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42章 收尾不易(九)

第242章 收尾不易(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刚喝了一瓶酒。”祁睿说道。不得不说,这句话话用冷静与混合了酒劲的语气听起来未免有些挑衅的味道,而祁睿既没有这样的意思,也没意识到这样的问题。他仅仅是受不了被父亲静静的观望感受到的尴尬。这句话的目的仅仅是要打破尴尬而已。

    “我看到了。”韦泽的语气一如平日的镇定,单听他的语气,就如看到祁睿慢条斯理喝了一杯白开水而已。说完这话之后,韦泽在与厨房连通的餐厅中拉过一张椅子,舒舒服服的坐下。

    这样的从容而且没有放过祁睿的动作让祁睿感到更加尴尬起来。看着敬爱的父亲,祁睿感到了羞愧。他忍不住解释道:“我只是想看看喝酒能否平息我心里头的难受。”

    “既然已经喝下去了,你感觉有没有达成你的期待?”韦泽不仅没有生气,甚至颇有些认同儿子的说法。

    “没有。”祁睿答道。居然没能喝到神志不清,祁睿也觉得很不解。他很怀疑是不是自己先吃了一肚子饭,所以才让酒精完全不管用。

    “既然喝酒没用,不知道和我说说话能否解决你心里面的难受。”韦泽提出了另一个建议。不过今天天气挺热的,他倒了两杯水,在每个杯子里面扔了一颗小苏打。小苏打片立刻冒出大量的气泡,这些碳酸气能让水更爽口一些。家用冰箱还没达到完全实用的水平,韦泽既不想给自己弄个显摆的冷库,更不想用那些想想就觉得不安全的家电。

    呷了一口苏打水,韦泽觉得神清气爽。能进韦泽家厨房的酒都不是酒精勾兑出来的廉价货。好酒这玩意未必更容易喝醉,韦泽并不担心祁睿就这么酩酊大醉。

    “我没什么好说的。”看到父亲并没有指责自己,祁睿安心不少。此时理性开始缓慢的消散,让他说出楚雪的事情,祁睿感觉到有种莫名的羞愧。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因为女孩子吧。”韦泽问。

    “……是。”祁睿不想对父亲说谎。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大概是叫什么雪。”韦泽在自己的记忆库里面搜索着名字,一个普通小姑娘的名字实在是难以给韦泽留下什么深刻印象。若是不是名字里面有一个字和韦泽的女儿相同,韦泽就完全抓瞎了。用了几瞬,韦泽终于找到了那个名字,“应该叫楚雪吧。”

    祁睿当时就懵了,他本以为这件事并不为父亲所知。谁知道父亲韦泽知道的远比祁睿料想的更多。

    看着儿子讶异的瞪大了眼睛,韦泽摆摆手,“这件事我可没去查。是你老娘在关注,你老娘去调查的。我不在乎这些。”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韦泽心里面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祁红意调查之后却什么都没说,这意味着祁红意对楚雪并不感冒。不管祁红意嘴上怎么对儿子说“你给我随便找个人结婚就行”,事实看来,想进入祁红意的“随便”名单明显不是容易事。

    被揭穿了事情,祁睿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他也拉了张椅子到父亲身边坐下,“父亲,楚雪要结婚了,我很难受。”

    因为难受,祁睿忍不住低下了头,在韦泽的眼中映出两个小小的身影。

    “要结婚了?就是说还没结婚呢。”韦泽说着出乎祁睿意料之外的话。

    祁睿一愣,他弄不明白老爹韦泽的意思。

    “你知道我有很大的权力,我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身为你爹,我愿意帮你。我可以去他家提亲,别说楚雪现在没结婚,就算是领证了,我也能改变这个事实。只要你诚心诚意向我提出这个要求,我就会帮你。”韦泽慢悠悠的说着他从未说过的话。看着儿子一副被吓傻的表情,韦泽哈哈一笑,“哈哈,你不用怀疑我在开玩笑。我很了解你,要是你只是想借我的权势玩玩那个姑娘,我就会亲手打断你的腿。我看得出,你对这件事很认真。你既然这么认真,我愿意帮你。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我们娶个媳妇又不是嫁女儿。就算是我动用了手段,也没什么好怕的。更何况你爹我其实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怎么样,只要你开口求我,我就会帮你。”

