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05章 解牛(十八)

第305章 解牛(十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单纯从现实来谈的话,三万人手拉手可以构成一个大约五万米的环。这个五十公里的长度足以把德卢斯围起来。然而从军事角度来看,这种单薄的防御是极为愚蠢的的选择。敌人只要随便打破比较近的两处,就能将这个“防御体系”打得七零八落。

    接受过光复军军校系统教育的胡行至团长很清楚,军校不仅教给部队正确的战斗方式,更要大家参与演练那些愚蠢的战术。而且演练愚蠢的战术也并非要一味否定,因为光复军的最高指挥员韦泽认为任何战斗都有其发挥的空间。愚蠢与不愚蠢永远是个动态比较的结果,,战场上的现实用一句话“形势比人强”大概就能总结下来。

    在胡行至团长面前的地图上,依托地形的新战线已经逐步完成。在这条非常单薄的战线后面是预备队伍。身为团长,胡行至很清楚这条战线到底有多脆弱。如果光复军面对的不是远不够专业的美国佬而是千锤百炼的中**队,战线被击破那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团长,三营的电话。”通讯员喊道。

    一听到来自基层的电话,胡行至就觉得身上一阵难受。从开战到现在,就没有任何电话带来的是好消息。

    “团长,请求火力支援!”

    “团长,请求兵力支援!”

    “团长,请把派人把伤员接下去!”

    “团长,我们还要顶多久?”

    ……

    胡行至是个团长,他已经不是营长或者连长。即便胡行至有去前线的打算,他也不可能亲自到那么漫长的前线去参加指挥。要基层指挥员是干什么的?不就是要完成前线作战任务的么?难道是他胡行至心甘情愿自作主张的排出这样一个愚蠢的大包围圈的么?这是军部的命令。

    当然,胡行至也能理解祁睿做出这样判断的理由。师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专门解释过战斗的理由,而且不久前师长再次打电话过来强调了援军没办法按照计划抵达。24军只能充分利用战斗力优势单独完成包围歼灭德卢斯港敌人的任务。

    和祁睿参加过初级班培训,胡行至当然能理解祁睿的考量。美国佬人人有枪,让这帮家伙随意行动的话,部队必须时时刻刻绷紧神经。战场已经让所有人都紧张的要命,24小时都紧绷神经的话,那人大概得疯掉了吧。

    胡行至接起电话,压抑着心中的不安说道:“喂!我是胡行至!”

    “团长,我们负责进攻港口,敌人抵抗的很激烈。能不能再调些大炮过来。”三营营长焦急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了出来。

    听了三营长的声音,胡行至才想起了自己的部队不仅承担着防御的重任,还承担着进攻的任务。24军此次作战的目的是全歼德卢斯守军,占领德卢斯城。从之前作战的经验上看,光复军应该是处于攻势,敌人处于守势才对。然而德卢斯城的守军司令应该是个有经验的硬骨头,他果断出击的模式让试图全歼的光复军反倒在大部分战线上处于守势了。

    面对负责进攻的三营营长,胡行至心里面很想说让部队暂时不用那么着急进攻。以现在的部队局面,预备队要用在保证防线不出问题之上。炮兵除了支援之外,还针对敌人进场活动的进行夜班值班炮击。在这样的局面下,哪里有多余的火力支援进攻部队。

    但是话到了嘴边,胡行至又给憋住了。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这对于任何军官来说都是常识之一。光复军的防御部队可以用一条单薄到可笑的防线完成愚蠢的彻底包围的作战计划,想防御光复军的正面进攻,敌人少说也得派出数倍的兵力吧?敌人若是被打疼,若是被打得没了信心,他们总得抽调部队前来援助吧?

