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17章 你要掀桌子么?(七)

第117章 你要掀桌子么?(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有人认为1885年底的民朝政坛遇到了天大的事情,例如一部分省委干部。也有人认为1885年的民朝政坛遇到了空前激烈的斗争,例如一部分部委干部。还有人认为这根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例如韦泽。

    就在各种想法汇集的南京码头,祁睿少校一身军常服,也就是说笔挺的橄榄绿军服,漂亮的毛呢料子军大衣,黑色的牛皮军靴。82式军服延续了65式军服的统一、官兵平等、结构简单的特色,不过在面料上也与时俱进。如果是军队里面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少校是从北方军区回到南京的。这是细节上才能表现的地方。例如,不管南方军区心里面多不爽,他们在12月份都不会给部队裹上厚厚的军大衣。如果南方军区真这么干了,那就是最大的渎职。

    韦泽当然知道自己长子离家三年后终于歇了长假。沈心这家伙有点过分,他处理不了的麻烦,就依照军人休假的条例,三年没有歇过探亲假的军人给连续放三个月的长假。于是在这么一个风起云涌的时间里面,北美军区的潜在炸弹就被沈心给扔回了南京。

    当然,韦泽也不可能因此而害怕,如果韦泽不愿意,祁睿少校就得老老实实在北美待到韦泽认为祁睿可以回来为止。就韦泽得到的消息里,自己的儿子成长的令人满意,如果那些消息没错的话,祁睿少校已经可以靠自己来保护自己了。

    少校在军队里面算是迈入中级军官的行列,这个级别的干部在民朝的任何部门里面都算统治阶级的正式成员,跟不用说这几年经历捶打之后少校进步很多。船上的闲暇时间不少。少校把自己的衣服收拾的很得体,穿了一年多的中腰牛皮军靴擦的很干净,鞋缝里面也用废牙刷清理过。虽然不是那种贼亮的程度,但是诸多细节上的清洁让整双鞋看上去就是和别人不同。不仅仅是军靴,所有的衣服也是如此。每天只要拿出十分钟的时间进行整理,只要衣服不多,不管新旧都会显出让人觉得不一样的味道。问题就在于,只有极少人才能坚持下来。

    整洁的军服,充满青春活力的俊朗容貌,北方军人特有的白净皮肤,结实削健的身材,还有那种从容不迫,非常放松的动作。少校在码头与几位热情的年轻大学女生分别之后,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女性青睐的目光。得到女性青睐对男性来说自然是很正面的感觉,不过少校其实不理解原因何在。他只是学着他老爹韦泽所讲,做事情的时候终于能把前期准备时间完整的计划到自己的整体预估中。所以祁睿少校只觉得自己做事比以前慢下来不少,可没想到这种“慢”却有点意外的让更多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少校也没有把这些过于放到心上,几年不见,南京的变化好大。过去十几年中,不少人曾经抨击过皇帝韦泽同志好大喜功,所以用高压手段逼迫各地建设起毫无用处的宽阔马路。现在这些曾经“过于宽阔”的马路上人潮汹涌,轿车、公交车、卡车、拖拉机、自行车,把六车道、八车道、十车道的道路塞的满满的。在公交车上经过十几个路口,少校就见到好几座长长的陆地上的桥梁正在紧张施工,粗大的柱子,箱式结构的桥面,还有电焊的闪光。虽然不知道这些玩意是干什么用的,可少校基本能确定,这定然是他老爹的意思。

    下了车,祁睿少校立刻感觉到“过于宽阔”的马路以及“好大喜功的冗余度”与其他事情一样再次证明了他老爹韦泽的先见之明。大兴土木并没有让绿化带遭到破坏,以前很多不知用途的大片空地现在变成了停车场。汽车、自行车,一排排的整齐停放。城市并没有因为空前繁华热闹而失去秩序。反倒因为这种空前的繁华热闹更显出了秩序和气派。

