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90章 内外转换(十三)

第190章 内外转换(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秀的同事并没有拒绝韦秀的请求,而且对方很客气的表示不用要钱了。 祁睿心中大定,既然对方这么客气,他就以公交公司日平均工资的两倍作为标准准备了一笔钱。部队里面没什么花钱的地方,韦泽也不要这帮孩子给他钱。“老婆本”里面的钱让祁睿很有信心。

    第二天,祁睿赶回家的时候,在客厅里面见到韦秀陪着一位年轻女子说话。姑娘相貌不错,令祁睿印象深刻的是她那双略显冷漠的眼睛。双方交流了一番工作要求,韦秀的同学岳琳问道:“资料能拿走么?”

    “不能。”祁睿立刻答道。数据虽然是自己记录的,祁睿身为军人这就是军方材料,为了给别人看,祁睿还专门删除了里面很多敏感的名词。

    岳琳把数据翻看一番,“到明天早上四点,我可以给你一个基本的东西出来。”

    “一晚上?”祁睿有些意外,他的数学水平不高,建模又不是军校的专门课程。他本以为怎么都得两三天才行。

    “如果你只要做这点东西的话,那就是一晚上。”岳琳冷静的答道。

    “你晚上也别睡了,陪我们做到天亮。”祁睿不缺乏熬夜经历,他对妹妹韦秀说道。

    “好……”韦秀拖着长声答了一句。

    祁睿的房间挺大,本来就是兼书房与卧室。韦秀一开始还坐在旁边帮忙,熬到了一点,她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剩下就是两人快速进行工作。专业人士就是专业人士,也亏了祁睿数据比较全。即便如此,岳琳还是提出了超出祁睿想象之外的数据要求。那不是修建铁路的数据,而是祁睿想象的有关车辆运输的数据。

    “这个是我想出来的,不是我实际操作出来的。”祁睿立刻承认了自己准备不足。

    “我们公交系统里面有这种堵车和车辆突然故障的数据模型,要么我们就套过来用。”岳琳一面挤按晴明穴,一面说道。

    “那种公交车辆故障的频率不够高吧?”在市内宽敞平坦的马路上行车与在荒山野岭里面行车本就不是一个概念,祁睿觉得这玩意只怕没有共通性。

    岳琳略带疲惫的说道:“这只需要对故障率进行调整,你的故障上限是多少?”

    “……呃,50%行么?”祁睿试探着问道。

    “这么个水平啊。”岳琳并没有露出讶异来,这让祁睿一时觉得自己反倒有些大惊小怪了。“如果是这么一个水平,你的上座率就得下调,不然这个数据到后面就会出现超出承载率上限的问题。”

    “承载率?就是车上面的位置不够装那么多人的么?”祁睿试探着问道。

    “公交模型里面有上车下车的参数,你的要求里是定员长途运输。难道还要考虑把人扔下不管的情况么?”对于祁睿的问题,岳琳根本没有意外,她还是冷静的询问着。

    “能拿出两个模型么?”祁睿问。

    “那是两个参数的问题,方程式还是一样的。”岳琳对祁睿这外行并不客气。

    时间比计划的要晚点,两人这次弄到了早上六点多才算是初步搞定。祁睿也做了一张对各个参数有详细标明的说明书出来。

    韦泽此时已经起床,在院子里练武的他看着疲惫的儿子,还有差不多疲惫的岳琳,以及还有些睡眼惺忪跟出来的女儿。韦泽对秘书说道:“安排车送两个女孩子。”

    “韦泽怎么办?”秘书问道。

    “让他自己坐公交。”韦泽毫不迟疑的答道。

    把妹妹和岳琳送到门口,祁睿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岳琳,刚才他又往信封里面塞了些钱,总数达到了平日的三倍工资。从下午五点半到早上六点半,11个小时,算是两天。祁睿给了岳琳正常六天的工资数目,他觉得这很合适。看岳琳并没有收下的意思,祁睿说道:“谢谢你来帮忙,请一定收下这个。这不是人情的事情。人情我记下了,若是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请一定告诉我。我坚信一件事,不劳而获是可耻的。人家劳动了,不给钱,也同样可耻。”

    岳琳原本有推辞的意思,听了祁睿后半截话,她脸上浮起了一丝苦笑。思忖了片刻,岳琳大大方方接过信封,“那我就收下了。谢谢。如果你对模型不满意,我可以再来修改。”

    “好的。”祁睿答道。两人握了握手,岳琳双手拿着信封,手臂垂在身前,向着花园里面的韦泽深深鞠了一躬,就和韦秀一起上了汽车。

    祁睿回到屋子里面收拾东西的时候,韦泽进屋问道:“在日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你变化很大。”

    “老爹,我在日本认识到制度很重要,没有制度就没有一切。特别是分配制度。你以前说吃饭前先想好去哪里拉屎,我现在觉得这真是至理名言。”祁睿这些天也反思了不少,对老爹的问题回答的很从容。

    “哦!给你十分钟,说来听听。”韦泽对自家儿子的回答很有兴趣。能明白分配制度的重要性无疑触及到了权力者们的核心问题,能良好运作分配制度的人无疑是非常有前途的。儿子能够坚持付钱找优秀的,而且应对的很得体,这让韦泽很满意。

    荀子说过: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一个人可以能力高强,但是这种高强总有极限。在社会中能够吃得开的,无一不是能与其他人良好合作的家伙。这种合作的基础就是利益交换与分配。而普通的权力者却往往会忘记自己在得到之前首先就要考虑实实在在的付出。这种付出要承担风险,但是权力者若是没有风险意识,大概就堕落到封建权力者的地步了。

    “老爹,我感觉做不好分配制度其他的都没得谈,不过我只是刚承认这个事实。我现在对国家现状一无所知,自然没什么好谈的。而且我现在一夜没睡,脑子跟浆糊一样。所以我只能请您有机会给我上上课。我还得去上课,抽空睡一会儿。今天没什么可谈。”祁睿向韦泽说道。

    “好,那就去上课吧。我提醒一句,走之前再检查一下,别把什么拉下。”韦泽不追问也不逼问。给了儿子一个交代,他也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在公交上晃着,祁睿差点就睡着了。幸好课程不紧,三四节课就自由活动,他跑去宿舍一气睡到下午上课才爬起来。下午课上完,他赶紧开始整理数据。岳琳给的数学模型不是那种炫耀般把所有内容放进一个程式里面去的模型,而是针对不同情况有比较简单实用的模型。

    这些对空对空的推导非常有用,论文讲述起来可以清楚明了。年轻人就是身体好,有了休息就有精神。把这些记下来分析就写了好几页,军校这种时候关灯延迟到12点。直到值班大爷翘着教室屋门,要这帮紧张工作的小子们赶紧走人。祁睿才回了宿舍。

    连着一礼拜这么干下来,论文总算是初步成型,进入数据推演和表格制作的环节。春节一天天的接近,学校里面掀起了返家的高潮。祁睿拎着厚厚的资料准备回家,到了这个时候,他觉得也该请老爹给自己审查一下论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