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2章 更正确的选择(三)

第132章 更正确的选择(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权力的核心基础大概就是人事权了吧。人事权在手,就能呼风唤雨。雷虎心里面有些迟疑,要不要问一下阮希浩,看看阮希浩认为让省里面掌握人事权到什么程度。不过没等他说话,胡成何已经先问起来。

    这十几年来,胡成何在大力培育自己的后辈。培育大概有两种,一种是教育好他们,另外一种是给他们安排一个好前程。前者需要的内容太多,做起来极为不易。后者就牵扯到人事权的问题。胡成何并没有指望自己的后辈都去从军,身为从军的老行家,胡成何深知军队里面的各种关卡。对某些关卡获得突破就得有实打实的战功,就得冒着枪林弹雨战斗在第一线。胡成何自己干过这些,深知战争的可怕。想不让自家的孩子走其他道路,那就得符合规矩,或者说得有人肯提拔才行。这就牵扯人事权的问题。听了阮希浩那番有理有据的话,胡成何立刻就感受到了重点所在。

    “希浩,你想让省里面得到哪一部分人事权?”胡成何问。

    面对胡成何的问题,阮希浩却没能立时给出dá àn 来,他有些语塞的说道:“这个……”

    韦泽在党内讲课的时候说过,不管矛盾看起来如何的复杂,都包含“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阮希浩没想到胡成何这么轻松的就抓住了主要矛盾,至少是主要矛盾之一的“人事权”。中央强大的人事权或许才是省里面真正痛恨的内容,人事权不在省里,省里面就束手束脚。但是阮希浩毕竟是阮希浩,胡成何如此一问,他也发现自己一时没注意,说话不过脑子。人事权并非李维斯的权力所在,如果李维斯掌握着人事权,那处理起省长造反就简单的多,他大可lì yòng手里的人事权直接任免省长。即便是没办法全面镇压此次造反,至少也能杀鸡骇猴,让一众党委书记们感到恐慌。可正因为没有这样的权力,李维斯才不得不用其他手段来应付这样的问题。民朝的权力无疑在光复党手中,决定省里高层干部的权力无疑在全国委员会议,至少也是在由全国委员会议选出的政治局手里。

    阮希浩毕竟是阮希浩,发现了自己说法里头的问题,他很快就给圆了过去,“我是说基层的人事权。国务院的人事权太大,太宽泛。省里面的人事权太少,管的多,就没效率。咱们光复军在下达命令的时候,可只是只管命令,不用这个直接压制基层的。”

    “可是咱们光复军军委拥有最高的人事权,军里面对师里面有人事权,师里面对团拥有人事权。这个比方可不合适。”胡成何并没有被阮希浩糊弄过去。人事权可是大事,三十多年前,总参谋部建立的同时,就从传统的将领决定一切的模式下把人事权夺了过去,从那之后建立起光复军的赫赫威名。亲自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老军人们对此记忆犹新,全新的人事权模式曾经让他们不适应,不舒服,同时又向这帮人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阮希浩想糊弄年轻一辈大概还行,想糊弄老家伙们可是不容易。

    胡成何先说话,雷虎也跟着提出了相同的问题,“希浩,省里面到底想得道什么样的人事权,你既然说了,那就说来听听。”

    见两位军中的干将都针对这个问题提问,阮希浩心里面对自己说话的不谨慎深深不爽。人事权归人事部是光复军的传统,就如现在的人事权归组织部一样。组织部是一个垂直领导机构,由韦昌荣把持这部分权柄。如果想推翻现行的体制,那就得让韦昌荣交出一部分权力。

    斗争李维斯是现在可以做到的事情,想斗倒韦昌荣么……呵呵……,估计就得斗倒韦都督才行。谁都知道韦昌荣的大靠山到底是谁,李维斯一个总理,铁打的硬盘流水的兵,总理换了一茬又一茬。组织部的领导只有在韦昌荣到地方上工作那几年才换了别人,等韦昌荣积累了经验之后,又回到韦昌荣手里。

    既然说错了话,阮希浩倒也不硬拗,他立刻答道,“我说的是是省里面那些基本用人的安排,这些用人的权力总得归省里所有吧?”

    “那些基本的用人安排?”胡成何追问了一句。

    这下阮希浩又有些语塞了,这个问题问的很好,省里到底希望得到那些用人的权力呢?若是把阮希浩所听到的内容总结起来的话,省里面大概是希望能够夺得部委直属的央企的人事权。面对胡成何的问题,阮希浩干脆把这个观点抛了出来。

    很明显,胡成何并没有在人事权的问题上继续追下去,他说道:“也就是说,省里面要求解散部委?”

