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61章 茶壶里的风暴(十一)

第61章 茶壶里的风暴(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有些时候,一个人的加入就能让纷扰的局面发生重大变化。+,军委会议室在屠政委回来的三天后召开的,会议之前没有召开的原因还真的是等着马上就要回来的屠政委参加会议。这次屠政委回来参加会议,吴师长的短板立刻就被补上了。

    会议开始的时候,矛盾就直奔核心,吴师长对着军法处发炮。军长其实根本不担心祁睿的问题。他是军长,军政委也知道祁睿的身份,两个人早就商量好了,如果吴师长干得过份,他们两个就立刻阻止。之所以一直没轮到军长出手,是因为祁睿的问题只是诸多根本问题泛起的一个小水花而已。不管是师长或者是曾经给祁睿说过话的人,他们的目的都不是祁睿,而是他们要反对的政策。现在对于政策和军队方向的争论已经正式开始了。

    军法处处长吕定生指出了部队一部分人的态度,吴师长则表达了另外的态度。是用全新的思路来建设军队,还是把旧有的传统与优势进一步强化。两方面的态度很是激烈。

    屠政委的加入直接让问题奔向了一个焦点,“到底什么是部队的脸面!”

    “我当政委这么久,我可以说每一年我们都要处分一些人。几十年来我还不记得哪一年部队里面没有处分过人呢。今年马上就要结束了,这还闹出了李光祖的问题。如果说咱们自己处分了人,部队就没有脸面了。按照这个标准,咱们的部队从来就没有过脸面。不是这一年两年没有,而是几十年来一贯没有。”屠政委资历也足够深厚,他在军法处处长面前摆资历,军法处长这帮年轻人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屠政委坦然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吴师长明显是看不惯军法处的文章,我也表个态,我也看不惯。部队几十年的历史,不是说没人想拿着法制来说事,吴师长见过,我也见过。军队就是来当兵打仗的,这和法律没什么关系。要是法律管使,在部队里面就根本不用搞这些军官了。直接让军事法庭来管事就行!”

    部队里面是政治部最高,指挥部次之。人事部虽然权力很大,但是地位恰恰不高。屠政委虽然是个师政委,可也是军委非常重要的委员,这么严厉的话说出来,军法处处长吕定生的脸都快绿了。

    老前辈们在军中就是能压住阵,可以说屠政委的发言够尖酸刻薄。可是屠政委这么一番尖酸刻薄的发言之后,吕定生气的头晕脑胀,可就是没办法立刻想出反驳的话来。军法处的确是很重要的机构,不过按照最近新流行的词汇,军法处是为军队营运服务的。军法处依托政工以及作战部门存在,并没有能够独立在这两个部门之外。

    军长看屠政委也说得差不多了,他直接问另外两个师的师长与政委,“你们有什么意见?”

    屠政委把旗子一插,这就是要摆明立场了。其他两位师长原本就没想过让军法处扮演什么非常重要的角色,现在的局面更是如此,部队的脸面还轮不到军法处来决定。其他两个师中的军委委员们标志认同屠政委的说法。

    三个师六个代表表态之后,剩下的人数对于军法处处长大大不利。于是其他的军委成员也纷纷表态认为部队即便是有问题,也不代表就影响了部队的脸面。这些问题讨论完,屠政委顺势就提出了他和吴师长商量好的有关部队整顿的内容。

    同样一件事,在不同的地方就有不同的解释。就如李光祖的问题,可以说是法律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旧的宗族理念问题。当然,在屠政委和吴师长的看法中,这是部队在长期搞地方建设之后引发的部队懈怠的问题。如果部队里面不是一直如同普通工程队一样干着修桥铺路的工作,而是保持着精锐野战军的训练和野战军的日常战备状态。即便部队给了李光祖假期,部队指挥员一声令下,决不允许李光祖打他弟弟。从历史经验上看,李光祖是不敢去违背部队指挥员的命令。所以李光祖的问题根子不是什么部队的脸面,而是部队本身的纪律和心态出了问题。曾经无比坚固的纪律铁箍松了,这才导致了这么多问题。

    屠政委大声说道:“所谓法律,只有被遵守了这才能说法律起到的效力。想让人守法,那就得先有纪律。此时部队若是一个劲的吆喝什么法律,那还不如先把纪律给搞好再说!”

