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10章 博弈和交换(十五)

第210章 博弈和交换(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南京军事学院的时间比岳琳想的要短,在公交公司做数据模型的时候可是费了老大的力气,大家没经验,模型建设中问题多多。要解决问题,要理论联系实际。这让公交公司的技术人员伤透了脑筋。

    现在这个团队就不同了,除了公交公司这帮年轻人员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学校来的技术专家。既然已经有了数学模型,在这些专家处理起问题来速度快的惊人。令岳琳有些不爽的是,签署了保密协议,要求他们不得透露所有参与会议的内容后,岳琳本以为这是一次长期工作。可南京公交公司花了三天把模型向这帮数学家们讲述清楚,并且回答了实际应用中要注意的所有问题之后,他们的工作也就完成。第四天,军队就把他们送回家去了。很明显,公交公司仅仅是来提供基础数据与思路的角色,真正把这些内容用到高端方面的事情没这帮年轻人的机会。

    正好第二天是个休息日,岳琳就去见了自己的同学韦秀。此次祁睿自然没有陪同,岳琳在军校一众军方参与人员里面见到了祁睿的身影,他坐的笔直,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这么多人的环境里面,岳琳可不敢表现出自己认识祁睿少校的迹象。

    “我哥肯定是很感谢你的。”韦秀在起司火锅店里面和岳琳说这话,边说边用叉子插起一小块黑麦面包在融化的起司里面蘸。

    “能帮上忙就好,我看这次的专家里头有些是我们学校的教授呢。”岳琳也难得的放松,再过一个礼拜,夫妻两人的工资就能发下来,亲眼见到家里的弟弟都已经恢复上工,岳琳觉得再寄500块钱的日子顶多两个月就能结束。

    把一块蘸了起司的黄桃吃下去,岳琳问道:“你最近有没有打算谈个朋友么?”

    “不想谈。觉得找不到像我爹的男生。就算是不像我爹,有我哥那个水平的也行啊。可这样的都找不到。而且我不想找军队出身的。”韦秀看来是很失望的意思。

    “你身边就没有让你中意的人么?”岳琳很是讶异,即便是韦秀足够傲慢,可是这等傲慢也有点让她意外。

    “哼!你是没见过那些人而已,你要是见过了就知道他们和你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能干的没把女人当回事,不能干的又不把女人当人看。”韦秀的语气里面满是嘲讽。

    这评价实在是够尖锐,岳琳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没打算用韦泽做例子,要是用韦泽的权力与能力当做标杆,那也就没啥合格的男性。南京大学数学系很自豪,并且贴到系大门口旁边的公告牌上的吹嘘内容就是,“在韦泽陛下的亲切关怀下,南大数学系迅速发展起来,并且在应用数学领域有很大的进展……”

    这些数学模型的理念的确是韦泽陛下提出并且要求南大努力攻克,就如物理系、化学系、机械学院拿出内容方向不同但是宣传格式基本一样的宣传一样。这帮搞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的教授,很是认同自己身为韦泽陛下徒子徒孙的地位。岳琳并没有嘲笑的意思,韦泽陛下说过,“数学是天才的游戏,数学是凡人的工具”。南大数学系里头不乏能人,这帮能人里面不乏怪人。而几十年前就能以立于众人之上的眼光看到数学本质的韦泽陛下又是等人呢?岳琳想想就觉得可怕。对韦泽陛下这样有深远眼光的人,岳琳的感觉是要远远的敬仰和欣赏,却实在是生不出去靠近的冲动。

    “那你哥这种级别的男生总是有的吧?”岳琳挑了另外一个例子。

    听了这个例子,韦秀嘲讽的笑了笑,“我哥?呵呵。他这种人除了工作和向上爬之外,我不知道他还想要什么。除了工作之外,他就没有其他生活了。我看他这种人大概希望把自己的一切删减到只剩工作的必须,其他一切都不要存在才好。很多人说他像我……像我大娘,我看他可真不愧是我爹的儿子。只要找到一条像我爹的路,就玩了命的要走到底。他是我哥,我其实很支持他。不过我喜欢的却不是这种人。”

    “那你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岳琳对此很是好奇。

    “我想找一个有工作,也有生活的人。不要有太大野心,也不会做事敷衍了事。很普通的人就好。”韦秀慢悠悠的说着自己理想中的男友。

    岳琳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评论这位“公主殿下”,她结婚之后对生活的理解是无比真切。想干出些成绩,那就得玩命。想有生活,那就得有钱。玩命和有钱对韦秀都不是问题,她成绩上等里面属于中下游。非得形容的话,大概是差一步就成为专家的层次。而韦秀没成为专家,大概是因为她本人没这种需求,而不是没这样的资质。这也是岳琳觉得这位朋友有些可惜的地方。不过既然韦秀没有这种意愿,岳琳也实在是没办法说三道四。如果她是个说三道四指指点点的人,韦秀也不会和岳琳做朋友。

    吃了饭,两人就回家。正好顺路,岳琳就把韦秀送到了大门口。正要分别的时候,旁边有人喊道:“大妹!”

