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87章 牛刀(二十一)

第287章 牛刀(二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圣保罗城的战斗暂时结束,只有一小部分美国人试图越过密西西比河,其他美国人并没有和我军发生武装冲突。”到了晚上12点左右,参谋部总结出了最新消息。

    作战计划里面的圣保罗城有可能在夜色中熊熊燃烧,现实中圣保罗的抵抗已经基本结束,市区里面颇为安静,司令部里头更没有感受到战火的气氛。这种环境下,不少同志已经是哈欠连天。在卡车上颠簸了两天,又经历了一天的内心煎熬,精神放松后哈欠更是具有群体传染性。

    祁睿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然后眼睛里面被一些随之而出的泪水给润湿了。这些泪水和情绪毫无关系,纯粹是生理反应而已。他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这才说道:“全军进入夜间休息。”

    “真的不用担心么?”副参谋长朱继云也是哈欠连天,但是整个人看上去还颇有精神。

    “现在看,我们只要确定敌人到底是谁就行了。我们现阶段的敌人大概不是美国市民,而是美国正规军,国民警卫队,还有那些不知道死活的美国佬。至少现在看还没到出现西海岸的情况。”祁睿做出了自己的判断,看着朱继云若有所思的模样,祁睿继续说道:“若是大家没有意见,现在就全军进入夜间休息阶段。”

    司令部里面没人反对,光复军并非受命来圣保罗搞屠杀,按照整个战争的指示,光复军的目的是消灭美国陆军,摧毁试图进攻中国的美国反动统治者,美国百姓并没有进入光复军的作战视野。既然圣保罗的美国百姓并没有疯狗般进攻中国,大家自然也没有任何意愿去进攻那帮美国百姓。

    命令很快就传了下去,司令部里面安排了夜间值班参谋,大家也纷纷倒在行军床上睡了。上了战场之后就不缺仗打,战斗一开始自然就会被告知起来战斗。此时能多睡一会儿才是最好的事情。不仅是司令部,各个部队也是同样看法,有条件的自然是找个有屋顶的地方,没条件的就裹上大衣枕着行军背包睡一会儿。

    祁睿躺倒铺位上之前还是真希望能够想点事情,没想到还没动几个念头,他就睡着了。深沉的水面戛然而止,祁睿醒了。一看手表上的夜光指针,正好是早上出操时间。十年来的生物钟被调整到这个时间,他也翻身起来。

    此时天色未明,司令部里面有些人还在继续睡,有些听到动静也醒来了,例如军长郑明伦。祁睿拿了牙缸刷牙的时候,就见到郑明伦也拎着牙缸和毛巾走到水桶旁边做起了洗漱。

    饭菜供应早就开始,两人也拿了罐头到厨房车边换了同种类的罐头,每人又拿了两个馒头和一份稀饭一起回到司令部。

    “这次可没有西海岸打得那么激烈。”郑明伦的语气平淡的仿佛在讨论鲑鱼罐头的味道是否鲜美。

    “如果咱们稍有问题,大概那帮美国佬还是会对咱们开枪。”祁睿并没有丝毫的松懈。西海岸之战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城市战且不说,在农村地区那是一定要打。每次打起来就是一场残酷的战斗。倒不是说那帮美国农民真的多善战,而是他们往往抵抗到基本被打死为止。而参与战斗的部队那时候也杀红了眼,既然美国佬到了不投降就立刻会被打死的地步,对着美国佬扣动一下扳机并不费力。

    郑明伦抬起眼看了看祁睿,他低下头喝了口汤,接着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的目的是要解决美国的联邦陆军,沈政委说的清楚,把东北地区的美国联邦陆军杀光是咱们的战役目标。自打和淮军的战斗结束之后,我就没听过这么干脆利落的命令了。”

    祁睿没有立刻接这个茬,他老爹韦泽和他谈过北美战役。想消灭美国当然不容易,第一阶段就是尽可能杀死美国联邦陆军。在西海岸打了那么多仗,祁睿对美国的认知水平也提高不少。不管书里面怎么讲“中国是个单一制国家,美国是个联邦制国家”,祁睿都不太能理解所谓“州权比联邦权都大”的真正含义。亲自杀过去之后,他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没有丝毫联邦军队的局面下,美国各州的百姓自己就在拼死与中国作战。各州为了自己的州能这么拼命,而联邦政府又根本没出力。各州要是鸟联邦政府才怪。

