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5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九)

第265章 劳动力的利用方式(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海风吹拂在甲板上,祁睿打开舱门,立刻感觉到一阵舒适。运输舰的舱室里面卡车一辆挨一辆,汽油味、柴油味和车上的土腥味浓烈的让祁睿都有些头晕。

    站在甲板上喘口气,祁睿拿出笔记本,写上了自己的两个想法。提高油箱和输油管路的密闭性,长途运输前要冲洗一下汽车。写完之后,祁睿看了看甲板上神色疲惫的官兵,又在冲洗汽车的后面打了个括号,括号里面写上“尽量”两字。写完之后又觉得不足,他在尽量两字后面打了个问号。

    收起写了大半本内容的笔记本,祁睿上校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容。从小的时候,他曾经很喜欢整理转述,或者说被母亲祁红意整理一下装束。那是他记忆里面仅次于靠在母亲身边打瞌睡的温暖回忆。后来落到老爹韦泽的管教范围之后,一是进入男孩子的折腾期,二来也进入叛逆期。整理装束就变成了一种类似自我约束的提醒。即便谈不上讨厌,反正也不是让祁睿喜欢的事情。

    从那个有着圆圆脸庞的小娃娃,成长为现在脸部棱角分明的年轻人,年轻上校的感觉又有所不同。每次整理军容的时候,祁睿都感觉到自己是军队的一份子,军队是他安身立命的基础。整理军容就是对这种归属感的强化,与其说是约束和提醒,还不如说是一种自我保护。

    整理完之后,祁睿在甲板上巡视一圈。见到政委巡视,士兵们的反应也不强烈,有些士兵甚至尽可能脱离祁睿的视线范围。如果是以前,祁睿肯定觉得士兵有问题。现在的上校即便对这种反应不认同,却也没有指责的意思。

    巡视之后,祁睿回到自己的舱室。从文包里抽出一份上船拿到的党中央最新学习文件。身为光复党党员,身为光复军摩托化步兵师政委,在党会前先浏览一下文件也是重要的工作。

    看文件第一件事就是看标题,不过祁睿最近也学会了取巧,他先去看到底是哪个部分发的文件。不同党的部分发的文件的重要性大不相同,看到发件人写了韦泽二字,祁睿就再次跳回标题看了起来。

    标题行文很无趣,《我党我军到底处在一个什么阶段》。祁睿只能认为这个标题挺质朴,也算是开门见山。韦泽从来不是个以文笔华丽著称的人,写文章力求清楚明白,遣词造句更是追求质朴准确。如果有需要的话,韦泽甚至会搞出大量的引用以及说明。

    这篇党内文件描述的局面相对比较简单,至少祁睿这么认为。韦泽告诉人民党党员,随着土地国有化完成后的十几年来,人民对于土地的认识水平也发生了巨大变化。随着政治宣传的普及和深入,生产资料的理念已经逐渐被中国民众认知乃至主动被动的去使用。在这样的一个历史时期,人民党的政治任务就在于要建立起一个符合当前社会经济现状的全新社会理念。

    随着整个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的能力也有了相应提高。原本只能留在本乡本土的民众有能力也有意愿离开家乡,到更远的地方去开拓生活,寻求梦想。

    随着教育的普及和发展,社会中的个人与家庭越来越呈现原子化形态,为了因应这样的模式,除了要建立起一视同仁保护所有中国人民的社会制度以及社会服务体系之外,还要对旧有的土地私有制下的地域保护主义以及封建人身关系理念进行充分扫荡。

    个人的自由是建立在法律保护、制度平等对待,以及越来越同质化的社会以及生产单位营运模式之下。所以法律、制度、各单位的营运模式除了要让民众更有勇气去创造和发展,也要尽力消除民众的新需求是感受到的那种对未知的恐慌以及不安的感觉。

    看到老爹熟练的用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来描述民众面对未知的“恐慌以及不安的感觉”,祁睿忍不住笑了笑。

    看完了第一遍文件,写下了自己的感想,祁睿又把文稿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这一遍下来有几个地方令祁睿觉得有些好奇,韦泽在文件里要求在思想上消除封建宗族和“封建领主思维”。

    民朝建立之后,旧有封建社会已经被摧毁,旧有封建制度也随之覆灭。建国后最多提出的是建立新社会,现在老爹韦泽又把和封建有关的东西拿出来当做要解决的对象,这让祁睿理解不能。

