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44章 更正确的选择(十五)

第144章 更正确的选择(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阮希浩这是准备做什么?”雷虎在政治局的午餐会结束之后找到了韦昌荣。

    “阮希浩肯说实话,这有什么不好的?”韦昌荣可不是会受到挑唆的人,如果代表省里的旗手是雷虎,韦昌荣可就不会这么轻松了。韦泽再威压一切,韦昌荣也得出来承担他要承担的责任。办法就是等着老家伙们都退休。老家伙们在台上,韦昌荣也不好动手。等老家伙们退休,新上来的那群领导在韦昌荣面前只有服服帖帖的份。因为韦昌荣就是老家伙,还是有着极大背景和极深资历的老家伙。

    “他这么闹总不是个事。”雷虎还是想试探一下韦昌荣的真正态度。

    韦昌荣摸了摸下巴,用轻松的语气说道:“我这么觉得,国家弄到这么大一笔钱,总不能让兄弟们没有好处。我倒是觉得,现在用钱的地方这么多,当年定下的功臣退休金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使。我觉得把功臣退休金增加一倍,老虎你觉得怎么样?”

    雷虎对这个建议有些瞠目结舌,过了半晌,他才答道:“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韦昌荣坦率的答道:“老虎,当了兄弟一辈子就是兄弟,当了同志就得有春天般的温暖。你要是非得说兄弟们都是臭狗屎,那咱们又算是什么?有些事情咱们没办法遂了兄弟们的意思,有些事情咱们就得出面为兄弟们谋好处。辛辛苦苦一辈子,国家又有金矿的进项,哪里会缺这点钱。”

    盯着韦昌荣看了好一阵,雷虎只觉得韦昌荣在某些方面上越来越像韦泽。的确,功臣退休金从可以提前支取开始,很多人的退休金已经在买房、买车,还有其他的花费上用的已经差不多了。有些人甚至还向组织上借了钱。若是把这个功臣退休金增加一倍,这些人等于凭白再拿以笔功臣退休金。对于老兄弟们来说,这笔钱是真的能让他们非常体面的退休。

    不过就是因为如此,雷虎很怀疑这种公开的收买是不是太过份了。用这种赤裸裸的收买来堵住这些老兄弟的嘴,怎么看都不对路。

    雷虎很怀疑韦昌荣的想法是不是受了韦泽的指使,不过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韦泽不太像是会采取这等做法的人。不过雷虎毕竟是雷虎,他很敏锐的感觉到一种隐隐的恶意。如果在这份糖衣里面裹着的是雷霆之怒,也就是说谁再对抗中央就要面对解职的惩罚,那这笔钱就意义重大了。

    对于省里干部来说,退休金翻番,怨气再大也不能说韦泽不仗义。除非是被权力晃瞎了眼,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否则谁都不肯在这个时候不名誉的退休。更不用说即便是不名誉的退休,也还是能拿到这笔钱。人都是要点脸的。

    “都督会答应么?”雷虎最终问道。

    “这件事都督是不是答应不重要,我们作为中央委员,就直接在中央委员会上提出来这个看法好了。”韦昌荣的态度直率的很。

    到了下午,韦昌荣就堂而皇之的在中央委员会上提出这个要求。得知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功臣退休金再次回来了,平素大手大脚的委员们都笑开了花,连那些花钱比较有节制的委员也都露出了笑容。

    钱的来源也随之在委员会上得以公布,确定在非洲找到大金矿,所有委员都为之欢喜。剑拔弩张的委员会变得气氛轻松,人人把那些不爽抛到了九霄云外。连王明山这位央行行长对这笔数以亿计的支出感到职业上心痛的同时,也觉得眼前一亮。并非所有的功臣都能拿到上百万,平均下来那几万老兄弟人均几十万。总共下来也就是百十亿。这笔钱在建国初期或许是天文数字,现在也并非是多离谱的事情。

    王明山的目光落到了韦泽身上,他并不想反对这个提案。但是韦泽一旦反对,或者要下修数字,大家再不乐意,也只能听韦泽的命令。

    “我说过,当了兄弟,一辈子就是兄弟。不过咱们要把事情分两块讲,既然这次是额外的支出,那就必须在退休之后才能拿到这笔钱。若是提前支付,财政上受不了。”韦泽讲的很爽快,这本来就是他授意韦昌荣拿出的建议。对于当下的斗争,韦泽也有些厌烦了。有人说过,时代想法的改变不是靠对现在这一代的人进行改造,而是要靠这一代人死绝了,受着不同教育的下一代人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他们的新念头。对于委员会也是如此,等这一波老家伙们乖乖退休,下一波上来的就是新人。让老家伙们体面的退休,比什么都重要。人一走,茶就凉。

