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91章 内外转换(十四)

第191章 内外转换(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很多年不弄这个数学模型,我都看不懂了。老了,老了!”韦泽读完了论文初稿,他放下文稿,带着遗憾的情绪对儿子说道。

    “那我来给你解释一下。”祁睿准备去开书房的大灯,在黑板上给老爹详细解答。

    “你坐下。”韦泽阻止了儿子的忙活。等祁睿坐下,韦泽才接着说道:“我给你讲,我这话不是说我听不懂。我这话的意思是你不能拿我不懂的东西给我看,你更不能拿这样的东西给审查论文的人看。你得考虑受众的水平。他们若是不懂,你写的再好也不行。”

    “他们是老师啊。”祁睿还是不能相信老师的水平就比他差。

    儿子的这种态度把韦泽逗乐了,“哈哈,他们是老师和他们懂这个有什么关系?你问过人家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们是老师,他们就得什么得懂不成?这是想当然。”

    祁睿思想上有了挺大变化,所以老爹的话他听进去了。他连忙问道:“那我怎么办?”

    “很简单。准备些过年的礼物,到老师家去探望一下。拜年的话认真说,要充分表示你的真正尊重。尊重人家作为决断者的身份。然后实话实说,问问人家数据方面的要求。一定要问清楚,人家不用费脑子的程度下能接受的数据复杂程度。只要你的态度诚恳,说的话让人家能听明白,我觉得你的老师会告诉你的。”韦泽把自己当年的大学经验给拿了出来。身为当年学生会干部,韦泽可没少去给老师拜年。当然不是春节,而是元旦。问问老师考试范围,甚至看看老师能否透题。至少也得表示一下对老师的尊重,以换取老师对韦泽所在班级的认同程度。老师的手稍微松一下,不少兄弟姐妹就不用挂红灯了。

    祁睿听着老爹轻车熟路的指点,整个人都有点懵了。这作派哪里是高高在上的大皇帝,这是手腕圆融的官僚才有的风范。看到老爹的另外一面,祁睿有大开眼界的感觉。

    想到低头干这个,祁睿心里面有些抵触。以前的时候他所追求的就是学习好,考分高,评定优。占据了这几项之后,只要不惹老师生气,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这种低声下气的做法让祁睿觉得有种“走歪门邪道”的意思。他想了想才说道:“那我直接把这个修改的简单,老爹你觉得行不行?”

    “如果是以前,我不会让你这么干。现在你既然有很大变化,那就一定要这么干。这种事情你干过之后才知道里面的道道,而且你以为别人不干么?再说更长远的,你现在以学生的角度看问题,所以觉得这么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按照你现在的晋升速度,要不了几年你就会成为领导。成为教官级别的军人。那时候你就会明白一件事,不管你怎么看好一些人,如果他们自己没有这方面的追求,怎么扶都扶不上去。而很多你一点都不喜欢的人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不喜欢他们而已。但是从认真程度和上进心上,那些人无可挑剔。你交给他们的东西,他们就是能够发扬光大。人家主动的靠拢组织,忠于组织。”

    祁睿没想到老爹的思路居然从专业知识跳转到用人上了。这方面并非祁睿的长项,所以身为标准公子哥的祁睿心里难免有些抵触。他觉得老爹说得对,而且也愿意服从老爹的指导。但是他心里面就是觉得不爽。

    韦泽从书桌的夹层里面掏出个信封,从里面抽出五百块钱拍在桌上,“这种事情我以前没能教育好你,我作为父亲觉得挺失职的。这次你给老师买过年礼物的钱我给你出,五百不够的话,我再给你添。”

    说到这里,韦泽又觉得自己这话太没意义。他干脆又抽出五百放在已经在桌上的五百块之上,“这些钱不够,你可以再问我要。对了,你别告诉你娘说我给你的钱。”

    祁睿心里面本想矫情一下,不过他还是克服了这个冲动。把钱收进口袋,祁睿问老爹韦泽,“父亲,钱的事情我谢谢你了,我缺钱。不过我还请您把为什么这么做告诉我。”

    “从幼儿园开始,老师就讲,你们要有礼貌,用礼貌用语。礼就是你针对不同的情况下使用的语言,就给你人民币,你认同人民币能够拿出买东西,卖货的人也认同你用人民币来交换人家的货。因为人民币对所有人都是通用的。你自己印钱出来,那顶多起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韦氏币’,可这个东西不具备流通性。约定俗成的礼就是互相交流时候的通用模式,这能够极大的提高效率,不容易产生歧义,让表达更有效率。”韦泽给儿子讲述着他的看法。