    若是还在南京,祁睿自然可以直接与老爹联系,询问这个说法的涵义。现在祁睿当然没办法私自拍电报给老爹韦泽,他发现自己也只能靠去理解和想象了。“这不是有些唯心主义了么?”祁睿忍不住对这个文件有了些腹诽。

    没等把文件预习完毕,差不多就到了师党委会议的时间。祁睿也没有争分夺秒的再看几眼,把会议上要准备的内容准备齐,祁睿先去了趟厕所,又洗了把脸。这才拎着公文包到了召开会议的舱室。

    军人们陆续抵达会议室,祁睿趁着这个时间又浏览了一番文件。23军新任的副军长郑明伦大步走进了党委办公室,所有军人都起身经历。部队出发前,北美战区传达了两道内部晋升通知,第一个自然是摩托化步兵旅正式被扩编为摩托化步兵师,第二个则是郑明伦副军长将出任马上就要出任正在组建的摩托化步兵军的代理军长。未来的军长来了,大家不起立一下完全不合适。

    “坐。”郑军长命道。随着这声命令,伴随着凳子腿与舱室地板的碰撞声,军人们整齐落座。

    “部队回到北美之后需要立刻休整。”郑军长命道。

    “休整多久?”师长马晓明问的时候还算是平静,其他不少经历两个多月连续作战的军官们却忍不住两眼放光。建功立业自然是每一个年轻人所渴望的,最近摩托化步兵部队里面已经出现了不少“我们好歹也体会到了当年光荣之路一鳞片爪辛苦”的说法。

    “光荣之路”指的是韦泽都督从永安出发,在不到三年多时间里面纵横万里,历经大小数百战,最终攻克广州的经历。年轻军人自然不敢和前辈相比,那时候的前辈既没有卡车,也没有现在的种种装备,他们就是靠了两条腿和一身力气完成了这空前的伟业。

    现在的靠了前辈们创造出来的工业体系,摩托化步兵们在两个多月里面跑了包括海路在内的五千里路,大小上百战。他们也终于敢把自己的行动与前辈的伟业联系在一起。这是大家对自己行动的认同,也是积累起了大量疲惫和辛劳之后有意无意的表达。

    “战士们和士官先休整一周,士官之上的军官们先休整三天。”郑军长爽快的说道。他是老军人,自然很清楚厌战是个怎么回事。新诞生的摩托化步兵让郑军长也眼界大开,他从未想过一支部队可以在短短两个月之内跑了这么远,一路上打这么多仗。

    郑明伦自然见过为了自己功劳完全不顾部队辛苦的家伙。能当上师长,就有过高级军事培训的过程。至少到现在为止,高级军事培训班里面第一课就是有关种种错误做法的课程,不体恤部队,过度使用部队力量就是诸多错误之一。韦泽都督当年的“光荣之路”的确辛苦,可那是整个战略局面之下的不得不采取的行动。更何况韦泽都督当年非常重视休息,在那样的辛劳中,部队对于休息和休整更加重视。若是没有良好的休息,就没有良好的战斗。

    听到自己只能休息三天,军官们的情绪看着都有些不太兴奋,不过大伙也没有直接表达出来。美国冬季东北地区的恶劣的天气抑制战火的燃烧,进入春暖花开的4月,军官们都很清楚战火即将猛烈燃烧。

    更何况经过战火考验的摩托化步兵还要扩军,主动要求到北美的一众人大多数都抵达了北美前线,他们必须以最快速度把已经得到验证的作战经验和部队组织模式尽快推广到一个军。这个时间大概只有一个月。能休息三天已经不错啦。

    郑军长把军事问题讲完,接着就该祁睿政委进行政治学习。拿起老爹韦泽的学习文件,祁睿开口说道:“现在有一份最新的学习文件,是韦泽都督发的。我们今天就专门学习这份文件。”

    听到是都督发的内容,大伙自然是比较认真。因为时间比较紧,印刷厂也没有完工,所以学习文件是油墨印刷的,三个人能分到一份。最初的流程自然是祁睿政委念文件。

    “政委,自由是指群众能够到北美种地么?”在祁睿念到一半的时候,钱大多举手发言。

    “群众能到北美种地是自由的结果,而不是自由本身。”祁睿坦率的答道。钱大多听的有些迷糊,其他军官也差不多。倒是原本默默看文件军长郑明伦猛的抬起头,看向祁睿的视线格外的明亮与锐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