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66章 乱站队(四)

第66章 乱站队(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85年的世界上,没人认为东非的苏丹属于奥斯曼帝国。从苏丹与埃及和法属东非的边界向南,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插的都是中国国旗。东非十四郡是中国货真价实的控制区,这片广袤的土地最重要的港口之一就是苏丹港。

    苏丹港在红海西侧,是个完全人工开辟的港口。在中国开辟这块蛮荒之地的时候,全世界都觉得中国人疯了。这里没有水源,没有耕地,有的只是红海两岸特有的红黄色岩石。这么一大片不毛之地,开辟出来也看不到任何价值。

    这几年在苏丹港已经不怎么能听到爆炸声,使用火药开山炸石的阶段已经过去,建设的时期已经开始。苏丹港区处在一个斜坡之上,在距离港区有点距离的山崖上树立了几个提灌站。红海海水被从几个干净的取水源抽到山崖高处。这里是一片占地近十几平方公里的综合处理厂。

    苏丹港年平均气温29摄氏度,最高温度可达50度,中国方面充分利用了这种自然禀赋。高温高盐对于金属部件的腐蚀性极强,中国就充分利用了重力,耐腐蚀的玻璃、陶瓷,以及红海当地的岩石。整个综合处理厂经过近十年的努力,把晒盐与蒸馏水收集巧妙的结合起来。一天四千多吨的蒸馏水大概也能满足港口的基本需求,

    但这并非是全部,这些综合处理厂还提供了更优质的产品。肖白朗是四川自贡人,他祖上的产业就是煮盐。四川解放之后,政府炸了滟滪堆,从海边来的大船直接运载着大量极其廉价的食盐顺江而上,四川的煮盐业在极短时间里面就覆灭了。肖白朗并没有因此而怨恨政府,解放之后各地日子都好过,自贡也不例外。

    指挥着黑人工人把大量苜蓿和黄豆磨成的汁液倒入经过前期处理过的浓盐水中,没多久,利用太阳能加热的浓盐水上就漂浮起一层沫。这是自贡制盐的绝招,利用豆类植物中的蛋白质与钙镁等离子发生化学反应,将其从盐水中分离出来。苏丹当地苜蓿廉价无比,卖牧草是一码事,自己用又是另外一码事。肖白朗经过几年的实验,充分利用了苜蓿这种蛋白质含量颇高的植物,和当地的黄豆一起使用,让制盐成本大大降低。

    通过机械操作的方式,这些更精致的盐水在重力作用流入下一个加热槽。经过数道水槽以及数道工序的处理,最终的浓盐水进入了最后的结晶工序。南北苏丹的黑人们可以干干力气活,稍微含点技术含量的工作,包括把盐收集起来这样的活儿,都是从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弄来的黑人工人承担。

    肖白朗是韦泽陛下的崇拜者,这不仅仅是因为韦泽陛下推行的政策,也不仅仅是没有韦泽陛下,肖白朗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上初中,进技校。例如在工人的使用上,坦桑尼亚与莫桑比克的黑人温顺服从,只要监督到位,他们也是肯老老实实干活的。在这方面,同是黑人的苏丹就不行。让那帮家伙们进工厂,已经不是悲剧,而是噩梦。

    肖白朗就遇到过当地黑人工人出于天知道什么样的想法和冲动,对着一池子盐水撒尿的事情。中国人来这里是挣钱的,就如肖白朗车间主任一年净挣六七万,和其他车间主任一样,早就把三十万的钱汇回国内。苏丹的盐场生产着在整个印度洋地区,乃至整个地中海地区都声名赫赫的“波塞冬”牌精盐。虽然没有以厂为家的“觉悟”,但是肖白朗车间主任决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混账事。

    说不得,这黑人工人立刻被抓起来,在其他工人面前挨了二十军棍。向其他工人强调了纪律之后,那厮就被撵回部落养牛去了。从此,在工厂里的规定里面有了“决不允许向盐池撒尿,违者打二十棍,开除!”的新条例。

    而这帮来自坦桑尼亚与莫桑比克的黑人就没这个问题,天知道地方单位是怎么把他们给弄到这里来的,这些人初来乍到的时候一个个带着恐惧。不过经过培训沟通之后也能顺利承担起合格壮丁的工作。几年下来,这帮人中间比较聪明的甚至能说着极为蹩脚的中国话,工资也达到了五百之多。

