,“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内在的才华气度胜过文采,为人就会显得粗野;文彩胜过内在的才华气度,为人就会难免浮夸轻佻。文采和才华气度配合适当,这才能显露出君子的风范。

    无疑,韦泽属于才华气度胜过文彩的典型。这并不是说韦泽读书不多,文彩很差。而是他的才华与气度太甚,与别人相比绝不逊色的文彩与他的才华相比就显得不够看了。

    就如现在,韦泽因为不爽,所以说话有点不干不净的。非得追究那几句脏口,祁红意当然能够挑出很多批评韦泽的要点来。可祁红意知道,现在的朝代是中华民朝,现在的皇帝是韦泽。用那些早就覆灭了的王朝与本朝比,这是非常不合适的事情。也就是现在的民朝够先进,够宽容。在以前那种连名字都要有“讳”的时代,祁红意这话可以被认为大不敬。

    韦泽所展现出的气量,远胜过那些皇帝。其实皇帝们是非常胆怯的一群人,他们时刻担心自己的地位会遭到动摇,权力会遭到篡夺。胆怯已经是他们的本能。敢有韦泽这种态度的皇帝……,在历史上的评价其实都很糟糕。

    可韦泽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在祁红意看过的书上,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朝代的疆土有民朝这么巨大,更没有一个朝代的国力与技术水平能够和民朝相比。所以韦泽的气概绝不能称为狂妄,只能说是气吞万里如虎。

    更重要的是,韦泽第一次明确表示愿意韦睿接班。只要有着一句话,即便是被韦泽抨击了一番,祁红意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是无限的欣喜起来。

    “对了,我还有件事要给你讲。你们那个名叫读书会的喝酒会,你下次去的时候,就找到那个给你通风报信的人……”韦泽继续交代着他关心的问题。

    “你放心。我们给韦睿改姓,就是不想让别人对他有影响,我不会让那些人坏了咱们儿子的大事。”祁红意说的极为爽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