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78章 牛刀(十二)

第278章 牛刀(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穿过一片树林,从老汤姆家破损的栅栏的一个洞口进去,从一株美丽的樱桃树后跑过,再从另一个洞口钻出去。跳下小水沟向西,走到有四块石头的地方走到沟的另一边,然后往回折返。在一个枯草茂盛的地方爬上去,就可以沿着一条荒草茂盛的小坡下的小道继续前行。

    这是孩子们在城市中奔跑时候都要学会的道路,那是少年人们才会热衷的道路,避开所有大人视线的道路。虽然孩子们并不知道大人其实早就知道这条道路,但是中国人明显不知道这条小路。即便能看到一小点,却不知道这看着根本不成体系的玩意背后又是一个几乎贯穿半个圣保罗城的交通小道。

    即便靠了这条小道,班尼尔依旧感到中国人的棘手。在那些关键的要点上总是能看到隐约的中国军人的身影,他们拿着武器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好几个需要稍微暴露身形的地方,班尼尔都要等着中国人转过视线,才能冒险通过。

    如果直线走,从出发点到米兰达家不过是七八分钟。走这条小道的话也不会超过十二分钟。然而只用越过一个水沟就能抵达米兰达家附近的时候,班尼尔走不下去了。中国人在水沟的一处都是石头的地方设下哨位,若是真的想从那里手足并用的爬过去定然会暴露在中国军人的视线里面。

    可这是最近的道路,若是绕回去就得再跑半个小时。躲在几株漂亮的大树背后,班尼尔就能看到米兰达家的前院。目光只扫了一眼那熟悉的建筑,班尼尔的目光就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那是一众古怪的车辆。没有马拉,更没有烟囱,最前面的中国军人骑在那古怪的车辆上,双手把着怪怪的横杆,好像在控制行驶方向。他背后坐了两名中国士兵。侧面一个不大的斗里面挤了三个中国人,这些中国人都是面朝前,在他们中间还有个面朝后的中国军人。

    一拉溜十几辆这等车辆开到米兰达家附近停下,中国士兵跳下车辆,拎着武器参加了包围的阵型。那些车上只剩下一个驾驶的人员,车辆就靠自己的力量转了个弯,向着来的方向回去了。

    班尼尔好歹是孟德斯工程师的儿子,对于铁路上的一切能行驶的机械即便不能算是都了解,也差不多都见过。身为西部人,马车、骡车,不管是四个轮的或者是两个轮的也都乘坐和驾驶过。甚至连汽车这种玩意,班尼尔也不能算是陌生。这种三个轮子的车辆和那些美国车辆一比显得很小,然而却能完全依靠本身动力运输七个人。

    班尼尔眼都看直了,美国最好的汽车也只能挤进去六个人,还只能是孩子。七个大人挤在一辆汽车里面不说能否塞得下,光这个重量就会让汽车几乎开不动。三个轮子的车辆开的不快,班尼尔却能看出这是驾驶员不想开的那么快而已,看到那车辆轻巧拐弯后往来的方向赶回去,这玩意的动力和灵活程度超出了他对动力和非动力车辆的想象极限。

    然而这种兴趣很快就被焦虑给打破,孟德斯是个工程师,在美国这国家算是中等阶级,米兰达家则是美国豪富阶层的大小姐。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班尼尔也没有必要通过那样的小道跑到位于二楼的米兰达窗下偷偷和心中的女神联系。别说普通美国家庭,就算是同样的中等阶级家庭,班尼尔也能得到非常认真的招待,从大门堂堂正正走进去。

    米兰达家的前院是花园,这一片有着绿草和树荫的花园就能容纳足足两个班尼尔家的大小。那三层石质楼房和普通美国人的木质房屋更是完全不同。现在中国人派了上百号人参加了对这座豪宅的包围,密密麻麻的枪口直指房屋方向。班尼尔视力不错,他也能看到米兰达家的窗户虽然微微打开,可里面也露出些枪管。这是一个很大的家族,米兰达的祖父母、父母,还有米兰达的五个叔叔都在这里和旁边居住。加上仆役和警卫,这栋大房子里面至少有上百号人。

    在美国,人口就是力量。那些大户人家除了很早之前就有钱之外,他们也有远比其他家族更多的人口。不说别的,光米兰达的同辈的堂兄就有将三十多人。这三十号人里面有乐见班尼尔和米兰达交好的,也有不乐见班尼尔和米兰达交好的。这些障碍生生让班尼尔掌握了那些小道的路线。

    就在班尼尔正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局面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背后有草丛被踩踏的声音。这声音让班尼尔本能的警觉起来,踩踏草丛的人不是大大咧咧的行走,而是尽可能降低自己行动时发出的声音。这种行动带来的声音让班尼尔引发的感觉就是“危险”。

