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00章 解牛(十三)

第300章 解牛(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泽与恩叔礼貌的握手,准备结束这次会谈。突然间听到外面有些骚动,片刻之后值班的警卫团团长推门走了进来。来到韦泽面前,警卫团团长低声说道:“都督,这次来的一位欧洲人昏倒了。医生简单的检查之后说他好像是脑淤血突然发作。”

    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等事情,韦泽第一念头是那家伙是不是受不了被赶走的刺激,气的犯病?不过韦泽这只能想想,韦泽立刻说道:“赶紧送医院。”

    “已经往医院送了。不过医生说了件事……”警卫团团长带着点为难的表情说道:“都督,最新的法令里面说,这样的急病万一出现死亡,医院要验尸。这些欧洲人没有家属签字。”

    “哦……”韦泽想起这事他极力推动的法案,好不容易得到通过。把情况向恩叔介绍一下后,韦泽说道:“恩格斯先生,不知道您或者同来的那几位能否作为家属签一下字。”

    恩叔微微皱眉,他没想到中国居然弄出了这样的制度。验尸在欧洲也主要是针对行事案件才实施的手段。“中国已经普及了验尸制度么?”恩叔疑惑的问道。

    “别提了。”这件事对韦泽也是非常困难的选择,他对此也是非常不爽的。“验尸对于医学有重大意义,我也只能强行通过,加大宣传。但是这等事情也经常遭到家属的误解。如果您这边坚决反对,万一出现死亡,我们就只管火化。”

    “我先去医院看看。”恩叔也没办法做决定,只能进行最紧急的处理。

    韦泽正好也准备回去,就和恩叔一起乘车前去医院。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是距离韦泽这边最近的大医院,那些普通医院没办法对脑出血这种病例进行确诊和有效治疗。乘车看到了医院,恩叔就看得有些发呆。

    这是一座长宽各有将近两公里的医院,位于南京市中心附近,透绿的围墙内建筑群密集。他们所经过的那条街上就设了三个大门,大门处人来人往,简直有些人头攒动的意思。

    “好美。”恩叔用英语说道。

    韦泽叹口气,用汉语说道:“您关心的方向真奇怪。”

    “为什么要这么说?”恩叔操着一口不流利的欧洲腔汉语问道。

    “你懂汉语?”韦泽吓了一跳,他试探着用英语回答。

    “如果你说普通话,说的不是太快的话,我能听懂。我不懂你们各地的口音。”恩叔解释道。

    很快,两人就达成了共识。韦泽和恩叔用中国式英语和中国话来交谈。不用翻译来解释,两人沟通瞬间就变得颇为顺畅。恩叔感叹中国的医院如此的干净,那些刷漆的铁栏杆围栏内外都是绿地,即便有些消毒水的味道,青草绿树花朵让医院立刻有了令人良好的第一印象。

    而且进进出出医院的中国人固然看着并不开心,但是恩叔用中国式英语讲道:“欧洲普遍认为去医院的病人大概就没太多机会出来。送进医院基本会被认为是送葬的前奏。”

    “那是因为欧洲传染病太多。”韦泽立刻指出了问题所在。中国的防疫体系在普及各种疫苗,特别是将近三十年努力改造的肺结核疫苗让中国的医院出现了巨大的改变。以前的时候医院体系主要是要解决传染病问题,通过天花、鼠疫、霍乱和肺结核疫苗的普及,传染病病人在中国的比例越来越低。非传染性的疾病开始成为中国医院的主要治疗对象。非传染性的疾病是有非常大机会治愈后出院的。

    讲了这些之后,韦泽忍不住抱怨起来,“面对非传染性疾病,验尸就变得非常重要。以前这些病症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经验积累,发病的特征,机理,都需要大量的实践和研究来完成。但是同意尸检的比例很低很低。还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甚至还有很多病人家属觉得这是为国家做贡献,觉得是不是该从国家这里弄到些报酬。甚至还有些病人家属拿着这套东西发泄,说尸检了也没见解决问题。要么是医生不认真干活,要么就是医生无能。总之,压力非常大。”

    “阁下真是优秀的政务官。”恩叔那口音听不出他是在赞赏还是在嘲讽。

    韦泽不怀疑恩叔的境界,他叹道:“社会进步是很艰苦的过程,挨骂我也认了。能坦然接受自己死后要接受尸检的人,要么拥有非常高境界,知道自己死了就结束,死亡的**只是一具**而已。要么就是经过长期社会洗脑式教育,形成了尸检就是正确与正常的事情的脑回路。否则,反对者才是大多数。”

    以韦泽的英语水平,他没办法用流畅的英语表达自己的意思,甚至没办法完全用英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他连说带比,英语和汉语共用。恩叔不仅不觉得和韦泽的交流有啥问题,反倒觉得这种交流比那种正襟危坐更加轻松活泼。看得出,韦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交流,而恩叔也是认为能明白就好。

