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98章 解牛(十一)

第298章 解牛(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书房里的交谈者只剩下韦泽和恩叔之后,其他孔武有力的翻译都退场了。现场留下一位女性翻译和一位文质彬彬比较消瘦的男性翻译。保卫部门已经检查过恩叔的装束,没什么毒药毒刺之类的玩意。以恩叔69岁的年纪,真的暴怒起来和不到60岁的韦泽都督动手,大概韦泽都督一只手就能把恩叔捏死。能确保安全的时候,大家还是愿意显得更友好从容些。

    烟草、咖啡、甜点、葡萄酒上了桌台。恩叔微笑着问韦泽,“阁下,您为何不给那些人机会?”

    “他们能见到我难道不是机会?”韦泽反问。

    恩叔点上烟斗,抽了一口上好的土耳其烟草,这才慢慢说道,“但是你不会后悔没能看到他们出色的一面?”

    “我无求于他们,所以自然不会关心他们。”韦泽回答的非常简洁。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确,恩叔自然不会自作聪明的去挑明韦泽其实也是想通过这些人带话给欧洲共产国际的意思。而且恩叔的确有些问题,这些问题他也不是很喜欢在别人面前说。此时机会正好,恩叔问道:“阁下,难道您有克服经济危机的办法?”

    “马克思先生早就把经济危机产生的理由讲的再清楚不过,我的办法不是去解决经济危机。我们现在还没遇到经济危机,为何要去解决一个暂时不存在的问题?经济危机是诸多矛盾的表现结果,那些深层次的矛盾中关键的一个就是技术停滞。太多的钱投入到了立刻就能产生利润的行业中去。事实上社会在那些利润点上的需求其实没那么大,能提供给资本的回报也没有那么多……”

    “您还是用资本营运的模式来实现社会运转的么?”恩叔直接问道。

    “在现代工业社会里面,资本代表的是能动用的生产力的品质和数量。现阶段我还找不到更科学的模式。”韦泽回答了这个颇为尖锐的问题。

    听韦泽回答完,恩叔立刻提出了另一个问题,“我知道贵国是由政府强行投入大量资源到科技研发和劳动力培训上,这在欧美来说是根本无法实现的手段。但是贵国在这方面的投资是如何保证一定能够有效率的?”

    韦泽觉得这个问题比上一个更尖锐,科学研究的投入规模庞大。如果研究方向有问题,那就一定会出现巨大的浪费。中国的科技研究投入产生了规模巨大的回报,这真不是中国科学工作者们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能耐,只是因为韦泽能够提供研究方向,这些方向都是工业国经过上百年实践证明的正确方向。

    既然不能告诉恩叔某些真相,韦泽就只能用别的真相来掩盖。“我们有一个内部研究的科学体系,我们称为科技树体系。”韦泽边说边画了一个大概模式给恩叔看。

    恩叔看完之后乐了,他打趣的说道:“这画风大有欧洲神秘主义的风格。”

    韦泽只能笑笑,他总不好意思说,我这是抄袭那种炼金术士的橡树风格。

    说笑归说笑,恩叔也大概明白了一些东西。他收起笑容问韦泽,“您树立的制度真的能坚持50到80年么?”

    韦泽挠了挠脸颊,尝试着组织一下语言。至少在光复党内还没人能直接提出这样的问题,很多人不敢,更多人是不愿。思忖了一阵,韦泽开口说道:“能不能坚持那么久,要看的是政治制度建设。人类思维模式的驱动其实不是理性驱动,而是感性驱动。让我们做出选择的大多数是那些非常直接刺激我们肉体神经元的事物。而所谓的思考,更多的是类比法。也就是机械唯物主义那套。那套玩意很容易就产生出一个观念,能找到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来解决所有问题。人类的大脑进化到现在,并非是要进化到一个能够实事求是的模式,所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能力都是后天训练出来的。至于纯粹理性这种脱离了肉体的玩意,更是千锤百炼也未必成功的能力。”

    说起这些的时候韦泽语气轻松,听这话的恩叔却没有韦泽这样的态度。人类思维模式在欧洲也是非常高深的学问,也就是说研究的人非常少,成果更是少的可怜。研究者们提出的更多是假设,至少在恩叔接触到的人中,还没有能像韦泽这般做出总结性判断的人物。

    “能详细的说说么?”恩叔完全有了兴趣。

    “你曾经说过一句让我无比赞美的话,劳动创造人本身。人类的大脑有存储单元,也有更多神经元连接。这些神经元连接的模式相当一部分是靠人的意识来组合强化的。就像是刀子刻出来的痕迹。恩格斯先生,您恋爱过么?”韦泽在一番很正经的问题后提出了一个看似不怎么正经的问题。

    “我恋爱过。”恩叔坦然承认。

    “在和您深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您会感到熟悉吧。而在您失去那个人的时候,您会感到痛苦吧。如果采用刻出痕迹的解释方式的话,那就是已经经过长期事实强化的神经元链接模式形成的回路接受到了与之相抵触的信号。这些信号让您的大脑明白这个回路是错误的。然后就如用砂纸,用钝刀把刻下的痕迹抹去,再刻上与之相反的信息那样。作为承载体的大脑感受到了这种改变带来的刺激。而这种刺激又和其他相关神经元发生了联动。”

    在韦泽作解释的时候,翻译完全听傻了眼。一些词汇在英语里面根本不存在,翻译遇到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翻译的问题。而且翻译虽然不明白一些词汇的内在含义,但是汉语望文生义的特点又让翻译们模模糊糊的明白了很多。至于韦泽所讲述的东西也让聪明伶俐的翻译们感受到了某种难以反驳又让人不得不生出反驳冲动的合理性。

    翻译好不容易调整了心态和思路,想方设法将韦泽的话翻译给恩叔听了,恩叔随即陷入了沉默之中。即便他深爱的妻子已经去世了好些年,可失去妻子的痛苦,以及之后每次认识到自己已经失去挚爱之人时候感受到的痛苦对恩叔还颇为清晰。那真的是铭心刻骨的疼痛,是深入灵魂的痛苦。然而这种会被认为是精神世界的东西在东方大皇帝韦泽的理念中竟然完全变成了一个肉体化的存在。

    恩叔并不想认同韦泽的理论,因为他不由自主的感觉韦泽在亵渎很多珍贵的东西。但是恩叔却又不能不承认韦泽所说的也许有道理,身为唯物主义者,恩叔并不相信真的有灵魂的存在。作为第一性的物质,必然是人类肉体先存在,才出现了基于肉体的思维和理性。从这个最基本的唯物主义的事实来讲,韦泽所说的内容首先就更符合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

    但是……,但是啊,这种更符合唯物主义原理的观点为何让人如此不愿意认同呢?承认一切智慧和感情都源自肉体本该是很容易的事情,当那些被视为独一无二的珍贵事物被解释为大脑原本就有的基本机能的时候,这话为何让人感到有种珍贵的事物被亵渎的感觉呢。

    “那痛苦的感觉又来自何方?大脑?想法?”恩叔终于继续问下去。

    “那是大脑弄错了。你感觉心痛,那是真的。你的心脏接到了痛觉的信号,但是那些信号不是真的因为你的心脏出了问题,而是那种脑回路重写的时候引发了一些与心痛类似的神经链接,大脑分辨不清这中间的区别,就把这信号发出去了。”韦泽非常诚恳的解释道。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都生出差不多的想法,“你能不能别说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