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25章 发酵(十)

第225章 发酵(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泽都督再次视察的消息如同春风一样由南而来,刮过了整个北方地区。这阵风掀起的烟尘扰乱了北方的官场,让担心都督指责北方工作不力的一众人物们感到看不清未来的发展。

    没人能挡得住都督的行程,与以往相同,都督的第一站自然是北京。此次随行的是李仪芳,祁红意去过两次北京,对那里已经没什么兴趣。车队停在韦泽都督例行下榻的圆明园的时候,李仪芳如同一个小女孩般兴奋的睁大了眼睛。圆明园很美,这座有些南方风情的皇家园林雕梁画栋,点缀其中的是各种皇家风格的艺术品,南京拥有的工业化大城市那种雄壮的美完全不同。

    人心难测,不过这种东西也只是个程度问题。河北的同志很清楚都督对圆明园的喜爱,得知都督即将前来的消息,这里早就给打扫好了。没人觉得有何不妥,都督住在圆明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以皇帝陛下的功业与威望,只有圆明园这么一个半使用权的园子,所有人都觉得韦泽都督清贫的令人发指。即便是拥有百倍与此的私人园林,也只能说这些园林配不上都督的身份。按照都督的命令,包括圆明园在内的皇家园林平日里都是公开对游客开放的,只有都督下榻的时候才会被当做住所之用。韦泽都督到现在也没来过几次。正因为韦泽陛下在这里下榻,圆明园的游览生意好的惊人。特别是都督走后的那几个月,太多想亲近皇帝陛下气息的百姓从各地蜂拥而至。圆明园管理处赚的盆满钵满。

    韦泽个人其实非常喜欢颐和园的那条画廊,画廊本身谈不上金碧辉煌,可上面的画作实在是精美。颐和园管理处用黏贴法取下了给满清歌功颂德的画作,这些东西进了历史博物馆后就空出很多空间,大量中国民间内容的画作就占据了新的部分。韦泽不在乎那些现代派的艺术作品,这些传统的美术作品才能给韦泽耳目一新的感觉。

    河北省委书记和省长陪同韦泽以及夫人李仪芳在明媚的春日午后走在画廊中,省委书记楚飞云为难的说道:“都督,你这一来我们河北省政府往哪里去呢?”

    “留在北京一起办公呗。”春风暖洋洋的,韦泽的声音中也有不少轻松。

    楚飞云苦笑道:“都督,你能不能别这样。就算我们一个城南一个城北,我们省里的人见到中央的同志也觉得不自在。”

    “你这想法就显得很落后。中央的同志怎么了?中央的同志也是人,也不会高人一等。南京也一样,中央的同志不会去欺压江苏的同志,违反组织纪律那是要说事的。搬到北京来之后,还能让大家感受到什么叫做平等。你们不用担心。”韦泽坦率的说着自己的看法,说完之后他促狭的一笑,“难道是飞云同志你当河北老大当惯了,见到职务高于你的同志之后,你觉得烦了?”

    被韦泽这么讲,楚飞云连忙摆手,“绝无此意!绝无此意!”

    “或者是觉得中央要夺了你们河北建设北京的权限?”韦泽看着楚飞云尴尬的表情,笑着追问一句。

    被韦泽这么连续说,楚飞云脸上有些挂不住,他苦笑道:“都督,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只是不习惯,你领着那么多人就在身边,我们犯了错之后若是被立刻叫去批一通,这脸上挂不住。”

    “我说了多少次,大家都犯错。关键是你把错误当成一个结果,还是当成工作当中的一个必然过程。人成长的过程很辛苦,但是人生的意思就在于此。我若是把一座完美的城市扔个你,那又有什么意思?更何况哪里有什么完美的城市。”韦泽慢悠悠的走着,边走边说着自己的想法。

