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21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一)

第121章 你要掀桌子么?(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鸿章的老师是曾国藩,曾国藩对左宗棠的才干极为佩服,在组建湘军的时候多次请左宗棠出山帮忙。左宗棠对曾国藩诚恳的邀请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最后甚至公开评价曾国藩气量太差,左宗棠去了湘军之后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干的。作为曾国藩的弟子,他自然很清楚这段历史。没想到在曾国藩早已经被盖棺定论的现在,左宗棠居然直言不讳的说道,和曾国藩相比,李鸿章还是大大不如。

    对左宗棠来说,做这样的评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对李鸿章知道的不少,却不能算很熟,私交更是泛泛。若不是有降将这么一个左宗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的原因,他和李鸿章之间的交集就更少。如果用别的例子,左宗棠还真的一时找不到。

    李鸿章虽然心里面不高兴,却也没办法发作。他只能问道:“左兄,却不知道这个站的稳应该如何讲法?”

    左宗棠见李鸿章并没有恼羞成怒,他答道:“民朝远胜前清,就是因为民朝讲的是科学。科学这事情若是用在行政上,我觉得就是三个字,够专业。我若是不能以专业的角度分析广东当时黑社会问题,怎么可能有之后的提拔。后来治理广东,我可是以极大的努力推动广东行政的专业化水平。有些做法成效好,也被推广。有些做法成效不好,我却也不讳疾忌医,就把这些作为不成功的例子做分析,找出合理的部分,找出影响成效的部分。若非如此,以陛下的聪明睿智深谋远虑,我怎么可能当上广东省省长呢?”

    听到这里,李鸿章神色中的不快已经消散殆尽,他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左宗棠的飞黄腾达的确看着跟神话一样,此时由左宗棠嘴里讲出来,却又顺理成章起来。单单是把广东治理的好,那能干的人多的很。广东本来就是富裕之地,只要不搞出乱子来,稳稳当当的做省长并非难事。不过左宗棠的功绩并非是稳稳当当做了太平省长,而是把治理广东变成了“清清楚楚”的事情。这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就是见真章的时候。

    在民朝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官,李鸿章最大的体会就是,满清覆灭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完蛋的。因为在满清当官,他们不管道理,只要结果。所以当官的人要么得真糊涂,至少也得揣着明白装糊涂。在满清说大实话,轻则贬斥罢官,重则杀头灭门。

    若是有满清的官员如同左宗棠那般拉一些官员搞研究,最后清楚的告诉中央,国家的政策和方向就是导致黑社会横行的根本原因。这种付出换得诛九族的结局都不稀奇。把这点想透了,李鸿章也不再隐瞒,就把自己这几年干的工作,特别是湖南省省委书记的邀请一并向左宗棠讲了。

    左宗棠听的时候脸上就露出了些嘲讽的意思,听完了湖南省委书记的邀请,他干脆冷笑一声,然后用嘲讽的语气说道:“我说李局长,你都已经名声在外,你怎么会觉得陛下不重用你呢?”

    想起韦泽的“重用”,李鸿章也不知道该是发笑或者是苦笑。作为“对封建制度有深厚认知”的前朝降将而被用来分析高丽问题,在李鸿章看来这差不多算是侮辱了。

    仿佛是看透了李鸿章的心思,左宗棠冷笑道:“李局长,你不要自轻自贱。若是被人安排你这样的差事,大概侮辱的意思是有些的。陛下有句话说的阴损了点,不过很有道理。这世上没有无用之人,就是一条毒蛇,也能用来看守财宝。那毒蛇在财宝堆里一藏,见到财宝之人正是利益熏心之时,哪里还会小心谨慎。于是毒蛇有饭吃,财宝也安全了。陛下所取的不是毒蛇是不是讨人喜欢,而是毒蛇在这方面够专业。若是派只猛虎守财宝,前去取财宝之人为了活命,为了过关哪里还会先管财宝,定然是先把拦路虎击杀再说。那样的话,财宝未必能守住,还要再搭进去一头猛虎。别人会不会这么干我不得而知,至少陛下不会做出这等选择。在当今得天下,能大行其道之人乃是专业人士。你只要够专业,绝不会无人重用。陛下给你发挥的机会,只怕你还心生怨怼吧。”

    以李鸿章的聪明,只要把核心要点说清楚,他当时就透了。其实李鸿章对自己成绩很骄傲,以铁路与电报为手段,通过期货这个能“先给钱”的行业为工具,中国对高丽的控制真可以用“润物细无声”来形容。不知不觉之间,高丽的底细已经被摸个通透,哪怕是有人公开吆喝着要防备中国,却也根本没用。

    若是用毒蛇与猛虎这个例子作比方,中国要是开进去几十万大军,用强硬手段压制高丽,别说赚不到钱,还要在高丽人的反击之下有不小的损失。日本人倒是有这个打算,他们想方设法的去控制高丽明面上的东西,以建立起日本在高丽的“影响力”。结果只是让高丽人为经济困境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次发自高丽内部的政变,就把高丽国内的日本势力扫荡一空。

    李鸿章并非对日本在高丽的扩张没有戒心,只是事情的发展到了如此顺利的地步,中国的铁路与电报系统只要很正常的出一下力,铁路运人,电报联络,重夺政权的大院君就轻松掌握了高丽政权。大院君对日本深有戒心,不用中国吩咐,就动手铲除日本在高丽的势力。

    人民以为高丽不向日本卖粮,自己就能吃饱,上层也找到了借口侵吞日本在高丽的资产。而给高丽钱挣的中国在高丽的影响力大大提高,声望更是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若是中国苦心积虑的谋划,只怕会弄巧成拙,达不成这样的效果。

    原本李鸿章作为执行的一方,只感受到自己的辛苦。现在跳脱了这个范畴回来一看,当韦泽在高丽布局开始,只要执行者别犯傻,这种结果就几乎是必然的。

    李鸿章忍不住有点后怕,他若是真的敢搞个“怨怼”,那不撸他还能撸谁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