    “这是对咱们老兄弟们才会有的待遇,开国的就这么一批人。往后可就没这等好事。”韦泽还是把底线给撂出来,“如果大家没有别的意见,那就表决吧。”

    表决结果是全票通过,此时的委员会中可没有那种矫情的家伙,没人沽名钓誉的提出反对意见。随着这次表决快速通过,整个委员会中的斗争气氛顷刻化为乌有。能混到委员会的没有傻瓜,拿了这笔钱,大家知道这笔钱的意义所在。韦泽都督不想看着兄弟们再闹的不可开交。大家暂时消停一段。这个决议有个附带条款,对外不能宣传,只通过财政部来执行。对于那些已经退休和亡故的老兄弟,这笔钱的补发在三年后开始。无疑,这是和三年后开始出现的大规模退休潮进行呼应。

    一阵风平浪静之下,委员们私下讨论的内容就成了退休问题。不是什么特别的高官到了六十岁就要退休。本届委员里面超过三分之一最多干三年就要退休,剩下的三分之二大部分也干不过七年,韦泽都督这是铁了心要让执行退休制度。退休制度到现在虽然一直在执行,大规模的退休现在才要进入高峰期。

    大笔的钱眼看要到手,相当一部分委员对与退休的感觉是伤感。不过退休之后立刻暴富,这种前景的吸引力自然颇为巨大。如果愿意退休的话,根据七上八下的规定,五十八岁就可以申请退休。不少省级的委员眼看晋升无望,甚至忍不住提出是不是干脆现在就退休的观点。“现在就是过一天少两晌,也该享受一下了!”

    王明山原本是很想推行金本位的,现在他倒是有些不认同金本位制度了。金本位制度下支付如此巨大的黄金财富,对于国家财政的压力可想而知。纸币时代给了钱,通过一个小小的增发手段就能解决。从经济循环的角度来说,这笔钱不可能直接给钞票,而是给存折。这些钱其实还是放在银行,可以供国家使用。即便是取出来,也会进入流通市场,增加商品和货币流通速度。整体上看,也不是坏事。

    “都督,您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哪个?”沈心出身政治部主任,他私下问了韦泽这么做的想法。

    老兄弟是不是愿意享受,韦泽一点都不在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在历史上的评价并不糟糕。宋朝的冗官甚多,萌官也是大问题。可没见到后面的人也提出自己要和开国前辈享受同样待遇的要求。早点让老家伙们从斗争的一线上退下去,对韦泽完全是好事。

    “国内问题,国外解决。我们有时候也得讲些做事方法。”韦泽在回答沈心问题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这种帝guo主义的传统把戏的确很有效率,想维持国内统治阶级的平衡,要么就制服他们,要么就给他们好处以平息矛盾。不管怎么讲,韦泽都不愿意对老兄弟们痛下杀手,这不仅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更是建立传统的问题。

    当年想脱离党,并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手续,公开发表脱党声明就可以退出。正是这种在当年那个时代很另类的做法,反倒让不情愿者有退出机制,这可是省了太大的力气。

    “怎么?你觉得不合适么?”韦泽问沈心。

    “我觉得这个时机还挺好的。理由充分,而且大家也需要些东西来降降火气。”沈心严肃的说道。

    “那你具体想说什么?”韦泽也问的直白。

    “我想说,这些老兄弟们会不会趁着最后几年,大力安排自己的人。就我知道的,这些同志的子女们可是大量进入公务员体系了。”沈心说着他的担心。

    “你要是担心这个,那倒是不必。如果那些人很能干,我们为何不欢迎。要是那些人不能干,没有人在他们上头撑腰,这帮人犯了事,也自有制度来管他们。当下的问题在于我不想看到这帮人有人在上头撑腰,老兄弟退了,即便是出来说清,年轻同志们卖个面子是有的,不过听老同志安排,我不觉得他们会这么做。”韦泽对沈心很放心,说的也是实话。

    沈心微微点头,他原本是担心韦泽这么做是一时心软。看到韦泽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他也没什么好说了。其实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是在靠着韦泽对他的绝对信任,换个人,还未必真的敢问这样的问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