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50章 新的尝试(四)

第250章 新的尝试(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祁睿醒来的时候天色微亮,几个同志挤在一起,单人用的行军被子统合使用,车厢底板上铺两层,身上盖两层。不到十度的环境下,贴身的睡袋内里衬着一层羊绒,感觉又温暖又干爽。

    外面已经有了动静,卡车发动的声音,做饭时炊烟的味道。尽管小雨打在车棚上的声音意味着今天还是雨天,可营地还是一如既往的进入了活跃的阶段。

    祁睿没有赖床的习惯,醒了之后他就爬出睡袋。刚从车厢边跳下来,就见值夜班的副团长钱大多迎上来。“政委,吴朝阳带了一个排的部队到最前面去了。”

    吴朝阳出发的时候天色还一片漆黑,不过这倒不太影响摩托化步兵的行进。昨天休息的时候,工兵们就靠两条腿前去探路。美洲荒凉的很,现有的道路最初都是开拓者们乘坐的大车车轮压出来的。临时寻找新的道路是最没有效率的做法,工兵们冒雨走出去十几公里才回来,在道边留下道标。

    见到道标,吴朝阳就感觉真心佩服。那是个木板子,向着道路的一边上涂了银亮的粉末。黑夜里当然看不清,可是用车灯一打,立刻就反射出明亮的光来。经过十好几个这种道标,吴朝阳发现了一个问题。汽车兵们只要看到这些道标就会开始转向。而且总能很好的找对方向。

    “这是怎么回事?”等汽车兵开始走上比较直的道路之后,吴朝阳忍不住问。

    “道标在右边出现,角度向左,就是在告诉我们要向左转。在左边出现,角度向右,这是告诉我们左边不能去,需要向右转。”汽车兵们已经有了比较丰富的经验,随口就答道。

    仅仅是这一句话,身为骑兵的吴朝阳就感受到了汽车兵们真的是技术兵种,插个标志杆都这么有讲究。不过吴朝阳也没有如此坦率的称赞,他问道:“怎么确定哪些杆子不会被人拔走?”

    “每隔多远插一根杆子有规定。如果看不到,那就需要非常注意才行。”汽车兵答道。

    这下吴朝阳无语了,他一时间只是考虑到了这种杆子的引导作用,却忽略了这种杆子的警示效果。

    等天色微亮之时,骑兵们已经在十几公里的道路上排开了侦查序列,在望远镜里面已经能影绰绰看到骑兵们的身影。对马匹做了最后检查的时候,吴朝阳希望两三天之内就能完成行军。他的爱驹是一匹额头上有一块白色星型毛发的枣红马,因为有卡车拉的行军厨房,灶具不缺。马匹除了有烧开的水可以饮用之外,甚至能用热水给马匹简单冲洗一下。即便如此,这匹良种枣红马也明显瘦了,毛皮远没有出发前的光亮。溅到皮毛上的泥水污渍可不是简单刷洗一下就能清洗干净的。

    把自己的雨披脱下来给仔细盖在枣红马身上,吴朝阳靠在枣红马旁边给自己点了根烟。也许是冬天太冷,或者是香烟的刺激,枣红马抬起头连打了几个响鼻。吴朝阳能够感到自己的爱驹毛皮下的结实肌肉,以及从毛皮散发出的热量。再看那些汽车毫不在意的带着满车斑斑点点的泥水污渍开始回程,吴朝阳突然觉得这世界变化太快太快。光复军二十几年来终于搞起了一个良种培育体系,还没来得及用一场大规模战争证明骑兵部队巨大威力的时候,骑兵就大有被四个轮子的汽车淘汰的趋势。

    摩托化步兵们吃完早饭之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才上车,这也是现实积累的经验。上了车之后,祁睿觉得挺开心。骑兵开路可以让摩托化步兵的行军速度加快不少。最重要的是,如果今天还能维持40公里的行军距离,最多两天就能抵达山区和平原的交界处。那时候23军就可以展开对平原地区的清洗。控制了这么大的一片平原作为基地,光复军接下来的战争行动就算是有了个稳固的后方。早一天完成这样的任务,祁睿就可以带着摩托化步兵早一天回到新乡去。等到春暖花开的四月,摩托化步兵师甚至是一个摩托化步兵军就可以作为进攻五大湖地区的尖刀。摩托化步兵在此次行军作战中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比最初想象要坚强的多。

    行进速度与祁睿想的差不多,只是一上午就开出去将近30公里。远处的群山更加清晰可见,而且山区的天气变化的太快,向平原方向看去,整个平原地区依旧处于雨云的笼罩之下,山区方向的天竟然晴朗起来。一半是阴云,一半是白色云朵点缀的蓝天,阳光从两者的交接处倾斜而下,在半云雾和半雨雾的空中映下无数可视的轨迹,仿佛无数道光柱从天而降。

