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34章 收尾不易(一)

第234章 收尾不易(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派人把司马平九族杀光!”军委会议室里面响着怒喝声。

    “把这狗贼大卸八块,千刀万剐!”

    “杀!一定要杀!狠狠杀!”

    “山西怎么tm养出这么一群官来!都撤了,统统撤光!”

    军委成员们愤怒的吆喝着。大家敬爱的韦泽都督遇到刺杀的消息传到军委,立刻激发起了强烈的同仇敌忾以及滔天杀意。在门口的警卫员们只觉得背上汗毛直竖,军委委员们各个都是身经百战,杀人如麻之辈。不用他们亲自动手,仅仅是激昂的情绪就如同实质化的利刃,让警卫员们感到了不安甚至畏惧。

    阮希浩猛拍了几下桌子,一众军委成员也暂时停下来等着听阮希浩说些什么。阮希浩扫视了一众军委成员一眼,一些老面孔并没有出现在这里,胡成何退休了,雷虎退休了,柯贡禹正带着军校研究团队去搞演习,此时并没有在南京。军委成员里面现在的大多数人年纪都在阮希浩之上,可地位和资历却不如更年轻的阮希浩。带着愤怒的情绪,阮希浩舒畅的说道:“我建议马上让83军北上接驾!”

    83军是南京军队的部队,也是整个中国腹地仅剩的三支成建制满员军级部队。其他的成建制满员部队基本都驻扎在各个战区,以现在的中国力量之强,从珠江到长江,从长江到黄河以北的广大地区里面,只有三个军。中央警卫团可以称为亲卫队,拱卫南京的83军就是御林军。

    没等其他人说话,阮希浩又说道:“我还建议让驻扎在北京的74军往山西方向移动,以确保都督的绝对安全……”

    军委副主席这么一讲,大伙并没有立刻答应,看向阮希浩的表情中更多是愕然。两个军的行动规模在战争年代根本不算什么,让大家愕然的是调动本。以往军队的调动都是都督下令。不是指那些战役中的行动,而是任何单独的军事行动,小到一个团、一个连,甚至是一个排,一个班。大到方面军级别的大会战。在都督通过军委令把实际指挥交给各个指挥部队之前,别说是一个班,就是一个战士也不能自己做主。

    脱离都督亲自管控的军事类行动很多,例如边疆的巡逻,中亚的剿匪,北美的备战,马达加斯加面对英国不肯放手的南部非洲。这些地区若是发生军事冲突,一线人员根本不用给韦泽都督打报告请示,就可以根据军委的授权采取相应行动。当然,这些消息也是要第一时间尽快向军委通报。在这上万公里的战线上,战斗兵种,战斗模式完全不同。可有一点完全相同,所有部队都必须按照军委的授权,或者说韦泽都督亲自指挥的军委的授权来行使职权。

    现在阮希浩提出的建议没什么不能理解的,当务之急就是立刻保护都督的安全。可这个命令恰恰超出了授权范围之外。即便是都督离开南京的时候,军委可以按照他们认同的局面做出一部分断然决策。可真的让这帮老兄弟抛开都督的想法单独行动,几十年来的经历让他们谁都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阮希浩也不是傻瓜,一看大家的愕然表情就知道了问题所在,这让阮希浩心中大为后悔。不过阮希浩也不是那种会把自己往死里逼的人,他接着前面的话继续说道:“如果大家不反对这两个建议,我们就向都督打电报,看看都督是否同意。”

    军委的同志你看我,我看你,还是不吭声。如果此时司马平出现在他们面前,这帮人即便是不会亲手把司马平杀了,至少也是要上去打上去骂的。杀人要偿命,不少性格暴烈,法制意识淡薄的同志已经用自己的生命或者前程证明了这条不可逾越的铁律是真正存在的。恼怒归恼怒,这帮老兄弟们都是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这只是个暗杀,而不是山西造反,直接调动御林军和北京的74师毫无意义。

    所以这些人精们的第一念头就是阮希浩到底想干啥。有些老兄弟明白的早些,阮希浩的建议是把这个行动发给韦泽都督,让韦泽都督下决定。韦泽都督在大家的印象里不仅仅是智略无双胜过诸葛亮的智将,更是能万马丛中取上将首级的悍将。

    想到这里,管作战训练部政委周新华说道:“我们就给都督发个电报,看看他有没有这种需要。”

    有人附和,其他人也想明白了。虽然大家都觉得普通渣渣上去几百个也奈何不了勇冠三军的都督分毫,可这绝不是这些老兄弟们的理由。老兄弟们第一个要确保的是韦泽都督的安全。有人意图刺杀都督,老兄弟们若是说出“都督,我们相信你”,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非常不合适的。

