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02章 解牛(十五)

第302章 解牛(十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孟德斯工程师气喘吁吁的靠在一棵树上喘息,在他旁边的七八个人同样气喘吁吁。孟德斯工程师的儿子班尼尔连靠着树休息的力气都没有,他干脆盘腿坐在地上喘气。

    “先……先生们!再向前走两英里,我们就能到一座铁路桥。炸掉那座铁路桥,中国人就没办法乘坐……乘坐火车北上。”孟德斯工程师稍微匀了口气,立刻就对同行的那些人说道。

    其他人都累的不行,对于孟德斯工程师的话并没有回答。这不仅是因为疲惫,更是因为他们其实也不懂这些东西。又歇了好一阵,与孟德斯工程师同行的一位联邦军人终于开口说道:“中校先生,联邦政府真的会给我们国会勋章么?”

    孟德斯工程师心里面一阵苦笑,那位联邦军人也太可爱了,居然相信一位中校居然能够说得动国会给士兵授勋。但是这也是孟德斯工程师动员人的伎俩,他此时穿着一身意外挺合体的中校制服,这是几天前和孟德斯工程师一起行动的那位中校先生脱下的制服。中国军队在黑夜中对圣保罗城的美军穷追猛打,美军被打的落花流水。几乎到了绝境的中校突然用手枪逼着和他一起躲在一栋房子后面的孟德斯工程师换了衣服,他穿着孟德斯工程师的衣服在黑夜里逃之夭夭。

    作为地头蛇,孟德斯工程师可没有坐以待毙。他带着被吓得不轻的儿子班尼尔一起沿着小路逃出了圣保罗城。在城外,他遇到了几位也是勉强逃命出来的联邦军人。此时是战争时期,各个部队跑到了他们从未到过的地方。部队和军官之间并不熟悉。所以孟德斯“中校”就带领着这几位联邦军人组成的小队开始北上,试图抵达北方的城市。

    身为铁路工程师,孟德斯“中校”当然知道铁路系统的沿途物资存储模式。在铁路中间的车站打开秘密储藏格子,用里面取出的了枪支弹药和炸药武装了小队。又取得了一些口粮,孟德斯“中校”带领的小队继续北上。

    此时铁路上已经没有火车,大家就沿着铁路向北走了几天。就在孟德斯觉得已经脱离了中国人进攻范围的时候,由南向北的火车惊动了这帮人。孟德斯“中校”可没有傻乎乎的前去拦火车,他带着不解的部下们往远处躲。等他们刚躲好,就见到火车一列接一列的通过,火车上都是中国军队。

    所有的军人们在惊慌失措之余都对孟德斯中校投去了敬佩的目光,这种中校大人判断太正确了。若是他们试图去拦火车,注定会遭到中国人的攻击。只是此时军人生怕被凶悍的中国军队发现,都不敢吭声。孟德斯工程师同样说不出话来。中国军队不仅是在乘坐火车,他们更是在铁路两边颇为警戒。那些部队乘坐着奇怪的装备,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奔行如飞。看着那些装备,孟德斯工程师的儿子班尼尔有些结巴的低声对父亲说道:“sir,中国人在城里用这些装备拖运大炮。”

    小部队看到了火车向北前进,就知道他们北上的计划落空了。中国人明显不是要去北方旅行,他们这是要进攻北方的城市。联邦军人们知道美国很大很大,让二看着满载中国军队的火车,这些美国军人竟然生出无处可去的感觉。到处都是中国人,到处都是中国人!南边、北边、城市、森林,这些军人到处都能看到中国人。

    大家也不知道该去那里,只是准备先躲一阵子。到了下午,孟德斯工程师发现铁路上出现了由北向南形势的火车,车上没有装载军人。作为铁路工程师,孟德斯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中国人这是要把空车派到南边,继续接应部队北上。

    向着意气消沉的联邦军人们讲述了这个事情之后,孟德斯“中校”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继续北上,炸掉铁路桥,让中国人无法运输部队。”

