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20章 解牛(三十三)

第320章 解牛(三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美国炮兵的火力之猛,让24军军部里面的人都为之色变。所有的人基本情绪都是愕然,接下来的反应则趋于保守。

    “美国人有这么多炮弹么?”军长郑明伦的声音中有着诸多情绪。在光复军三十多年的历史中只有一次,三十多年前的佛山之战,英国佬的龙虾兵曾经在火炮上处于相当的优势,即便如此,那些火炮也只能阻挡光复军而没让光复军感到畏惧。韦泽都督深知火力地狱是个啥玩意,光复军很多训练极有针对性。即便如此,美国佬的炮火之猛烈的确让光复军感受到了骇然。

    祁睿也对美国佬炮火之猛感到意外,他有些喃喃的说道:“美国人这是要反击?还是要突围?”

    “他们除了跑之外还有别的办法么?”郑明伦立刻答道。昨天晚上的战况已经汇报到了司令部,美国佬在铁丝网之前毫无办法的表现让郑明伦完全确信24军可以利用装备上的优势打出漂亮仗来。即便是美国佬以空前的火力对光复军实施了猛烈炮击,郑明伦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如果他是美国指挥官,他也只有跑路一个选择。美国的援军真的完全没有期待的价值,如果对美国援军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美国人是想从水上跑路呢?”祁睿有些为难的问。光复军已经构成陆地上包围网,但是限于装备,美国人真的要从水上跑路,光复军真的没办法挡住。而且他自己也不太敢确定美国佬真的就只想从水上撤退,万一美国佬玩声东击西的话,光复军的亏可就吃大了。

    “告诉各部队,严守阵地。不能让美国佬跑了!”身为军长,郑明伦的命令简单明快。做出复杂系统的计划是参谋长的工作,这倒不是说部队的一线指挥官就必须是个粗线条的莽汉,只是军事主官在该做出果断决定的时候就得扛起责任来。

    当霞光在天边明亮起来的时候,空军大队长李少康就接到了电话,“你们空军立刻对德卢斯实施侦察,看看美国到底准备往哪里走。”

    空军只能在气候良好的天气里出勤,还得是在白天,所以李少康一晚上睡的还好。空军在美国佬炮击之前就已经起床了,虽然不用在前线接受美国佬的炮击,空军官兵对敌人炮火的猛烈程度颇为讶异,接到起飞侦查命令之后,李少康立刻让飞机加紧做准备。飞机这玩意的复杂远超卡车,卡车要是出了故障还是就地停下修理,飞机出了故障的话,飞行员就只能跟着飞机一起从高空坠落……坠落……。

    等李少康表达了飞机最早也只能早上八点之后起飞的消息,电话听筒里面立刻传出了军长郑明伦不高兴的声音,“什么?早上八点之后才能起飞?不行!你们现在准备一下就起飞!我不是让你们一天都飞在天上,每隔几个小时飞一次就行!不过你们现在立刻给我起飞。”

    “军长,我们昨天在修建阵地,真的没来得及对飞机进行检修。”李少康见过好些次飞机事故,他自己也经历过些问题,所以哪怕是会让军长不高兴,李少康也不愿意在没有检修完成前起飞,他试探着说道:“军长,我们用热气球不行么?”

    “这次出发的时候热气球留给圣保罗的部队。”郑明伦的语气听起来已经非常不快,“李少康,你们先起飞五分钟,我只要你们侦查五分钟。侦查完毕之后你们别说修到八点,就算是修到九点都没问题!赶紧去侦查!”

