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0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五)

第260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吃晚饭,李新等人离开李维斯的家,李维斯很是淡定的把三位送到了门口,简单道别后施施然走了回去。看着这位总理显出老态的身型与毫无老态的姿态,李新心里面忍不住暗自赞叹,能在韦泽手下当上总理,熬过阮希浩一众老家伙们攻击的人,的确不是常人可比的。

    “小李,我们就先走了。”准备上车的庞聪聪向李新招呼道。

    李新第一想法就是对庞聪聪道谢,不过念头一转,他说道:“庞姐,蹭一下你的车怎么样?”

    庞聪聪没有拒绝,伍元甲就直接去了前面的副驾驶座位,李新上了庞聪聪的车子。

    让自己的司机跟着庞聪聪的车,李新也坐进了庞聪聪的车。关上车门,李新就问道:“庞姐,能不能麻烦你把方才所说的稍微说的更清楚一些。”

    等车开动之后,庞聪聪带着点促狭的笑意说道:“都督之所以要雇佣日本人,是因为在都督看来,雇佣日本人便宜。有些人看中的是那笔钱,觉得那笔钱更重要。大家有不同想法很正常么。你是去开常委会的人,这等事问我大概是问错人了。”

    李新为了应景,干笑两声。被庞聪聪这么一顿夹枪带棒的嘲笑,除了干笑之外他暂时找不到其他应对模式。

    “账还是那笔账,只是算账的方式不一样。”在财务上工作经验丰富的庞聪聪收起笑容,坦荡的说道:“你插手这件事的时候就得有自己算账的思路。这已经不是早些年的时候,现在大家的想法越来越多,算账的方法也越来越多。总理已经退休了,我也是数着天数等退休,你这小兄弟距离退休的时间还早。该怎么一个算法,你自己去想。我不用操这个闲心啦。”

    这话里面意味深厚。更重要的是,这话让李新觉得最近几件事竟然被很有效的给联系起来,正在他准备再问庞聪聪的时候,庞聪聪却对司机说道:“停车。”

    车子一停,庞聪聪对李新说道:“好了。我觉得该说的都说完了,你可以下车啦。”

    灰溜溜的被撵下车,李新目送庞聪聪的车子绝尘而去。他心里面没什么气恼,只是觉得这位大姐能够以女子之身混到副国级干部,真的不是浪得虚名。

    坐上自己的车,李新忍不住回想这次会面。把有人想塞自家孩子去北美的事情向李新讲清楚之后,李维斯就再也不谈这件事情。庞聪聪所说的话看似与此完全不沾边,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她所说的和李维斯所说的是同样的意思。

    坐回自己车里,李新觉得这帮老兄弟们真能忍,以前他们当政之时简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典范。该推的推,该让的让,看似随波逐流。现在能看明白他们,只是因为他们再也不用实际参与政务,说话也不用在乎那么多。这帮人心里头自始至终都是门清。

    车子开着,李新心中生出一个疑问来。这两位哥哥姐姐怎么会在此时关照起李新小弟来?李维斯家人才济济,且不说李维斯是韦泽三个孩子的表舅。那位奥斯曼帝国的帕夏李维仁,还有当下被公认大有前途的摩托化步兵部队里的李少康,都是李家里面能撑门面的。

    至于庞聪聪么,她孩子不多,但是庞聪聪的爱人伍元甲的弟弟伍三甲,也是北美战区里面被相当看好的一位才俊。按照道理,两位哥哥姐姐对李新没什么索求回报的必要。这里头有什么李新不知道的弯弯绕么?

    李新有些糊涂,庞聪聪和伍元甲两人一路上无话,回到家之后伍元甲说道:“不知道李新能明白么?”

    “若是他不明白就得下台。”庞聪聪倒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当了这么久的官,看到那些上上下下的人如此之多。外交部到现在三位部长,头两位都是过渡型的。即便是有功劳,可韦泽都督看不上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得乖乖下台。

    “你和总理为啥想保住他呢?”伍元甲对此还是不太理解。军队里面有派系,不过军队里面关系相对简单的多。能打仗能干活的就上,不能打仗不能干活的就滚。即便是能打仗能干活的,凡是教不出好的继任者的,也要滚蛋。哪怕是三项都干得不错,到了年纪也要老老实实的鞠躬下台。与这么简单直白的强制性要求相比,政府部门里面的关系就显得复杂的多。伍元甲一直没办法搞的很明白。

    庞聪聪平日里其实不太想和丈夫对此讨论太多,但是今天她心情也比较复杂,忍不住就说道:“都督要迁都的意思是改不了的。现在老兄弟们大部分都不肯去北京,那帮年轻人靠不住,总得有些能指望的上的老兄弟们吧。这时候别让李新站错队,以后若是真的求到他门上,总是好说话的多。”

    “年轻人总得听话吧?”伍元甲在政治上明显没有他妻子成熟,一张嘴就开始说些冒傻气的话。

    庞聪聪白了伍元甲一眼,“你觉得这些年轻人是该听都督的,还是该听咱们的?”