    军法处处长吕定生低着头一声不吭,此时的局面已经没了他的发言权。在屠市长出面之前,吕定生还一度认为自己若是能从道理上压倒吴师长,就可以在军中获得更大的发言权,甚至可以在于法律有关问题上有更多发言权。没想到老家伙们毕竟是老家伙,一个部队纪律就把司法体系给撵到一边去了。

    这真得说姜还是老的辣!

    此时也有人提出了一些意见,例如部队全面撤出基础建设之后会不会导致北美基础建设速度降低。当然也有领导担心这么样的做法会不会被军委认为北美部队想擅开战端。此时中国部队在中美边界上只设了很少的几个前哨点,而对面的美国方面虽然谈不上重兵云集,边界几个美国州的部队偶尔也会跑来转这么一圈。也不知道他们是来查看,还是示威。万一边界局面紧张到对峙的情况,甚至是擦枪走火起了冲突的话,中央虽然不会真的怎么样,不过不高兴只怕也是免不了的。

    “这方面我觉得没什么好怕的,咱们到了北美的时候就考虑过和美国全面开战。看看地图,只要美国在,咱们就消停不了。若是部队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打胜仗,就没什么和平可以谈。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让部队赶紧恢复战斗力。”吴师长发表着铁血风格的意见。

    这种意见也是军队存在的本来意义,老军人们也没人会反对。

    以李光祖的事情为开端,以部队全部转入战时状态为结尾。刘军长把这个事情写了个报告发给了军委。韦泽看完之后,对等在办公室的韦昌荣说道:“韦睿这次没有找人撑腰,没有胡乱的攀附,这个处理我还是很满意的。”

    上次和韦昌荣谈刘军长的报告之时,韦泽根本不去提韦睿的事情。这次他倒是主动提及此事,韦昌荣也能感觉得到,韦泽终于是放下了心。韦昌荣笑道:“四叔,看来你还是想打仗啊。”

    听到这个判断,韦泽苦笑一下,“昌荣,我今年都五十多岁了。再过几年,你就六十了。我们都老了,时间不多了。对我来讲,现在干掉美国,或者专心的搞国内建设。不用年轻太多,再让我年轻十岁,我就有信心把这两件事都给办下。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就算是活到七十岁,也只可能办一件事。”

    韦昌荣提了个问题,“四叔,你为何这么想灭了美国。美国虽然大,不过和咱们中国一比明显还是弱很多。就我们现在的发展趋势,再发展十年,美国绝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先专心发展十年,收拾美国就不在话下。”

    “现在美国大部分人都是移民,也就是说,这些人是试图来北美过更好生活的。而不是来这里给美国这个国家卖命的。可是再过十年,美国人口增加,工业发展。这个国家的国民对这个国家的认知就不一样了。就跟现在一样,我们不少人还觉得北美几个省和外国区别不大。可再过十年二十年大家的看法又会如何?你说的发展十年再对美国动手,那是十年后才行开始准备动手的事情。那真动起来手就得十五二十年之后了,我可不能保证我能活到那个时候。所以说想十年后对美国动手,现在这十年就得做准备。也就是说,对美国动手不是真打起来才算是动手,而是现在就已经开始动手了!”韦泽解释道。

    韦昌荣微微点头,和往常一样,韦泽的确说服了韦昌荣。不过在某个方面的说服带来的是新的疑问。韦昌荣又问了一个问题,“四叔,我们拿下美国之后呢?”

    韦泽无奈的摇摇头,“拿下美国之后,我们的扩张也就到头了。你看现在的民意,就别说沸腾着和美国开战的热情,让大家开发北美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和外交部的李新说过,我现在倾其所能,也只可能再发动一场战争。这场对美国的战争结束之后,我积攒了几十年的声望也就彻底耗尽。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我也就这么大点的能耐了。”

    这话说的严肃认真,而韦昌荣却被逗乐了,“四叔,美国现在好歹也有七八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你灭了一个七八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然后还说你就这么大点的能耐。那得多大的能耐才能称为有能耐呢?你这标准也太过份了。”

    韦泽当然知道韦昌荣说的还是心里话,不过韦泽好歹也是21世纪对着地球仪认真研究过征服整个地球的人,既然韦泽知道自己无法是无法活着看到征服全球的那一天,他也只能认为自己的确是能力有限的一个凡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