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13章 博弈和交换(十八)

第213章 博弈和交换(十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建设摩托化步兵师的项目在数学模型设计上很快就完成了第一轮工程,柯贡禹请韦泽参加项目验收。受到邀请,韦泽很高兴的参加了项目验收。摩托化部队没有装甲化部队那种披坚执锐的进攻能力,不过现在民朝的技术也不足以支撑起一支钢铁洪流。摩托化部队已经是民朝现今能够支撑起的最高技术水平,同样也是此时世界上战争技术水平最高的部队。

    军队的资源可不是祁睿可比的,人数、规模、技术水平、专业程度,还有背后巨大的资金支持。纸面论证很完善,对比论证很翔实。军方上层很大一部分人认为摩托化部队在大规模战争中取代骑兵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有些人对此不是很有信心。

    支持者的态度简单明快,卡车不好伺候,马匹更不好伺候。与马匹的种种细致管理相比,卡车的维修检查简单太多。马匹一旦受伤到一定程度,就只能杀了。卡车即便受伤到无法维修的地步,至少上面还有不少部件可以重复利用。至少现在的地球的技术水平还没到能够随意给马匹互换肉体部件的程度。

    冷冰冰的数据论述让韦泽听的很开心,这些日子的烦心事太多,都是无法用数据来解释和解决的麻烦事。现在暂时进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理性世界,韦泽的精神得到了不小的调剂。数学模型讲述完成之后,韦泽问了个问题,“战役纵深在50到100公里之间的数据模型做了没有?”

    “那个模型我们虽然做了,不过准备在实际军演的同时进行修正。”柯贡禹回答的从容,他不想退休,而摩托化步兵建设足以给柯贡禹提供两三年甚至是三四年的时间。这可是天上掉馅饼般的好事。

    韦泽没再继续追问,剩下的事情就是从财政预算里面分到足够数量的军费,面对一群军人是不合适讨论这个问题的。

    冷冰冰的数学问题讨论的时候不少军官实在是插不上嘴,等数学模型结束,具体执行上来,不少同志就开始提出自己的意见。例如骑兵在某些方面的应用。特别是不适合卡车通过的羊肠小道上该是用骑兵还是卡车,这个讨论明显是焦点之一。

    韦泽懒得听这帮人在这个无聊的问题上扯淡,虽然这个话题很有趣,不过韦泽是个效率至上的家伙,他的身份也决定了必须以效率最优。见韦泽起身走向黑板,一众将军和校官都闭上了嘴。新一辈军人是不敢吭声,老一辈军人则是深知韦泽都督一锤定音的传统做法上演了。站在讲台上,韦泽从容说道:“不要说现在,即便是再过五十年,骑兵也不可能从军队中完全排除。而且在西藏地区,我们还组建了牦牛骑兵这样的新兵种。到什么山唱什么歌。摩托化与机械化装备取代牲口是大方向,但是这只是个度,我们发展摩托化和机械化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作战效率,提高作战能力。所以别争论谁更好,在提高作战效率和作战能力的基础上讨论谁更合适就行……”

    祁睿和一众年轻学员也得以参加了这次的会议,祁睿是第一次在部属的位置上看着老爹在台上侃侃而谈,这和在家听自家老爹教训就是不一样。两厢对比,加上以前和老爹的讨论,祁睿觉得有些恍然大悟,当爹和当领导是两码事。当爹的话,不管儿子行不行都要努力推上去。当领导就不然,下头这么多追随者,谁能主动跟上就给谁机会。

    当然,对于老爹所讲的内容,祁睿也有很多感触。领导的责任就是指出方向,老爹韦泽话不多,句句直奔主题。他要压制骑兵派和现在还没能成型的摩托化步兵派的斗争,还要界定出其中的界限。不允许以好坏而是以是否符合军事基本理论作为判定标准,只要不是私心很重的人,很容易就能从中间把问题给厘清。

