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3章 乱站队(二十一)

第83章 乱站队(二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父亲,我想见四爷爷一次。”韦文杰对自家老爹韦昌荣央求着。

    韦昌荣本想说“不行”,可看着自家儿子那渴望的表情,他也忍不住有些心软。

    “说吧,你想找你四爷爷准备问什么有关外交的道理?”韦昌荣先把把关。

    韦文杰眼睛瞪大了,“父亲,您怎么知道我想去问的是外交方面的道理?你确定是道理么?”

    看着自家儿子的表情,韦昌荣难得的乐了,他笑道:“我和你这么大的时候,整天爱说的就是‘我找我四叔问一下’。不过呢,后来我成长了一些,我不再这么说了。”

    “那您说什么?”韦文杰立刻追问这个他非常有同感的事情。

    看着儿子急不可耐的发问,韦昌荣笑了,“我那时候就说,赶紧开会讨论。”

    一听说开会,韦文杰的热情立刻就消退很多。韦昌荣心里面有点后悔,是不是自己儿子成长的太慢,自己提出了对他过高的要求。年轻人不喜欢开会,很大原因是他们觉得自己在会议上没有发言权,他们说的东西老家伙们不听。牛不喝水强按头的话,有很容易造成年轻人的逆反心理。让本来解决问题的会议向着怎么驯服年轻人的方向去了。这是组织部多少年来的大问题,战争时期还能用快刀斩乱麻的果断方式来解决,和平时期这种手段就很难用。

    韦文杰停了片刻之后问道:“父亲,你有时间没有?我想和你说说我的想法。”

    “我时间很宝贵,所以我希望接下来讨论的是完全与干工作有关的问题。”韦昌荣答道。

    韦文杰也不废话,他讲起他想找韦泽的理由。罗马尼亚事件爆发之后,外交部可以说被打了一闷棍。谁也没想到黑海那旮旯的罗马尼亚居然敢对中国这么无理取闹。

    事情的发展又有峰回路转的意思。在韦泽刚开始对外交部下达直接命令的时候,这些命令看似都不是能真正解决的路数。但是罗马尼亚事件本身也在一变又变,最后变成了俄国正式邀请中国海军出访俄国首都圣彼得堡。

    中国外交部立刻得知了欧洲主要国家都为此而震动。强大的中国海军出访欧洲,还访问的是此时在罗马尼亚问题上引发剧烈反应的俄国首都。这会引发什么样的结果?欧洲主要国家都在拼命猜测。

    “单从结果上看,四爷爷完全把握住了事情的脉络。我就是想问问四爷爷,如果有这样的脉络,他是怎么看待这个脉络的。”韦文杰最后做了个总结。

    这些想法完全是韦昌荣经历过的,他也不提外交的问题,而是讲述了他自己的经历。

    当年韦昌荣跟着韦泽打天下,光复党的前身就是总参谋部。总参谋部和旧时代的那些幕僚集团完全不同,旧时代的幕僚建立在个人资质之上,总参谋部则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

    在中国社会进步到如此地步的时候,党内也算是有了点对科学的理解。所以党内对他们的领袖韦泽的信服越来越高,因为韦泽不仅仅是大家头上的领袖,更是大家的老师,是大家的领路人。韦泽指出的是解决问题的方向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个方向和方法让那些能够继续向前走的老家伙们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地位上。

    听到父亲也是这么过来的,韦文杰又激动起来。不过韦昌荣兜头就是一盆冷水,“我现在得先批评你,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你是外交部的工作人员,你要对外交部本身有归属感。现在遇到问题你不说和外交部的同志们认真讨论,团结同志,而是想着你自己能用什么办法找到一条道路。你说你找到这条道路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通过这条道路来得到你个人地位和影响力么?我可以说,你这个想法已经很危险了。这么干下去,要出事的!”

    韦文杰万万没想到自家老爹居然来了这么一番危言耸听的话,他也知道自家老爹从不靠吓唬人来说服教育。在韦文杰的人生经历上,他不听老爹的话,可是没少吃苦头。

    “父亲,我该怎么办?”韦文杰连忙问道。

    韦昌荣心里面是很遗憾的,他这个儿子资质中等,韦昌荣的希望是他儿子能够跟着大队向前走,别掉队。可这孩子毕竟出身在一个不得了的家庭,至少是在外人看来不得了的家庭。在韦昌荣看来,他儿子韦文杰始终没能找到自我。

    “文杰,你是不是觉得你四爷爷很了不起?”韦昌荣耐着性子给他儿子讲述着基本道理。必须说,如果普通干部如同他儿子现在这般,至少就得从重点培养对象的位置上给拿下来了。但是儿子毕竟是自己亲生的,韦昌荣自问就是没韦泽那个狠心,把大家都很看好的韦睿改名换姓送去军队让他自己摸爬滚打。既然把儿子留在身边,那他这老爹就必须进行教育。