    一种巨大的希望感油然而生,祁睿眼睛亮了起来。他不怀疑自己的父亲的力量,自从祁睿记事开始,他父亲韦泽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办不成的。不过这短暂的希望带来的却是巨大的羞耻感。祁睿一点都不想祝福楚雪的婚姻幸福,不是他对楚雪因爱生恨,而是祁睿一点不想做出这样虚伪的表态。

    让祁睿生出巨大羞耻感的是楚雪那句“你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一想到这句话,祁睿就不能不质疑乃至责备自己,自己或许就是个没办法照顾好别人的家伙。如果靠了父亲的权势强行把楚雪约束在自己身边,祁睿实在不知道在未来漫长的日子里面还有什么脸去面对楚雪。

    “不。我绝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祁睿脑袋摇的跟拨浪鼓般。或许是用力过猛,祁睿觉得脑袋晕晕的,好像喝醉了一样。

    韦泽又啜饮了一口苏打水,才慢悠悠的说道:“你不同意我帮你,是因为你觉得你没有想的那么喜欢楚雪么?”

    “不对。我真的很喜欢她。所以我绝不会做任何让她不高兴的事情。”祁睿大声说道。

    “哦?”韦泽用质疑的语气应了一声。

    “我喜欢她,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即便不和她在一起,那种感觉依旧让我很安心。如果只是把她锁在我身边而没有了那样的安宁感,我宁肯就这么一走了之。”说道这里,祁睿大大打了个寒颤。只是想象一下愁眉不展的楚雪,祁睿就感觉到莫名的寒意。这个寒颤让祁睿挺直了脊梁。在韦泽明亮的眸子中,祁睿的倒影也变大了一些。

    “你既然不肯求我帮忙,这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吧。”韦泽的声音传入了祁睿的耳朵中,即便与父亲坐在一起,祁睿只觉得这声音好像来自遥远的地方。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晕晕乎乎,所有意识都在快速消失。等到祁睿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看到的是黑暗的房间。

    好酒喝多之后醒来是不会头痛的,除了感觉口干舌燥之外祁睿也不觉得有什么别的不爽。爬起身的时候,祁睿发现自己穿着全套衣服。就这么近乎神清气爽的走到厨房倒了凉水一口灌下,登时感觉整个人完全通透起来。

    回到房间脱脱衣服睡下,祁睿只觉得白天的事情他还能回忆起来,可不久的过去仿佛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祁睿并不想多想什么,他打开了电扇,在凉风的吹拂下,他再次沉沉睡去。

    天色亮了,祁睿从睡梦中醒来。鸟儿在大院里面自在的鸣唱,南京可不是凉爽的北美,太阳一出,热气随之而起。而那些上班的大人物的汽车的声音让大院里面更显得热闹。在这样充满生活气息的环境下,祁睿的精神可再也没办法如同昨天的淡定。

    回想起昨天父亲所说的话,祁睿忍不住生出了些期冀。如果父亲真的能够帮他办到……

    这念头稍纵即逝,祁睿再次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如果这么做,还不如自己再去找楚雪一次。告诉楚雪自己的身份,或者楚雪就会改变想法呢?这想法一出,又让祁睿感到羞耻。

    去北美的名单还没完全公布,不过头50名已经放榜。军校政治处找了包括祁睿在内的50名谈话,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去北美。祁睿当然不会拒绝。现在他就在等调令的阶段。一旦调令下来,祁睿就会立刻出发。这次去北美,祁睿就要在北美的新乡陆军学院任教。一边教课一边做研究。军校给这帮学员放了一个月长假,让他们该做什么就赶紧去做。一旦去了北美,他们就必须做好五年内都会砸在摩托化步兵的建立之上的心理准备。就祁睿所知,头50名的学员里面就有人表示不愿意去北美。作为非强制性的调动,他们不愿意去,学院也不会强迫。

