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65章 危机扩散(七)

第165章 危机扩散(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众年轻军官们表情讪讪的,看着一位快40岁的阿姨和差不多同样年龄的叔叔都用异常娴熟的动作进行数据归纳。左边是高高的一摞没有处理完的数据册,右边是垒的更高的处理完的数据册。

    算盘,标尺,各种计算用工具在两位专业人士手中被用的几乎要飞起,算珠的噼啪声,纸笔摩擦发出的沙沙声,还有计算用工具各种奇妙又精准的使用。这些人已经站了三个小时,即便是军人也觉得双腿难受,很想坐下。然而没人去坐,大家都不好意思坐下。

    又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两人终于处理完数据。长长的数据表进行了核对之后,数据竟然没有任何不同。两人在统计表上签署了姓名,盖了印章。最后把数据交给了办公室里面的负责人员。

    负责人员没有立刻说话,等两位人员离开之后,他问道:“你们看懂了么?”

    年轻军人们一时不敢吭声,沉默了好一阵,祁睿说道:“看懂了一部分,没看懂的我尽量记下了。”

    方才有祁睿带头,大家都拿起了纸笔,把自己不懂的地方记录下来。现在祁睿带头发言,年轻军人们连忙做了差不多的发言。

    “你们一定很奇怪,到中级班来进修,为何要先学这些统计的工作。我可以告诉你们,作为中级培训的人员,我们对你们很有期待。现在的战争是有多大工业能力打多大的仗,在战争中之前具备一定统计能力,对战争有帮助。”负责人员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就让军人们下去准备明天的工作。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大伙第一选择都是立刻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连续站四五个小时,这帮自认为平素里训练有素的军人也觉得非常累。

    “咱们九个人干三天,不如人家一个人干三个小时。这差距也太大了吧?”胡行至首先叹息道。中级班基本都是年轻军官,大家嘴上客气,心里面自然有一股子傲气。在培训的第四天就遭遇这么大的挫折,没人觉得心里高兴。可不高兴又能如何?他们九人一组,负责处理数据。结果九个人干了三天,还没能完成工作量。

    领导没有当面批评他们,不过他们听到领导在旁边办公室对负责人员怒道:“你都弄了些什么人过来?”

    负责人员怒气冲冲的过来,但是他也没有发火,只是请了两位专业人士过来。于是就出现了之前的一幕。既然能被选到中级班,年轻军人基本素质都不错。大家知道自己不对,所以除了感叹和别人差距太大之外,没人敢抱怨一句。

    没等祁睿说话,旁边的一位年轻军人拿出了自己记录的内容,“同志们,咱们把见到的东西理一遍吧。”

    “好。”周少康立刻拿出了自己的记录内容。其他人不管情绪如何,都选择了加入学习讨论。

    年轻人坐在办公室的黑板前面,按照自己所见到的内容开始提出重点。黑板很快就密密麻麻的记满了内容。在他们讨论期间,负责人员在门外看了几次。等到快下班的时候,他静静的去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领导办公室。这次门没有开,而是给关上了。

    “那些年轻人开始讨论了。”负责人员一脸释然的表情。

    领导微微点点头。开门怒喝是工作技巧,若是领导冲到年轻人面前一通痛批,或许能镇住场子,可接下来那帮年轻人的主动性只怕也会飞到九霄云外。这种让他们知道自己不行,却给他们留些面子的做法是培训部门积累的基本工作技巧。

    当然,若是年轻同志们不能有效反思,领导就只能选择降低对他们的评价。等到评价降低到水准以下就开始清理。中级培训是一个淘汰的过程,与那种不学也得逼着学的教学过程并非一码事。

    “现在的年轻同志是越来越好了。”负责人员也大大松口气。他的职务更多偏重审查与引导,可这个职务上的想法更多是希望年轻同志能够过关。

    “以领导力角度,你觉得哪几个比较好些?”领导问道。

    “祁睿和那个李延年看着不错。很有主动性,在整个过程中都能以身作则。”负责人员根据自己的观察答道。

    李延年就是那位率先提出赶紧理一遍方才所见所闻的那位军人,虽然比祁睿慢了半拍,他在旁观的时候也拿出了纸笔开始记录。有这两个人带头,年轻军人们也有了模仿的对象。

    “祁睿和李延年……”领导下意识的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档案。祁睿出身南京,一路科班。从外表上看就是个上层出身的。李延年是河南一个小县城走出来的娃,15岁当兵,服役评价优等,后来上了军校。光看那年纪轻轻就有些坑洼的皮肤就大概能看出是个苦出身。

