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75章 危机扩散(十七)

第175章 危机扩散(十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美国总统詹姆斯?艾伯拉姆?加菲尔德没想到他连任之后的居然会遇到如此糟糕的局面,最近欧洲报纸极尽报业的疯狂,把美国纽约警察殴打中国驻美大使,以及美国洛杉矶杀害中国外交人员的炒的沸沸扬扬。

    纽约距离华sheng顿没多远,这位数学家出身的美国总统很清楚纽约警察的操行。凶悍、铁腕捞钱、粗鲁,这就是纽约警察的一贯作风。洛杉矶那鬼地方的民风,加菲尔德也打听了一下,打听完之后他决定闭口不谈此事。

    身为数学家,加菲尔德总统也觉得这样的外交纠纷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联邦制的美国州权很大,除了宪法之外,各州都有自己的法律。美国的黑箱宪法看着能制定的很好,其实就是因为宪法必须向联邦制做出妥协,只能吹点基本理念。若是真的拿出建立强力联邦的宪法内容,不用说,开国时候的地方豪强绝对不会让宪法得以通过。

    《白人犯罪,用黑人和印第安人顶缸!》最新的欧洲报纸抓住美国的审判内容不松手。

    “……如果说是南北战争之前,我们相信有黑人能够持有武器。南北战争结束,美国对黑人的歧视变成了一个完全制度化的时代,黑人和印第安人居然在大白天公然持有武器在市区结队出现,他们嫌命长不成……”

    别说欧洲报纸觉得这事情无比滑稽,身为美国总统的加菲尔德也觉得洛杉矶地方处理此事的做法实在是骇人听闻。就以那地方的民风,黑人与印第安人一起结伴同行,就已经是被视为“潜在犯罪份子”的行动。如果他们再扛着武器,当地警察估计已经格杀勿论啦。

    可美国总统看着位高权重,号称是被赋予了堪比罗马帝国皇帝的大权,可面对各州的时候这权力就抓瞎了。总统顶多能够调动联邦直属的警察队伍。当然了,相信联邦直属的警察队伍能够解决州里面的案件,可靠程度和相信猪能在天上飞差不多。州警察告知联邦政府,“是黑人伙同了印第安人所作的案子”,那联邦政府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认同。

    如果联邦政府派人去调查,95%的可能是什么都查不出来,最后不得不采纳州里面的观点。另外5%的可能呢,就是联邦人员被打了黑枪,一件血案引发出更多血案。

    美国人民就这么率直,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地方上恶棍杀一个州里的警官或者司法官,会成为大新闻。地方上的恶棍若是杀了几名州里的警官或者司法官,他就会成为英雄。若是杀了州里的警官或者司法官之后,再杀几名联邦官员。那这位被捧为英雄的恶棍就会一跃成为传奇,在美国民间传说中璀璨存在。在一个总统都能被人民说杀就杀的自由国度,要求联邦官员解决地方案件,这未免太强人所难。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加菲尔德总统个人出身豪强,在摸爬滚打的过程中结交了各路豪杰。在这种困难时候他就可发份英雄帖,告诉州里当权的兄弟,“哥求到老弟你这里来了,这是私事,不是公事。”地方上同为豪强的兄弟也不能让大哥的面子掉在地上。本着“生死之交一碗酒”的江湖义气,大家记下这笔情谊,地方上的兄弟也会努力办案,尽量让朝里的大哥满意。以后大哥自然会给相应的回报。

    问题就在于加菲尔德总统并非豪强出身,而是一位“孝廉”。南北战争从军,混上少将之前,他是个搞学术的。比搞学术更出名的,是他的养母精神不正常引发出来的事情。

    1844年,13岁的加菲尔德因贪玩与小伙伴一起下海游泳,差点被鲨鱼吃掉。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的养母狠狠地将他骂了一顿。詹姆斯的养母骂道:“你这个蠢蛋,怎么能瞒着我干出这种无聊的事情来呢?”他的养母边骂还边伸手打了他一巴掌。詹姆斯只得一边捂住被打疼的脸,一边跪在地上向养母道歉,并保证今后再也不惹养母生气了。

    可是,令加菲尔德没有想到的是,从此,他的养母每天都要这样大骂他一顿,直到他跪地道歉为止。原来,加菲尔德的养母因遭受了刺激,引发了精神疾病。以后,每当养母发病时,加菲尔德都要向她跪地道歉,直到她安静下来为止。有时是在家里,有时是在商场。就是在学校,加菲尔德的养母病发后也是照骂不误,而加菲尔德也依然只有跪地道歉才能让她安静下来。

    这种戏码从1844年上演到1881年,从13岁那年起到50岁时止,詹姆斯已经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养母37年,也向她跪地道歉了37年。

    后来,加菲尔德总统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经历,强烈反对奴隶制。战争爆发后,投笔从戎,化悲痛为力量的加入北方军队大杀南方佬。万人的鲜血托起了他的官位。等到他最终得以提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时候,他的养母得知了这个消息。就如挨了胡屠户一嘴巴的范进一样,老太太的精神病不药而愈啦。

    完全康复的老太太激动地抱住哭了,她连连向加菲尔德道歉,说自己对不起他,让他受委屈了。加菲尔德说:“妈妈,您恢复了健康就是对儿子的最大安慰,跟您的健康相比,就算是我受了再大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竞选如火如荼,可是加菲尔德的竞争对手太强大了,他的选票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多。就在加菲尔德即将失利的时候,突然,一位老太太来到了加菲尔德的演说现场。还没等加菲尔德反应过来,老太太伸手就给了加菲尔德一巴掌。老太太接着骂了起来:“你这个蠢蛋……”

    此时,所有民众的目光都投向了加菲尔德和那位老太太。老太太越骂越来劲,最后,加菲尔德不得不跪地道歉,才让她安静下来。加菲尔德知道,养母肯定是旧病复发了!

    就在大家认为这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丑闻之时,老太太说:“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我的养子加菲尔德,就是像刚才那样照顾了我37年,我除了刚才那次是装病以外,这37年以来我可是真的生病了。我现在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想告诉大家,像加菲尔德这样的好人,如果当选了总统的话,那么肯定会是所有人的福气……”

    加菲尔德的养母的演说和加菲尔德的当众一跪,震撼了所有民众。大家觉得“我勒个去,其他总统顶多被一枪打死,或者几刀捅死,由生到死没太多痛苦。被这么整了37年还能活蹦乱跳,这总统肯定能长寿!”于是加菲尔德的选票迅速超过了对手,并一举夺得总统的宝座。

    但是人民的看法与豪强的看法往往背道而驰,豪强们或许觉得。你丫挨了37年嘴巴,被打完左脸,就伸出右脸给继续打。我还没当众打,对你够客气啦。

    所以,明知道州里面瞎咧咧,可贵为总统的加菲尔德就是没办法。除了看着欧洲报纸和美国本国报纸各种狂欢式的宣传,加菲尔德总统还是只能看着欧洲报纸和美国本国报纸各种狂欢式的宣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