    那种顶级军人对未来的把握,对事情的分辨,祁睿觉得自己距离老爹的差距好远好远。然而这个想法产生后过了不到十五分钟,祁睿就觉得这差距比他想象的还要更远。

    既然韦泽是在大家试图争论羊肠小道级别上适用的是摩托化还是骑兵的时候上台发言,他也不会仅仅从理论层面讲一圈就完事。虽然绘画能力不足,不过偏三轮的模样和构型大概在黑板上呈现出来。这种一辆车三个人,一个人管驾驶,两个人可以在车上坐下或者站立,侦查或者开枪的运输工具让一众将官与校官们都看傻了眼。年轻人中有多些人明白了,有些人没明白。老家伙们都明白,都督和之前几十年中的表现一样,不管嘴上讲过或者没讲过,任何人在军事领域都没能超越都督的认识水平。如果有人觉得自己开创了战争技术新篇章,那么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都督早就在前面远远等着大家气喘吁吁的撵上来呢。既然都督这么讲了,说明这个方向没错,大家向这条路上埋头前进即可。

    骑兵派们都闭嘴了,摩托化派们则在韦泽回到听众席上之后开始了讲述。摩托化步兵不是简单的让卡车拉着士兵跟郊游一样到处走。重武器,补给,都要摆脱牲口运输的模式,转而由卡车运输。这些所谓的摩托化派只是骑兵派们转化比较快的一批人,他们没有天马行空的凭空想象,而是简洁化的将畜力运输的内容由摩托化的装备替代,再对其进行一些调整。例如,大家不用担心夜晚的炮火将马匹吓的四散奔逃,也不用担心发情季节的马匹情绪亢奋,争斗性增加。

    祁睿一面对老爹的水平无比赞叹,一面也对老家伙们扎实的部队建设水平感到佩服。这些东西祁睿或许听说过,或许没听说过。不管是听说过或者没听说过,祁睿都深知自己没有能力完成这样的战术移植。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祁睿和大多数人一样,属于远不如外行的“不入门”者。这个世界上不入门者占据了超过95%以上的比例。而不入门者们最爱犯的错误就是以“外行”自居。

    会议开的非常成功,未来三到五年的大方向已经被理顺。这三到五年里面还明确的分出了以半年未时间段的阶段性任务。这些就无需韦泽亲自参与,军队会根据计划调整执行这些任务。现在只是第一阶段,柯贡禹自然不会开什么庆功会。把韦泽请到自己办公室,柯贡禹问道:“都督,你觉得怎么样?”

    “整体的思路超过外国几十年,不过执行的时候一定会遇到众多问题。例如通讯,这是50到100公里的战役纵深。炮击自己人的可能性可一点都不小。”韦泽也简明扼要的讲述着重点。只要读过古德里安的自传《闪击英雄》,对立面炮击友军的描述就不会陌生。

    德国装甲兵建立的时候没注意过这个问题,于是在波兰战场上出现炮击友军的情况。到了法国战场上炮击友军的问题减少很多,遇到的新问题则是德国空军轰炸友军。德国震撼世界的装甲兵成长史中闹出了无数大小的笑话,但是这些笑话却只是个笑话。德国的装甲兵依旧代表了当时欧洲乃至世界最高的陆战水平,是军事史上的伟大创举。

    韦泽不仅告诉别人“一切都是过程”,他自己也这么看待世界。当摩托化步兵的建设思路树立起来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按照这个思路继续干。就如孩子的第一声哭泣绝非美妙的诗歌,在成长过程中的孩子也会干下无数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只要这个孩子没有中途死去,孩子就一定会成长为成年人。所以用过程中的问题指责,就如嘲笑大树的幼苗不够高大一样可笑。

    柯贡禹自然知道韦泽都督定然对装甲兵有自己的看法,就如从未去过西藏的韦泽都督曾经吩咐驻扎在喜马拉雅山地区的部队开发牦牛兵一样。所有老兄弟公认都督对军事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天份,这种天份就在于都督总能在极短时间里面在合适的地方进行合适的安排,而极为优秀的军人也得经过实践和调查才能做出类似的判断。所以韦泽都督能够成为光复军的旗帜,只要跟着韦泽都督的方向走,大家心里面都觉得很安心。拿起笔把韦泽所说的记录下来,停下笔之后柯贡禹继续问:“都督,你还有什么建议么?”