    城市与农村的生活水平差距不小,那些上层家庭出身的孩子光看容貌就和农村出身的大大不同。骨骼、肌肉、肤色,还有不同的气质。祁睿若是脱下军装,换上普通工人的衣服,更像是技术人员。至于李延年,十有八九会被看成是一名重体力劳动的工人。

    这就是光复军的现状,能够进入终极培训的年轻军人各有自己的特色,呈现出明显的分化。要么就是祁睿这种自幼就在很好教育下成长起来的,要么就是苦出身,完全靠自己的认真与努力爬到这里的一批。父母都是工人的中间阶层的几乎没有。

    领导的手指停止了敲击,他说道:“培训内容按照既定的方案走。”

    负责人员一愣,他没想到领导居然这样命令,连忙问道:“现在不是有不同意见么?”

    “我觉得还是得按照既定方案走。不差那一时半会儿。”领导果断的断绝了讨论的可能。

    不管领导们怎么想,年轻军人们没经验,他们在列出了写满了黑板的内容之后发现,自己不懂的太多,单靠他们讨论根本不起效。就在大家抓耳挠腮的时候,祁睿说道:“我们请领导安排人给咱们讲课吧。”

    已经挨了一通狂批,大家心里面都有些发虚。被人评为无能已经很没面子,若是再用实际行动告诉领导自己就是无能,这与大家的自尊心大大抵触。沉

    (本章未完,请翻页)默就是最好的表态,大家明显不认同这样的做法。

    “要不你去吧?”胡行至有些精疲力竭的说道。

    祁睿没有立刻回答,他转向了其他人,“同志们怎么看?”

    李延年答道:“我和你一起去。”

    有两个人表态,其他人也只能同意了祁睿的提议。领导听完了祁睿与李延年的申请之后,他仔细打量着两位年轻军人,最后用分辨不出意味的语气说道:“工作人员很忙,他们要抽时间比较困难。而且提出这样申请的不止你们一个组。好些组都提出这样的要求。”

    祁睿愣了愣,没等祁睿想出怎么回答,李延年认真的说道:“那些老师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就等他们。”说完之后,李延年立刻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只想在下班之后求教。若是只有上班时间,我们就只能以工作为先。”

    “哼!”领导哼了一声,然后用完全公事公办的表情说道,“你们等通知吧!”

    出了门,祁睿忍不住对李延年竖起了大拇指,他压低声音说道:“说得好!”李延年的表态太合适了,祁睿自己都没能想起工作时间这码事。按照祁睿的想法,他觉得这次还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李延年说完之后,祁睿立刻想起,他们现在是在工作。既然是工作,自然没有占用工作时间的道理。

    李延年答道:“求人么,就得按照人家的方便才行。”然后李延年就看到祁睿脸上忍不住露出了讶异的表情。这种表情让李延年心里面一阵不爽,这种公子哥他见过的太多。在晋升的道路上,李延年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这帮人。他们优越的出身让他们根本没有求人的概念,这些人有个好爹妈,他们的世界就是别人到他们家请求办事的世界。

    哪怕是像祁睿这等掩盖的很好的公子哥本质上还是个公子哥,提到求人,祁睿能够只是露出讶异的表情已经属于很好的一类公子哥。李延年见过太多公子哥在这等时候脸上露出傲然或者蔑视,还有些狂的不知道自己是老几的家伙甚至会嚷嚷着:“那xx算老几,我家一个电话他就得乖乖听话。”

    机会以及机会带来的晋升对那些人来说只是父母手里权力来交换,甚至是更直接的命令而已。可对于李延年这样出身底层的人来说,任何机会都必须去争取,去申请,去恳求甚至是哀求。

    机会稍纵即逝,而且机会带来也未必是通向光荣的阳光大道。从河南南部一个穷的饭都差点吃不饱的农村处的年轻孩子,晋升把他带到了一群早就高高在上的人中间,接下来带给李延年更多的是被排斥的回忆。那个圈子对下层出身的人有种本能的排斥。

    李延年并非是个愤世嫉俗的人,但是这些年的经历让他自然而然的对上层出身的那些人有种排斥。所以直觉的感到祁睿也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阶层,李延年不自觉的就拉开他与祁睿的距离。

    祁睿并不知道这位同组的同事为何这样,他有些讶异,觉得李延年这家伙有点怪。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