    “都督,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别听风就是雨。”有韦泽的话做铺垫,楚飞云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自然,任何事情都是一个过程,我一致反对求全责备。当年你训练的时候跟猴子一样安静不下来,挨了不少军棍。可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就是你的责任?”韦泽对老部下提起了以前的往事。

    想起以前“可怕”的日子,楚飞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从永安到长沙期间,部队进入了正规化过程,可这些当兵的兄弟普遍认为战争是展示个人勇武的场所,结果没少挨军棍。那时候韦昌荣为首的军法官不仅进行肉体惩戒,更有思想折磨。就是要大家抛弃自以为是,完全服从纪律听指挥。想起三十多年前的满心委屈,楚飞云觉得自己那时候太可爱了。正式严格的纪律强行扭转了大家对战争的看法,后来楚飞云自己都觉得不这么做不行。这帮军中骨干们成长起来之后,光复军反倒废除了军棍。

    楚飞云换了个话题,“只要公事公办,我就没意见了。对了,这位岳涟漪同志是我们北京城建的负责人。北京建设的工作她很熟悉。”

    “都督好。”岳涟漪立刻上前和韦泽搭话。

    “北京的基本框架搭得不错,正好留下充分的空间。”韦泽很赞赏岳涟漪的工作,而且他感觉岳涟漪那口南方风味的普通话很有亲切感。现在南京的中央政府里面大部分都是这等口音。韦泽之所以想迁都,另外一个理由也是希望能够平衡一下这种南方全面压倒北方的人才局面。全国上下一份卷的统一高考制度的确实现了最大程度的平等,不过南方先天就有优势,建国不到二十年,南方出现正规统一的国家教育体系则有了三十多年。当北方的高中生开始大量考大学的时候,南方大学生都毕业了七八届。想彻底扭转这种局面,除了靠时间,也得让北方有种归属感。京城设在北方无疑能促进这等归属感的形成。

    聊了一会儿建设问题,又谈了谈工作汇报,湖北省的同志就赶紧回去工作。陪同都督逛颐和园的确是个不错的事情,不过哪怕是为了拍马屁,这些同志也得现在赶紧紧张的工作起来。想休闲啥时候都行,就是现在不合适。

    李仪芳和韦泽肩并肩在画廊里面一幅幅的图看过去,韦泽没想到自家老婆突然说道:“看着人家胸大,你就和人家多说话。”

    “啊?”韦泽没明白自家老婆指的什么。

    “我是说和你说话的那个小姑娘。”见韦泽没明白所指,李仪芳不得不再明确一下。

    “切?小姑娘?她长相年轻,实际和你差不多吧?”韦泽忍不住笑道。岳涟漪40多岁了,不过长相看着刚30。被自家老婆称其为小姑娘,这未免太搞笑了。

    “连人家的年纪都打听了?”李仪芳其实不怀疑韦泽有什么坏心思,不过她就是想和韦泽小小的闹一下。

    韦泽无奈的说道:“我见过她,还给她戴过五一劳动奖章和三八红旗手奖章。岳涟漪是广东人,属于当地最早一批出来工作,还通过中高级学业考试。她最初的时候还是钢筋工,一个小丫头拎着套管掰钢筋,可是不容易。”

    “那就是说,你和她很熟么!”李仪芳步步紧逼。

    “我和劳动模范都很熟。”韦泽给了自家老婆一个白眼。

    看韦泽不喜欢这个话题,李仪芳挽住韦泽的手臂说道:“别生气,和你开个玩笑么。我现在也老了,看到年轻小姑娘们就忍不住羡慕她们。”