    “摩托化步兵不是对旧有系统的修补,而是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战争模式。我个人建议大家可以借鉴骑兵的经验,却不要把摩托化步兵简单的等同于新的骑兵。我现在没精力参与这件事,所以我只能说这么一句。你要是肯听,遇到问题就多想想这句话。要是忘记了,那就忘记好了。”韦泽说这话的时候稍显意兴阑珊。

    看到韦泽的表情,柯贡禹忍不住说了句,“都督在烦心那些人又斗起来的事情么?”

    “哼!”韦泽只是哼了一声,却没有接茬。军队建设算是政务里面最简单的部分了,有着优良的制度和管理水平,有一众出色的老中青三代军人,韦泽对部队很放心。可其他事情就不能让韦泽如意。之所以现在跑来处理摩托化步兵的问题,就是因为韦泽觉得未来相当时间里面他是没空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都督,我那边都不会支持,我只支持都督你。都督你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其他人的事情我统统不管。”柯贡禹提起政务上的事情并不是想介入其中,他再次向韦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专心把摩托化步兵的工作搞好,这事关之后几十年光复军的建设和发展。”对于柯贡禹的表态,韦泽也给与了回应。

    听到韦泽的话里暗示不用柯贡禹退休,柯贡禹大喜过望。他随即压低声音说道:“都督,祁睿同志表现的很出色。我们认为这个年轻同志要列进重点培养对象中去。这不是我提出的,这是大家一致的意见。在对祁睿同志的使用上,都督你有什么建议么?”

    “部队的党委建设要强化,既然党员是代表,是先锋队,祁睿就不能脱离在党委之外。这孩子的性子我很清楚,不笨,但是,懒。总觉得自己的事情干好就行。所以不能让他仗着小聪明自以为是,得让他和同志们在一起才行。”韦泽对柯贡禹这个明白人说着明白话。

    柯贡禹听了韦泽的建议之后思忖片刻,这才说道:“我会让他在工作之余接受政委培训。”

    既然柯贡禹这么聪明,韦泽就不用再废话,他放下祁睿的事情,说起了另外一个问题,“老柯,工业化制度下必然是政党政治。党的建设是不是够强,决定了未来国家的命运。我是准备强化党的制度,老兄弟们能走到今天,靠的就是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理念。现在老兄弟们开始大规模退休,联系这个国家的就不再是感情,而是制度和理念。这种事情部队一定要搞好。满清的军队不知道为谁而战,为何而战,所以面对我们的时候就被摧枯拉朽般消灭了。而我们光复军必须知道为谁而战,必须清楚为何而战。这才是我们百战百胜的基础。你在军校内部必须强化这些。”

    看韦泽说的如此郑重,柯贡禹用力点点头,“请都督放心。”

    汽车离开了军校大门的时候,韦泽的轻松感也完全消失。今天有人请求韦泽接见,就是这几天风口浪尖上的一个人物,湖北省委书记周正雄。新一波的斗争里面,有人动了司马平,自然有人就要拿周正雄来说事。这种兑子的把戏让韦泽非常厌烦。可韦泽的职务要求韦泽必须面对这等事。

    闭上眼靠在汽车后座上,韦泽心里面并没去想周正雄或者司马平。韦泽考虑着如何强化光复党的步骤。哪怕是封建,哪怕是旧作风。就如韦泽对柯贡禹所说的那样,老兄弟们好歹做到了思想上的统一。这种统一哪怕很低级,大家只是听韦泽的话,只是服从韦泽的命令。可这从组织工学上来说已经非常了不起啦。但是老兄弟们一旦都退休了,新一代的人对韦泽可没什么个人感情与敬畏。而且韦泽本人也没有时间与经历再去创造一代对他发自真心佩服的人。那么除了健全与完善党的组织,韦泽已经没有别的道路可选。

    汽车到了韦泽办公室,周正雄已经在门外等着韦泽。和周正雄简单的握了握手,韦泽说道:“进来吧。”然后率先走进门内。

    带着一种有些类似视死如归的表情,周正雄跟着韦泽就走进了屋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