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83章 内外转换(六)

第183章 内外转换(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土方岁三相貌英俊,即便是已经五十岁,即便头发已经花白,岁月只是让他增加了沉稳的感觉。身为剑豪,土方本人身材略显消瘦,动作轻盈有力,没有任何老迈的感觉。北海道军的军服以藏蓝色为基色,与中国的橄榄绿军服一比显得更庄重一些。加上土方岁三是个衣服架子的身材,看上去非常有军人的风范。

    负责前来游说土方岁三的是祁睿,既然祁睿建议与土方岁三好好谈一次,这件事就由祁睿来负责。是否撤退在北海道军中颇有争论,如果祁睿能够说服北海道军的陆军总长,剩下的问题就好办了。

    “我前来的目的是转达我军的观点,北海道军此时应该选择恢复最初的战略计划。控制日本东北部,在当地实施土改,建立起稳固的政权。并且依托日本东北与明治政府进行战争。”祁睿先把光复军的旗号亮明,若是土方岁三肯就此屈服,祁睿自然就能轻松立下大功。

    土方岁三对祁睿的话根本没有受到震动的迹象,他只是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了。”看土方的意思,他大概是以为祁睿这个年轻人只是个来传话的人,话已经传到,祁睿就可以滚蛋。

    祁睿对这种大人物的作派见过太多次,他继续问道:“总长阁下,我们希望您能够选择撤退。所以我这次来的目的是希望能够说服阁下。”

    听了这话,土方岁三忍不住再次打量了祁睿几眼。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毛头来试图说服土方岁三,这实在是有些大大的意外。土方岁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想你大概知道,我已经拒绝过你们领导了。”

    “阁下,我是从南京来的。是由我国陛下授权我等前来视察战局,并且根据战局发展来判断如何做才能有利于北海道军。所以我等的意见将决定韦泽陛下的决定。在这种时候我当然希望能够说服阁下主动采取撤退的决断。”祁睿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索性就把这些搬出来试图压倒土方岁三。

    出乎祁睿的意料之外,他搬出这么大的后台也没让土方岁三有丝毫动摇。嘴角微微上翘,土方岁三露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年轻人,既然中国的决定是支持北海道军。我们如果听从了贵国的安排,贵国会支持我们。我们不听贵国的安排,贵国还是会支持我们。不管你搬出谁来当幌子,我们都要坚持我们自己的选择。”

    碰了这么一个大钉子,祁睿登时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其实游说别人一直不是祁睿的强项,遇到土方岁三摆出滚刀肉的姿态,祁睿更是觉得头痛。眼见事情马上就要到没了转圜的余地,祁睿干脆说道:“阁下,我方才如此说只是因为想让阁下明白我们是被韦泽陛下重视的人员。因为我觉得阁下完全没有准备和我商谈的意思,才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态度。如果您觉得我有所冒犯,那我向您道歉。可我真的想和阁下好好讨论此事。希望您能够给我这个机会。”

    土方岁三不是被吓大的,面对祁睿这毛孩子的恐吓自然根本不会接受。不过听祁睿接下来的话还算是讲道理,而且他也确定了祁睿的确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代表中国皇帝韦泽的意思,他对秘书说道:“暂时不要让人来打搅我。”说完之后,土方岁三对祁睿说道:“请你用尽可能简洁的陈述来说说你的想法。”

    “北海道军已经过了力量顶峰,就如同一个人已经走到了山顶,不管他接下来如何的努力,只要还是继续走,就不可避免的会走上下坡路。这与个人的理念和期待无关,这只是一个很自然的规律而已。”争取到了时间的祁睿赶紧做了一个开场白,接着打开文件夹,拿出了一叠文件。

    抽出其中两页摊在土方面前,祁睿指着上面的曲线图做了一个小讲解。从数据上讲,北海道军的力量顶峰并不是把明治政府撵出东京,而是在于明治政府军在群马一带开战前的那一瞬。群马之战固然重创了明治军,北海道军的也付出了上万的伤亡。更重要的是,从那之后的北海道军必须要控制广大的地区,兵力密度大大降低,再也没办法为了某一个目标进行大规模的集中。

    坚守琵琶湖的选择就是走过了力量顶峰之后对力量下滑的本能应对。如果那时候北海道军看着还有什么优势的话,也只是一个相对优势,而不是绝对优势。如果北海道军当时的力量还在向着顶峰前进的趋势,他们自然会选择挥军西进。

