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06章 解牛(十九)

第306章 解牛(十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对面敌人的阵地上黑黢黢的看不到一丝醒目的亮光,即便处在黑暗里久了之后夜视能力会提高很多,但是人类眼睛的夜视能力还是非常有限。在一连长金富贵身边的二连长韦建军瞪大了眼睛也没能看清一连长所说的那几道沟和一道小坎。

    不过视觉虽然被黑夜限制,嗅觉和听觉却因视觉受限而被强化起来。空气中那湿润的湖水味道,还有在枪炮声中的流水声,都证明在不算太远的地方有着广大的水面和不小的水流。在湖水的湿气以及枪炮的硝烟中混合着血腥气,这种味道让韦建军觉得一种震颤的感觉顺着脊椎来回传导,以至于一连长说的那些都没有太往脑子里进。

    “老韦,你要是听明白了,我就带部队先撤下去啦。”一连长金富贵讲完之后问韦建军。

    一连长金富贵也是二十多岁,韦建军也是二十多岁,都不到“老”的年龄。不过部队里面只有年龄或者级别相差太多的,大家多数用职位来称呼。其他的人基本都是“老”字当头。这据说是当年从雷虎被称为“老虎”延续出来的。不过也没人去深究。这就成了一个习惯。

    “老金,你们被夹击的时候敌人的机枪阵地在哪个地方?”韦建军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其实金富贵所讲的地形了无新意,与司令部提供的最新地图没啥差别,那地图已经深深印在韦建军脑子里。但是金富贵的一连遭到不小的伤亡,就是因为美国佬把机枪阵地藏的很贼。至少在黑夜里观察不到敌人的机枪阵地到底在什么位置。

    金富贵咬着牙,狠狠的砸吧了一下嘴,“我要是能告诉你就好了。美国佬贼得很,每次机枪阵地都会移动。我们攻击成功三次,那三次美国佬的机枪阵地被我们拿下了。被打退两次,美国佬的机枪阵地位置不同。我觉得他们没有那么多机枪,所以定然是在进攻间隙里面换了位置。”

    “老金,你觉得用照明弹行么?”韦建军问。

    “照明弹?”金富贵一愣,他知道这玩意,也只是知道而已。皱着眉头,金富贵说道:“这得团里面下令才行吧?”

    “副营长,照明弹咱们营里有没有?”韦建军转头问副营长。

    副营长也不是很清楚,他回忆了一阵才说道:“韦连长,我不记得营里面分到这种装备了。”

    既然营里没有,韦建军也没办法。若是在营部里面想起这种装备,韦建军还能让营长向团长申请照明弹。现在他受命进攻,马上就要开打的时候返回头提出这样的要求,摆明了是他在为不想打找借口。

    “老金,我知道了。”韦建军对金富贵说道。

    金富贵抓住韦建军的手,“老韦,你们要小心。不过要是有机会能抓住敌人的空隙打他们的时候,那就狠狠打。给我们一连报仇!”

    “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敌人打得屁滚尿流!”韦建军语气非常坚定,“你下去之后和营长说一下,如果能让团里面用照明弹支援我们一下就好了。要是在白天,我们的战斗力远远超过美国佬。不用支援太久,哪怕是半个小时,就够我们把美国佬打崩溃啦!”

    “好!”金富贵答道。

    等一连撤下去,韦建军立刻命令一排派出一个班向左前方摸过去。连长带的指南针有夜光标记。部队实际上是在向东南方向进攻,韦建军的意思是继续一连的进攻方向,先把敌人一分为二。在黑夜里,如果二连能够把敌人分隔开,而二连就有机会在夜战里面利用火力优势击溃敌人。

    那个班静悄悄的摸了过去,在这个班行动之前,韦建军在黑夜里就看不到他们的身影。这个班行动之后,韦建军更看不到他们了。这反倒让韦建军心里面更加没谱起来,然而此时他除了等之外,也没有任何办法。

    金富贵带着部队撤下来之后立刻又去了营部,把请求照明弹的要求告诉营长许苏杭。许苏杭最初也没想到这玩意,现在有人提醒之后,他立刻就来了精神。的确,美国人能够依凭的只有黑夜。光复军要在黑黢黢的夜色下对付这帮地头蛇的难度的确不小。如果能够撕裂黑暗,光复军没有理由打不过这帮美国佬。拎起电话,金富贵立刻拨通了团部的电话。

