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28章 发酵(十三)

第228章 发酵(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司马平骂完儿子,出了口气,然后坐在书桌前开始考虑明天该怎么应对韦秀山的攻势。不管如何,司马平还是觉得韦泽并没有完全采纳韦秀山对黑煤窑的攻击。

    山西煤矿丰富,这些年拉动山西发展的动力之一就是煤矿。大势之下卷起沉渣,国营煤矿投资大,销路也不错,于是眼热的小型煤款也纷纷发展起来。这些小型煤矿本身的靠山多种多样,各级政府都有投资,于公于私都有利益。不过这些小煤矿就触了一部分能源厅的霉头。能源厅与国土局比较像,很大一部分代表的是国家对于国有土地上的资源所有权。土地国有化制度包括土地所有权以及地下资源的所有权。

    马叔在《**宣言》里面讲的清楚,“……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它将失掉它的阶级性质……”

    光复党里面也反复强调,“我们闹革命不是江湖好汉劫富济贫,个人靠合法劳动赚到的个人财产本就该属于个人。民朝的公有制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现阶段除了土地国有化之外甚至不会去消灭私有资本。”

    于是这个“黑煤窑”的问题就变得非常有意思,如果把煤炭视为土地国有化的范畴,那么黑煤窑的存在是对国有资产的侵吞。不过这部分投资来源复杂,令司马平感到宽心的是这些投资至少都挂着各级政府的招牌。就算是追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韦泽都督大概是不会在山西待太久,即便是在山西也会管那些大事。都督不可能真的弄清楚这名目繁多的地方企业内部的情况。

    有了这样的认真之后,司马平稳住了心神。名义上是一回事,实际上有些钱是落到地方政府手中,有些钱落入和地方政府关系密切的人手中,各级官员在其中分一杯羹的事情不罕见。这才是让他感觉不安心的要点。韦秀山攻击的也就是这么一个点。

    之前韦秀山一直没对此有过表态,因为他一个人去砸那么多人的锅,明显有些不知好歹的意思。可都督来了,一旦都督发话,山西的那点锅算个毛呢。就算是在山西,也是有相当一部分体制内人员与黑煤窑并无利益瓜葛。

    在心里面把问题再分析了一圈,司马平的拳头忍不住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在他看来,韦秀山就是条政治毒蛇,平日里隐藏的很好,关键时刻就蹦出来咬人。还狠狠咬在关键之处。

    能够在山西坐稳省委书记,下面自然得有四梁八柱。韦秀山靠的是以国土局为首的一众官员,司马平则是与煤炭关系密切的一众地方干部。若是都督最终认同了韦秀山的观点,这些煤炭系的官员和煤炭系的大佬司马平就要面对可怕的未来。

    该怎么办呢?司马平心里面非常不安。

    第二天司马平起了个大早,早早到了省委的时候发现韦秀山也已经到了省委。两人现在已经处于公开对立状态,所以也不互相说话,只是对视一眼就各自去了办公室。

    都督看来起的也很早,7点50分,山西大员们前去门口。尽管没有互相告知,两派人马发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无人落后。7点55分,都督就抵达了省委门口。一众山西大员们列队迎接,请韦泽进了省政府会议室,韦泽却也没有要求这帮人汇报工作。他说道:“到了山西就在山西走走,农业是根本,不知道山西的农业情况发展的如何。大家能不能给我提供一条路线。”

    韦秀山一愣,他已经准备了相当充足的内容,要在工作汇报上放一炮。没想到韦泽都督居然提出要去视察农业工作,这下韦秀山的计划被打乱了。

    “都督,还是让我们先给您汇报工作吧。”韦秀山建议道。

    “每年年底你们都要到南京去汇报工作,那时候听也来得及。可我几年也未必能到山西来一趟,两边比较起来肯定是亲自看看机会难得。再说,你们带我到哪里,我大概也只能到哪里。这不比汇报更来劲。难道你们还会哪里糟糕就把我带到哪里不成?”韦泽爽朗的说道。

    山西官员都眉头紧皱,想从韦泽这话里面听出些端倪。然后就听到韦泽哈哈一笑,“哈哈,你们就是带我到艰困的地方看我也不怕,不就是哭哭穷,想让中央多拨点钱么。那也拿出个计划来,光对我哭穷可没用。”

    这下官员们更是摸不清韦泽的心思了,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督都没有来责备山西政府的打算。至少从都督的话里面听不出这等意思。可现在山西政府里面对立严重,剑拔弩张,不少人,特别是司马平的那帮人其实希望都督现在就能启程离开。只要都督还留在山西,矛盾只会愈发激烈。万一有人说出些不中听的话,或者干脆撕破脸在都督面前告御状,这事情可就难以收拾。

    但是司马平也是见过风浪的人,他率先对农业厅厅长说道:“既然都督这么讲,咱们也请都督到咱们山西富饶的地方看看,也请都督到咱们山西还比较穷困的地方看看。”

    农业厅厅长被这话弄到面有难色,司马平一挥手,“不用不好意思。让都督看看咱们山西的成绩,也让都督看看咱们山西的困难。该表功就表功,该哭穷要钱就哭穷要钱。两不耽误!”