    “在我这老人家面前自称自己老了,你也真会挑选对象啊。”韦泽当然不会生气,他也和自家老婆逗着玩。

    “颐和园不错,不过我更喜欢圆明园。”李仪芳评价着眼前的景色。

    听着老婆的话,韦泽心里面很爽。历史上圆明园被烧,现在圆明园只是被抢了些浮财,整个园子倒是完整的保留下来。圆明园被称为万园之园,的确有其不凡之处。

    “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圆明园的生活,过几天我们就要去蒙古。一望无垠的大草原,骑着马儿在草原上驰骋。”韦泽告诉老婆后面的行程。想到蒙古大草原,韦泽兴之所至忍不住唱道:“马儿啊,你慢些走呀慢些走,我要把这迷人的景色看个够。肥沃的大地好象把浸透了油,良田万亩好像是用黄金铺就。没见过青山滴翠美如画,没见过人在画中闹丰收,没见过绿草茵茵如丝毯,没见过绿丝毯上放马牛,没见过万绿丛中有新村,没见过槟榔树下有竹楼,有竹楼……”

    这首歌曲子节奏明快,歌词内容更是充满了勃勃生机与满满的正能量,即便是21世纪的时候韦泽都很喜欢。在19世纪后半叶蓬勃向上的民朝中,《马儿啊你慢些走》《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小白杨》《驼铃》《敢问路在何方》都是民间大受欢迎的军旅歌曲,至于《歌唱祖国》与《我的祖国》到底谁更适合成为第二国歌,争论闹得很大。

    听丈夫心情愉快的唱着,李仪芳也跟着哼唱。两人挽着手臂,在日头西斜的颐和园里面悠哉悠哉的一路走过。满是生活的愉悦。

    这些歌曲不仅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甚至在欧洲都引发很大争论。欧洲的文艺界并没有对这些歌曲持批评态度,相反,他们倒是很感慨为何中国能有如此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军旅歌曲。欧洲也不是没有军旅歌曲,那些进行曲节奏的音乐以《马赛曲》为翘首,开头就唱道:你看暴君正在对着我们,举起染满鲜血的旗,举起染满鲜血的旗!听见没有?凶残的士兵嗥叫在我们国土上,他们冲到你身边,杀死你的妻子和儿郎。

    这种战歌性质的音乐的确能够凝聚人民鼓舞士气,不过和中国的军旅歌曲相比,却显得悲壮有余美好不足。中国的音乐让欧洲同行们对此深为震动。毕竟么,欧洲有情怀歌颂美好国土的大概得是上层,而上层大概是没有兴趣吟唱那些劳动者们都能被感动的美景。他们颂扬的玩意又无法得到下层劳动者的共鸣。只有在国家遭到危机的时候,这两拨人大概才能达成有限的共识。这种共识无疑与死亡和血腥为伴。

    就在韦泽和老婆两人手挽着手徜徉在昆明湖畔,看着美丽的风景时。在几万里外的西方,一位肤色黝黑的黑人青年坐在河边的树下,用祖鲁语唱道:“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芋头香两岸……”

    旁边矗立着一些人,看样子是他的手下。从他们垂手站立的姿势能看出,这些人都是受过一些起码军事教育的军人。而且这些人穿着黄色的军服,腰间的皮带上插着手枪,手中拿着的是锃亮的步枪。和这种现代军人的装束有点不同的是,他们的背上还背着大砍刀,一看样式就是中国大批量制造的鬼头刀。刀柄上缠着红布,刀柄末端还留着一尺长的红布。黝黑的面孔和这身装束搭配,真有种远可枪打,近可刀砍,威风凛凛的感觉。

    “好山好水好地方条条大路都宽敞。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到处都有和平的阳光。”唱歌的青年并没有被这种凛冽的杀气影响,尽管祖鲁语唱起来稍显怪异,可他的歌声如同中国原版一样宛转悠扬。他碧绿的眼眸中满是忧郁,唱了一遍之后没有停下来,而是又唱了一遍。

    这位祖鲁国的王子有点与众不同,非得比喻的话,他的经历比较类似彼得一世。祖鲁国近十年前曾经与英国进行过战斗,手持标枪的祖鲁勇士杀死过近两千英国龙虾兵,获得过伟大胜利。不过这仅仅是一次胜利,而没有让祖鲁认赢得战争。在之后的一系列战争,加上祖鲁国的内部分裂,祖鲁国还是失败了。