    在造型简单优雅的车站下车,看着冬天里面依旧常绿的绿化带,还有视野中可以看到的几座正在修建的十几层高的巨大楼房,少校脑海里冒出“天子脚下”四个字。南京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更加伟大的城市。与在长江口远眺到的上海的景色一比,南京丝毫没有逊色的地方。从充满自然风情的北美回到气势恢弘的南京,除了“天子脚下”四个字,祁睿也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形容的语言。

    和上次一样,门口的警卫并没有让祁睿少校直接进大院。祁睿也不急不慌的等着,只要他越过这道门岗,祁睿少校就恢复成了韦睿少校。就在这时候,几辆停下来准备进入大院的汽车的车门打开了,雷虎、轲贡禹,两位大将以及其他几位高级军人从车里钻了出来。

    “韦睿,你刚回来?”雷虎就跟韦睿从来没离开一样的热情声音说道。没等迈过这道门岗,祁睿就变回了韦睿。

    向几位将军一一敬礼,韦睿答道:“我回来休探亲家。”

    听说这是韦泽都督的长子,再一看阶级章,旁边一位韦睿没印象的少将问道:“这……,他在哪个军区?”

    “在北美军区。”雷虎答道,说完之后他又笑道:“你是别打主意了,沈心是不会放人的。”

    听到韦睿在北美军区服役,少将的眼神立刻就慈祥起来,“北美军区可是辛苦的很呢。那边一年建设了一万公里铁路,都是咱们部队干的。不少北美军区复原的同志,回来之后连培训都不用,到了铁道部接着干。铁道部的说法是,都是工地上刚下来的,谁培训谁啊!……”

    看着一众人有拉家常的意思,雷虎当即命道:“别堵着门扯了,咱们赶紧干自己的。这孩子还等着办了手续之后回家呢。”

    雷虎暂时帮韦睿解了围,不过接下来的三天里面,韦泽都督的长子韦睿少校从北美回来的消息一阵风般刮遍了民朝上层。在这三天里头,韦睿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本以为回家就是休息,看望父母。然后和一众少年时期的朋友们一起聚聚,吃饭喝酒。这么简单的计划被他母亲给弄了个面目全非。

    回家当天晚上,韦睿发现她母亲除了激动之外,还跑去打起了电话。第二天,两位在韦睿印象里非常淡薄的阿姨就带了个姑娘到韦睿家。说了几句话,韦睿才明白他老娘祁红意居然搞起了相亲的把戏。

    妹子长得不错,还是南京大学中文系刚毕业的大学生。问题就在于长得不错和结婚有个毛关系呢。韦睿连自己的床还没适应过来,心态上还在追求回家当儿子,突然就被搅进了结婚的漩涡里头。这感觉不仅没让韦睿觉得高兴或者兴奋,反倒让他觉得一阵不爽。

    而且一位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在工作上竭尽全力的少校,与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之间差距太大。或者说在阳刚之气洋溢的北美和温柔的江南差距太大。第三天,两人被迫一起去看了场电影,在附带电影院的超市里面,汹涌的人潮和琳琅满目的商铺让韦睿少校迷……路……了。

    军队最近两年也有电影可以看,可军队入场散场纪律森严,谁先进谁先走秩序井然。哪里见过这一窝蜂的局面。最后还是妹子有经验,到了服务台一通寻人广播就让两人再次见面。而韦睿少校还犯了一个重大错误,他不知道广播要付费,所以没有给妹子钱。

    当祁红意听了这些之后数落儿子变了“乡下人”的时候,觉得有些羞愧的韦睿干脆表示,“娘,我现在忙的很,不想考虑结婚的事情。”