    这话也说的算是有趣,总算是暂时缓解了山西一众干部的心理压力。看韦泽都督听完这话之后还是面带笑容,一些官员也干笑几声凑凑趣。

    “要不,我们出去商量一下?”农业厅厅长请示道。

    韦泽摆摆手,“咱们光复军有句话,召之即来,来而能战,战而能胜。你们农业厅对山西还不熟么?对山西农业还不熟么?规划个路线还用专门讨论不成?你们想画条线,我也知道,就是想体现重点。不用这么费事,找条路线把山西穿起来,走走看看山西百姓的生活。不用出去,在这里就能确定。”

    农业厅厅长连忙看向司马平,见司马平点点头,就和几名农业厅人员凑在一起讨论了几句。很快就确定了视察路线。见部下没有犹豫不决,司马平心里面也轻松了不少。想忽悠韦泽都督不是容易事,既然韦泽都督把话说头里,想来看到不好的地方也不会大发雷霆。那么山西官员是否干练就是所有事情的关键。农业情况可以说是自然条件,若山西官员都是一群不干练的人,那就是司马平的责任。

    “按照这条路线,什么时候可以出发?”韦泽问。

    “下午,我陪都督去视察。”司马平立刻说道。

    “我是省长,还是我陪都督去。”韦秀山毫不退让。

    “你们两个都去。”韦泽也没有让两人争执,直接拍板。

    省委书记和省长工作都不会轻松,既然两人都要去,总得安排一下工作。韦泽就在省委办公室的同志陪同下去太原逛逛,两位省里的头头则各自准备。

    “把韦秀山盯好,不要让他有单独向都督打小报告的机会。”司马平说道。不过说完之后他又觉得这要求实在是太离谱,如果韦秀山就是不要脸的硬去告状,当着都督的面司马平又能做什么呢?当众殴打韦秀山不成?周正雄前车之鉴过去没几个月,只是殴打了一个其实有责任的厂长,周正雄就被处于党内记过,行政记过的处分。省委书记当着都督的面殴打省长,除了省委书记下台之外,大概省委书记一系也基本都要完蛋。所以司马平连忙改口,“盯紧点,有什么情况赶紧告诉我。”

    做了准备之后,司马平心里面还是不安。他想来想去,大概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都督探探底。所以司马平下令备车,自己准备去找韦泽都督先说话。

    山西也是文化大省,古迹甚多。太原就有唐代的庙宇,韦泽都督就在省委办公室引领下去看古迹了。司马平很快就在不大的庙门口见到了韦泽一行。时间有限,韦泽也只是简单的看看,并没有非得大肆游玩一番,更没有提笔留念的意思。

    司马平和韦泽上了同一辆车,关上车门之后,司马平说道:“都督,我还记得我来当山西省委书记的时候,您说过山西老抠能聚财的话。我到了山西之后还真觉得您实在是见识广博。”

    “山西晋商勾结满清,拿下北京之后,阮希浩还抄出了不少文件,都是各个满清王爷的借据。”韦泽说完之后冷哼一声。

    被韦泽这么一说,司马平一呆。韦泽有些话看着随意,可真的想着其中的内涵,经常能让人吓出一身冷汗。可司马平却不是吓大的,他很清楚越是害怕越得前进。战机稍纵即逝,有些话他说出来和让被人说出来,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就如拼刺刀的时候敌人一定会向自己刺,是自己先出手还是别人先出手,结果完全不同。

    “都督,我从晋商那里借了不少钱。”司马平直接把核心的话讲给韦泽。

    “哼哼!”韦泽只是笑了笑,却没说什么。昨天听韦秀山指责司马平搞黑煤窑,韦泽心里面就有了些判断。山西的利益链条很清楚,21世纪也是如此,19世纪末也会如此。拥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自然能够得到大量支持这对于任何时代都一样。出现一个煤炭帮不稀奇,没出现煤炭帮才是稀奇事。

    至于从山西晋商那里借钱,更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晋商们虽然保守,却不傻。官府若是能拿出一个煤炭开采的生产计划来借钱,因为满清覆灭而损失一大笔钱的晋商自然会急着跳船。

    实际上山西煤炭的日子并不好过,民朝当下拥有的土地上就是不缺煤炭。南海地区煤炭丰富,远东地区煤炭丰富,北美地区煤炭丰富。长江流域有长江煤铁带,东北有

    煤矿,河北还有北京这个煤炭丰富的地区。山西的煤炭再没有了21世纪初以中断煤炭供应为要挟向广东追讨历年欠下的煤炭钱,最后让中央不得不出来平息矛盾的威风。

    那么司马平从晋商那边借点钱也没什么稀奇,韦泽并不讨厌这种做法。如果真有让韦泽讨厌的事情,大概就是司马平等人的借钱计划要么没有计划性,导致利息太高。或者司马平他们仗着政府的权势搞手段,不能真正履行协议。韦泽觉得干什么事情光明正大最好,收拾晋商就用合理的手段直接公开收拾,搞些不入流的把戏算什么呢?