    祁睿虽然早就学过这些,却没有深入考虑过这些东西。“你好”“谢谢”“请”“再见”,幼儿园时期就学过,日常生活也在用。听了老爹的话之后,祁睿感觉出自己的印象和老爹的态度之间的不同。一般来说,礼貌会认为是有学问有教养的人拥有的东西,可在老爹这里,“礼”仅仅是工具,并不具备提升档次的内涵。这种冷酷实用的态度倒是挺符合祁睿以前对老爹的印象。不过父子两人此时其乐融融的交流方式又是以前少见的,祁睿心里面情绪翻腾,竟然有点走神。

    “……貌就稍微高级一点,我认为配合不同的‘礼’而要做出的样子就是‘貌’。你嘴里说‘请’的时候横眉冷目,人家大概是不认同你是要向他表示客气的。上次来咱们的那个你妹妹的同学,我就觉得很有礼貌。不管她是不敢,或者是猜测我其实未必喜欢和不熟的人打交道。对我来讲,那是很烦人的事情。可我基于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也不能摆谱。所以那孩子远远对我鞠个躬,我看到的话,她的礼数到了。我没看到,别人也会认同她的礼貌。这种事情肯定是练出来的。你就缺这种训练。”韦泽理论联系实际,他虽然知道礼貌其实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对个人素质要求很高。不过儿子既然肯听,韦泽也幻想着通过一番话就能让儿子对这门学问有所了解。

    听老爹讲的起劲,祁睿忍不住辩驳两句,“父亲我当然知道这些。不过我总觉得这些东西被用来送礼,走门路。我不喜欢这些,而且我周围的同事和朋友也不喜欢这个。”

    韦泽嘿嘿一乐,听到年轻人反对这些东西,韦泽发自内心的高兴。如果年轻人都和老家伙们一样的看法,这个世界就没救了。所以韦泽语气轻松的说道:“礼貌是工具,本质目的为了降低交流难度。如果有人把这个用在走门路上,这就是对于工具的使用目的。这就跟菜刀杀过人,判断这种事情的时候,我们大概都会认为杀人的是人而不是菜刀。你们不喜欢的是权钱交易,而不该是礼貌。”

    祁睿也能理解这些,就在他准备顺着老爹思路考虑的时候,韦泽却说道:“礼和权钱交易之间有巨大不同。你这次什么都别想,按照你爹我让你干的去干。去老师那里拜个年,认认真真的请老师给你指个路。”

    “好的。”祁睿答道。

    “对了。你不要只找一个老师,都去拜访一圈。只信一个人是不行的,说个不好听的,那叫一棵树上吊死。具体办法么……对了,你是班长么?”韦泽问祁睿。

    “原来是,因为去日本的原因,现在已经不是了。”祁睿答道。

    听了儿子介绍完情况,韦泽思忖片刻后说道:“既然这样,我来给你讲讲我的看法……”

    祁睿听了老爹的细致指示之后,先找了一众关系在能说个话的同学说了说给老师表示敬意的意思。这帮中级军官们中什么性格的都有,不过没有傻瓜。祁睿一说,大家都认同。然后就在班会上提出这个建议。

    班长早就有这个打算,然而班长自然不肯自己出钱。大家现在意见一致,班长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听着班长提议动用班费的说法,祁睿突然很怀疑自家老爹是不是真的上过大学。虽然理性上知道他老爹这辈子当过军校老师,可他能确定老爹一定没上过大学。然而感性让祁睿觉得他爹肯定在大学里面当过班干部,对班里局面的判断也太准了吧。

    祁睿作为前班长,他提出了每个同学都掏点钱,再从班费里面出一点的建议。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大部分同学的支持。有几个同学并不愿意出钱,而且也不想说出自己的想法。听着那些语焉不详的反对意见,祁睿心里面偷着乐。这些同学大概是觉得看望老师得不到什么切实的好处,而且混得脸熟的是班干部,而不是这帮普通学员。他们觉得心里亏。

    大家不傻,哪里不知道这帮家伙的心思。就在班长不知道是不是干脆放弃让这几名学员出钱的努力时,祁睿起来说道:“我来给大家说一下我的看法。我这次论文里面用了好些高等数学的数学模型,我现在很担心用了这个东西之后老师们会不会认同。这是我的担心,我想咱们的同学里面也有其他的担心,咱们就把这个总结一下。拜访老师总得有话说。大家觉得如何。”

    话音一落,反对者里面有一个就微微变了脸色。他思忖片刻之后说道:“我觉得可以,我出我那一份。”

    祁睿原以为用高等数学数学模型的人大概只有他一个,没想到学员里面也有同样看法的人。看来交流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私下问这样的问题,只怕没几个人会说关键的实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