    能解散部委的话,省里面自然是高兴,但是阮希浩也觉得这不太现实。身为军人,自然是以军队的体制为标准。军工体系某种意义上也是部委的一部分,没听说过部队的装备是各个军事单位自己建造的。但是军工体系本身也根据情况比较灵活,阮希浩既然把话题给扯回来,他继续沿着这个方向说道:“军工部门不就是各省根据气候,环境,来采用自己军区的装备么。北方高寒地区的装备明显和南方湿热地区的装备不同。”

    就在这个阮希浩觉得对自己有帮助的说法上,胡成何照样挑出了毛病,“各个军区针对自己不同情况,采购表上选择不同的选项,所有军区拿到的整体采购表一模一样。”

    雷虎明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有过多的说法,他没接胡成何所说的话,而是换了个问题。“希浩,省里面现在是想要钱?还是想要权?或者是钱也要,权也要?”

    “老虎大哥,你这话说的听起来就跟省里面多贪得无厌一样!”阮希浩勉强笑道。

    “那省里面所求的就是要斗倒李维斯这个大坏蛋?”雷虎说了之后忍不住笑起来,身为逍遥派,看问题的时候自然可以轻松不少。提出的问题也可以说的很直白。不为钱,不为权,省里面豁上身家性命的目的何在。李维斯就算是有再多的不好,却也不至于弄到这样千夫所指的地步。背后真正的利益纠葛,给小孩子讲童话故事的时候,可以说因为XX是大坏蛋,所以要打到XX。在这种yōu xiù 成年人的世界里面讲起童话故事,那就显得太敷衍了事。

    阮希浩当然希望正义在手,好人自然拥有对坏人的生杀大权,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内容。就在他考虑该怎么表达自己掀翻李维斯正义性的时候,胡成何又提了个问题,“希浩,最初的时候你所说的是要在一些具体的事情上要我支持你,我那时候答应了。毕竟么,部委的确管的太多。你说省里面缺钱,那些可管可不管的事情让省里面来也很不错。我现在可以再给你说一次,这方面我继续支持你。不过除此之外,我自然有自己的看法,我作为委员,要支持自然表达我的看法。”

    阮希浩心里面微微叹口气,他个人对民主这玩意没什么特别的概念,不过光复党和光复军内部的民主却实实在在存在。身为委员,就有制度赋予表达自己立场的的权力。最终的选择内容也是经过最终投票来决定。不管事前如何的协调,不管个人的影响力与号召力拥有何等的力量,最后的决定还是看投票的那一刻。其实仔细想起来,就算是韦泽这些年也没能靠他一个人说了算来解决问题,更不用说阮希浩了。阮希浩可以借用他的地位强行进来和雷虎与胡成何讨论,可他没有任何力量让整个中央委员会服从他一个人的立场。甚至连面前的雷虎与胡成何都有自己选择自己认同的理念的权力。

    想到这里,阮希浩诚恳的说道:“两位大哥,我只求两位大哥能够多支持地方上的同志一点。我是这么想的,若是只是稍微支持一下你们认同的东西,而不是让整个局面都发生改变的话,这等支持就显得太虚了。你们现在支持,过一段时间这些东西会不会被收回去?”

    雷虎心里面想,这些年中央放给省里的东西,又有什么是省里再放给中央的呢?至少他是找不到什么案例。既然如此,阮希浩的话就不成立。不过大家都是军队里面的大佬,这等事情自己有考虑就行,在雷虎决定完全站到阮希浩对立面之前,这等事情是没必要说道明处。

    在还算是过得去的局面下,这次被阮希浩强行催生的会面也就到此为止。深感自己并没有达成目的的阮希浩转而找了其他的军队委员,试图继续扩大自己的支持者。

    韦昌荣找到了韦泽,“四叔,最近这帮人串联的好多。你会不会担心?”

    韦泽摇摇头,“昌荣,你是不是觉得这种串联会把局势弄糟?”

    韦昌荣连连点头,“不谈具体问题解决,只是拉帮结派,怎么看都不是好事。”

    韦泽摆摆手,“我不这么看,在决定怎么分好处的时候,不让人串联是不可能的。若是串联一下就能多分点好处,谁都会选择串联。你喜欢不喜欢那是你的问题,这也算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过程吧。”

    “省里想得到更多人事权也是必然过程喽?”韦昌荣提出了这个很现实的问题。

    听韦昌荣不爽快的语气,韦泽忍不住笑了,“这个问题就得看我们怎么解决,这不是分好处的问题。这是一个干事的问题。”

    PS:今天只有一章。祝贺大家元旦快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