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2章 乱站队(二十)

第82章 乱站队(二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俄国人居然会利用议会了?”这是几个欧洲主要工业国的共同想法。

    必须说明的是,俄国人勾结保加利亚国内的亲俄派发动政变。俄国杀进保加利亚,以残酷的手段拷打议员,杀鸡骇猴。这在“文明国家”眼中看来,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暴行。不过毛子本来就是简单粗暴的典型野蛮国家,毛子这么干了反倒没什么让人惊讶的。

    虽然被打被杀的议员很值得同情,可欧洲国家对他们倒是颇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怒感觉。怒其不争的情绪比例更大。

    “若是这帮议员们肯殉国就好了。”英国外交部人员说着没心没肺的话。

    “议员的确是一群不肯为国家效忠的人啊!”俾斯麦首相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到底是评论保加利亚议员多些,还是评论德国议员多些。

    “……”法国方面根本没有评论。

    “杀的挺好的。”奥斯曼帝国对于保加利亚议员遭受痛苦有着极大的欢欣。不过奥斯曼帝国接下来又为奥斯曼帝国之宝,有“铁壁努里”之称的奥斯曼?努里元帅帕夏在普列文一带驻军感到庆幸。如果俄国还是要从保加利亚借道进攻奥斯曼帝国的北部,奥斯曼?努里帕夏正好能够侧击俄军。

    真正为之愤怒的大概只有奥匈帝国,奥匈帝国的上层对此的反应是,“俄国人这是要出兵罗马尼亚么?!”

    现在三皇同盟在一百多年前就有过联手,那次倒霉的对象是平独镇露大波波,三次瓜分之后,波兰就变成了俄国内部的波兰王国,波兰王冠戴在了俄国沙皇的脑袋上。现在的局面中,俄国人杀进保加利亚,就从南北两边对罗马尼亚形成了夹击的局面。如果俄国人真的这么干了,奥匈帝国就必须赤膊上阵,和俄国人开战。

    而且毛子一改四十年前野蛮镇压别国议会的手段,此次竟然玩弄起议会来。如果毛子在罗马尼亚如法炮制一番……,这是奥匈帝国更加担心的问题。

    除了法国之外,欧洲各个主要强国纷纷把俄国在本国的大使召来表示强烈抗议,他们在俄国的大使也接到了命令,对俄国外交部表达了强烈抗议。

    俄国外交部长向此时的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转述的时候,这位皇帝正在钓鱼。他厌烦的扭头看了外长一言,从容的说道:“俄国沙皇还在钓鱼,欧洲暂时可以等着.”

    说完之后,沙皇继续钓鱼。也许是这种情绪,几个小时后沙皇鱼篓里面已经进入了好多的鱼。得到放松后情绪饱满的沙皇听完了外长的汇报之后,慢条斯理的问道:“和中国的沟通结果如何了?”

    外长低头回答:“尊敬的陛下,中国人已经答应了。”

    得到了明确的回答之后,沙皇满意的微微点头,“那么等保加利亚选出新的大公之后,就把这条消息放出去。”

    “在保加利亚那边,部队正在加急干。”俄国外长连忙答道。

    俄国军队的确在加紧干,新的保加利亚大公选举正在议会里头进行。三人名单里头两人都是陪衬,真正被俄国中意的就是发动叛乱的前副参谋长,现任参谋长米洛舍维奇。对这位为俄国立下大功的人,俄国自然愿意扶一把。

    “先生们,我们为什么不选出我们保加利亚人来当大公?而要从外国弄来一个大公高高在上呢?”米洛舍维奇在议会里对着一群沉默不语的保加利亚议员大声疾呼。

    “我所赶走的并非是一个保加利亚人,除非保加利亚人的定义可以是有个外国爹,从小在外国长大,在外国军队当兵。如果你们和我一样认为只有父母是保加利亚人,自己出生在保加利亚,冒着生命危险为保加利亚战斗过的人是保加利亚人的代表,那么就请把你们庄严的选票投给我吧!”

    必须承认,这番话的确有不小的说服力。如果不是议员们身上的明伤或者暗伤正在隐隐作痛的话,或许这番话的说服力能够更强一些也说不定。

    终于有议员开口了,“如果支持这个人的是俄国,那么我觉得这种保加利亚的出身或许应该打点折扣。”

    一众议员看向说话的西德罗夫议员,这铿锵有力的话说出了他们的心声。被外国军队以死亡为威胁来逼迫他们做出选择,有头有脸的议员们对此都极为不满。不过珠玉在前,那位吟唱着的裴多菲的诗歌而被吊死的议员大家还记得清楚,生前就被打得嘴歪眼斜,死后的表情就更加畸形。如此让议员们感到畅快的发言,又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呢?

    有些议员感到颇为同情,有些议员则感到了……莫名的兴奋。

    “在保加利亚完全获得独立的道路上,我们总要付出代价。付出代价的一方肯定不满,但是这个代价要看是为了什么。在我们与奥斯曼帝国作战的时候,我就在前线作战,在座的议员中我也认识不少人,之所以认识你们是因为我们都在前线为保加利亚作战。而那个亚历山大一世那时候还是个俄国军人。你们认为这样的一个人能够代表我们保加利亚么?”米洛舍维奇大声疾呼。

    “首先是保加利亚的完全独立,然后才有保加利亚摆脱别国的控制。如果是为了前者的利益,我并不在乎谁在支持我们。而且我向诸位保证,我本人绝不接受由奥斯曼帝国册封的那个行政长官的职务。我只接受保加利亚议会的任命!在这里,我可以向诸位先生们庄严保证,你们都是见证者。你们也将看到我必然会如此坚定的走下去!”

    经过这样一番的煽动,加上对于欧洲宪兵们使用暴力的充分领教。议会经过两天的商议,以及数论投票。最终拿出了一个法案,一个选举结果。

    选举结果自然是米洛舍维奇成为新一任的保加利亚大公。而法案则是“非保加利亚公民不得参选保加利亚大公职务”。

    这两个消息再次震动了欧洲。还没等一些欧洲国家对保加利亚如此胆大妄为的行动有所反应。俄国也丢出了震撼的消息,“俄国欢迎中国舰队出访俄国的首都圣彼得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