    “呃……”伍元甲有点明白了庞聪聪的所指。

    “而且一旦迁都,这帮年轻小子们远在北京。都督要怎么收拾他们就怎么收拾他们,不听话的会有什么好下场么?按照现在的退休时间和迁都时间,你就没看出来么?”庞聪聪最后提醒了丈夫一下。

    伍元甲这下懵了,他还真的从未把两者联系到一起。仔细一想,迁都大概就在老兄弟们基本退休之时。韦泽带着一个全新的中央班子抵达北京的时候,从永安开始的旧时代真的随着此次迁都一分为二。一众功成名就的老兄弟们在南京这个花花世界里头安享天年,韦泽都督则领着年轻一代继续前进。

    这样的想象让伍元甲差点打了个寒颤,他想了一阵,忍不住焦虑的说道:“那我们干脆现在先迁到北京去住吧!”

    “迁到北京去是什么意思?跑到北京倚老卖老?在都督眼皮底下干预中央决定?吃饱了撑的么!”庞聪聪非常不爽的揭穿了自家爱人的小心思,更把这么做的危害点出来。

    伍元甲这下总算是有些明白为何李维斯与庞聪聪会联手和李新吃这么一顿饭。告诉李新他面对的困难,告诉李新当下政局里面的涌动。伍元甲还是对最近的政局没什么感受,他问道:“最近的事情会闹大?”

    “国务院管内政,外交部管外务。我不知道李新怎么想的,反正他挑起这摊事情了。他挑起来之后就要干到底。而且国务院和各省的关系也不怎么样,现在有些省的家伙狗急跳墙,主意都打到了这笔钱上。都督忍了这么久,你真觉得都督动不了这些老兄弟么?只是都督觉得老兄弟们一场,最好能有个好收场。别伤了大家的面子。谁要是真的觉得都督好欺负,那可就想错了。”庞聪聪说完之后觉得心里面挺不爽的,这等事情其实是该伍元甲向她解说,而不是反过来由一个女人向男人解释的。

    想让伍元甲一时三刻明白他原本不明白的事情并不容易,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伍元甲说道:“这帮年轻人真的是好运气,到了北京之后他们可就一飞冲天了。”

    庞聪聪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即便知道这么干其实毫无意义,因为侧对伍元甲,所以翻了白眼大概也不会让伍元甲看到。可庞聪聪就是忍不住。刚才她就有所预言,韦泽都督到了北京之后就会对官场来一番大整顿。对老兄弟客气是因为老兄弟们是开国功臣,那帮真垃圾的都给清理掉了。剩下的这帮有些错,都督也就忍了。

    到了北京之后,都督对年轻一波可就没这个义务,对于一些事情再没放过的理由。年轻人运气好?也就是伍元甲这样的家伙才能想出这么一个说法。不少年轻人只怕就要为他们上司和前辈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不管伍元甲怎么看,庞聪聪实在是看不出年轻人的运气好在哪里。

    如果不是要在紧要关头给自家人留些后手,庞聪聪才懒得去给李新提醒。若是李新看问题的角度也如伍元甲一般,这厮对于诚恳的忠告只怕会理解为“不要惹麻烦”。而庞聪聪与李维斯想告诉李新的其实只有一句话“不管外面的那帮人怎么想,怎么做。要始终如一的和韦泽都督站在一条战壕里头!”

    扭过头,大大的翻了个一个白眼,以发泄自己的不满之情。庞聪聪决定以后再也不要和自己的爱人伍元甲讨论政局上的问题。这样的讨论实在是太伤感情。

    马上就要退休了,好好享受剩下的不多时光才是正经。乘船在大海上航行,登上从未去过的山峰欣赏风景,坐在风景如画的景致旁边晒着太阳小酌两杯。庞聪聪很欣赏韦泽都督的一段话,“春观夜樱,夏望繁星,秋赏满月,冬会初雪此情此景,哪有酒不好喝?倘若还觉得难喝,那便证明自己有毛病你终有一日会明白酒的味道,那时我们一起品尝美酒吧!”

    听了这话之后,庞聪聪就决定,到了自己终于能放下手里的工作之时,就和亲爱的丈夫一起这么渡过幸福的晚年生活。人生在世难得偷闲,死之前若没有什么惬意的生活,这一辈子未免就太无趣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