    中午吃饭的时候祁睿懒洋洋的没精神,吃了晚饭之后,祁睿干脆就换了便装出去走走。走来走去,祁睿发现自己又到了楚雪家附近。就在考虑是不是再联系楚雪一次。然后祁睿就看到路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女的是楚雪,男的是个陌生人。

    楚雪挽着那男的手臂,祁睿呆呆的看着两人在对面街道上走过。仿佛灼烧般的感觉在胸膛里面再次燃烧起来。或许是有了昨天的经历,祁睿这次还算是比较顺利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即便身体还是僵硬,祁睿总算是比昨天强了些。

    呆呆坐在公交车上回到家,祁睿打开了带回家的笔记,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需要去学习的知识上。毕竟养成了学习的习惯,只要找到那种感觉,就能看进去书。祁睿把自己放逐在知识的海洋里,再也不肯回头。

    之后的几天里面,韦泽家来了韦坤的女朋友。李仪芳与韦泽都很满意,祁睿即便是看着心不在焉,也照样出席了这次拜访。韦泽的注意力其实更多放在自己的长子祁睿身上。

    只不过几天时间,祁睿起变化了!年轻人经常不由自主露出的笑容少了许多。嘴唇也下意识的抿起,显得有些脆弱。那双继承自祁红意的漂亮优雅的眼睛和几天前也有些不同,每当情绪有波动的时候,一种内在的力量就在平息情绪。这种斗争从那眼睛的微微变化中映射出来。总之,不过几天功夫,单从外表上看,祁睿就好像长大了几岁。虽然他本就看着年轻,再长大几岁也不过是有了符合26岁年轻人的模样。

    韦泽对祁睿的变化很满意。一个普通人类自然不会喜欢痛苦,但是一个有志于继承大位的人却不能不知道痛苦是什么。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明白自己的无知与无能,并且真正认识到自己的无力。这些切身感受恰恰是祁睿最缺乏的经历。

    韦泽不是没想过要给祁睿创造些体会这些感受的经历,他后来还是放弃了。人类的思维太难控制,拔苗助长的结果只会弄巧成拙。现在看到儿子终于体会到这些,虽然从来没有见过楚雪,韦泽心里面倒是非常感谢这位女孩子给祁睿的影响。她做到了韦泽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事情。扪心自问,身为父亲,韦泽其实不忍心看到儿子经受这些。既然儿子终于体会到这种痛楚,韦泽心中对楚雪除了感谢之外也没了别的感觉。

    嘴上说没调查,韦泽也不可能真的对儿子一无所知。就韦泽这种久经世事的人看来,祁睿和楚雪之间大概也不会什么结果。不管祁睿自己承认不承认,韦泽认为自己的儿子是个充满功名心的人。向上、前进、进步。理解这个世界,掌握社会的规律,是祁睿想要的。

    至于楚雪么,她是个好孩子,却是个对这些东西毫无兴趣的人。她并不在乎世界会变成什么,她只想好好生活下去。

    祁睿大概感受到了楚雪所代表的那种单纯的生活态度,而且为之着迷。可祁睿一直没能理解,他到现在的人生就如加足马力的车辆,奔驰在一条通往最高权力的道路上。这条道路上有太多东西,权力、地位、胜利,失败,美好的或者不美好的。在这条道路上有太多太多,却唯独没有“生活”。

    想到这里,韦泽心中忍不住生出些怅然。即便是懂得了生活,这种理解大概也只是把生活变成自己手中的工具。在有能力啜饮别人的鲜血之前,就只能用自己的血来充饥。一个不懂生活的人是没办法让那些为了生活而活的人为他效力。那些为了生活而活的人则永远没办法理解强者们跨过了多少他们从未见过的险阻,又见过怎样的天堂或者地狱的风景。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真的能靠单纯的感情在一起么?韦泽真的很想看看源自人类肉体的单纯感情该如何战胜世间各种艰难险阻,可到现在也没能如愿。现在韦泽只期待儿子受到的挫折能够成为他的力量。付出代价就能得到回报不是大概率事件,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过很多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