    咬咬牙,胡行至对着话筒嚷道:“你们现在继续进攻,坚持进攻就是胜利。”

    对面的营长没想到胡行至居然下达了这么一个命令,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团长,我们营的兵力有限。现在敌人充分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布置火力点。能不能等到天亮的时候再发动猛攻?那时候我们的狙击手就能派上用场了。”

    “让你们进攻你们就进攻!我们训练了那么多夜战,难道美国佬比咱们部队更擅长么?你这说出去就是笑话!三营长,我现在命令你继续进攻,你们一个营四百号人,敌人绝不可能是你们的对手!你们强化攻势,他们一定会顶不住!”说道最后,胡行至简直是要怒吼起来。说完之后,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胡行至觉得轻松了不少。他平素里也不是喜欢这样大声嚎叫的人,作为胡成何家的子弟,家里面有那么多高级军人,胡行至当然知道对着部下怒吼其实用处不大。即便不是有家族的传承,军校里面也很多次教给军人们这样做的用处很有限。怒吼的目的是让指战员们的精神能够更集中。

    然而胡行至也管不了那么多,这么一通大喊之后,他感觉心情其实好了不少。而且团部里面的那些人员也看着精神振奋了一些,至少他们知道了胡行至此时很愤怒,行动上都有比较明显的收敛。这样的变化让胡行至心情好上不少。

    胡行至坐在行军椅上平息情绪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就蹦了出来,如果没有耽误那一阵就好了!在祁睿马晓明等人在一线作战的时候,胡行至奉命接收装备去了。这一耽误就是一个多月。胡行至趁着此时赶紧结婚,把自己的事情处理了一下。人生也算是进入了新阶段,可这么一耽误,他到了前线之后就失掉了最初立功的机会。

    作为祁睿在军校的老同学,作为祁睿在南海时候的老战友,作为和祁睿一起参加了锡兰战役的老兄弟,即便是知道祁睿的出身,胡行至倒也没想那么多。一路行来,胡行至知道祁睿现在的位置并不是在考核时候靠他爹的地位而得到通过。这一切都是祁睿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得到了上头的认同。所以胡行至并没有要和祁睿互别苗头的打算。

    但是此事胡行至却希望自己要是没有承担起当时看似轻松的接受装备的任务就好了,祁睿不用讲,他身为军代理参谋长,那已经是司令部的指挥官。马晓明、钱大多、李延年等等早期加入战斗的基本都不再是团级干部。哪怕是一个师级干部,也不用在前线经受这样的煎熬。至少团长不太可能时时刻刻有了困难就给师部打电话吧。至少胡行至是绝对不敢这么干的。

    就在胡行至忍不住为了之前不少是后悔的时候,电话铃又响了起来。通讯参谋接起电话,没多久,他就捂住了话筒,对胡行至喊道:“团长,一营营长请您接电话。”

    唉……,心里面叹口气,胡行至接过了话筒。

    唉……,放下听筒,三营营长许苏杭长叹口气。团里面有团部,作为指挥第一线的营就只是利用一片凹地边缘的石头,在上面撑起块一个小帐篷,就把这里当做营部。

    营长、营政委、副营长、三个连长,这六名主要人员在这片帆布下都听到了方才团长的命令。一个营的确有300多人,不过这些天的战斗之后部队难免有损失。方才的进攻也的确有些受挫,现在部队能够投入战斗的部队已经不到240人。而黑黢黢的夜色下,作为地头蛇的敌人数量暴露出来的至少有六七百。没暴露出来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咱们不要再冲那么猛,一点点的稳扎稳打吧。”夜色里面,营政委黑着脸说道。大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而且营政委也没有让大家看他脸色的打算。

    在光复军的传统里面,政委都有非常优秀的战斗能力。所以政委在军事上的发言并没有遭到质疑,因为他说出了大家在之前战斗中遇到的问题。对面那帮美国佬的作战能力在之前从所未见。营部里面这些人都参加过美国西海岸战役,之前遇到的美国佬都是先用火力对着光复军猛烈开火。这种心态能够理解,战争么,对着敌人倾泻一通火力,能不能打死敌人固然重要。给自己壮胆更重要。

    然而对面的指挥官看来是个老手,他并没有这么干,而是非常阴线的把机枪阵地布置好。当中**队进入机枪阵地的射程范围的时候再猛烈开火对中**队进行杀伤。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作战模式,光复军的内部训练的时候也有相应的训练,部队里面都作为进攻方和防御方有过专门的训练。

    但是演习和训练的时候,倒地的部队拍拍身上的土就能起来。可在战争中每一次发现了敌人的火力点的时候,光复军都要付出受伤或者战死的代价。这些失去的士兵是没办法继续投入战斗了。至少在短期内是没办法投入战斗。面对这样的问题,营部里面每个人都心情沉重。

    “副营长,你和二连长一起再进攻一次。进攻的时候小心些。”营长许苏杭毕竟是军事主官,他板着脸下了命令。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