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10章 吃饭问题的晋级(十一)

第110章 吃饭问题的晋级(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祁红意穿着睡衣慢慢的梳头,穿衣镜里面的她眉头紧皱。对韦泽收缩韦家人与外界联系的做法祁红意感到了相当的危险性苗头,也有些不快。能把韦泽逼到这个份上,是极为罕见的。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韦家之前的二三十年中,在第一线的只有韦泽与韦昌荣两个人。而随着韦泽孩子们的长大,他们也不得不出面面对政治的风雨了。

    不快也是难免的,作为开国君主。韦泽的表现在祁红意看来未免太过于软弱了,皇帝不该是如此软弱之人,而且就祁红意对韦泽的判断中,韦泽的能力摆平中央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风波,才能让有着绝对强权的韦泽做出如此谨慎的对待?既然韦震和韦坤兄弟都不能和外面接触,那孤身在外的韦睿又会面对何种困难。

    当母亲的想起自己孩子的安危就坐不下去了,祁红意起身去了韦泽的卧室。韦泽没在卧室,而是和往常一样在书房。此时他也没有审阅文件,而是很没形象的靠在椅子上,大开着窗户抽烟。此时已经进入了冬季,冷风从外面冲进了有暖气的房间,比其他房间低了好几度的空气让祁红意打了个寒战。

    “衣架上有我的大衣,你先裹一下。”韦泽看了妻子一眼,温言说道。

    祁红意没有去裹大衣,而是靠进了韦泽的怀里。抱着韦泽坚实的手臂,她问道:“韦睿不会被人利用吧?”

    “我和沈心交代过了,那边不用担心。”韦泽搂着妻子的肩头,慢慢的说道。

    “韦泽,到底是什么事情会闹到如此地步?连你都镇不住场子么?”祁红意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还是两边要闹么。”韦泽终于露出了些疲惫的神色。

    “谁闹就把谁按下去不就好了?”祁红意问。

    韦泽摇摇头,“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事关的不是一两个人的利益,而是关乎两大派的根本经济利益。谁都不会让步。而且我以前想,大家当了兄弟,就得把这个兄弟当到底。所以我一直想护着省里面的同志,不想把太多事情交给他们来做。不过现在看只怕是挡不住了。”

    “他们能干就让他们干呗。”祁红意对此很是不解。

    “呵呵”韦泽干笑几声,“部委我们已经整顿了好几遍,那些人也可以说是直接由中央管,处置起来很容易。而且也会被认为是个人问题,反弹不大。可省里面一旦处置起来,那就是一抓一窝,搞不好一动就是一个山头。老兄弟们也都快到了退休的年纪,我总想着拖几年,等他们这两派都退休了,就能进行大动作。不过我也不是说什么就算什么。不愿意这么干的可多得很呢。”

    一起退休?这话让祁红意忍不住眼睛一亮。祁红意读过很多史书,自然知道杀功臣是每一个王朝开国时代几乎不可避免的行动。这也没办法,那些开国功臣们羽翼庞大,互相之间盘根错节,如果不收拾了这帮人,王朝就无法把功臣拥有的封建特权收回来。如果能让现在互斗的两派一起退休,那韦泽这位并不算老的君主还能充分规划新的体制。

    祁红意曾经觉得韦泽对功臣们未免太过于优容,不过现在看韦泽的谋划可深着呢。十几年前开始就在布这个局。她连忙问道:“那现在为何又要同意?”

    韦泽叹道:“有些事情挡不住,他们一定要做,那就让他们做。出了问题,那就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如果没有血淋淋的事实,说什么都不管用。当然了,我从个人角度是很希望这些人能够奉公守法,能够善始善终。但是人性这东西很难说的,到了利益摆在面前的时候,到底是认为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价值,或者是最终认识到自己本身才是无价之宝,这种选择的结果往往让人感到遗憾。”

    “他们难道会贪腐不成?”祁红意对此很是好奇。

    韦泽摇摇头,只是有妻子坐在怀里,摇头的动作既怪异又夸张,“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虽然有人会这么做,处置了就处置了。但是各省里面的经济运营才是最麻烦的,到时候地方上搞的盘根错节乌烟瘴气,那就很难收拾。这里头牵扯的东西太多,我以前实在是不敢这么放权。但是现在看,不放权是不行了。有些地方因为自己乱搞,财政预算画完之后还有窟窿,于是巧立名目收起了人头税。这些事情调查之后,省里面虽然也表面上处置一番,可更多的是叫屈叫苦,说地方政府没钱。我原本认为这些人在我面前玩这个把戏行不通,可实际上一斗争,我才知道竟然是我搞不过他们。要么就怠工,要么就硬抗。换上去的人想保住官位,干得比之前的更糟。嘿嘿,有意思。”

    这等事并没有让祁红意有太多兴趣,她听韦泽说完后笑道:“还请陛下注意身体。”

    1885年11月的三会终于如期召开,所有大佬一致到了南京。在国外几乎跑了一年的外交部长李新回到南京,迎接的是总理李维斯。李维斯想总理汇报有关欧洲的局势,没想到李维斯只是简单听了欧洲错综复杂的局势之后竟然没有要继续听这方面的内容。

    “欧洲的金融业会不会对中国开放?”李维斯直截了当的询问起经济问题。

    李新虽然是商务部出身,不过他一来离开商业部很久,二来对金融业并不真正了解。见李维斯如此在乎金融业的问题,李新心里面一阵失落,“王明山同志很快就要从欧洲回来了,他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找他问更合适。”

    李维斯叹口气,“我也只是着急而已。此事牵扯大量的资金走向,不急也不可能。你挑重点说,让我心里面有个底。”

    见李维斯如此激动,李新也只能答道:“这件事看来未来两三年里面才能有效果,现在我是看不出能达到什么样的数量。”

    王明山的电报内容和李新说的一样,李维斯也只能暂时满足这样的回答了,他叮嘱道:“李部长,明年你就要辛苦些,多到欧洲抓抓此事。很多问题还是得外交部出面才行。如果别人提及这块,你们外交部就得把责任承担起来喽。”

    这个要求实在是意外,李新一时竟然理解不能。身为外交部长,面对总理如此要求,李新也只能暂时点点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