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27章 撤退(四)

第327章 撤退(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老马,新团长都没选好,你为什么要急急忙忙的动用二团?”政委对马晓明的决定很是不解。

    “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我想看看我能否指挥好一个团。咱们从在西海岸作战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年,我想看看部队的基层水平如何了,我也想看看我能否指挥得了现在的一个团。”马晓明率直的对政委说道。参加会议的师级干部一个个认真的听着马晓明的回答,大家也暂时不敢吭声。

    “第二个理由就是只剩二团这一个预备队,若是从其他部队抽调兵力,时间上来不及。”马晓明说完之后扫视了众人一遍,“所以我现在就出发。如果我去的晚,大概祁参谋长自己就要亲自带二团打仗去了。”

    打仗靠的是部队能否善战,一个非常能干的师长或者军参谋长对于整个军来说自然是好事。不过一名非常能干的师长或者军参谋长对于那些团级干部来说就未必是什么好事。副师长立刻说道:“师长,让我来指挥这次战斗吧。”

    “你留在师部。”马晓明下了命令。

    等马晓明到了二团,部队已经开始上卡车。此次不是长途行军,卡车上没带各种丰富的物资,倒是铁丝网和布铁丝网的长通条被扔上卡车。马晓明就见到大概是炊事班的官兵对司机喊道:“你们早些回来。通条我们还要用呢!”

    旁边的营长则喊道:“炊事部队的炊事车去几辆?有人说去几辆炊事车了么?”

    很明显,这些事情并没有人得到明确的回答。营长一脸不爽,却又在这乱糟糟的环境下无可奈何。看得出,部队远没有来得及解决这些细节问题。

    这些纷繁的问题如同养料一样滋养着他的心情,让马晓明的心情立刻变得好了许多。决定亲自指挥一个团部队作战时,马晓明的心情颇有些压力。身为一名师长,如果指挥团级战斗成功,大家只会觉得这些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他指挥的战斗失败,甚至不用失败,只要仗打得不够好,很多人看待马晓明的眼光里面自然就会有异样。马晓明最终决定自己指挥战斗的理由很简单,他真的怀疑自己指挥一个团的能力。不知道别的师级干部是怎么完成职责的,当马晓明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的时候,他可不会转过脸装作看不到。

    在战斗没有结束之前,马晓明就已经把很多战斗中应该考虑的条例列入战斗总结会议的讨论列表上去了。常见问题数量有限,常见问题解决的越多,部队的战斗效率就越高。身为师长,评定部队的标准绝非是部队能否给师长打胜仗。马晓明坚信,师长的责任是建设部队,任何建设工作都是这么一砖一瓦,一个个小问题。战争的胜负,只是个水到渠成的问题。

    “马晓明两个多小时就把部队开走了?”军参谋部里面对此议论纷纷。参谋们佩服的有,讶异的有,不是特别明白这里头代表的意义的也有。

    光复军的部队里面人员是来回调动的,政委相对调动的比较不频繁,军事主官与参谋之间职务轮替的很快。一般来说是先做军事主官,再调到更高级的参谋职务上工作,参谋水平得到认同之后,才会出任同级别的军事主官。参谋们深知部队开拔时候要考虑到何等细密的工作,马晓明展现出来的能力的确让这帮人非常佩服。

    不过24军的军长、政委、参谋长三人并没有参与评价。三人在开会,政委胡大奎问参谋长祁睿,“祁参谋长,你同意袁世凯按照一定程度组建日本和高丽部队,是不是不够谨慎?”

