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17章 解牛(三十)

第317章 解牛(三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铅笔在笔记本上刷刷的画着,那是最新情报汇集成的一幅战役形势图。位于中央的自然是正在围攻德卢斯的24军。德卢斯城和城内守军已经被牢牢困住,但是敌人熟悉地形,战斗意志也不低,面对光复军的围攻顽强抵抗。竟然没有发生自行崩溃的局面。

    反观24军,在围攻和自己兵力相当的敌人时采取了全面包围的战术。而在这道薄薄的包围圈外,从西方北方和东南方,有数支美利坚联邦陆军正因为不同的想法猛扑而来。在由西由北而来的美利坚联邦陆军背后是追击他们的光复军。在南边的光复军更南的位置上,美利坚联邦陆军正在集结兵力,而且蠢蠢欲动。

    祁睿左手执笔,在笔记本上画着这些基本内容。在敌我部队的位置上标注了相应时间,祁睿停下笔,把笔记本放在距离自己一米多远的位置上,全身都靠在椅子上打量着形势图。

    军长郑明伦此时正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祁睿左手拿着铅笔轻敲脑袋的模样,又看了看笔记本上的图形。郑明伦忍不住笑道:“参谋长,你左手用的又不够好,何必总是这么显摆呢?”

    听了这批评,祁睿心里面登时就冒出反驳的念头……,这图又不是让你看的。心里想想可以,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而且祁睿其实怀疑郑明伦心里面其实有些嫉妒,因为在十四五岁的时候才发现老爹韦泽双手都能写出很好看的字来的时候,祁睿心里面固然有佩服。可在自己亲自尝试左手写字之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操作左手写字的事实让祁睿对老爹韦泽充满了嫉妒。人心就是如此,见到别人能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一股子酸气当然就冒出来了。

    这种对军长的小小精神分析很快就被祁睿驱逐出了脑海,他站起身说道:“军长,我军形势大好。我们24军的形势尤其的好。”

    两天来祁睿整日里不自觉的眉头紧皱,现在突然自信的说出了如此乐观的话。从表情上看,自然判断不出郑明伦是否心中有小小的嫉妒,但是绝对可以判断出郑明伦是很感到意外的。

    祁睿当然没有卖关子的想法,他拿过把画的很不咋地的图摊在军长面前,用左手拿着铅笔指着地图。“我一直觉得事情不太对,我现在是觉得我把部队的作战效率与行军效率弄混了。所以要么觉得作战效率高,要么觉得行军效率低。这些感觉抛掉之后,我军现在处于一个围点打援的局面之下。只要能用少量兵力继续给德卢斯的敌人以强大的压力,我们布置一部分新的防御阵地以确保我军的阵地不遭到意外的压力。接着就可以充分利用我军的机动能力给敌人痛击。”

    郑明伦平静的听完,又继续看了那很不咋地的图之后,抬起头看向祁睿。“你,说重点!”

    “我觉得重点就是我们防御也不够彻底,进攻也不够彻底。一旦作战计划不够彻底,执行起来自然就会出问题。如果我们最初能够把铁丝网计划进来,现在早就能更好的完成任务了。”祁睿把自己对实践部分的看法告诉了军长郑明伦。

    “哼!”郑明伦听后冷笑一声,“身为参谋长,你有能力把全军的战前工作做好么?有能力把战斗中的局面应对好么?我们是新部队,如果做不到这点,那自然会出各种问题。”

    “是。”祁睿对军长的批评是非常赞同的。他这些天来总感觉自己无法完成早就知道的职责,现在祁睿总算是能感觉到到问题何在。对于新的摩托化步兵而言,他没办法确定每一支部队本该发挥出的战斗力,对各支部队更是没有了解。那么战斗一开始,祁睿能依赖的就仅仅是他制定的作战计划,能依赖的只能是前线得到的消息。

    郑明伦看祁睿一副真的明白过来的样子,他倒是忍不住仔细打量起这个年轻人。老实说,通过一些人知道了祁睿很可能是韦泽都督的长子,这个认知并没有让郑明伦就真的高看祁睿一眼。那那些身为出生入死的老军人一样,他们能容忍裙带关系,但是不能容忍的是别人家的裙带关系子弟是个无能之辈。祁睿的太子身份不仅没有让郑明伦对祁睿的标准有所降低,反倒是因为祁睿的老爹实在是太过于牛x,以至于郑明伦的标准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祁睿和他老爹韦泽一样,敢在一线出生入死,这算是满足了郑明伦最基本考核标准。而祁睿迅速爬到军参谋长的位置上之后的表现,如果单纯以一名军参谋长来说,也不能说是降到合格线之下,但是距离一名优秀的参谋长实在是颇有距离。

