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3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七)

第263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着韦泽与周正雄握手,接着一前一后走进韦泽的办公室,秘书就比较出了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韦泽看不出有丝毫赘肉,走起路来看着非常稳健从容。周正雄老了,年轻时候从军的经历让他身型看着壮硕,圆滚滚的肚子,粗壮的大腿,在一众和他差不多的领导干部相比起来不显得扎眼。可是走在韦泽身后的时候,两边的对比就非常明显。每一步都能听到周正雄沉重的脚步声,这让秘书突然发现韦泽行走的时候几乎听不到声音。不是这几步路是如此,方才他从那条长长的走廊走过来的时候,秘书完全记不起听到声音。

    两人先后进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就关上了。按照规定,周正雄的秘书被留在门外,等着周正雄与韦泽谈完之后出来。失去了近距离继续观察韦泽的机会,秘书心中感到了极大的失落。

    周正雄却没有想那么多,跟在韦泽身后走进办公室,熟悉的安心感油然而生。多少年来,他和其他同志都是跟在韦泽背后,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地位上。大家都认为世上有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却没有韦泽都督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旦都督愿意接手的时候,解决问题只是个时间长短的过程而已。看韦泽都督与以往领着大家打天下的时候差不多的样子,周正雄自然而然的就感到了安心。

    两人就坐之后,周正雄先问道:“都督,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开了个几个会议。北美战争已经开始,对于未来的计划就要先确定一下。”韦泽慢条斯理的答道。

    “这仗要打多久?”周正雄想多了解些战争的发展,对于这场战争他也有身为军人的强烈兴趣。

    “这也得看美国人怎么考虑。”韦泽答了一句。没等周正雄继续这个问题,他接着说道:“我先问你件事。有的省份领导把主意打到了雇佣日本人的钱上,你是不是其中的一个?”

    这话直接击中了周正雄情绪的要害,他登时就沉默下来。韦泽看了周正雄的表情,就知道了周正雄跑不了。不过周正雄既然敢跑来韦泽这里请求援助,韦泽也暂时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说什么。

    周正雄自然没有韦泽这样从容,他思前想后好一阵,终于坦然承认,“我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的确动了心思。”说完这些,周正雄又继续解释道:“都督,我们湖北已经调整结束,只要再有些钱支撑一下,那些企业就能缓过来劲……”

    心里面即便有些厌烦,韦泽还是认真的听着周正雄所说的话。解决问题的第一要务就是先听听同志们到底表达了什么,这么些年来,韦泽听过无数离谱的发言。周正雄的发言和那些话一比,至少还是有道理多了。毕竟周正雄应该很清楚,靠胡搅蛮缠解决不了问题。

    就在周正雄向韦泽求救的时候,总理汪海洋与人行书记王明山两人在中央的食堂里面弄了一个包间,两人边吃边谈。到现在为止,中央工作非常忙碌,所以附属食堂24小时提供服务。当然,大半夜的吃个炒鸡蛋炒青菜还行,若是让大师傅炒个炒米也行。更复杂的菜色就不用指望了。

    两人面前放着的是一份白菜炒豆腐和两个扣碗。扣碗很简单,在笼屉里保温就好。白菜炒豆腐则是看似简单,实际很考校功力的菜。豆腐要先用油炸一下,让外皮有些焦,两者一起炒的时候很需要火候的掌控。稍微控制失当,不是有糊味,就是白菜发苦。能给中央食堂工作的厨师们自然水平过硬,这道菜每天都要做好些次,更是驾轻就熟。

    吃了口颇为鲜美的白菜,汪海洋的圆脸上露出了些嘲讽的表情,他停下筷子说道:“没想到周正雄竟然跑来都督这里求助。他也真干的出来。”

    王明山停下筷子,他用手摸着尖下巴上的胡子茬,慢悠悠的说道:“现在咱们不就是等着这些老兄弟们退休么。他们这些人一辈子没有栽过跟头,此时若不找都督求助,你让他们找谁去?”

    两人与其说是来吃饭的,还不如说是来享受一下边吃边聊的轻松气氛。汪海洋干脆放下筷子,先喝了一口温热的白开水,他有些抱怨的说道:“老王,都督最近反复向国务院强调一套全国范围内的行政制度。可是这制度也不能只管听话的,不听的就任他们去?”

