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53章 新的尝试(七)

第253章 新的尝试(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歼敌2655人,敌人逃脱大概有400多人。我军68死,196伤。”团参谋李延年把战后统计数据挑重点念了一下。马上就要去向军部汇报,缴获多少武器弹药没人关心,黑huo药子弹早就从光复军的装备中消失,缴获再多也不存在什么实际意义。

    歼敌虽多,大约2000人的摩托化步兵加强团在战斗中死伤二百多人,这个比例接近15%,摩步团干部们的心情都挺沉重。一支部队减员超过三分之一就要失去战斗力,这次的损失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一半。

    战死“大户”是骑兵营,一个营战死了将近30人,伤了90多人。几乎到了摩托化步兵团所有伤亡官兵的一半。营长吴朝阳右肩上缠着绷带,脑袋上也裹着绷带。听了统计数字之后他神色悲愤,眼圈都红了。

    “老吴,这个事情不能怪你。我们没有地图,骑兵部队追杀的时候战果也很大。你……你就别难过了。”祁睿宽慰道。

    在战斗中,郑师长很快制订了一个作战计划,先于美国佬争夺制高点,稳住制高点之后实施积压战术。第一天战斗结束的时候,光复军以很小的代价完成了作战计划。

    第二天的时候战斗继续进行,美国佬失去制高点后稳不住局面。光复军顺利突破了美国佬的阵地,向着美国佬后方顺利突进。眼看大合围就成定局,一部分比较机灵的美国佬立马选择跑路。

    骑兵的优势在于背后追杀,此时骑兵部队没有选择背后追击,而是根据侦查员貌似发现的情报,从一条山间小道绕过去,这条道路有可能插到撤退的美国佬背后。吴朝阳和团部都觉得追击靠步兵也能完成,倒是这种背后插刀的选择有可能获得更大战果。

    这个大胆的决定起到了效果,突然从山道上杀出的骑兵营砍瓜切菜般把美国佬杀的人头滚滚,眼看就能把美国佬后路完全切断。此时一队美国火枪队突然从骑兵营完全没注意到的小峡谷冒出来,对骑兵营实施了侧击。

    吴朝阳反应很敏捷,他立刻下令放弃继续冲击,选择了下马作战。在之后的拼死作战中几乎失去了全部战马的骑兵营堵住了大部分撤退的美国佬,完成了最初的预期。在祁睿看来,这是非常勇猛果决的指挥。损失虽然不小,却不至于跟打了败仗一样。

    “是我的错,我当时已经看到了那个岩石后面有些可疑,可是脑子一热,就是没派人过去。如果能立刻派部队过去看看,就能堵住美国人了。这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大家……”说到这里,吴朝阳的左拳狠狠捶在桌子上,已经泪如泉涌。

    年轻的军官们一时都说不出什么来,战斗结束之后大家反思战斗,发觉自己的指挥其实都有不尽如意的地方。不少地方甚至是完全错误的。之所以其他人没有如同吴朝阳般激动,只是因为他们的指挥没有造成重大兵力损失而已。从本质上讲,团部的人也不比吴朝阳犯下的错误更少。而且吴朝阳在遭到挫败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奋力反击一步不退的作风,不少团级军官扪心自问,都觉得自己在那种情况下的反应只怕还不如吴朝阳呢。从吴朝阳的伤处可以看得出,那几颗子弹稍微偏一些,吴朝阳就交代在战场上了。

    死亡是如此的真实,祁睿等有过实际战斗的人倒还好些,他们已经体会过这种恐惧。民朝承平很久了,摩托化步兵团里面相当一部分军官其实并没有过真正的战争经历。

    就在此时,门帘一掀,郑师长大步走进团部。他脸色上看不出生气活着不生气的模样,但是那目光一扫间,摩托化步兵团的军官们都觉得心中一凛。郑师长是个军人,有着丰富战争经验的军人。很难用言语来形容那一扫,军人们从其中能感受到的太多太多。那是经历过生死的老军人才有的东西,不是残暴,不是冷漠,而是一种力量。

    所有年轻人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肃然的表情,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佩服。郑师长的实战能力大大超过这帮年轻后生,这帮年轻人此时都承认了这个事实。如果有完备的侦查,有完备的地图。这些年轻军人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比郑师长差到哪里,但是此次的战斗发展的如此之快,地图没有,侦查也没有。所有的战况发展都靠指挥官依据瞬息万变的局面进行推算。郑师长的经验就展现出非同一般的优势来。

    通过郑师长昨天命令用炮火猛烈袭击的峡谷,大家才发现郑师长的经验起到了何种效果。峡谷入口处的一些简单防御工事被打得稀烂,大量被火炮打死和重伤的美国佬少说也得有几百号。

    看到吴朝阳还在哭泣,郑师长沉稳的命道:“吴朝阳,起立!”