    “都督,您放心。利息不高,该给的利息我们没有丝毫拖欠。而且晋商的银子也按照政策纳入了国家对贵金属的管理。”司马平知道韦泽的爱好,他立刻对自己的行动予以澄清。

    “然后呢?”韦泽不认为司马平是来表功的。昨天晚上他也考虑了山西的问题。山西的煤炭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改山西的煤炭业为坑口发电,直接通过特高压技术把电力输送给其他地区。问题在于,当下的技术不支持这种构想。中国的特高压输电在21世纪领先全球,19世纪末搞这个无疑是天方夜谭。

    各个城市的发电站都是靠城市边缘发电厂囤积的大量煤炭支持,大规模的电网也只是被提出并研究的理论。想控制电网,先弄出比较原始的晶体管的控制设备对电网进行控制……

    想到这里,韦泽都觉得自己想的太多太远,甚至有些不切实际。可这也没办法,马叔指出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真正理解了这个理论之后并不是所有问题都已经被解决,而是所有问题都被明明白白摊在桌面上,让韦泽觉得无可逃避。

    最后韦泽决定先看看煤炭们帮到底在干什么。这种以经济利益为核心的小团体一般都会干出很多有道理又不讲理的事情。一旦对他们动手,其中盘根错节的利益链条牵扯太大,往往就是一动一大片。即便是要动手,韦泽也不能在山西视察的时候动手。这是很简单的政治技巧。没人是傻瓜,如果让各省的同志觉得韦泽的巡视不是为了帮助各地解决的问题,而是要对各地政府下刀,那之后的视察就会变得毫无意义。人人自危的各省怎么可能对韦泽说实话?有了这种想法之后,韦泽接下来的工作就变成了视察山西农业。

    “都督,山西也没啥好投资的事情。城市建设有规划,可以向中央申请资金。工业品数量这么多,银行的网点也建起来了。老百姓拿到钱就用在购买这些东西上。所以我们现在各个地方政府很多也利用了一些筹资的方式建立了不少煤矿。这就是韦秀山说我们搞黑煤窑的原因。”司马平看韦泽没有激动,更没有偏听偏信的倾向,他就赶紧把话说在头里。

    “这等事我现在不想评价。不过我觉得你千万别给我说这里面一点猫腻都没有。你要是非这么说,我也只能听一听。可是司马平同志,你觉得我会信么?”韦泽带着点嘲讽的意思说道。

    司马平大喜过望,他最担心的就是韦泽都督对这种模式完全不能接受。既然都督并没有摆出一副清如水明似镜的态度,等于是司马平暂且过关了。当然,这等事情自然没有这么简单就能过关。如果一厢情愿的认为韦泽都督就是完全对此不在乎,司马平自己都觉得太荒谬。

    “都督,我们一定会对此进行整顿。里头的问题我们一定会一查到底。”司马平立刻紧张的说道。

    “你若是想查,还不如先把这种借款变成发行股票,或者公开发行债券的模式。如果没有制度出来,这种事情一定会出事情。如果把制度定好之后,你准备怎么办?”韦泽问。

    “我立刻执行?”司马平问。

    韦泽嗤笑一声,“切!你就先找你借钱的人给人家说清楚怎么干!看看这帮利益攸关方的态度,和人家讨论一下。不然的话,你这么搞一定两头落空。”

    “为何?”司马平倒是好奇起来。

    “我且不说你这么做是不是合乎中央的规定。你要是连基本的商业态度都没有,我绝不认同。你就算是有了商业的态度,你的计划能不能得到中央的通过,我还是不能保证。你要是想迎合中央,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难度大得很。所以,你还不如先拿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计划出来,总算不会两头落空。”韦泽慢悠悠的向司马平说道。

    有些话韦泽不想说的太清楚,他其实不反对民间购买目的明确的债券。社会发展就是靠投资,而国家又不能以通货膨胀作为长久手段。所以削减民间消费的办法大概最能折衷的就是债券。但是发行债券的事情,谁都能讲,就是韦泽不能主动出来讲。他一旦讲了,事情必然要糟糕。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也是历史规律。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