    然而祁睿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很大可能是那种自以为是的小年轻的妄想,却也有可能是他真的理解了。郑明伦看着祁睿,对祁睿属于哪一种类型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摩托化步兵是个新兵种,别说祁睿这等不到30岁的毛头小子在指挥作战的时候感觉拿捏不准,郑明伦这样的老军人同样感觉非常难以准确明白部队的战斗水平。

    看着祁睿明亮的眼眸,郑明伦突然放弃了做出明确判断的打算。他对祁睿说道:“祁参谋长,我要表彰一师二团三营,特别是表彰三营现在的副营长韦建军。他带着部队敢打敢冲,三营的副营长也牺牲了,正好任命他正式当副营长。”

    提起这支部队,祁睿第一个想起的却是团长胡行至。军长郑明伦根本没有提及任何与胡行至有关的事情,这让祁睿不能不感觉有些怪异。既然三营的战斗得到了军长郑明伦如此高的评价,对于团长根本不评价就让祁睿觉得有些怪异。

    “是!”祁睿选择了不多话的态度。

    军长郑明伦继续说道:“另外,你也多到部队走走。我去前线走了一圈,就是那个三营长还提出了让各部队赶紧改装炊事班的通条,用来布置铁丝网。我觉得咱们摩托化步兵要备上这种工具,车里面不缺放这些东西的空间。”

    “是!我马上安排!”祁睿虽然不知道郑明伦到底看到了什么,但是通条和铁丝网之间的关系倒也不难联想。然而他对胡行至更是有些担心,军长若是对胡行至满意,好歹也会说一句“这个团长的兵带的不错”吧。

    “通条改装的事情我是不是立刻通告全军?”祁睿还是以自己的职责为第一要务。

    “我已经和师长们都打过电话,他们应该已经开始执行。倒是你说的围点打援,再说来听听。”郑明伦边说边坐到了椅子上。

    “敌人并不知道我军的机动能力与侦查能力,我们充分发挥我军的机动能力,在他们觉得安全区域内给这帮家伙迎头痛击就好。他们后有追兵,只要遭到迎头痛击,大概是没勇气继续进攻。那时候后续部队追上来,那些美国佬也就不用我们继续操心。”祁睿对此倒是非常有信心的样子。

    “但是我们的兵力实在是不足。”郑明伦接收到的军事教育里,“十则围之”是个基本理念,实际战斗中,好歹也得有三倍兵力才能实施全面的包围战。24军3万兵力而已,让3万部队包围并且统计近十万的部队,这个的确超出了以前的战争理念。

    “摩托化步兵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战争中能够投放到一线的兵力对敌人呈现压倒性的力量。我这几天反思的结果是,我们对摩托化步兵的使用上求全责备,并没有发挥出这样部队的全部力量。速度可以让我们快速面对问题,但是没办法单靠速度解决问题。如果我们约定让苏必利尔湖的水上部队配合我们,我们一到德卢斯后立刻以重兵夺取渡口,并且开始布下铁丝网为支撑点的阵地。搞不好现在我们已经把敌人给分割包围了。至少我们完全夺取码头之后,在苏必利尔胡北岸的部队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增援到我们这里。之所以现在打成这个模样,就是因为部队不敢相信我们可以不顾一切的做到如此程度。”祁睿说道最后,两眼都几乎要放光了。

    郑明伦微微一笑,“即便真的能重来,我们就能拿下港口么?”

    “那就是对我们24军攻坚能力的考验。若是一心一意都拿不下港口,难道像现在三心二意就能拿下么?”祁睿可没有郑明伦那么轻松,他回答的非常认真。

    看着年轻参谋长脸上露出的那股子年轻军人特有的狠劲,郑明伦收起了笑容。这倒不是因为郑明伦觉得祁睿能办到或者办不到,郑明伦认为战争里面一切做不到的事情都不要去幻想。让郑明伦必须正视的是参谋长祁睿的态度,年轻人就是吃了足够的苦头,有了足够反思之后才能成长起来。那些优秀者们当然是比别人干出更多成绩,同样,他们也会有比别人更多的失败经历。冲劲、反思、坚持,是这些优秀者们共性。

    无疑,祁睿身上正在显现出这些特质。所以郑明伦说道:“祁参谋长,你既然这么想,那就准备和师级干部和团级干部们开会,让他们理解并且接受你的想法。”

    郑明伦本以为这个命令会让祁睿感到为难,没想到祁睿只是微微点头,认真的应道:“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