    王明山是正牌革命功臣,是标标准准的老兄弟。虽然在一众老兄弟里面属于小字辈,可比起革命小鬼属性的汪海洋有着更超然的资历。听着汪海洋的抱怨,王明山也放下筷子说道:“你这就是孩子气。”

    “什么叫孩子气?”汪海洋即便觉得自己方才的抱怨颇有些无意义,却忍不住表达了一下反驳的意思。

    “到今年年底,你所说的不听话的省最多剩10个。到了后年,老兄弟们管的省份一个都不剩了。让你忍两年就忍不住了?这不是孩子气的话,这又该是什么?”王明山语气嘲讽的回答了汪海洋的问题。

    “还有两年呢!”汪海洋并没有完全服气的样子。

    看着汪海洋有些不依不饶的模样,王明山微微一笑。他也不去猛烈批评,而是慢条斯理的说道:“新的行政制度是都督定的,你别给我说都督不知道那些省的样子。让你忍两年你就忍不住,都督可是忍了几十年呢。”

    如果王明山拿出前辈的模样把汪海洋猛批一通,汪海洋大概就会强烈反弹。现在王明山如此慢悠悠的说话,汪海洋也不能靠倚熊卖熊来表现自己是个孩子气的熊孩子。因为他也很清楚,王明山说的没错。

    既然不能倚熊卖熊,汪海洋也老实的答道:“都督的安排我自然明白,等到迁都之后,很多事情都好办了。老王,我只是觉得都督对老兄弟们太好了。”

    身为老兄弟里头的一员,王明山就是不爱听这话。看不惯一些老兄弟的做法可不等于王明山就认为老兄弟有问题。不过王明山并不想就此问题说什么,他心里头想到的是是另外的事情。

    大部变动出现都是个墙倒众人推的过程。作为推翻满清,制服太平天国,扫荡所有割据势力的老兄弟之一,王明山现在能看到的东西远比汪海洋要多得多。

    满清时代,起来造反的可不止韦泽都督一个人,太平军、捻军、还有大大小小的势力都起来反对满清。连王明山这么一个读书人家的子弟随便一拉就能上了造反道路。满清所面对的敌人可以说多如牛毛,支撑满清的势力反倒是屈指可数。

    当下韦泽都督铁了心是要让老兄弟都退休,可这个进程里面的不少力量则是汪海洋这样的人物,身为老兄弟的王明山对此干脆格外深刻。王明山年轻的时候不太能理解为何韦泽都督能够干成那么多让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大事。现在王明山有些能理解了。

    老兄弟们权倾朝野,声名赫赫。可那又能如何?韦泽都督卡住退休这个要害,那些愿意向上爬的年轻人自然而然就站在了韦泽都督这边。哪怕那些老兄弟们是这些年轻人的父兄,可父兄们不让出位置来,年轻人就永远没办法露头。

    有了这么一大群愿意取而代之的人,老兄弟们也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哪怕是再不爽,老兄弟们最多说说“大不了不干了”的气话。后面一群等着上位的年轻人如狼似虎的盯着位置,老兄弟真敢撂挑子,韦泽都督还会非常给面子的“欢送大家退休”。

    想到这里,王明山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韦泽都督。从每一件事上看,韦泽都督都是个很令人亲近的领袖,可是这位领袖对权力的把控经常是不着痕迹。我什么时候也能到这个地步呢?王明山心里面忍不住感叹着。

    “老王。你觉得都督会不会真的答应给湖北援助?”汪海洋打断了王明山的思绪。与王明山不同,汪海洋心里面考虑的是维护他手中权柄的完整性。

    “不会。都督从来不是个和稀泥的人。我这辈子还没见过比都督更较真的人。”王明山几乎是本能的答道。这话说完,王明山心里面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如果是别人把权术玩弄到如此地步,王明山定然认为那厮不是好人。可韦泽好像就是不一样的。

    韦泽的确在用权术,可韦泽对权力的应用又和那些精于权术的人大不相同。哪怕是能够看出权术的迹象,王明山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程度的应用根本没有触及他的底线。就如周正雄的事情一样,既然周正雄肯奋起全力尝试解决问题,韦泽也的确在给湖北省靠自己解决问题的机会,可这种机会并不是无条件的支持。

    身为老兄弟的王明山扪心自问,若是韦泽下了辣手整顿湖北,他也会觉得韦泽有些不近人情。若是韦泽护犊子般对湖北予取予求,王明山也会看不过去。现在韦泽对湖北的处置态度就在一个合情合理的范围内。新一波的汪海洋怎么想是汪海洋的事情,身为老兄弟,王明山觉得湖北撑不下去是周正雄的责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