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08章 解牛(二十一)

第308章 解牛(二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阿瑟准将站在德卢斯的码头上,这里已经用石头和沙袋建成了坚固的工事。德卢斯当地人多数是斯堪的纳维亚人,这帮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挪威与瑞典的后裔们身材高大,性格固执。面对中国人的进攻,他们对联邦陆军表现出了强烈的支持。不管是在前线带路或者是帮着修建工事,他们都表现出非凡的能力。

    “阁下,我们已经把船都准备好了。您还有别的安排么?”一个身材超过一米九的巨汉走到阿瑟准将身边,用柔和的低音说道。

    “谢谢你,莱因哈特。你带人守好船就行。”阿瑟准将平素里总是傲然的神色此时也不自觉的缓和下来,虽然在夜里对方看不到,但是莱因哈特总是能听出阿瑟准将柔和的声音。

    这对于阿瑟准将是很少见的事情,早在1862年17岁的时候,南北战争中的田纳西的查塔努佳战役中,他所在的团兵力损失达40%,所有的骑马军官都已经阵亡,只剩下麦克阿瑟副官。他在战场上左右奔驰,集结队伍,重编各连人员,灵活勇敢地进行指挥,终于将团旗插到了米申奇山顶敌防御工事之上而获得国会荣誉勋章,他本人晋升为少校。后来便统帅第24团,直到战争结束。他晋升为中校、上校时还不过19岁,是联邦军队中最年轻的上校,被人称为西部的娃娃上校。

    中国人和英国人就英国殖民地达成了协议之后,美国联邦政府虽然没能在扩军上达成协议,但是他们立刻把南北战争之后解甲归田的优秀军人重新集结起来。阿瑟上校又从少尉干起,很快就重回上校。在开战前更是晋升准将,负责德卢斯这个重要城市的守备司令。他的部下从来没有对阿瑟准将的傲然提出丝毫异议,这位将军的履历和表现出的勇敢镇定的确让他有傲慢的资本。

    此时阿瑟准将并没有看直奔中**队而去的那支部队,他的目光在黑黢黢的湖面上扫视着。夜战是非常令人讨厌的事情,只要超出很短的距离,就难以判断对面的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但是阿瑟准将还是做出这样的计划,因为阿瑟准将虽然傲慢却不傻。他相信对面的中国人在战斗力上的确超出美军,如果两军实力相当。中**队不可能横扫西海岸,也不可能先杀进圣保罗之后再一路北上开始围攻德卢斯。如果他让中**队顺利的渡过这个夜晚,等到明天白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担惊受怕一晚上的美**队就要面对可怕的攻击。

    美**队在夜战中会疲惫,但是美国好歹是地头蛇。远道而来的中**队会在异国他乡接收到更大压力。作为参加过南北战争,19岁就以军功成为上校的阿瑟准将很清楚他们横扫南方邦联时候的压力。每一个农场,每一个城镇中都有试图攻击北方军队的南方佬。在彻底解除南方武装之前,任何一个南方佬都有可能抽出枪对北方军队射击。现在中国人就面对这样的压力,阿瑟准将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压力给扩张到最大。对陌生美国土地的恐惧是美国联邦军队对抗中**队的最好助手。

    阿瑟准将是从至少战役层面来考虑问题,在距离他两公里左右的地方,韦建军连长则完全是以战斗模式来考虑当前面对的问题。三排长希望能够先在黑夜里接出被敌人机枪打断了联络的一个班后再撤,在这黑灯瞎火的战场上,想避过敌人机枪的扫射,找到几十米外的部队需要至少十分钟。若是一来一回,半小时就过去了。

    而敌人的大部队正在压过来,他们的兵力具有巨大优势。二连现在若是不能赶紧撤退,韦建军立刻就能想出敌人四五种进攻模式。其中的模式之一就是找一支部队和光复军对射,然后两翼静悄悄的包抄。除非二排决定和敌人就地死战,否则的话很有可能等敌人直接和二连近在咫尺的时候才爆发战斗。然后二连就被敌人占据绝对优势的兵力围攻到死。

    “告诉三排长,现在就给我撤下来。至于他们的一个班,可以派两个人让他们从湖边溜走。部队应该都会游泳,在水里绕的远些肯定能避开敌人的追击。他们若是不立刻跟着连队一起撤,就让他们自己沿水边撤。”韦建军对通讯员喝道。

    让通讯员出发之后,韦建军只觉得心里面仿佛被小刀猛割般的难受。那可是一个排的部队,他自然不想让部队走散。但是他作为连长要考虑连队的问题,在两个排和一个排之间,韦建军当然要把两个排的生死放在更优先的位置上。

    可即便知道这些,韦建军还是觉得自己也许能在嘴上吆喝,实际上却做不出这样的决断。三排长的性子往好了说是倔强,往不好了说就是一根筋。让他放弃生死未卜的一个排的部队只怕是难上青天。通讯员带回来三排长不肯撤退消息的可能非常大。

    想到这里,韦建军对副营长说道:“副营长,你带着连队先撤,我去三排长那里。要是能跟着你们撤,我就撤下来。若是跟不上,我带着三排从水边绕回去。”

    副营长没有立刻回答,他也能理解韦建军的想法。手心手背都是肉,韦建军看着也不是个厚此薄彼的人。想通了这点,副营长说道:“韦连长,你带部队的时候不能让他们这么自行其是。等这次打完,你要好好管管他们!”

    “是。”韦建军答道。说完之后他带着警卫员向着三排那边去了。嘴上说是,韦建军心里面苦笑,等活到仗打完再说吧。

    果然,韦建军到了三排那边的时候,就听到三排长正在嚷嚷,“我不走,我要带着我的部队一起走。”

    一听三排长这话,韦建军就是一脑门子火,就这倔驴的模样定然是没机会跟着连队大队一起走了,韦建军对三排长喝道:“你不走,我来带你们这群人从湖边走。”

    三排长一愣,他没想到连长居然来了。然而听到韦建军的怒喝,三排长心里一喜。“连长,我在前面带路,三班就是在湖边。”

    韦建军此时恨不得掏出手枪在三排长脑袋上来一枪,这王八蛋这下还来劲了!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干,就如他没办法果断抛弃三排一样,三排长没办法果断抛弃三班难道不能理解么?

    此时三排长一马当先,猫着腰向前移动,韦建军低声喝道:“大家跟紧!”他带着部队跟着打头的三排长向着生死未名的三班方向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