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03章 解牛(十六)

第303章 解牛(十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自打中美开战之后,北美上空的无线电波密度直线上升,很快就达到了以往的几十倍之多。这些往来于空中的无线电将铁路被破坏的消息传到了正在围攻德卢斯的24军司令部。

    接到了情报,参谋长祁睿的脸色非常难看。以当下光复军的兵力,想让一条铁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并不容易,但是祁睿相信重点防守总不该有问题。可最新的这条消息中,一座重点防御的铁路桥被美国佬破坏掉。就这么一个问题就让之后的军事计划遇到了极大问题。

    原先的计划中,24军包围德卢斯,在圣保罗的三个军紧接着北上参战。拿下这个关键的要点后,德卢斯北部的数万美国联邦军就陷入重围。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前线指挥部认为第一线的联邦军队都是美国的精锐。集中优势兵力∷↘wan∷↘∷↘ロ巴,↘.︾※.▼打歼灭战的好处就在这里,把这帮人干净利落的全歼,不仅让美国联邦军队没有充足的基干,更让那些还没和光复军交战的美**队摸不清光复军的虚实。后续的美**队不知道对手的真实能力,就意味着美国后续部队还会按照前面被歼灭的那帮军队一样再犯一遍错误。

    到现在为止,如意算盘始终执行的不错。可一座铁路桥就让计算出了大问题,祁睿就算是明知道生气没用,可还是忍不住失望引发的怒意。

    所有年轻军官都不吭声,司令部里面登时陷入了紧张的局面。此时军长郑明伦起来说话了,“咱们的计划就先调整一下。在后续部队晚来一天到一天半的情况下继续和敌人作战。”

    这段时间军长很少发言,即便是发言也是在参与计划制定的时候。之前虽然遇到诸多问题,整体来看并没出现超出计划之外的情况,大家也没轮到请军长说话的机会。现在局面有些超出预先计划之外,听到军长在此时下达了命令,司令部里面的众人都是精神一振。

    回想一下军长的命令,司令部里头的年轻人也算是定住了神。其实最糟糕的局面也就是后续部队晚来两天。只要铁路桥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问题,步兵们大可靠工兵建成简单的通行桥梁。耽误的时间顶多两天。

    也许是因为缓过来了神,祁睿找到了让自己愤怒的理由。24军的仗打到现在遇到不少敌人,却没遇到让他们不得不改变作战计划的情况。这么一路狂飙猛进,猛然遭到挫折的时候心里面自然非常非常不愉快。

    “命令部队加强铁路巡视,防范敌人继续破坏。”祁睿对铁路问题下了命令。一座铁路桥被炸其实对步兵们徒步抵达前线影响有限。步兵们背着军用背包越过被破坏的铁路桥,徒步走到没被破坏的那边。不管那边是火车或者卡车,轻步兵们乘上车就能出发。

    轻步兵能这么干,重武器却没办法如此解决。75炮一吨多重,平地扛就得十几号人。崎岖地形上的运输基本不用考虑。至于105炮么,更是完全没有考虑的必要。重装备能带来战场上的巨大优势,光复军对重装备的依赖度相当高。即便是友军的重装备,祁睿也不能对此视若无睹。

    司令部外的黑夜中,枪炮声又开始激烈起来。看来在德卢斯的美国佬一点都没有放松的迹象,他们大有趁着光复军初到此地立足未稳的时候打乱光复军布置的意图。

    即便南边的援军行动迟缓,祁睿还有来自北方的援军可以期待。他很快恢复了冷静,对通讯参谋下令,“通知各个部队,哪怕暂时后退一些,也不能让包围网出现任何问题。只要撑到天灵,我们就能让那帮美国佬知道地头蛇对上咱们这条强龙是个什么结果!”

    军长郑明伦静静的看着司令部里面这帮年轻人的表现,祁睿平素很少说狠话,此时在压力下他还是没能忍住。这个所谓的地头蛇到底是指德卢斯城内的美**队?还是在指那些活动在铁路线附近的美国小分队?郑明伦对此倒是有些兴趣。

    不过郑明伦什么都没说,此时的战斗情况距离局势逆转差得远。24军的行军表现真的非常出色,郑明伦坚信自己的部队能够单独解决敌人,独占大功。

    光复军对战争充满信心,光复军对面的美国联邦军队则大不相同。潘兴少校对孟德斯中校的佩服简直如同密西西比河般绵绵不绝。且不说中校的准确情报,光是能够身先士卒的带队作战,这就是无与伦比的勇武。虽然整个过程中并没有遇到任何真正的危险,可是距离三个人二十几米内就是十几倍乃至几十倍的敌人。孟德斯中校沉着冷静的应对,让作战轻易得到了成功。