    在这万千的光柱下,数百匹战马踏着湿漉漉的原野席卷而来。

    祁睿揉了揉眼,赶紧举起望远镜。没错,数百匹马,数百名骑者如同一股洪流从山区方向猛扑而来。从装束和为首的旗手高举的星条旗上可以看出,这是美国骑兵。面对这股洪流,在队伍最前面的中国骑兵调头就撤。

    放下望远镜,祁睿心里面给骑兵营营长吴朝阳点了个赞,这时候就是要赶紧溜之大吉。面对优势敌人的突袭,仰天长啸之后冲上去送命的确很悲壮,同时也无比愚蠢。光复军在理论上不存在愚蠢的人,特别不可能存在愚蠢的指挥官。之所以生出如此想法,是祁睿担心。吴朝阳对摩托化步兵的抵触情绪扭曲了他对局面的判断,现在看吴朝阳并没有因为个人理念做出错误判断,祁睿终于放下心来。在摩托化步兵作战的时候,是不希望在敌人面前还有自己人的。

    一个摩托化步兵团有一千五百人,这些人员和装备由200辆卡车负责运输。这样的卡车车队一字排开能有两公里之远。见到战斗马上要开始,负责传递消息的卡车上或早或晚的发射出两绿一红的信号弹。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这些信号弹的划出撕破昏暗的轨迹。让人感觉到莫名的诡异感觉。

    有些卡车开往不阻挡行车的路边后停下,步兵们甩下雨披,扣上钢盔,背起作战背包,拎着步枪,在班长带领下以纵队模式快速赶往前线。而那些拖着重武器的卡车则沿着其他卡车让开的道路,加足马力向前线集结。

    炮兵指挥官们一面让战士挥动信号旗,指挥炮兵向比较适合的地区集结。拖着重机枪的卡车则直奔前线,赶在敌人冲击部队之前费力的在泥水中横过车身,让安装在底盘上的重机枪能有一个最大的射角。

    在泥泞的土地上,马匹奔跑受到不小的限制。正是如此,中国骑兵的骏马表现出远超美国骑兵坐骑的能力。双方距离原本有200米之多,等中国骑兵越过两三公里的距离之后,双方的差距拉开到300米远。

    吴朝阳在经过由摩托化步兵车队组成的防御阵地之前,扭头看了看背后的敌人。他觉得心里面颇为失望,或许是因为到了安全的地域,吴朝阳倒是觉得自己应该放慢些速度,让敌人跟的更近一些。这样能够方便摩托化步兵的重机枪发挥威力。不过吴朝阳有生以来也是第一次被敌人如此穷追猛赶,而且敌人还不停的对吴朝阳他们放枪。吴朝阳深刻的感受到恐惧所在,在敌前撤退的时候他只恨马匹跑的不够快。

    扭过头,吴朝阳却看到站在机枪阵地卡车后的马晓明没穿雨衣,正在向吴朝阳等人高高举起大拇指。从马晓明的表情中,吴朝阳没有看到丝毫嘲笑的意思。

    摩托化步兵团是个加强团,不仅步兵们正在靠两条腿快速赶往前线,加强给摩托化步兵团的骑兵营也迅速赶了上来。在奔跑的过程中,两个营的步兵逐渐按照各自连队集结起来,看样子是要靠上来强化机枪阵地。而骑兵营则是驱动战马缓缓前行,既没有与步兵们抢道,也在做热身准备,可以随时投入战斗。

    撤下来的吴朝阳他们也放缓了速度,吴朝阳拔出马刀高高举起,在空中划起了圆圈。在这个指挥动作下,骑兵排也放缓了马匹速度,开始准备队列转向的军事动作。

    就在吴朝阳刚准备拨转马头的那一瞬,整条重机枪组成的防线就开始猛烈开火。转过马头,吴朝阳看到就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面,在吴朝阳经过的时候还罩着帆布的重机枪已经扯下了帆布外罩。机枪手们操纵着机枪,对一百多米外的美国骑兵们猛烈开火。就在机枪如同割稻子般一排排将美国骑兵斩倒在地的时候,炮兵们的37炮也开始对更远的距离猛烈开火。

    近了机枪打,远了火炮轰。一瞬间,美国骑兵部队就覆盖在摩托化步兵团的火力攻击之下。吴朝阳只觉得自己的马匹情绪紧张起来,他连忙安抚着自己的爱驹。眼角的余光又看到了摩托化步兵们没有静止作战,七八辆卡车沿着相对远离战场的道路继续进发。为首的是三辆拖着重机枪的卡车。跟着的是四五辆塞满了战士的卡车。从他们行进的方向看,这支机动部队是要实施包抄策略,至少也是要堵住美国骑兵从中国方面的左翼逃生的通道。

    就在此时,一名步兵跑到了吴朝阳面前大声喊道:“吴营长,团长命令你从右翼出击,包抄敌人,不能让他们跑了!”

    “骑兵,全体都有!”吴朝阳用骑兵军官特有的洪亮声音喊道,“向右转!出发!”

    喊完之后,吴朝阳高高举起马刀,一马当先向着团长马晓明命令的方向二去。骑兵们催动坐骑,跟着营长吴朝阳向战场右方纵马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