    想明白了这一节,大部分军委干部都表示同意。即便是不同意的,也不敢公然反对。于是电报文拟好之后,就给韦泽都督发了过去。

    看到自己终于能够在军委里面有些主导性,阮希浩也放下心来。他在梧州一带加入韦泽都督队伍的时候才十五六岁,那帮当时二十多岁的老兄弟们始终在他头上。阮希浩被委以重任,成为独当一面的干将。攻克北京,扫荡东北,给满清彻底划上句号。可即便如此,他也只是一众老兄弟中的小兄弟。甚至比阮希浩更年轻几岁的沈心作为政治部主任,地位都在阮希浩之上。直到现在,阮希浩才确定了自己真的在军委里面有了次于都督的地位。

    当然,这份电报的结果军委成员都能想得到,都督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有点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韦泽都督还下达了“缄口令”。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对外泄露此事。而且都督还告知军委成员,他已经开始南下返回南京。在他返回南京之前,若是因为这个消息泄露而引发政治动荡。谁说出去的,谁来负责。

    电报语气严厉,对于内容讲述的明白。军委一众人等都知道都督可不是在开玩笑。好在此事传到南京的时候就被列为高度机密内容,军委成员都知道不能出去乱说,也没人敢出去乱说。大家除了等都督回来之外,此时也没了别的想法。对于都督能全须全尾的回到南京,同样没人真的会怀疑。

    韦泽此时已经上了南下的火车,他感到遗憾的是只要他来北方视察,就会出些让他必须返回南京的破事。上一次是连续出现两次美国人袭击中国外交人员的事件,这等足以引发战争的问题只能让韦泽亲自拍板。这次倒不是司马继这二货真的能干出啥,而是司马继除了让整个山西官场统统倒霉之外,还让早就存在于民朝上层的内部矛盾有了再次冲突的可能。

    美国人那事,韦泽要回南京去统合内部思想,不要让好战派有机会把事情弄到发酵的程度。现在韦泽还是得回到南京去镇住场子,不能让这帮互相看不顺眼的家伙们再来一次大乱斗。

    民朝的铁路系统现在愈发完善,加入一趟专列很容易。所以火车只在换车头的时候稍有停顿,其他时间都奔驰在轨道之上。只花了三天多的时间,韦泽就从太原赶回了南京。

    迎接的人员级别如此之高,专用站台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韦昌荣、阮希浩、汪海洋等领导人物都亲自来接车。看到韦泽神定气闲的从火车上下来,大伙明显松了口气。

    韦昌荣大踏步走在第一位,握着韦泽的手,韦昌荣欲言又止,只能叹口气。拍了拍韦昌荣的肩头,韦泽笑道:“看着你气色不错。”

    听韦泽这么开玩笑,汪海洋是真的松口气,都督没事就好。汪海洋万万没想到,在他印象中总是从容不迫,魄力十足的韦昌荣眼圈一红竟然流泪了。这可完全违背了汪海洋心中有关韦昌荣的形象。在等待都督回南京的几天里面,汪海洋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每次看到韦昌荣的时候,汪海洋就觉得心里面能安定不少。这位民朝组织部长始终平静如常,甚至能偶尔给大家说个笑话。见到韦泽之后,所有人都松口气。可情绪最难自已的反倒是韦昌荣。

    血亲就是血亲,汪海洋心里面叹道。

    见韦昌荣落泪,韦泽上前和韦昌荣拥抱一下,拍拍韦昌荣的背,安抚安抚韦昌荣的情绪。站台上不是说话的场所,一众领导们都上了车,直奔中央办公大楼。

    一入座,韦泽就说道:“这件事不过是个犯傻的混账小子干的。现在此事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我认为就到此为止。”

    这么一个息事宁人的态度让一众中央委员都非常意外。相关部门已经准备好了各种材料,只等都督回来之后就要对司马平已经一众山西主管干部痛下杀手。现在韦泽说的轻飘飘的,一副根本就没办此事放在心上的态度。不少委员除了感到意外,还深刻的感觉到了不满。

    看着中央委员们的各种表情,韦泽摆摆手,“我知道大家的意思。有关山西的处置是另外一回事。我现在要求大家心平气和。挑起这件事的不是司马平,很多同志都认识司马平。以他的能力来讲,想干这等事情,就不会弄成闹剧。干这件事的是司马继,一个混账。一个混蛋就能让这么多中央委员办事失去了平常的水准,大家不觉得这对咱们中央是一种侮辱么?”

    这个发言自信的甚至有些傲慢,可这发言的确管用了。不少中央委员微微点头,的确如韦泽所说。以这些中央委员现在的身份,他们把自己等同与司马继一个无名小卒的话,对自己是巨大的侮辱。也有中央委员神色松弛不少,特别是与司马平关系不错的委员,反应尤其如此。一场刺王杀驾的事件总是会引发剧烈的政治动荡,太久积累的矛盾很容易来一次大爆发。都督此举明显是不想让矛盾激化,与司马平关系不错的人出于劣势,他们对此自然是非常欢迎。

    就在看似风浪平息的时候,阮希浩要求发言。得到允许之后,阮希浩在一众中央委员的注视中站起身大声说道:“我请都督立太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