    抵抗也是不同的,那些直接投降的村落都是到美国没几年的移民们组成的村落。越早到美国的移民抵抗就越是激烈。西海岸的美国老移民不多,五大湖地区是美国老移民密集的地区。光复军军委并没有要进攻美国东海岸的计划,东海岸的那帮人都是在美国居住了几百年的老户,他们对美国的认同感只会更高。

    祁睿还记得老爹用一种屠夫讲述杀猪步骤的轻松语气描述着未来战争,“想消灭美国不是靠在战场上打败美国,而是先要把美国的血放干。让能够主导大规模战争的美国联邦政府崩溃掉。接下来就是长期对地方的彻底扫荡。清理出一块地,就赶紧移民到美国去占领。”

    “摩托化步兵就是这把锋利的杀猪刀啊,杀猪杀头杀屁股,先放血都是第一步。”祁睿叹道。

    “杀猪刀?我觉得还是把咱们叫牛刀更合适。”郑明伦微微调整了一下祁睿所说的内容。必须承认,这么一调整之后感觉境界立刻提升了不少。

    祁睿被这种感觉逗得一乐,只是笑了一声之后他又忍不住沉下脸,“我现在真的期待高丽和日本人能够赶紧到这边来,部队真的不适合干很多工作。”

    “嗯,所以说我们是牛刀,高丽人和日本人才是杀猪刀。在我们老家也杀牛,不过杀牛可是大事,牛头可是要用来祭天的。杀猪可就没那么郑重。咱们就好好把这场祭天的大事办了再说。”郑明伦忍不住感慨起来。

    祁睿心念一动,他问:“军长,您觉得我们不会再和市民发生军事冲突了么?”

    “我看着这里的人比较识时务,或许是他们觉得美国联邦军队会赶来,所以不肯在此时凭白丢了性命。我是真的希望这帮人继续这么想。”大概是吃完了早饭,郑明伦的声音也显得有力很多。

    这话让祁睿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他忍不住重重点了点头。如果以有没有美国联邦军队支持为判断根据的话,美国西海岸人民的奋勇抵抗也可以用另外一个角度来解释。西海岸民众知道自己指望不上千里之外的联邦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只能奋起反抗。或者说被吓的失去了理智,于是疯狗般选择了战斗。

    但是圣保罗的民众知道联邦军队就在上百公里之外,此时若是不能留下有用之身,等联邦军队消灭中国人之后就没办法享受解放的新生活。

    这的确是人之常情,心理上有没有靠山是完全不同的。可这么一想,祁睿对于老爹韦泽的说法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光复军这把牛刀要干的可不仅仅是放血,还是要把美国的脊梁给切下来。当美国各州无法得到联邦军队支持之后,就可以用杀猪刀把盘踞在美国土地上的各州像肥猪般杀了过年。

    想到这里,祁睿突然想起了老爹韦泽以前说过的另外一句话,“秦始皇之后中国的传统扩张靠的是中央政府的力量,中国军队能打到哪里,能够获取何种程度的胜利,依靠的是中央政府有多大力量,能够投放多少兵力和物资。这就是中国的特色,而美国是不同的。”

    这话当初祁睿听到之后不理解,所以早早就忘记了。现在他绞尽脑汁试图分析清楚此时战争所处的地位,在有了某些新认识之后,他才突然想起老爹曾经说过的话。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对老爹韦泽所说的话深以为然。

    那些学过的历史中的无数战争如同雪片般在祁睿脑海里飞过,然后被整理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的确,除非是中国四分五裂的时代,秦人发兵漠北,征服南越。汉代攻击匈奴,扩展到西域。唐代的安西都护府,明代的数次对外用兵,甚至是前清时代,这些没有采取分封制的王朝的对外军事扩张和军事行动都是由中央政府主导。

    光复军更是如此,一连串的军事行动都是来自中央。不管是建立中国新的西大门马达加斯加省,或者是只建立一个行政组织却没有将其归入中国国土的东非扩张。都是中央政府主导的模式。四面扩张也好,夺取或者夺而不取也罢,所有的行动都是由中央决定,由中央支持。

    想到这里,祁睿忍不住对老爹更生出种敬仰来。为万里远征建立起足够的实力基础绝非是一朝一夕,难道老爹韦泽几十年前就已经做出了远征美国的准备了么?谋划几十年后的事情一般只出于故事里头。祁睿身为军参谋长,也算是实权人物。可别说几十年后,昨天没有全面反抗的圣保罗人民会不会在今天突然起来反抗?祁睿对今天的战斗局面都未必能立刻把握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