    “你这算忙么?你爹当年一边打仗,一边还和我成亲呢。哦,那时候还还成了两次亲。”祁红意举了韦泽的例子,却忍不住又想起几十年来都让她有点耿耿于怀的事情。

    “那不一样啊。”韦睿连忙辩解道。

    “有什么不一样?”祁红意拿出了老娘的气势,要逼着野马一样跑惯了的儿子就范。

    “那个……,你第一次见我爹,然后过了快一年才和我爹成亲吧。”韦睿抵抗着母亲的压迫。

    “我第一次见你爹,根本就没想到要和你爹成亲。真的要成亲,就是你外公给你爹写封信,问你爹婚姻状况如何。你爹说没问题,成亲。于是就成亲了。”祁红意毫不客气的把她的成亲史拿来做比较,“按你这说法,我给你安排个姑娘,给你送去就行了。”

    韦睿连忙摇头,脑子高速运转。灵机一闪,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嗯……,对了,娘,我爹当年许你的那些彩礼,到今天他也没兑现吧。”

    “哼!……哈哈!”祁红意冷哼一声,不过片刻之后她却笑起来了。和韦泽生活了这几十年,祁红意对韦泽很多地方满意,很多地方不满意。不过成亲那件事却是祁红意到现在都觉得很满意的事情。

    那时候祁红意在成亲的大堂里面带着大红盖头,前面的司仪让十几个人端着托盘,盘子上放了红布,上面用红纸金字写着彩礼的名号。祁红意现在还能记得那家伙拉长调门的声音,“凤翅金冠一顶……!实物尚缺!”“金丝彩袍一件……!实物尚缺!”“灵犀宝珠一对……”

    虽然只有金银是实物不缺的,可那长长的名单让祁红意感受到的是嫁给一位王爷所受到的尊重。成亲之前她偶尔有一次和韦泽聊过天,虽然觉得韦泽有点像文化人,却先入为主的觉得韦泽和太平天国那帮草头王爷差不多是一丘之貉。当年祁红意的父亲祁玉昌要和韦泽结亲,只是不想让女儿给东王杨秀清当了小老婆。可这长长的“尚缺!尚缺!”的名单,让祁红意确定韦泽是一个真正有着王侯气魄的男子。

    摆谱谁都会摆,不过那些骨子里头并不高贵的家伙既然要摆谱,最怕的就是就会被人笑话。韦泽那“尚缺!尚缺!”无疑是一场天大的笑话,可韦泽不怕丢人,坦然自若的把人丢到了姥姥家。即便这是疯子才能做出的事情,也必然是个有品位有格调的真疯。更不用说当韦泽把皇帝的冠冕加于自身的时候,这种疯狂就变成了气魄。

    实物很重要,不过当一个人本身就是无价之宝的时候,这些实物就显得无足轻重了。甚至不用说韦泽的钱,祁红意自己的功臣退休金,也足够买到当年这些看着无比珍贵的东西了。更不用说祁红意现在在学界所得到的地位。她根本不在意别人会觉得这是她仰仗丈夫才得到的,又可以充分仰仗的丈夫在祁红意看来并非是值得不好意思的事情。

    但是笑归笑,祁红意心里却意外的沉重起来。她对长子韦睿有着深切的期盼,丈夫再好,也只是走到一起的陌生人,儿子却是身上掉下来的肉,母亲其实都期盼儿子能够超越丈夫。问题就在于丈夫韦泽在韦睿这个年纪早已经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更是天下无双的豪杰。儿子可以说很出色,却没办法和丈夫相比。特别是他爹那种洒脱的做派,可以说是韦泽年轻气盛,做事不管不顾。可这种不管不顾中所展现出来的胸襟,祁红意对自己儿子并不是很看好。

    一个连在正常的社会中看个电影都会迷路的孩子,真指望能和他爹一样规划出锦绣江山么?退而求其次,能坐稳这锦绣江山么?想到这里,祁红意反倒懒得说自己儿子有关成亲的事情,一种更大的恐惧开始萦绕在她心头。

    晚上的时候,祁红意和韦泽谈起了这件事。她越说心里面越是不安,最后干脆抱怨起韦泽来,“你把儿子扔到北美那乡下去,这可是把他给害到了。以后说出去咱们儿子连个电影都不会看,人家还不得笑话死咱们韦睿!”