    胡行至也没立刻想到照明弹这一出,第一时间里面他觉得这建议很对路。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有些不妥。对于进攻一方,照明弹很有效。但是对于防御一方就未必有效,光线不可能只照亮敌人那边,在这样犬牙交错的局面下,照明弹在照亮敌人的同时也在照亮光复军。而且光复军的包围圈如此单薄,万一让敌人看透了虚实,在某一个点上投注巨大兵力。那防线是有可能被击垮的。

    把自己的意思简单的向三营长许苏杭讲了一下,胡行至就听到许苏杭立刻答道:“团长,那就让炮兵往湖边打照明弹。我们在湖边采取的是攻势,他们最需要照明。”

    胡行至当时就觉得有些汗颜,营长的没错。胡行至无需照亮整个战斗区域,只需要有选择的照亮一小片即可。胡行至先问了问后勤人员,然后对三营长说道:“许营长,我们团里面还没领照明弹。我现在就派人去师部领,照明弹一旦抵达,我们立刻就联系你们。”

    听了胡行至的建议,许苏杭立刻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团长,别联系了。二连已经投入攻击。你接到之后就往湖那边远远先上一发,如果二连觉得不合适,他们就会连打三发红色信号弹。若是二连觉得应该继续打,他们就会连续打三发绿色信号弹。”

    “……好吧。”胡行至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名营长给连续反对了两次。而且这两次竟然都让胡行至没办法提出更好的建议。虽然知道自己此时当然要以战斗为重,但是胡行至心里面非常不爽。这不爽里面大部分自然是针对棘手的战局,一部分是对自己忘记照明弹的事情。自然还有一小点是对许苏杭。许苏杭三十多岁,并非是军事学院出身,而是步兵学校毕业。进修的时候上了军校。胡行至和许苏杭比学历大概能赢,但是比资历则是处于绝对下风。

    放下电话之后胡行至就给师长马晓明打了个电话,马晓明听了使用照明弹的这套建议,立刻赞道:“胡行至,说的好。是我忘记了。你马上派人到我这边来,我立刻就让人把照明弹和发射装置给你们准备好。”

    胡行至心里面既感动有有些吃味,马晓明和胡行至也是在进修的时候才认识的。当时那一期里面公认的优秀份子中,祁睿自然非常显眼,马晓明也没有什么逊色之处。而且知道祁睿出身的胡行至对祁睿能一鸣惊人的深层原因并不愿意多谈,他感觉与祁睿比较起来,马晓明或许更有领导的那种威信。马晓明做事果断,判断准确。对于错误的立刻就会质疑,对于正确的同样会立刻接纳。与马晓明相比,祁睿就属于想的比较多的类型。如果评选参谋长,胡行至自然支持祁睿多些。如果是评选军事主官,胡行至还是更倾向马晓明。

    马晓明并不知道胡行至的想法,而且他即便知道了也未必在意。先下令准备下给胡行至的装备之后,马晓明就拨通了给祁睿的电话。

    祁睿听了马晓明先介绍了胡行至的申请,他只是嗯了一声。这建议正确到祁睿根本不想插手此事的地步,想来马晓明肯定已经干了。很快,祁睿就听马晓明提出了把照明弹分到全军各团,让他们依照自己的情况使用的建议。

    “其他部队会不会受到影响?”祁睿立刻问。

    “现在我们的包围圈已经完成,我已经要求我们师各部队要做好互相掩护的工作。如果哪里受到威胁,旁边的部队大概也知道局面了。再说,这个是团里面负责掌控。如果到了团部做出决定的时候,大概局面已经到了牵连很广的地步了吧。”马晓明向祁睿解释着他的看法。

    祁睿思忖片刻立刻答道:“好,我会给全军到团一级配发照明弹。你现在赶紧给你们各团做出说明。别让部队配合出问题。”

    就在部队从连到军之间通过情报传输与想法调整做出新布置的时候,韦建军身边来了营里的通讯员。得知了自己有可能得到照明弹支援的消息,韦建军也没有太往心里去。团里面没有装备,还得去师里要。韦建军觉得这一来一回的时间大概得一两个小时吧。而探路部队已经回来。告知正面竟然没有敌人,部队向前直到湖边空无一人。

    韦建军让通讯员带了“我们要开始向湖边前进”的消息回营部。他自己拎起步枪,和连队的指战员们一起向前出发了。占领了这片到湖边的空地之后,韦建军扎下阵地,然后就能做出下一步选择。虽然知道敌人定然不怀好意,但是韦建军除了前进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选择啦。

    正了正钢盔,韦建军说道:“出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