    祁睿立刻答道:“这些部队如果能够承担起一定的作战,对我军是个很好的补充。毕竟美国据说现在有6000万人口,按照30%的人口可以投入战斗来计算的话,他们能够投入到战斗里面的大概有1800万。我军如果维持200万的一线作战兵力,每个人就得杀9个。如果高丽和日本能够提供100万的辅助战斗兵力,那么每个参战的平均只用杀6个就够。这能节省时间。我军也能少牺牲人。”

    如果是几天前,祁睿大概还会前三年后五载的把动用高丽和日本部队的诸多事项进行一番全面思考,现在的祁睿只是简单的讲述着他的想法而已。对当下的祁睿而言,杀美国人仅仅是一项工作而已。祁睿作为工作的执行者,自然要尽可能的用一种理性态度去考虑。

    例如跟随马晓明一起出发的还有一个由四个标准连组成的日本仆从军的营级战斗单位。他们的工作就是在战斗后解决不适合光复军完成的工作,也就是按人头收费的管杀管埋的工作。打扫战场上的美国人的财物,则是日本人承担这项工作的附带绩效。

    祁睿曾经为这些事情烦恼过,现在他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好怪,这么简单的事情有啥可以自寻烦恼的呢?

    祁睿不烦恼了,可政委却明显有些烦恼。胡大奎继续问道:“让日本人进行一定的培训,并且接受我们的装备。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第一,同样的装备有利于降低后勤压力。我们提供给日本仆从军的只是步枪在内的轻武器和迫击炮以及枪榴弹在内的武器。这不会让他们在作战上学到我军的精髓。第二、日本人在我们面前是仆从军,这个没错。但是日本人当了仆从军,却并不意味着日本人就不怕死,更不意味着我们驱赶着日本人去战斗的话,日本人就会欣然从命。所以一定程度的训练可以让日本人相信他们降低自身伤亡。这是有利于战争的选择。”

    祁睿从容不迫的讲述着理由。等他讲完之后,军长不吭声,政委也没有再说什么。胡大奎政委对于日本的部队被祁睿平等对待并非很认同,哪怕是祁睿的理由很充分的情况下,他心里面总觉得日本不该和中国一样。对于胡大奎政委来看,既然不是平等的两部分人,某一部分人受点欺负就是必须存在的。

    可是祁睿这年轻参谋长从气势上有些压倒胡大奎了,如果胡大奎没办法重建对祁睿的心理优势的话,一个不能承担责任的政委,或者说一个不能逼着部下背锅的政委,发言权就非常有限。

    “我们姑且先这样吧。”见到祁睿表现出来的这股子劲头,军长郑明伦率先决定退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让‘太子’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可郑明伦相信,直面和一位野心勃勃的太子对抗是很不明智的事情。

    司令部里面的众人可以稳稳当当的坐在位置上说话,前线的摩托化步兵的军人们就只能在颠簸的卡车上说话。此时卡车上做了些细节上的调整,在卡车车辆内部放了不少竖帆布带子。乘坐的步兵可以把手臂从里面插进去,把帆布带子顺道胸前。这样他们背后是背包,脑袋上带着钢盔。哪怕是睡着了,也不会因为卡车的颠簸而摔倒在车上。

    这些细节的东西都是为了解决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而采取的措施,袁慰亭和王士珍只是看别人用过,自己尝试了几次,就非常熟练的掌握了这玩意的用途。不仅是他们两位,和他们同车的日本和高丽的士兵也都熟练掌握了帆布带子的用法。看得出,好几个人已经在车上差不多进入睡眠状态了。

    “老王,我们还得抽空进行训练啊。”袁慰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看得出,袁慰亭在野心的煎熬下,情绪不是很稳定。

    王士珍一如往常的平静,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放心,我已经编出了名册。按照这个名词来分阶段训练就行。这些日本人从美国人身上搜到不少财物,让他们轮换之后,更多日本人就非常乐于到前线来。”

    袁慰亭虽然对日本人并不是很放心,可他干着急也没用,王士珍已经有了处置,他除了听之外也没别的办法。“就这样吧。”

    前期的战斗并没有让日本人介入,袁慰亭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在一处山坡上布防。这帮日本人带的只有步枪,所以这帮人只是在山坡上放了些哨兵,大部分日本人在山坡后面以整齐的部队方阵坐下休息。

    “我们最好还是能更加和光复军一样能作战才好。”王士珍对袁慰亭说道。

    袁慰亭深深点头,却没有立刻对这帮并没有作战部队模样的日本军队立刻下令,“等这次之后,我会请光复军的同志对日本军队严加训练!”

    正说话间,远处枪炮声大作,袁慰亭与王士珍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到了那边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