    祁睿等人都是一愣,吴朝阳可不仅仅是右肩和头部受伤,他右腿上也挨了一枪。若不是他坚持要参加最后的总结会,大家是不会让这样的伤好随便移动的。听到命令之后,吴朝阳擦了一把泪水,左手扶住桌面,自己硬生生站起身来。这种硬气让原本和吴朝阳不熟的祁睿等人都觉得有些佩服。

    等吴朝阳站稳,郑师长继续问道:“吴朝阳,你感到伤口疼了么?”

    “感到了!”吴朝阳抬起头大声说道。

    郑师长从容走到吴朝阳身边,拍着他的肩头说道:“能感到疼,就说明你还活着。你能在那样的激战中活下来,得知你们能从那样的战斗中活下来,我很高兴。”

    说完之后,郑师长转头看向一众年轻军人,“同志们经历过战斗后都活下来了,我非常高兴。”

    不知为什么,祁睿听到这话之后心头一震,只觉得眼睛周围热热的,泪水也有涌出来的冲动。而吴朝阳听了这话之后又忍不住啜泣起来,然后吴朝阳用力站直了身躯,哽咽着说道:“师长,我的错误判断导致了很……很多同志牺牲,我请求部队对我撤职查办。”

    “大家坐下说话。”郑师长没有立刻回复吴朝阳的请求,反倒是先对众人下达了命令。

    其他同志看吴朝阳还是站的笔直,也不好意思坐下。吴师长抓住吴朝阳的手臂,一家伙就把他按坐下了。虽然吃痛,吴朝阳咬进牙关一声不吭。只是眼泪忍不住的继续往下流淌。

    等其他人都坐下,郑师长拉过了背板,随手就在上面用粉笔画了一个简单的地形。画完之后,他在地形图上画出了两个箭头和两个圆圈。

    指着大圆圈,郑师长对众人说道:“这里是美国人逃跑的大队。”说完之后他又指了指小圆圈,“这是被骑兵营切断后的三四百美国逃跑的前锋。我去看了地形,又询问了不少同志。大家的说法都很一致,后来冲出来的美国佬和骑兵营之间隔着这么三四百美国人。而骑兵营的首要目的不是前面这三四百美国佬,而是后面这一千多美国佬。吴营长,我问你个问题,你能长出翅膀给我飞到美国兵冲出来的缺口那里么?”

    一看地形图,摩托化步兵团的军官们都看明白了问题所在。令吴朝阳耿耿于怀的那队美国火枪兵其实是美国佬撤退时候的一支先头部队。在吴朝阳的骑兵营杀出去之前已经进入了山谷,所以吴朝阳没注意到。

    等到吴朝阳先把分为两段的前面一段美国佬撵散,同时对美国佬后队发动猛攻的时候,根本就没足够兵力去对那个方向做出任何防御措施。

    令这帮想到这个变数的年轻军人感到有些宽心的是,郑师长接下来的评判也是如此。讲完了吴朝阳部队没能意料知道的局面之后,郑师长严肃的说道:“这就是战争,如果大家对战争有最全面的了解,掌握了所有情况之后,大概有可能做出一个最佳判断。但是战争里面没有全知全能的人物,当大家做出选择的时候就要承担风险。”

    “我知道我错了……”吴朝阳大声说道。

    “你只是知道你错了,可到现在你所说的来看,你其实不知道你错在哪里。”郑师长的神色更加严肃起来。语气沉重的令祁睿觉得一阵强烈的压力。

    “吴朝阳,我看到的你的最大错误就是,你觉得你可以避免所有错误。你觉得其实可以选择最好的方式,用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大的战果。只怕你还觉得你可以让部队不出现任何一个伤亡。如果有什么是错的,这就是你的所有错误!”郑师长的声音是如此郑重,以至于说完之后没有任何人再能说出一个字,团部瞬间就陷入了完全沉寂的局面中,所有人屏息凝神,一时间甚至有种空无一人的感觉。

    就在这种沉寂中,郑师长语气沉重的说道:“你觉得你有责任,愿意承担责任,即便把你免职你也能接受。吴朝阳,你能这样想,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其实是很宽慰的。因为你把战友的生命放在心里面了。战争的任何命令都有可能导致人死亡,所以一名指挥官若是只懂得下达那种让部下去死去死去死的命令,自己还能心安理得,这样的指挥官是绝对不合格的。不过,既然任何命令都会导致战友去死,所以就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那我只能说,这大错特错。那样的看法是对那些英勇牺牲的同志的蔑视!没人有这么伟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