    孟德斯中校并不太喜欢听潘兴少校的赞美,抹黑走五英里的道路是件挺痛苦的事情。虽然亲自走过这条道路,但是孟德斯工程师只感觉非常担心。他担心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把大伙带上了错误的方向。作为小路,自然没有特别明显的痕迹。有些转折的地方完全依靠回忆才行。可这些回忆因为时间的关系已经相当模糊。

    一英里大概有1.6公里,五英里就是8公里。在白天的时候一个多小时就能走完的道路,现在可就要花费数倍的时间。走了不到一半,孟德斯中校已经气喘吁吁,他的小队同样是喘着粗气。

    “中校,我们休息一下吧。”潘兴少校擦了擦脸上的汗,对孟德斯中校提出了请求。

    “好。”孟德斯中校答应下来。在黑夜中穿行所要经历的心理上的压力之大是他以前从未想到的,这种压力带来的体力消耗更是他从未想到的。

    大家刚坐下,孟德斯中校就打开饭盒,让小队里面的众人吃那撒了盐的凉土豆泥。此时他们已经没办法加热食物。万一点起火来被中国人看到就完蛋了。大家可以偷袭中国人,可没办法和中国人正面作战。在这个小队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中**队的手下败将,若不是运气好的话,他们此时大概已经被打死了吧。

    几口土豆泥下肚,部队里面立刻就恢复了些生气。士兵忍不住问:“中校,我们只是再去炸一座桥吧?”

    “对。再炸一座桥就行了。”孟德斯中校回答的非常肯定。

    “为什么不能只炸一座桥或者干脆多炸几座。”士兵对此很是不解。

    孟德斯中校耐心的解释着:“如果只炸一座,是可以通过两边一起施工来修复桥梁。炸了两座桥之后,维修就只能靠一边的设备力量。那样的修复速度是两边一起修复的四分之一左右。多炸几座桥和只炸两座桥其实没太大区别。而且我们就这么点人,雷g也不多。想多炸桥也办不到。”

    士兵对桥梁工程与铁路工程并无概念,不过他们听明白了这位非常能干的中校大人绝没有让这支拼凑起来的小部队与中国人硬碰硬的打算。对于士兵来说,这一点就足够了。中校大人不逼着士兵们送死,这简直是上帝下凡。至于到底炸几座特么的该死的破桥,那都不算事。

    小分队吃了点东西,又互相背靠背,三个人裹一张毯子眯了一阵。最后还是在孟德斯中校的催促下起身继续前进。

    黑夜行路还是那样的困难,深一脚浅一脚,为了防止受伤,更要全神贯注。小分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他们终于看到了灯火。灯火并不能算很明亮,可黑夜中那无疑就是指路明灯。向着灯火方向走了一阵,小分队就听到了河水的声音。

    “到了!”孟德斯中校声音里面有着极大的热情。一看地形,他就确定自己真的走对了道路。这座桥是一座令孟德斯曾经无比头痛的桥梁,承包商的做法简单粗暴,砍了些巨大的树木建成了傻大黑粗的支柱。这些支柱看着浑厚结实,实际上并非如此。特别是接口的地方处理的无比糟糕,支柱连接的位置更是糙的很。孟德斯工程师曾经不少次和其他工程师用这座铁路桥能撑多久来开玩笑。

    一路上之上,孟德斯已经想好了破坏的位置。只要在接口的地方炸一下,其他本来就不稳当的位置就会受到更大破坏。以美国大建铁路时候的操行,只要有火车通过,这座看似没问题的桥就会被压垮。至少出现重大的结构问题。

    不过这个思路虽然很好,但是有个问题。这条河河道比较深,铁路桥是架设在两个高坡上。想炸桥,就得先爬上桥面,在从桥面上翻下去。上一座桥还能用搭人梯的办法处理,而这座桥就不适合。

    想了想,孟德斯中校就把潘兴少校叫到一边,把他面对的问题告诉了潘兴少校。潘兴少校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然后他为难的说道:“中校?要么我们爬上去吧。”

    “怎么爬?”孟德斯自然知道他们没有力量突破中国人在桥头的防御,如果能用爬的办法自然是好。

    “用绳子兜着柱子,脚登紧柱子……”潘兴少校讲述着他的办法。

    这次轮到孟德斯中校皱眉了,这个做法他没用过,而且听起来就感觉就需要非常的技术水平。

    “谁来爬?”孟德斯中校问道。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