    士兵们此时也晕着头跟着孟德斯中校前进,他们都不是本地人,所以本能的跟着军阶最高的人走。而且孟德斯中校也很有能力,轻松的就从空无一人的火车站那边找出了武器弹药和食物。这些士兵是在城东被击溃的,他们为了逃命可是连武器都给扔了。

    即便如此,当他们理解了孟德斯工程师的话之后,士兵们还是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中校,我们这才几个人,肯定完不成这个任务。”

    “我们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你们所有人都可以得到勋章!”孟德斯“中校”用一种满怀信心的语气说道。

    士兵们对勋章毫无兴趣,什么勋章都没有命值钱。看到这帮人的熊样,孟德斯“中校”脑子迅速回想着他所知道的所有勋章。片刻之后他大声说道:“你们跟着我干,我保证能让大家得到国会勋章!”

    这下士兵们都愣住了,国会勋章是1862年时候创立的勋章。在南北战争中很多有卓越表现的军人都得到了这样的勋章。的得到这样勋章的人无一例外都加官进爵,成了知名的人物。

    “跟着我去炸了铁路桥,就能阻止中国军队北上。我们接着向东撤退,肯定可以摆脱中国人。诸位立下如此大功,一定可以得到总统嘉奖。更可以得到国会勋章!”孟德斯说的斩钉截铁。

    也不知道是因为渴望通过国会勋章改变自己的命运,或者仅仅是孟德斯中校要亲自行动,士兵们也不知道脱离了队伍之后该去哪里。士兵们最后还是跟着孟德斯中校向北出发。

    这次行军就没有那么幸运,为了避开中国人,部队没办法沿着铁路走,大家只能在山林里跋涉。荒山野岭里面跋涉格外消耗体力,连孟德斯中校这个本地人都累的几乎走不动。此时听到部下再次提起勋章的事情,孟德斯只能大声说道:“放心,只要完成这个任务,我们一定可以得到国会勋章!”

    声音刚落,孟德斯“中校”带领的小队就听到就在他们身边的陡坡下传出英语来,“你们是哪个部分的?是华sheng顿派来的么?”

    这一嗓子把孟德斯他们给吓的不轻,为了避开中国人,这些人专门选择了偏僻的道路。谁成想这里居然还有其他美国人。

    而问话的部队并没有继续躲藏,随着一阵树叶草丛的响动,四五名骑兵牵着马匹从坡下绕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位仪表堂堂的少校,见到孟德斯肩头的阶级章,少校立刻敬礼,“中校,我是南塔科塔州的骑兵少校潘兴。”

    孟德斯想上前握手,又想起部队里面讲的是敬礼。脑子里很快转了几圈,孟德斯“中校”很随便的给这位少校还礼。“我是华sheng顿特区来的孟德斯中校。现在我们要去炸铁路,少校你还有多少部队,和我们一起去。”

    潘兴少校听了对面的孟德斯中校的问话,他苦笑了一下,“我所在的骑兵团被中国人击溃了,只有我们几个人逃了出来。不过中校,您实在是让我敬佩。我愿意跟着您一起去炸铁路。”

    孟德斯中校听了潘兴少校所说的前半段之后,心里面极为失望。他认为对面逃出来的这么几个败军大概是没有什么勇气发动袭击的。没想到少校毫不犹豫的决定跟着自己去完成更加危险的作战,这勇气可是不一般。

    没等他想出来该说什么,就见对面的少校苦笑着问道:“中校,请问你们有吃的么?我们已经断粮一天多了。”

    孟德斯中校带走了车站储藏室里面的不少土豆,他就拿了出来。军人们就赶紧拿出行军吊锅做了顿土豆泥,在土豆泥上撒了孟德斯中校带出来的食盐,配了一点奶酪,这帮人就开始吃起来。

    潘姓少校吃的狼吞虎咽,连胡子上都沾了不少土豆泥。他吃的虽然快,嘴也没闲着。“中校,您要在哪里炸铁路?”

