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19章 你要掀桌子么?(九)

第119章 你要掀桌子么?(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政府内部的激烈争执随着时间的延续不仅没有平息的意思,更显得激化。李鸿章是个很聪明的人,在这等时候他知道以他这等身份的人是不该出来的,所以有人找到李鸿章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倒是很谨慎。

    “李局长,你现在管理着高丽事务,我倒是想请教一下李局长这个期货市场到底是怎么回事?”湖南省委书记刘步凡说话很客气。

    李鸿章毕竟是李鸿章,他先客气了几句,看刘步凡态度诚恳,李鸿章就解释了一下。期货与xian货完全不同,xian货是实实在在可以交易的货(商品),期货主要不是货,而是以某种大众产品如棉花、大豆、石油等及金融资产如股票、债券等为标的标准化可交易合约。因此,这个标的物可以是某种商品(例如黄金、原油、农产品),也可以是金融工具。

    韦泽没办法在国内搞期货,国内的各种问题错综复杂,现阶段韦泽深知是不用指望让国内以统一的标准来办事。但是期货很重要,他就先在高丽、越南、暹罗搞起了期货。这个期货主要是粮食、矿产、人参等种植物的期货。

    李鸿章虽然不知道韦泽的确切想法,不过以他的聪明倒是把期货搞的很有点意思。身为降将,李局长没资格对国内这些开国元勋们发号施令。但是在国外,李鸿章代表的就是泱泱中华,堂堂上国。即便他只是个局长,可对外经济办公室主任局长的招牌一亮,那印章一举,小国是纷纷低头。

    听了李鸿章的介绍,刘步凡不住的点头,等李鸿章讲完了期货到现在为止的执行情况,刘步凡问了一个问题,“李局长,那要是国内各省,例如我们湖南省想搞期货的话,你有什么建议么?”

    李鸿章愣住了,他没想到国内居然也想搞期货。在国外搞期货很容易,中国以收购者的身份先定下一些标准,例如对高丽养

    (本章未完,请翻页)殖的人参,种类自然是最重要的条件,重量,体积,硬度,这些品相的内容也是相应的辅助内容。然后这些人参的标准定好,一众的高丽地主以及拥有山林的豪强就可以开始按照这个标准生产。

    期货既然是可以买卖的,那么高丽人参生产“单位”就可以用未来的人参生产销售作为抵押来向中国设在高丽的期货分站用期货来筹集资金。虽然李鸿章很谨慎,但是有袁慰亭、王士珍等人的帮忙,基础的调查进行的非常顺利。而且这些内容还出现了一个原本没想到的意外收获,当中国想调查高丽内部的详细局面之时,高丽人戒心极重。不仅不配合,还有意的设置阻碍。

    现在能从期货市场弄到重要的资金,高丽人的配合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虽然还是不敢完全把核心的身家举出来,但是高丽人也深知若是不能让中国来的有钱人对高丽当地人有充分的信心,中国人是不会给他们放钱的。所以信息以极快的速度被收集上来。食古不化的人哪里都有,李鸿章他们放弃这些榆木脑袋就行。在“资金与信用”的运作下,愿意向中国资本低头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不过这些靠强力在外国推动的模式能否移植到国内,李鸿章对此并没有信心。他很为难的说道:“刘书记,湖南到底要把什么标准化呢?您要知道,如果没有标准化,期货可没有那么多的人力去一一分辨。这是期货市场,可不是当铺。”

    “哈哈!”刘步凡被当铺二字给逗乐了,其实他最初很担心的就是期货最终搞成了当铺。欺压农民的事情湖南并不少见,不过当铺好歹是自己不得不去,可湖南省可不是准备这么一个搞法,既然是政策上的动作,由湖南政府出面的动作,搞的太狠,保不准就会有人在外面胡说八道。

    “这个标准化不就是兑现的货物本身的品质么?”刘步凡问。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话倒是抓住了要点,不过这个却不是根本性的要点。任何事情理论上都可以设计的非常完美,问题就在于执行起来就会面目全非。就如人参的期货市场里头,高丽人总会想办法用那种低于期货标准的人参来获取更高级别的等级。认真做生意的人也是有的,不过一个奸商就能让期货市场损失不小,为了杜绝这种问题,就得投入更多人力,付出更多成本来增加检验内容。这多出来的成本,当然就得摊到整个营运成本中去。

    不过这些靠强力在外国推动的模式能否移植到国内,李鸿章对此并没有信心。他很为难的说道:“刘书记,湖南到底要把什么标准化呢?您要知道,如果没有标准化,期货可没有那么多的人力去一一分辨。这是期货市场,可不是当铺。”

    “哈哈!”刘步凡被当铺二字给逗乐了,其实他最初很担心的就是期货最终搞成了当铺。欺压农民的事情湖南并不少见,不过当铺好歹是自己不得不去,可湖南省可不是准备这么一个搞法,既然是政策上的动作,由湖南政府出面的动作,搞的太狠,保不准就会有人在外面胡说八道。

    “这个标准化不就是兑现的货物本身的品质么?”刘步凡问。

    这话倒是抓住了要点,不过这个却不是根本性的要点。任何事情理论上都可以设计的非常完美,问题就在于执行起来就会面目全非。就如人参的期货市场里头,高丽人总会想办法用那种低于期货标准的人参来获取更高级别的等级。认真做生意的人也是有的,不过一个奸商就能让期货市场损失不小,为了杜绝这种问题,就得投入更多人力,付出更多成本来增加检验内容。这多出来的成本,当然就得摊到整个营运成本中去。就得投入更多人力,付出更多成本来增加检验内容。这多出来的成本,当然就得摊到整个营运成本中去。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