    车间主任肖白朗每个月结束的时候都想着下个月无论如何都要回国,不过等他拿到发到手里的支票,看着尾数三个零的四位数支票数字。他就叹口气,觉得自己还是趁着年轻再挣一个月的钱。在国内,无论如何都拿不到这样的工资。天知道印度洋和地中海的那帮白人、黑人、印度人怎么就那么笨,生产出来的食盐就是比不了“波塞冬”牌食盐。中国自贡的煮盐技术与当地的海水与黄豆和苜蓿之间有着难以形容的微妙合拍,食盐不仅精细,味道更是咸味中带了醇厚,价格还极为低廉。即便谈不上日进斗金夜进斗银,和国内相比,中国盐场技术人员从地方盆满钵满的收入中也分到了极大的几杯羹。

    食盐和蒸馏水在整个苏丹港只是个开始而已,蒸馏水顺着输水管道进入港区。食盐除了出售之外,还用于屠宰场的肉类腌制。尼罗河流域的苜蓿饲养出大量的牛,牛皮、牛筋、牛角、牛蹄,患有结石症的牛在“解剖”后发现的结石自然一定肯定必定要和苜蓿一道运回国内。牛肉除了在本地吃掉之外,剩下的则用冷冻船运到地中海地区进行销售。

    冷冻牛肉已经算是“鲜牛肉”,在地中海地区除了卖到不低的价格,也没办法长期储存。平民的食物里面,“所罗门”牌桶装腌牛肉储存时间长,味道也很鲜美。特别是打着“普列文要塞专供品”的噱头,在地中海周边各国的城市里面销路可是相当不错。

    托了第十次俄土战争的福,普列文要塞名镇欧洲各国军界。把战争看成一种刺激的城市居民们通过报纸也知道了这个地方的奥斯曼军队以一敌十,坚守两年。在欧洲民众的看法里,专供这个要塞的牛肉罐头自然该是极好的。更重要的是,这些桶装腌牛肉味道确味好,储藏时间长,价格还非常低廉。

    在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时代,非常廉价的肉类是很有市场,地中海北岸的欧洲国家试图对这种牛肉收高关税。于是就出现了专门走私“所罗门”牌腌牛肉的跨洲跨国走私集团。吃的就是这路饭。

    工业时代是个仿冒盛行的时代,不过此时的非洲总督毕庆山“大人”却处于一种很奇妙的认识境界。在农业时代,也很注重品牌和手艺。虽然出发点和工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期注重知识产权不同,不过形式倒是颇有一致的共通性。特别是毕庆山以及非洲上层的每个人几百万家财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品牌,所以苏丹的牛肉真的搞出了自己的特色。味道好,价钱低,甚至把仿冒者都给打得落花流水。

    这些腌牛肉甚至通过黑海流入了俄国,例如在4月4日的俄军前线指挥部的餐桌上就出现了以“所罗门”牌腌牛肉为主材的菜肴。

    俄国将官在吃“所罗门”牌腌牛肉,奥斯曼帝国前线指挥部的将军们也在吃所罗门牌腌牛肉。而且奥斯曼帝国的席面上还有来自中国的黄桃、桔子、荔枝等罐头产品。甚至还出现了中国西北与西域省生产的苹果醋饮料。

    中国的海军虽然在印度洋处于非常优势的地位,不过真正介入战争的并不是中国军队,而是中国的工业产品。奥斯曼帝国的火炮、步枪、子弹,相当一部分都来自中国。奥斯们帝国运送部队、武器带药以及后勤物资的铁路,也是中国建造的。他们的军服、食物、乃至香烟,也是中国产的。在莫桑比克北部土地上,中国烟农们开辟出了种植园,烟丝味道醇厚香甜。连有着深厚水烟习惯的奥斯曼人都非常喜欢。更不用在提神以及放蚊虫叮咬时使用的清凉油、风油精这些日用品。从将军到士兵,都在口袋里面随身携带。

    中国产的一切,都不贵。

    中国好几年都没有表现出使用武力方面的兴趣,所以奥斯曼帝国和俄国都把中国出兵的可能放在很靠后的战役考量当中。俄国的想法是彻底封锁阿塞拜疆地区与奥斯曼帝国的联络,最好能够继续南下。因为暂时拿不出攻克普列文要塞的手段,俄国对于在欧洲地区出兵尚且在讨论之中。其实俄国有过关于突袭多瑙河四角地区,派一支奇兵突袭巴尔干山口的计划。但是俄国人得到了消息,奥斯曼帝国元帅,有“铁壁努里”之称的奥斯曼?努里帕夏并没有到高加索前线,而是亲自到了欧洲地区加强防御。

    这位令俄国敬畏的老对手没有出现在高加索前线,俄国人自然是松了口气。可“铁壁努里”坐镇欧洲地区,俄国想再上演两线夹击的可能性也降低到了几乎等于零的地步。

    吃着中国食材做成的菜肴,俄国与奥斯曼帝国都在谋划该如何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