    韦泽眨巴了几下眼睛,才大概明白了自己妻子的不满。其实最初的时候他根本觉得这不算啥,别说出了电影院之后被人流冲散。韦泽在同一座城市里面手机保持密切联络,最后找不到碰头地的事情也不是“只发生过”一次两次而已。

    认识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情,属于感觉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的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论理来。用白话讲,那就是“没见过,没吃过亏,没专门练过”。

    这种事情算个毛。在城市待几个月,韦泽对自己儿子还是充满信心的,相信他很快就能重新融入城市的节奏。反倒是城市的那些人现在送去军队,几个月下来就能和在军队中摸爬滚打十年的韦睿相比么?估计几个月下来他们门都摸不住。

    韦泽沉默了,他想到的却是和韦睿本人毫无关系的事情。韦泽曾经觉得19世纪末的中国发展不了太快,可实际变化的确大大超出他想象之外。人民在工业时代的需求并不会因为19世纪末或者20世纪中而会有所不同,人民在面对相同情况的时候所产生的需求都一样。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那就是光复党是有自己的组织度与执行力滴。中国以及外国上百年来面对工业化带来的困境,以及用大量实践拿出的解决方法又被处于光复党顶峰的韦泽继承下来。于是在充分的执行力之下一样样的拿出来应对遇到的困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可以说光复党没有创新精神,也可以说光复党缺乏创新思维。不过在现实层面,有人能够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有人能够把这些办法贯彻到执行中去。问题得到了解决,大家受到了教育。

    韦睿在电影院迷个路不是罪过,那其他同志不能用“超前的眼光看世界”,难道又是什么大罪过不成?

    想到这里,韦泽倒也轻松了不少。土地规划局是部委直属,这些年来因为要执行韦泽的命令,和地方上的同志们之间爆发了无数次争执,有过很多激烈的冲突。但是随着那些大城市的交通堵塞,随着各地方城市自身的发展,土地规划局至少在不允许其他建筑占用交通用地的问题上好了很多。

    当韦泽提出建立立交桥的时候,没人问出“旱地架桥这是要搞什么幺蛾子”的蠢话来。甚至连全电动的地铁建设,韦泽一句话出来,项目立项,研究人员也开始利用现在的技术开始做准备。而且在计划的理论讨论中,还提出了不少很不错的对技术的新看法。

    韦泽一直不认为现在的斗争是个多大的事情,不适应新世界,不适应新环境,想把周边的世界变成他们所熟悉所期待的,这是人类的正常反应。就如韦泽领着民朝向前突飞猛进,难道所有想法都是韦泽处心积虑,考虑再三的选择么?恰恰不是,这些东西对韦泽来说都是一种从小到大长期生活中形成的本能,只要有一丝机会,韦泽就会毫不迟疑的去推动,去实现。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帮开历史倒车的同志本质上和韦泽也没啥区别。虽然韦泽不会因为这种感受而改变他之前的决定,不过能意外的想通这件事,韦泽也觉得心里面非常高兴。

    “我问你怎么办呢!”祁红意并不知道韦泽那一副深思的模样到底是在想什么,她还以为自己的丈夫正在为自家韦睿变了“乡下人”而犯愁,所以祁红意逼问着。

    看着妻子焦虑的模样,韦泽笑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因为这点破事就跑回来学怎么做城里人的。”

    祁红意心里面大大的不爽,她其实是希望韦泽把儿子从北美那英国人能够毫不犹豫出售的蛮荒之地调回到恢弘大气的南京,听韦泽用如此调侃的语气说话,祁红意是大恼。她恨恨的说道:“不调回来也行,你先把你当年和我成亲时候说的尚缺的东西给我补齐!你这个人,说话从来不算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