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63章 危机扩散(五)

第163章 危机扩散(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都督,这是要把我放在火上烤哇。”沈心在会议结束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北美,而是跟着韦泽在全国视察。沈心自有自己的消息来源,看完了韦泽递给他的会议记录,沈心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

    “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韦泽笑着问自己心腹中的心腹。

    沈心已经意外过了,意外之后他有感觉意料之中。韦泽办事总是很有趣,把沈心派去北美的表面理由是不太想让沈心当总理。可返回头一看,难道不能把这个安排当做是韦泽对老兄弟们的防备么?

    核心人员都知道韦泽要确保退休制度顺利执行,从会议里面看得出,自打韦泽离开南京之后,老兄弟们的反弹就日渐增加。和美国开战固然是有关中国国运的选择,就如老兄弟们吆喝的“干掉美国,中国国运增加一百年”。可这只是一个理由而已,如果老兄们披挂上阵,领着各个集团军在美洲厮杀,不仅是退休之事提都不用再提,老兄弟们还能再次把手深深插进军队的人事安排里面。

    随着年轻一波的迅速成长,光复军里面的人事调整进行的紧锣密鼓。沈心知道韦泽甚至有一个安排,要尽可能用40岁以下的年轻军人尽快的替代掉之前的军官。40岁之下的军人基本都有正规受教育经历,有着系统的军校教育。不论他们的长辈到底是谁,这批年轻军人本身就是制度化的一代人。

    与那帮开国功臣的老兄弟们随意插手任何一个领域相比,这批年轻军人并没有如此的习惯。如果韦泽的愿望能够达成,五年之内那帮“无所不在”的军队就会被圈进党指挥枪的绝对体系之内。而老兄弟们若是如愿以偿,五年之内他们就能把这个安排搅得一塌糊涂。

    从这些角度来看,沈心坐镇北美,就能把所有试图插手北美的人拒之门外。当然,前提是沈心能够坚定的执行韦泽的命令。

    “都督,我虽然也想在北美开战,不过我不认为此时是好时机。民朝在北美的经营不足,人口刚过1000万。若是中国在北美的人口能够达到4000万,这仗就能打。”沈心不敢去触碰那些内在的东西,他只能拿着表面上的东西来说。

    政治就是如此,利益冲突是不能挑明的。就如韦泽再牛,他也不能指着老兄弟们大喝,“让你们老老实实滚蛋,你们就给我老老实实滚蛋。”如果韦泽真的敢这么讲,他就只剩下两种选择。讲完之后就大开杀戒,把老家伙们杀的人头滚滚。或者讲完之后等着老兄弟们串联起来把韦泽干掉。

    赵匡胤杯酒释兵权,那可不是赵匡胤本人的人格魅力征服了老兄弟,而是赵匡胤坦率的告诉老兄弟们,“你们这帮人执掌着兵权,我不放心!”

    戏曲《打龙袍》里面的戏文唱倒:“悔不该,喝酒醉误斩了郑贤弟!”郑贤弟无疑是老兄弟,赵大哥杀郑贤弟的时候若是真的喝的“失去理性”,按照正常的人类反应,下令杀“郑贤弟”的时候,赵大哥定然是心里面爽的不能行。酒后吐真言啊。

    所以沈心根本不提老兄弟们串联,完全从具体执行层面来说话。韦泽完全知道沈心为什么“沈心根本不提老兄弟们串联,完全从具体执行层面来说话”两个聪明人都知道对方的聪明,所以两个聪明人最不能干的就是把真话说透。

    不过沈心还是年轻,有点忍不住。他迟疑了一下终于问道:“都督,你为何不回南京。若是你回去的话,想来南京就不会闹到这个样子。”

    “我对兄弟们有信心,这时候大家也都是闲的。倒是你,也该赶紧回北美了。”韦泽笑着回答了沈心的问题。

    沈心现在很怀疑韦泽带着他一起巡视,就是担心有人串联沈心。万一沈心一时糊涂,或者没看透那帮人的心思,掺乎到这里面去。那时候韦泽就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平定这次的问题。现在事情出来了,沈心也知道了韦泽的态度。若是沈心再和这帮老兄弟搅和在一起,韦泽虽然还得花费很大的力气,不过他至少不用担心自己对问题的分辨不清。

    不过沈心也只是想想,他也不敢完全确定这就是韦泽最初的想法。如果韦泽真的从一开始就这么考虑的话,那就意味着韦泽一定做好了肉体清洗的准备。无论如何,沈心都不愿意去相信韦泽是一个会对老兄弟挥动屠刀的人。在事情没有真到那一步之前,他是死都不肯相信的。

    “都督,制度一旦建成,这种麻烦就能避免了吧?”沈心最后提出了这么一个期望。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特色,老兄弟们从一开始就管所有事情,他们觉得这天经地义。对于老兄弟们,我要是敢强行把他们给分开,他们立刻就要玩山头割据。我也是希望之后的制度能够避免这些东西。他们不愿意退休,这也是人之常情么。老兄弟们觉得这个国家是他们建立的,心里面觉得自己对这个国家有义务,有责任。辛辛苦苦一辈子,老了之后就靠边站了。谁都不会觉得好受。”韦泽并没有严厉批评老兄弟们,谈起此事的时候还是挺中肯的。

    “想起我也要退休,自然也觉得不爽。”沈心应和着韦泽的说法。

    有人能应和一下,韦泽心里面也觉得好受不少,他叹道:“但是,时代是属于年轻人的。一个制度若是永远是老家伙们把持着,体制本身一定会僵化。这不是说老家伙们就不如年轻人,而是一个制度若是僵化了,哪怕里面的执掌者每一个都是精英,也只会完蛋。具体的道理,我其实也未必清楚。不过这个道理是不会错的。因为我们都年轻过,犯过无数的错。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成长起来了。沈心,你是这样,我是这样,大家都是这样。”

    沈心不太像讨论此事,他在十几岁跟随二十出头的韦泽之时,觉得六七岁的差距简直是天差地别。韦泽就是沈心的绝对长辈。可到了现在的年龄,六七岁的差距其实没多少。韦泽和沈心站在一起,单从年龄上,韦泽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兄长而已。

    “北美若是真的打起来怎么办?”沈心也不能不在出发之前把这个搞清楚。英国和中国的对立,中国清楚,英国也清楚。现在美国人既然公开支持明治政府,那就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政策趋于明确化。在这样的现状下,军事冲突的可能大大增加。美国不可能傻到在相隔万里的日本动手,在与中国接壤的本土却偃旗息鼓。

    “打起来,你在那边该怎么应对就怎么应对。我的态度始终没变,该退休就要退休。这是制度,不容破坏。”韦泽给了沈心毫不含糊的答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