    “我觉得四爷爷很了不起。”韦文杰发自内心的说道。如果以前这么讲,那只是年轻人对地位尊崇的长辈的敬仰和羡慕,此次罗马尼亚事件峰回路转,韦文杰还真的很服气了。

    “那我还得说,你认为你四爷爷觉得他自己很了不起。”韦昌荣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一个人能否有出息,能否找到自我,这就是关键所在。

    韦文杰有些不爽的答道:“父亲,您讲过,不能把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当做自己做事情的标准。这个我很清楚了。”

    “你也许知道这个道理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件事。你是外交部的人,你这些问题如果是去问你们外交部长李新,那才叫问对了人。你去问你四爷爷,那算什么?就算你四爷爷一时没想明白,给你讲了一些道理。那你准备把外交部长李新放到什么地方?你个科级干部不和直属的部级干部团结在一起,你准备干什么?”韦昌荣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讲述这个性质严重的问题。

    韦文杰也是个聪明娃,听他爹把话讲到这个地步,他也真的害怕了。

    看着儿子不吭声的模样,韦昌荣叹口气,“我看你这样子,估摸着已经有些事情和李新弄到不对路,你这才打算把自己弄得更正确,以后万一有什么问题,你以为你有了能和李新对抗的资本。我给你说,你把事情弄混了。我们判断上下级关系的时候,不管对某个问题的认识正确与否。我们组织部看的是一个人在组织建设上起到的作用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哪怕是你看待具体问题再正确,只要我们判断的结果是你影响了组织的良好运行,并且对组织建设没有正面作用,那走人的一定是你,而不是李新。”

    韦文杰觉得他爹说话的态度和之前韦文杰好几次碰壁栽跟头的态度一模一样,那几次也是韦文杰自己不知好歹,这次他不肯如上几次一样碰头头破血流为止。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韦文杰连忙说道:“父亲,我是觉得最近有人在针对我。”

    “针对你?说来听听。”韦昌荣觉得如果儿子能说实话,这件事大概就能有解决的办法。

    谈完话之后几天,韦昌荣请外交部长李新吃饭。像这些高级别的人物吃饭,大家都知道目的不是吃饭。所以稍微填了一下肚子,不至于饿着。李新就问道:“韦部长,有什么指示么?”

    韦昌荣笑道:“指示谈不上,我儿子年轻。现在的年轻人和咱们那时候不一样,他们先学道理,再经历事情。所以反倒不懂干事的基本道理。年轻人还喜欢瞎想,他在你手下肯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这话明显是有所指,李新眯缝着眼睛等着管人事的最高一把手继续吧话说明白。

    韦昌荣也不藏着掖着,他先问了李新有关韦文杰是不是建议外交部询问韦泽有关外交理论的问题。李新点头称是。韦昌荣得到明确答案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文杰请教都督的次数多过请教你的次数?”

    李新性子也很直率,他这种老一波里头的小字辈们也有老家伙的特色,对自己有信心,所以不怎么藏着掖着。韦昌荣即便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李新也率直的答道:“韦大哥,我的亲哥。你看皇亲国戚在说书的里头从来都不招人待见,我是觉得这完全能理解,不过外交部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你说大家觉得羡慕也好,嫉妒也好,反正不少人觉得文杰这孩子不怎么合群。我知道,你说羡慕也好,嫉妒也好。反正大家看见文杰之后,想起来要么是你,要么是都督。我知道这对文杰不是很公平,不过文杰自己得知道这点吧。他写过好几篇文章,大家普遍看法是,他私下请教都督了。”

    韦昌荣连连点头,“我知道,这孩子有点急功近利,做事不踏实。他给你添麻烦的事情我很清楚,有他在,你真的是受累了。”

    李新也没有不依不饶,他拉住韦昌荣的手,“我的亲哥啊,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这孩子得学会跟着上司走,跟着上司干。只要他能做到这点,该给机会的时候我一定给机会。下面的同志们意见很大的话,他说什么我都只能当听不见啊。要是他说什么,他的顶头上司还没吭声呢,我就听见了。我这不是害他么?”

    韦昌荣拍着李新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弟,我明白。我明白。这就得你多费心。有空咱俩多喝两次酒。你看我忙成这样,哪里有空管他那么多细节。”

    见韦昌荣明确表态,李新也不再纠缠此事。他笑道:“韦大哥,我的亲哥。文杰这孩子有个好处,他知道事情有开始有结束,你们韦家的家教好啊。不像有些人,一件事没完没了了。”

    韦昌荣很聪明,而且工作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听了李新的话,身为父亲的那种笑容很快消失。身为组织部长的严肃表情不知不觉就恢复在他脸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