    “为什么会这样?”恩叔问。他也不想下车,这种讨论实在是感觉良好。

    韦泽苦笑着摇摇头,“因为大家想到尸检,脑回路自然不会给大家此时已死的感觉。每个人联想到的要么是自己看到的刀割**,要么联想到的是自己躺在手术台上被刀割。有这等联想之后,哪里还会有认同的反应。”

    “哈哈。”恩叔连连点头,边点头边笑。

    “但是,这一定要推行。哪怕是坚持五十年一百年,哪怕是要靠几代人的坚持推广下去这样的观点,尸检必须变成制度。这是能推动医学发展的制度。”韦泽诉苦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素的冷静,诉苦归诉苦,决定的事情就会坚持是韦泽的一贯做法。

    又笑了两声,恩叔收起笑容,“阁下,我这次来中国,是准备参加中国的革命。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阁下并不是想让我做阁下的私臣,也不是让我成为中国的官僚。阁下是希望我参加中国的革命事业吧?”

    韦泽精神一震,他连连点头,“您没理解错。我想邀请您参加革命的事业。不过为什么您现在想通了?”

    “我看阁下作为一名优秀的政务官,并不认为行政是要管理,而是要解决问题,要服务大众。就如我看到那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标语一样。有了这样的判断,我才能对阁下放心。要知道,很多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人,很多提出政府主导的人,都是吆喝着为了国家为了社会,要有更多监狱,要有更多警察。”恩叔的话也是英语和汉语混杂,不过听得出他情绪还挺不错。

    “更多监狱,更多警察么。”韦泽嘿嘿一笑。他很怀疑恩叔是不是知道民朝每过一段时间的严打。虽然韦泽认为以后大概不需要严打了,可他本人对于暴力的手段从来不吝于使用。这是韦泽对付社会困境时候的手段之一。

    “不过阁下,我真的很想知道您到底是怎么看待中美战争的。您能告诉我您个人的看法么?”恩叔转移了话题。

    “我说过,国内问题国外解决。我本人希望这场战争是中国最后的境外作战。完成了我们要吞下的土地之后,中**队就完全转化为一支保卫国家的军队。我们不会主动挑起战争,即便以后再发生战争,中国也不会要求对方割让土地。当然,这次我们也不会采取直接割地的办法。以美国佬的占山为王的土匪政治特点,我们会让美国中西部各州宣布脱离美国并入中国。”对于恩叔,韦泽并没有丝毫隐瞒。和聪明人就要说实话,这是最有利的做法。

    “您会接纳当地的外国人?”恩叔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哼!”韦泽冷笑一声,“在那片土地上美国佬不过是比我们早到了几十年,现在在那片土地的大批所谓美国佬都只是近几年或者近十年抵达的移民。如果他们愿意承认那些土地是中国的领土,如果他们的愿望只是在那些土地上好好生活。我们为什不接受那些人的存在?”

    恩叔暂时不再说话,欧洲的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报导着中国与美国的战争。“中国人要杀光美国人!”“中国要为印第安人报仇!”此类标题占据了据大多数文章。于是耸人听闻的标题越能够吸引注意,恩叔对此并不意外。但是听韦泽的意思,中国割取美国领土的意愿极为坚定,却没有准备对美国民众实施屠杀的打算。

    “您认为可以把欧洲人变成中国人?”恩叔试探着问道。

    “我不认为可以把欧洲人变成中国人,我可从来不是种族主义者。”韦泽为自己辩解着。

    “那么您准备用血统融合的方式?”恩叔继续提出问题。

    “未来的中国提供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工业化的生活方式。当然,那些人会发现这种生活方式的政治基础之一是唯物主义,政治立场之一是反宗教。这或许会让很大一部分人感到不适应。我们中国的普遍教育会教授汉语,汉语也将是中国唯一的官方语言和考试用语。但是这么做是为了降低社会营运成本,而不是要去毁灭别的文化。在官方没有规定必须采取汉语的场所里面,他们爱说什么语言都是他们的自由。这个国家只是被命名为中华民朝,这个国家的人民祖上是什么血统,并不是各种考量的基础。这是一个由宪法提供自由、平等、民主的国家,是以宪法为基础的法治国家。中华民朝并非是是某种有什么特征特性人类当主人的国家。当然,我更不希望这是资本家们统治的国家。”

    听了韦泽介绍,恩叔没有立刻表态。他继续问道:“这是未来,而当下的国内问题国外解决是要做到什么?”

    “在这场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年轻军人将很快接替即将退休的老军人。有这样一支军队为基础,我才能继续推动党建和政治改革。也许您能想象的到,当下民朝的权力结构中有太多的权力集团。既然到了退休的年龄,他们就该退下去,让新时代教育出来的年轻人接替他们的位置。”韦泽说的非常流利。这是他谋划已久的发展步骤,现在要的就是执行而不是再去考量。没有军队压阵,任何政改都不可能成功。和平的想象当然很好,但是这只是想象而已。吃进去的,不靠暴力是没办法让他们吐出来。对美国是如此,对中国也一样。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