    “再向前走两英里就有一座铁路桥,炸了那座铁路桥之后再向前走五英里,还有另外一座铁路桥。我想把这两座桥给炸掉。”孟德斯工程师也是边吃边说。

    “中国人一定会派人去守桥,我们能够成功么?”潘兴少校往嘴里又塞了两勺土豆泥,含含糊糊的问。

    孟德斯中校真的没想到中国人会派人守桥的事情,被潘兴少校提醒之后,他心里面有些混乱。如果中国人真的派了部队严加防范的话……

    “我有办法。到了那里之后就能完成目标。”孟德斯中校答道。

    “真的?”潘兴少校眼中闪过了光芒,那不是疑惑的眼神,而是兴奋带来的激动。

    “真的!”孟德斯中校回答的非常肯定。身为工程师,孟德斯对这条铁路上的一切都非常清楚。有几座铁路桥建设的时候颇有隐患,只要在那个一直困扰着工程师的问题部位用炸药一炸,桥肯定要塌。想到曾经让自己无比痛恨的施工问题居然成了阻止中国军队的救命稻草,孟德斯只觉得无比滑稽。

    潘兴少校已经吃完了他那份土豆泥,用饥饿者特有的贪婪目光从别人没吃完的土豆泥上扫过,他立刻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先歇会儿。大家都累了。”孟德斯中校答道。

    休息的时候,潘兴少校提供了骑兵们带的露宿工具,毛毯。大家挤着睡了一阵,在下午时分继续出发。天黑之前,他们总算是抵达了目的地。

    果然如潘兴少校所讲,中国人在铁路桥两头设下了岗哨。那些看着结结实实的布袋垒成了掩体,重机枪夹在掩体上面。即便只是个冒充的中校,孟德斯也知道靠他们这点人上前就是送死。

    然而孟德斯工程师早就考虑到了这点,他带着这支小部队沿着一条只有熟人才能知道的崎岖小道绕过中国部下的警戒圈。这座铁路桥设在一条河上,孟德斯中校抵达的地方正好是上游的浅滩。他们先从浅滩上涉水渡过这条不宽的河流,又通过小路绕了一大圈到了下游。

    抵达了目的地,潘兴少校压低了声音,用崇拜的语气说道:“阁下,您调查的太仔细了。如果我们的团长有您这样的谨慎,我们说什么都不会遭到那样的打击。”

    沿途之上孟德斯听潘兴介绍了骑兵团遭到了什么,这支经验丰富的部队居然傻乎乎的进了中国人的包围圈。结果遭到了中国军队的毁灭性打击。潘兴少校则是因为带队侦查,好不容易才逃脱了中国军队的追击。潘兴少校并不敢走大路,只能穿山越岭。因为地理不熟,他带队在山里几乎陷入了迷路的境地。

    “我也是运气好而已。”孟德斯中校只能这么回答。若是告诉这位少校真实情况,大概少校立刻就会带着军人们逃之夭夭了吧。

    此时天色已黑,中国人的防御阵地外面点起了马灯。在隐蔽的地方看着那些影影绰绰的光影,潘兴少校咬着牙低声说道:“中校,要让我去引开中国人么?”

    “为什么?”孟德斯中校一愣。

    潘兴指着沉浸在夜色黑暗中的铁路桥说道:“您看他们的布置,他们的阵地上根本就没有灯火,只是远远的在其他地方点起了灯。这样的话,只要有部队进入他们的警戒圈,就会暴露在中国人火力打击之下。如果不能调动他们的部队,我们就没办法上了铁路桥。”