    岳琳看过去,却见到三个青年正好在门口。为首的是韦秀的弟弟韦坤,韦坤旁边有两个青年。看到左边的那个家伙,岳琳就觉得浑身不爽。那个人穿着是有钱人,带了个墨镜。左手上带了个粗大的戒指,很是扎眼。这倒也没什么,这些年的有钱人越来越多,某种风气就是带个大金戒指彰显富贵。令岳琳浑身不爽的就是那人的表情,也许是结过婚的缘故。即便因为墨镜的原因看清那人的眼睛,岳琳还是能觉得那人身上露出一股子邪气,那是对女人有强烈兴趣的感觉。岳琳长相不算差,她也不是没在其他男人注视她的时候感受过这种东西,不过那种感受都在理性的范围之内,远没有这么强烈,这家伙给岳琳的感觉是几乎不受理性约束的意思。

    就在此时,那家伙就走上来看似热情的主动要和韦秀与岳琳握手。韦秀只是轻轻哼一声,转向弟弟说道:“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说完和岳琳道了声别,然后走进卫兵把守森严的大门。岳琳没敢和韦秀这样傲慢,不情不愿的伸出手,然后就被那家伙紧紧握住岳琳的手。就听那人用挺爽快的声音说道:“这位同志,你好。我复姓司马,父亲是山西省委书记。”

    这一靠近,岳琳还从那人嘴里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这就让岳琳更厌恶了。岳琳自己也不是滴酒不沾,所以那种难闻的味道令岳琳判断出这厮喝了好多酒。对于这种暴饮的家伙,岳琳可一点都没好感。

    努力把手从那人手里挣脱出来,岳琳勉强给韦坤打了个招呼,“我就先坐车回去了。”

    “我开的有车,让我开车送你回去。”韦坤还没说话,那位姓司马的省委书记的公子立刻热情的提出了建议。

    岳琳心中更是不爽起来,她不是没做过汽车,在公交公司最不缺的就是汽车坐。为了采集数据,岳琳这等不晕车的在各式公交车上都晃得头晕。至于轿车么,岳琳也坐过韦泽家送她回家的车子。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工作,交通工具的目的不过是代步,减少大家的麻烦。岳琳见过不少这种有了车就显摆的货色,这种货色对岳琳来说格外难以忍受。

    韦坤看来也喝了不少,不过至少他保持着应有的理性。见同伴弄得太过份,韦坤连忙挡在两人中间说道:“岳琳,你赶紧回去吧。我就不送了。”

    岳琳转过头就走,这样的家伙如果不自报家门的话,岳琳顶多觉得讨厌。这种家伙自报家门了,岳琳就觉得有些恶心了。

    见这位司马还有些不依不饶非得跟过去的意思,韦坤一把拽住司马。等岳琳快步走远,他才说道:“司马,你怎么喝多了就这么浑呢?看来以后说什么都不能让你喝酒了!”

    司马听了韦坤的批评,立刻装出非常谦卑的姿态,用那种身体没怎么醉,但是精神明显受到酒精强烈刺激的声音说道:“哎呦!二太子你生气啦!小的我让你生气啦!我给你陪个不是。请二太子千万不要往心里面去啊!我……你不要杀我!”

    韦坤这也没办法了,他的这位同学平日里有种种不是,却不是这么混蛋。可喝了酒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从认识的大学时代就是如此,现在也没什么变化。而且就韦坤的感觉中,大学时代这家伙至少还有那种少年人的纯真,现在这家伙连大学时代的纯真都变得找不到。整个人油滑的简直阴阳怪气了。

    看来以后是不能和这家伙见面了,韦坤看着警卫警惕的看着司马的目光,心里哀叹着。这厮酒后的德行明显得罪了妹妹,又让警卫都觉得警惕起来。这要是被老爹老娘知道了,天知道会怎么挨训呢。

    想到这里,韦坤对同来的那位司马的同伴兼跟班说道:“你没喝酒,你一定要好好的送他回去。”

    “什么送啊!应该是我送二太子你才是!”司马听了韦坤的话之后立刻大声应道。伸手拨开了过来想扶住自己的跟班,司马拉着韦坤就往大门走。

    “别,不让乱进。”韦坤连忙说道。

    “谁还敢挡你二太子的道?活的不耐烦啦!”司马嚷嚷着。

    看到有这么样的家伙在大门口折腾,警卫人员觉得也得采取点行动才行。令韦坤非常不乐意看到的局面出现了,两名警卫人员向着这三人而来。

    随后,令韦坤最不乐意看到的事情跟着发生。司马冲着两名没到身边的警卫嚷嚷道:“你们过来干什么?没你们什么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