    于是接触过一些世界的王子殿下就隐姓埋名,渡过海峡抵达了中国的马达加斯加省。在这里,王子殿下接触到了现代的工业社会。有著高度军事组织结构的祖鲁人实施年龄组制度,男孩到了青春期就被画入年龄组,每个年龄组构成祖鲁军队的一个部分。画入年龄组的人离家集中驻扎在皇家军营里,由国王直接统率全军。这些年轻人被编入军团之後,只有在国王批准整个年龄组时才可结婚。

    有这种社会水平打底,王子殿下从码头工人干起,很快就融入了工业快速发展的当地社会。两年过去之后,王子殿下已经勉强学会了一些中国话,还给自己起了个中国名字,叫做“雨村”。在南部非洲,下雨是很重要的事情。而雨中的村庄又是那么的美丽,在雨村王子殿下的印象里面占据着美好的印象。

    雨村到马达加斯加来,目的是想知道强大的国家到底是什么样子。在这个交通并不通畅的年代,一个南部非洲的黑人即便是一国王子,也没机会抵达万里之外的欧洲去考察。甚至在近在咫尺的白人殖民地,黑人前去的危险性也不小。白人不会放过任何可疑的黑人,这时代的南部黑人都有家庭,一个没有家庭又对任何新事物都充满兴趣的黑人就如煤堆上的白兔一般显眼。只有在马达加斯加,当地人才会被认为是人,有各种参与到新国家的机会。

    从1884年开始,中国介入南部非洲的力度暴增,雨村王子与普通黑人不同的行动早就被马达加斯加省的公安方面注意到,他身为祖鲁王子的身份也很快曝光。于是雨村王子就不用去费力的探索,中国直接把他带进了现代社会。

    文化教育可以暂缓,军事教育必须强化。有中国的帮助,接受了基本教育和考察的雨村王子很快返回了四分五裂的祖鲁国,在中国教官帮助下武装起忠于雨村的军队。

    “将军,我们是不是回去?”看着自家王子对着河流唱歌,无论从曲调还是内容,都与求雨的巫术大相径庭。旁边的副官忠于忍不住打断了王子兼将军的情怀。

    雨村将军停下各省,他扭过头说道:“要打仗了。”

    副官立正,大声答道:“是的,要打仗!”

    “所以……”雨村将军欲言又止。在马达加斯加待了好几年,他发觉自己其实更喜欢中国的歌曲。亲眼见到那个岛是如何如同歌里所唱,“为了开辟新天地,唤醒了沉睡的高山,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一个国家想真正强大,就必须有自己的工业。可一个工业化的祖鲁国仅仅存在于雨村的想象中。

    不过雨村将军很快就从自己的个人情绪中挣脱出来,如果不能统一已经分裂的祖鲁国,就不会有未来。现在挡在雨村将军的最大障碍并非是英国人,也不是德兰士瓦共和国的布尔人。那些投靠了英国的几股祖鲁人势力才是最大威胁。只有消灭掉这几股祖鲁人的上层,把这些祖鲁人完全纳入雨村的控制,才能集重建四分五裂的祖鲁国。

    忧伤的情绪从绿色的眸子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锐利的目光。站起身,雨村走向不远处的军营。那些侍从跟着雨村将军一起返回部队营地。不知道谁先开的口,但是另一首祖鲁语的曲子很快在队伍里面响起。

    “前进,祖鲁人的儿女,快奋起,光荣的一天等着你!

    你看白人正在对着我们举起染满鲜血的旗,举起染满鲜血的旗!

    听见没有?凶残的士兵嗥叫在我们国土上,他们冲到你身边,杀死你的妻子和儿郎。

    武装起来,同胞,把队伍组织好!

    前进!前进!用白人肮脏的血做我们肥田的粪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