    等他扭过头的时候,只看到两名中国军人猛扑过来。连扭打都算不上,班尼尔就被两人制服。班尼尔万念俱灰,他见过城市里面绞死印第安人,见过城市里面绞死黑人和罪犯。自己落到中国手里,大概也会被绞死吧。

    脑子一片混沌,班尼尔手被一个绳套巧妙的捆紧。片刻之后,他被中国人带到了小坡下面。出现在班尼尔面前的是一个有着东方容貌的欧洲人,他穿着中国军人的橄榄绿军服,没有背步枪,腰间的武装带上有个枪套,里面插了一把手枪。班尼尔知道这人是一名军官。

    “boy,你认识这家人么?”有着东方容貌的欧洲人用英语说道,这口音里面掺杂着西班牙的味道,在班尼尔听起来有些可笑,只是他此时完全笑不出。

    见那名军官比较和蔼,班尼尔正在考虑该不该回答。而那名军官又问了一句之后见班尼尔还是不吭声,他挥手对两名中国士兵用英语说道:“把他带下去关起来。”

    这下班尼尔慌了,他连忙说道:“我认识那家人。”

    “那你愿意当个信使么?”军官用英语说道。

    “您要我传达什么信息?”班尼尔硬着头皮问道。

    “你能告诉那家主人,我们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只是在战争期间要暂时征用他们家的房子。如果他们愿意投降,我们可以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当然,你带一封信进去,并且转达我的话。在你进去之后二十分钟内,他们要是投降,我们就不会进攻。如果他们不给我们回应,我们就认为他们要战斗到底。战斗就会开始。”军官依旧和蔼的用带着西班牙味道的英语讲述着内容。

    班尼尔心里面依旧慌张,对着么一大套话没能记住多少,他唯一明白的就是现在战斗还没打响,女神应该没有问题。而自己有机会进入心爱女神的家,把一些不是特别糟糕的消息传递给女神的家人。

    “我愿意带信进去。”班尼尔答道。

    “很好。”军官从身上的挎包里拿出一封信交给班尼尔,警卫放开了班尼尔,他就走到了米兰达家豪宅的前院花园里面。

    院里面也有着漂亮的樱桃树,走到距离大门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班尼尔觉得距离中国人很远了,心里面也感觉好了很多。然而呯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击中了班尼尔眼前的地面。班尼尔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下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然后他听到对面窗户里有人高喊,“你是来干什么的?”

    班尼尔吓得腿都软了,不过此时他总算是站稳了没倒下。用尽力气,班尼尔喊道:“我是班尼尔,是米兰达的同学。我很担心米兰达的安危,过来看看的时候被中国人抓住了。他们让我带封信给你们。”

    好像是很久,好像也没过多久。在心脏几乎要从嗓子里头跳出来的情况下,班尼尔对时间完全没了概念。对面终于有人喊道:“你把手举起来,慢慢的走过来。”喊完之后,旁边有人威胁的喊道:“你可别乱动,乱动我就打死你!”

    “好的!好的!我绝不乱动。”几乎是本能的在枪口下举起双手,班尼尔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紧闭的大门走去。走到大门前的时候,大门开了一条小缝,一支壮硕的手臂从里面探出抓住班尼尔的脖领子,一把将这少年给拽了进去,接下去大门又死死的关上了。

    看着送信的人终于进去,派遣美国少年当信使的韦建军长长松了口气。旁边的警卫也放松下来,他问道:“连长,你刚才对我们说的外国话是什么意思?”

    “我让你们把那孩子带下去关起来。”韦建军答道。

    警卫不解的问道:“连长,你让我们把他关起来,也好歹说中国话。你说外国话我们也听不懂啊。”

    “我本来也不是让你听懂的,那孩子能听懂就行。”韦建军对警卫的迟钝有些无奈。

    得到了如此明确的提示,警卫这才恍然大悟,他佩服的说道:“怪不得那小子这么听话的就去送信了。原来是怕被抓起来啊。”说完之后,警卫又有了新问题,“连长,你为啥一定要让那小子送信呢?我们喊话不行么?”

    “喊话?咱们在旧金山喊了好久的话,有几个人听的。美国佬看到我们一路杀过来,他们真的会信咱们么?但是有人肯帮忙,咱们就能让他们稍微信咱们一些么。”韦建军继续解释道。

    “没错!没错!”警卫边点头边回答。

    韦建军解答了同志们的疑问,先看了看手表,然后就看向那座豪宅。穷人投降和富人投降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既然老妈是当年吕宋的西班牙总督府官员的妻子,出身不差,见识自然也不会差。所以韦建军对此很是期待。光复军并不怕战斗,但是时间如此紧张,能避免战斗就再好不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