    李少康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可对面的郑明伦已经把电话挂了。李少康长叹口气,很多人对机械设备的理解有重大问题,他们总觉得机械设备的受命或者故障时间是个消耗品。实际上真的不是这样,机械故障是个复杂的过程。那些零件的寿命以及故障问题与时间有关系,而现在李少康手下的飞行队所有飞机的飞行时间都超过了绝对安全期,进入了故障期。在这么一个故障期内,如果不能仔细的进行维修,上去一分钟和上去一小时遭遇故障的差别其实有限。但是军长有命令,李少康也没办法。他只能让地勤找两架状态最好的飞机起飞侦查。

    “大队长,让我们来飞吧。”在李少康准备拉上侦察机机舱盖的时候,飞机旁边的飞行员说道,“你早就说过,让我们来侦查的。”

    若是别的时候,李少康才没有和其他飞行员争夺飞行机会的兴趣。但是这次飞行让他感觉不安,所以李少康不想让别人来飞。所以李少康笑道:“我上去飞一圈,等我下来之后就该轮到你们飞。你们想偷懒,哼哼,想都别想。”

    飞行员们并没看出大队长的心思,听李少康说起笑话,他们也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

    螺旋桨转动起来,飞机的机身也随着螺旋桨的转动而微微颤动着。这种熟悉的感觉和之前起飞的时候完全一致,这让李少康安心不少。哪怕是零件坏了,也等到飞机降落之后再坏吧。李少康里面默默祈祷着。

    震动更加强烈起来,那是因为飞机开始沿着并不算平的临时跑道开始滑动而导致的,李少康坐在后排,并不负责操作飞机。他看向窗外,天边的朝霞更加明亮起来,看来今天可是一个大晴天。周围的一切还处于一个相对昏暗的光线下,随着飞机开始在跑道上移动,周围的一切也都在动。

    起飞还算是顺利,两架飞机都飞上了天空。当震动再次变成飞机自身机械运动造成的震动之时,李少康松了口气。他操纵着飞机上向下方观察的望远镜,从里面看到的是湖边的阵地。李少康突然想起,老朋友胡行至就在湖边驻扎,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在干吗。

    胡行至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兄弟正在天上想着他,他此时正在对着话筒怒吼道:“韦建军,你说什么?要把部队从前线撤到能防炮的地方?你这是临阵脱逃!你知道么?”

    胡行至刚嚷嚷玩,就听到电话的听筒里面韦建军用压抑着情绪的口气说道:“团长,我们营的营长重伤,很多同志不是被美国人的炮弹打死打伤的。而是被炮弹炸起来的石块打伤的。那些石块被炸出了各种棱角,在空中飞的时候比刀都利。团长,我不是让部队撤退,而是让部队在能防炮击的地方停着,一旦敌人要上来的时候,我们留在阵地上的同志立刻就通知部队上来。”

    “你这布置还不是要撤退么!现在军长已经命令,敌人有可能要逃跑,让我们随时准备前进。你把部队撤下来,敌人跑了怎么办?”胡行至虽然声音大,其实心里面也没有真的生气。

    三营的运气实在是太差,胡行至自己都有些觉得不太想直接和三营有什么正面对话。全军到现在唯一实施进攻的是三营,遭到敌人针对性设计的是三营,最早遇到美国佬炮兵猛烈火力袭击的还是三营。

    胡行至本人倒是没有遭到美国的火力攻击,可他却在极近的地方亲眼看着美国炮兵是用何种犁地般的火力摧残三营阵地的。当三营的电话接通的时候,说实话,胡行至都有些感觉意外。三营营长重伤的消息并没有让胡行至有啥震动,其实三营真的全军覆没,他都不觉得太意外。

    “你们现在只用在阵地上坚持一个多小时,一个多小时你们都坚持不下来了么!?”胡行至还是声音大却没有真生气。他方才已经和一营和二营打过电话,让这两支部队准备和三营换防。但是三营已经差不多被打残了,不,三营已经被打残了。所谓换防,大概就得一个营当两个营来用。胡行至对于调度上竭尽全力却没办法保证已经稳固的阵线万无一失。所以他也只能狠下心让三营再坚持一下。

    “团长,你要是能保证这一个多小时里面美国人不会再这么对我们进行炮击,别说一个多小时,就是再待一天都没问题。可你能保证么?你要是保证不了,还让我们继续在阵地上待着,那就是让我们送死!”韦建军的声音已经极为不爽了。