    “我们为什么要上铁路桥?”孟德斯反问道。

    “啊?”潘兴少校愣住了。

    “你带部队跟我来。”孟德斯说道。

    潘兴识趣的跟着孟德斯进发,在黑暗中他们走的很慢。但是那向北的小路的确存在,跟在孟德斯中校背后,潘兴边小心的走路边问,“为什么不能上桥面?您带的炸药只怕炸不断支柱。”

    “你说的没错,若是平常时候的确要上桥面。炸断一段桥面之后,这座桥就没办法用了。”孟德斯答道。

    “是啊,您说的没错。其实我倒是觉得我们把铁轨扒下来就行。”潘兴少校连忙跟风上。

    “铁轨不破坏的话中国人只用再装上去就行。咱们根本没办法把铁轨给破坏到无法修理的地步。”孟德斯答道。

    “我们找个临近河边或者山崖的,直接把铁轨扔下面不行么?”潘兴还是在以军人的想法发挥着脑洞。

    孟德斯被这大外行话给逗乐了,先是一笑,孟德斯工程师解释道:“修铁路的时候虽然未必考虑到大规模战争的问题,但是小规模的铁轨问题我们都考虑过。所以在车站都会留下一定量的铁轨。我们几个人费劲千辛万苦破坏的那点铁路,随便拖来附近车站的铁轨就能修复。”

    “真的?”潘兴少校意外的问。

    “当然是真的。不仅附近车站有备用的铁轨,如果是在山区的话,在不少不被人注意的地方也会设下钢轨,就是怕出了事情没办法立刻对轨道进行维修。”作为专家,孟德斯讲述着维修的秘密。

    “原来如此!”潘兴少校看来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知识,他的声音里面满是大惑得解的兴奋。

    此时已经走出了一段路,孟德斯让大家停下,他对潘兴等人说道:“两人不要骑马,跟和我到河边。其他人在这里等我。”

    “我去!”没等其他人说话,潘兴立刻抢先说道。

    班尼尔也想跟着自己老爹一起去,孟德斯抢先命令道:“你和其他人留在这里。”

    那位曾经问过是否能真的得到国会勋章的士兵趁此机会表示要和孟德斯中校一起前去,小部队很快就组成。三人没骑马,只是背了炸药行囊徒步返回。到了河边,孟德斯回头吩咐了一句,“小心脚下。”接着带头走入了河里。

    这条河的河床没什么淤泥,现在水草也没到丰盛的时候,三人踩着石头进入了冰凉的河水里面。中国军队为了避免遭到炮击,在桥头和桥上并没有点起灯火。这下反倒方便了这支小分队抹黑接近桥梁。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小心翼翼的三个人总算抵达了桥下。孟德斯松了口气,河水哗哗的流淌着,只要没傻到用力敲击木料,不大的声音都会被河水掩盖。

    在潘兴少校和士兵的帮助下登上了一根支柱。用手一摸,那里的一个缺口还在。把早就准备好的一捆炸药塞进缺口,孟德斯中校仔细检查了引信的安装,然后把导huo索盘在一根横着的木头上。

    延长导huo索的动作花了不少的时间,孟德斯明显能感觉到脚下用肩膀支撑着自己的两个人身体都在晃。不过他们扶住粗大的木质支柱撑住了身体。

    完成了自己希望的长度后,孟德斯工程师深深的吸了口气,把导huo索的头部在携带的点火纸上用力一划。纸面上闪过一道淡淡的磷火,却没燃烧。平息了一下呼吸,孟德斯工程师把这个动作再次做了一遍,这次导huo索终于开始喷射出点点火星,燃烧起来。

    弯下腰,孟德斯工程师从两个人肩头遛下。不用说话,三人都知道该干什么。他们在漆黑的夜里沿着来路返回。即便是顺流而下,三人也走了七八分钟才到了河边。三人上岸之后便走边不断回头看,有过了一两分钟,安放炸药地方的一道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河面。随着爆炸声传来,三人都看到一大截桥面先是摇摇欲坠,然后就呈现半悬挂的模样悬停在半空。黑暗很快降临,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们就没能看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