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8章 站队不仅是需求(四)

第88章 站队不仅是需求(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亲爱的摩尔大胡子,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少女很美。”马叔端着他的琥珀嘴烟斗,和恩叔调侃着。

    恩叔没说啥,他宽阔的额头,浓密漂亮的大胡子,真正大学问家以及著名企业家历练出来的风度气质很受女性青睐。恩叔反过来和马叔开着玩笑,“亲爱的卡尔,我相信你都都被真正的大反动派的行为给震惊了。就如你在共产党宣言里面所讲,最反动的往往比最革命的更能把社会推向进步。”

    马叔知道恩叔在调侃什么,此行的豪华是无与伦比的。美丽的游轮,惬意的行程。因为这次参与会议的人是如此之多,中国方面也不担心马叔的出现会引发什么问题。甚至很大可能是根本没人会认出马叔。在这样的环境下渡假,的确很能放松心情。马叔一家三代包括女婿和儿媳妇都上了船,而且过的很开心。

    马叔从来不是一个物欲主义者,他笑道:“是否反动的标准是在停止前进的那一步决定的。而且上次我们已经讨论过,决定韦泽的是归于何处,而不是起于何处。不过我很怀疑一件事,韦泽真的是如资料上所说,出身于一个非常穷困的家庭么?就我所看到的,这个人有着帝王的派头。”说了这话之后,马叔斟酌了一下,补充了一句,“真正的帝王派头。”

    恩叔能理解马叔的话,这几艘游轮上的布置可谓豪华,但是每一处都非常有用。现在欧洲的贵族们已经到了拿无用当奢华,以肉麻当有趣的地步了。反倒是中国游轮上所展现出来的那种以有用为根本标准的形态,才是真正的贵族范儿。这艘船上并不存在什么无意义的东西,就如长久以来韦泽和中国的行事作风一样。

    闲聊了几句,恩叔转回了正题,“卡尔,生产力的发展能把社会推动到如此地步,能亲眼看到这样的技术进步带来的作用,的确是不虚此行。”

    马叔微微点头,“从此,货币和资本更可以变成账户上的一串零而已。资本可以用空前的速度在全世界流通,在整个世界范围内结成更加紧密的关系。韦泽的确很认真的读过我的书,此次的安排中,他大概是想挑战英国的金融秩序吧。”

    恩叔完全同意马叔的观点,到现在为止,中国人的努力方向就是要通过在无线电领域的合作,介入到大西洋沿岸的金融体系里面来。而且就恩叔的观察,英国人是没办法阻止这种行动了。英国的金融业有着世界上最大的体系,有着最多的网点。这些耗费巨大财力物力人力的投资曾经让英国金融业不可撼动,可无线电就是撬动英国金融优势的杠杆。

    无需英国那么多效率低下的手段,很多通讯手段完全可以用无线电取代。英国人霸占了很多地区的有线电报,这再也阻止不了其他银行通过无线电来进行联络,不同国家之间的信息的时间差变得越来越小。英国金融业肯定不会固步自封,不过假如他们还坚持自己“古老的优势”不动摇,那些采用了新技术的银行业就会在很短时间里面占据现在的优势。

    “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在人们的头脑中,在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在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对现存社会制度的不合理和不公平、对“理性化为无稽,幸福变成苦痛”的日益清醒的认识,只是一种征象,表示在生产方法和交换形式中已经静悄悄地发生了变化,适合于早先的经济条件的社会制度已经不再和这些变化相适应了。同时这还说明,用来消除已经发现的弊病的手段,也必然以多少发展了的形式存在于已经发生变化的生产关系本身中。这些手段不应当从头脑中发明出来,而应当通过头脑从生产的现成物质事实中发现出来。”恩叔对中国的行动进行了总结。

    这番总结让马叔连连点头,他的眼睛有些微微发亮,“如果韦泽是真正的唯物主义,或者是如同别人所说是个共产主义者,那么我很期待在他前半段出色的铺垫之后,如何在后半段里面实现他的理念。英国方面大概是没办法对此进行立刻反应。”

    “哦?”恩叔对马叔的话里面的意思非常感兴趣。

    “如果我是英国的领导人,我大概就会派遣海军前来彰显大英帝国的力量。此次中国人的行动是如此的出人意料,哪怕是这做法并不明智,至少也得先有所反应才行。”马叔解释着他的想法。说完之后,马叔指了指从游轮舒适的露天甲板的座位上就能一眼看到的四艘中国军舰的隐约身影,“中国对此并非没有准备,从之前报纸上的报道来说。中国已经展现了他们的海军力量,英国人再试图这么做,威力也会大大降低。”

    “制成英镑的是英国的大舰队,然后才靠黄金在外面镀金而已。”恩叔赞同着马叔的话,不过说到这里,他却微微皱眉,“卡尔,我却有一个疑问。就如你所说,韦泽的出身好奇怪。如果他是一个穷苦家庭出身的人,不管多有阶级意识和觉醒,都不可能对金融有如此深刻的了解与操作。而且以中国之前的局面,韦泽并非是一个学习者,或者集大成者,他是一个纯粹的开创者。一个开创者能够如此熟练的操作金融么?能有对金融实际运行的认知的么?”

    这个问题让马叔也深思起来。马叔不信神鬼,他并不认为韦泽是个披着人皮的某种不知名生物。那么从正常的人类而言,只有经历过很多,才能积累经验。从各种已经存在的工具中找寻出适合的部分,并且拼凑成工具。这是人类的共性。

    而韦泽所表现出来的却完全不同,他仿佛是看透了某种东西,然后有意识的去创造出这些东西,然后利用这些刚创造出的东西去绘制更宏大,更先进的未来。这不是正常人类应该有的表现,或者说这根本不是正常的表现。

    “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这些的呢?这真是个迷。”马叔对恩叔说道。

    然而讨论没有能继续下去,此时甲板上的不少人正在用租来的望远镜看着远景,而在马叔和恩叔聊天的附近,有人高声喊道:“海上来了一支英国舰队!”

    这下,所有听到这声吆喝的人都忍不住向船舷外的海上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