    胡行至其实能理解韦建军的心情,在遭到炮击之前,三营已经损失了接近一半的部队。一个营标准配置是三个连带一个排,而三营这一个标准步兵营增加了两个排之后才缩编成了两个连。现在这两个连剩不下一个连,所以韦建军的情绪并没有立刻让胡行至感到愤怒,只是让胡行至的愧疚感增加了一倍。但是愧疚感的增加让胡行至很不安,片刻后反倒增加了胡行至的怒意。他忍不住对着电话吼道:“让你们留在阵地上,你们就留在阵地上。”

    就在胡行至感觉的脱口而出的话实在是有些过份的时候,话筒里面先是传出了一声大大的冷笑,“嘿嘿!”然后原本也有所压抑情绪的韦建军终于毫不扼制的大声说道:“胡行至团长,你在团部里当团长自然安全的很。你让我们待在阵地上,怎么不见你和我们一起待在阵地上?瞎bb谁都会,让别人去死的话谁都会说。你可以不把我们的命当命,我们自己的命我们可没有必要贱卖你这种人!”

    三营在经历了这么多的残酷战斗与重大牺牲之后,早就对团长胡行至极为不满了。现在看胡行至居然还是要三营再毫无理由的顶住,韦建军也终于爆发起来。把心里的怨怼毫不留情的讲述一遍,还没等感觉到一吐胸中怨气的舒爽,韦建军就听到电话里面的胡行至已经尖着嗓子喊道:“你说神马?!”

    韦建军也不是傻瓜,他也知道此时若是软下来,他或许还能有所挽回。但是这念头刚出来,韦建军胸中的强烈冲动让他对着话筒嚷道:“我说你胡行至就是个胆小鬼!你除了会躲在后面之外什么都不会。现在我要安排运送伤员,寻找防炮阵地。你要是有啥话就亲自到阵地上来和我讲。”痛痛快快的把前面的对着话筒嚷完,觉得心怀大畅的韦建军又大声吼了一句,“你要是裤裆里还有东西的话就亲自来!别派别人来!”

    说完,韦建军一把就把电话给扣了。这么一通怒吼稍稍牵动了伤口,然而伤口的些微痛楚却让韦建军感觉更加舒服。这种**上的痛楚某种程度上压倒了精神上的痛苦,让韦建军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而方才的怒吼真的让强烈的愤慨得到了疏散。

    至于自己这么做之后会引发什么结果,韦建军完全没去考虑的打算。大不了就是个死而已,见识了这么多死亡,而且自己不久前也刚从死亡线上逃出来。胡行至的那点威胁对韦建军连个毛都不算。

    “赶紧把伤员送下去!”韦建军对二连长说道。现在三营的干部只剩下二连长和韦建军两个人。营长和二连指导员重伤,营政委、一连连长、一连指导员都被炸成几块,死者只能暂时处理甚至不去处理。但是那些伤员若是能赶紧安排的话,大概还能多救几个人吧。

    就在此时,电话铃响了起来。正准备接命令的二连连长又看向副营长韦建军,韦建军瞟了电话一眼,转回头对二连连长说道:“你现在就赶紧去,别耽误!”

    二连连长走了之后,韦建军对营部里面硕果仅存的通讯员说道:“我走之后你接电话。如果不是让我们离开前线对敌人发动进攻的电话,你通通告诉他们我不在指挥部。至于要把我抓起来的这种电话,你就告诉他们,我就在前线。想抓我,想杀我,让你们到前线来找我。”

    说完,韦建军迈开大步出了营部。随便了,韦建军只觉得胸中一阵轻松。他从军这些年中并非没有遇到过困难和不爽,但是从来没有像这几天一样遇到如此多的不爽。终于能做出自己的反击,韦建军突然觉得哪怕为此去死也没啥好怕的。

    离开了被美国人炮弹摧残的惨不忍睹的营部,在韦建军面前展开的则是被美国人的炮弹摧毁的惨不忍睹的阵地。那些没受伤的战士们正在努力搬运伤员,试图让他们早些能到更加安全的地方来。韦建军越过了这些队伍直奔前线,在这里找到能够防炮的地方布置部队才是关键。美国佬下了这么大的力气炮击,就一定会有后手。韦建军可不想再让部队遭受如此无妄之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