    “如果是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北海道军当然可以说如果当时能如何应对,就可以继续胜利。可这种讨论已经进入单纯的战术级别的水平。战术是因为胜利而正确,战略则是只有正确才能胜利。既然北海道军当时无法做出继续西进的判断,定然是因为你们权衡利弊之后,认为继续西进不正确,至少是不那么正确。”祁睿这几年在军事理论课程上狠下功夫,想成为中级培训人员,基本功得扎实。这些看似玄而又玄的理论,真正有战争经验的指挥官都会真正认同。他现在期待的是土方岁三是一位合格的领导者。指挥官的水平越低,他的视野就越窄。哪怕是被委以陆军总长的职务,如果水平不高,他的视野触及的范围也只会限制在前线指挥官的领域。因为他能考虑到的大概也只有这么一片领域而已。

    令祁睿感到欣喜的是,土方岁三好像听明白了祁睿的意思。仔细看着中国方面根据北海道军提供的情报来绘制的图标,土方岁三有被触动的迹象。

    祁睿赶紧趁热打铁的讲了下去,“现在马上就要开始下雪,这意味着在这里作战的北海道军的力量补充速度会下降,力量走下坡路的迹象更加明显。北海道军会出现决战论,大概就是贵方的指挥部门已经感觉到更大危机。阁下,我们坚信贵方在做选择的时候一定会做出他们认为的最正确的选择,我对此毫不怀疑。但是战略问题的考量不是在战争打起来后根据事实来制定的,而是在战争发生前就做出各种数据的分析和评估。在战争过程中就只有修改执行,而基本不会对最初的方案做出整体调整。如果阁下出兵前并没有进行军队力量的数据化分析的话,我建议您抽出不算长的时间对此进行一个数据化分析。很多东西就能看得清楚明白。”

    土方岁三的确没有做过这样的纯数据分析,北海道军的发展固然是以光复军为样板,不过这种数据化分析需要大量数学人才,在十几年前的时候光复军自己都做不到这点。因为那时候光复军自己手里都没有这样的人才。别看祁睿现在如同专业人士般讲的头头是道,若不是他加入中级培训班最初的时候那一通恶补,他自己连个外行都不是,只能称为门外汉。

    土方岁三虽然不懂这些技术性层面的问题,他还算是一个比较合格的陆军总长。他很快约定让祁睿第二天和他来分析一下北海道军的力量轨迹。

    争取到这个机会之后,祁睿立刻和同来的学员们做了准备。第二天的时候就在北海道陆军部一众将领面前开始了分析。

    土方岁三之所以肯给祁睿这个机会,是因为祁睿的一句话打动了土方岁三。“我们坚信贵方在做选择的时候一定会做出他们认为的最正确的选择”,祁睿说这句话的时候态度诚恳。一般来说,说起别人做的不足的时候,总是难免有居高临下的心情。土方岁三在祁睿这里感受到的则是另外的东西,祁睿不认为北海道军将领们所做的选择有什么问题,他只是认为北海道军将领们没能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战争,看世界。既然如此,基于对光复军的仰慕,土方岁三也想看看光复军年轻有为,据说能被韦泽陛下亲自委派的年轻军人到底看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从本质上讲,这些年轻人看到的世界其实与土方岁三看到的差不多,说不定还不如土方岁三更透彻。问题就在于土方岁三这种需要时间和经验来积累的知识面对数学为基础的统计学就显得大大不足了。

    有关北海道军力量的方程式列出来之后,把不同时间的数据输入,很快就算出结果。在坐标上点上点,用曲线连接。整个北海道军力量走势图清清楚楚呈现在北海道军诸将面前。

    再以同样的方程式把明治军的数据代进去,同样绘制出了另外一条曲线。这两条曲线几个月前交叉过一次之后,竟然在近期再次交叉了。

    “一般我们把这个交叉点称为‘死亡交叉’或者‘黄金交叉’,区别就在于我们到底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上。”祁睿解释着。他其实不知道这是他老爹套用的21世纪的经济学用语,主要是用在股市、汇率等相关经济数据之间的一个走势分析。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交叉出现了两次,那次我们的力量虽然也在下降,但是幕府力量下降的更快。现在是我们的力量下降,幕府的力量谷底反弹。再次形成了交叉。上次出现交叉之后,幕府选择放弃东京,退到他们力量处于优势的老窝京都。于是他们的力量就开始恢复。我们要做的就是放弃东京,到东北地区准备冬季防御作战。”祁睿根据数据分析做出了一个判断。

    北海道军将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讨论,他们看看黑板,再看看祁睿,目光里面是极大的疑惑。于是这些将领最后都把目光投注在了土方岁三身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