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29章 撤退(六)

第329章 撤退(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嚓!嚓!”工兵铲把泥土掘开。这里是一个土堆中央的凹陷处,稍加挖掘就让中间的大坑变得更大。熟能生巧,有过西海岸的充分经验,袁慰亭在昨天走了一圈就能看得出这个大坑足以填埋两千多号人。此时日本仆从军正在干着他们的工作之一,做填埋工作的准备。

    战斗此时并没有结束,不过袁世凯已经相信战斗结局已经决定,不管美国佬如何垂死挣扎,他们几个小时后就会被扔进这个大坑中埋起来。既然有这样笃定的判断,为美国佬掘墓的众人心平气和,以大坑为中心的地区甚至有种怡然的感觉。

    距离大坑不算太远的地方,西弗吉尼亚州联邦军队司令官趴在一块岩石上,声嘶力竭对着周围的部下喊着什么。把英语翻译成汉语的话,司令官情真意切的喊着:“弟兄们!给我顶住!给我顶住!”

    曾经两千多人的联邦陆军此时剩下的不到八百,外围的部队还在进行着绝望的战斗。在指挥官旁边,牧师们有些半跪在地上,手按在那些垂死的伤员脑门中央,以最快的语速念着给他们临死前的祈祷经文。若是念得慢些,这些伤兵就没机会接受这最后的祈祷。

    还有些牧师已经被战场的残酷吓破了胆,他们再也顾不上去安抚别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给自己念着经。

    高地上的子弹如同镰刀般扫射着联邦陆军的阵地,依托少数岩石躲避子弹的联邦军队被打得抬不起头来。昨天争夺高地的战斗进入相持阶段,司令官得知对面有不到两百中国佬后,就把全部预备队给派了上去。采用用四倍兵力压倒敌人无疑是正统的战术选择,司令官并没想到中国佬并没有在山头上与联邦陆军硬顶,中国佬派遣部队从高地下方绕了过来突然把美国联邦陆军切成两段。

    山下的联邦陆军无力突破这支中**队的顽强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攻上高地的联邦陆军在前后夹击下崩溃,然后被歼灭。占领了高地的中**队立刻布置机枪阵地,密集的子弹配合着中国陆军的短促反击,将高地下的联邦陆军打得败退下去。另外两个方面上原本并没有主动进攻的中国陆军也突然开始加入了围攻的战列,让联邦陆军曾经能勉强维持的战线被打得步步后撤。

    全面优势之下,师长马晓明觉得自己责任已经尽到,他带了一个排的警卫部队开始返回司令部。不管是歼灭敌人或者埋葬敌人,马晓明认为部队可以自行完成。

    回到司令部的之后,马晓明把一张写了名字的字条交给参谋长祁睿。如果普通的意义来说,一名师长完全不在乎军长,这做法大概是不合适的。不过马晓明真的这么干了,军长在马晓明看来是个过度人选,摩托化步兵专业出身的年轻参谋长祁睿才代表了未来。

    看完了韦建军这个名字之后,祁睿微微皱眉。他当然知道这个幸运家伙的名字,团长与营长重伤,副团长与副营长战死,超过一半的战友伤亡,这样的局面才导致了这位连长在几天内就成为了营长。所以祁睿对此人的看法并非很认同。

    “这位同志战斗意志相当坚定。”马晓明解释了自己的理由。

    “你觉得多久之后会有退役申请送上来?”祁睿直接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他此时已经不在乎军长与政委的存在,随着自己的心态的变化,祁睿发现他这位太子完全没理由在乎军长与政委的存在。只要祁睿自己不犯错,军长与政委仅仅是一个过渡的存在。而且祁睿相信自己将在不久之后出任24军的政委,而他此时中意的军长人选就是马晓明。而祁睿看过的条例中,战士们参加过一定数量的战斗之后,一旦战争允许战士退役,他们就可以进入退役阶段。

    “我不觉得那些没有进攻精神的指挥官会主动退役。”马晓明并非是一个官僚,对于战争的立场,他自然希望24军是一支拥有强烈进攻意志的部队。

    “我会考虑的。”祁睿并没有立刻给回答。他身为太子,但是他不是北美战区政委。而且即便是北美战区政委也是不能直接下令进行人事调整的。

    马晓明立刻换了个问题,“包围圈里面的战斗要坚持多久?”

    祁睿轻轻吁了口气才答道:“我希望今后在五大湖的战斗不再是中国在外国的领土上战斗,而是中国在自己的国土上战斗?”

    “这是什么意思?”马晓明被这话给弄得糊涂,他不理解祁睿到底是想做啥。

    “如果能把当地所有美国人干掉,而且以退役部队为核心的农垦部队成为当地主导力量的话,这里就是中国的领土了。”祁睿解释着自己的看法。

    马晓明愣住了,他没想到祁睿居然是这么一个想法。片刻前祁睿提起部队退役的问题,马晓明觉得祁睿实在是想太多。可现在把退役和部队驻扎五大湖联系在一起,这中间的内在联系就完全不一样了。部队退役之后可以立刻让战士返回老家,这是其中的选择之一。而更多的选择则是部队根据行政命令加入很多部门,例如在北美行政区的命令下,这些部队转业成为各个国有农场的人员。而且更狠的做法也不是没有,部队没有退役的时候,他们就必须依照部队的命令直接转为各个军队农场的人员。这些人不是退役,而是预备役。在没有战斗的时候,预备役们作为农场人员干耕种。有战斗的时候,预备役立刻就转为战斗部队镇压乡下的乱民。

    如果之前祁睿给人的感觉是在冲击24军最高指挥官的地位,现在他表现出来的则是对更高的小战区司令的渴望。

    看着马晓明的愕然表情,祁睿说道:“如果有些指挥员们并没有符合摩托化步兵的战斗意志,就让他们去干习惯的地方预备役的工作。即便他们的速度不够快,美国佬里头的乱民速度更加不快。”

    “可是出现足够的指挥官需要时间。”马晓明决定专心负责部队建设的工作。

    “我虽然不认同以战代练的观点,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我现在做些基本的算数,至少要杀掉300万美国联邦陆军才行。”说完这些,祁睿指着五大湖地区的一大块地区,“这里的敌人必须彻底清洗干净才行。”

    马晓明微微皱眉,五大湖地区面积巨大,如果要用24军一支部队解决这个地区的所有敌人,祁睿的想法未免太过于强求了。

    军参谋长当然可以进行的思考,而前线的指挥官们的想法就只能以当前的战争为唯一的目的。从高地通往美国联邦军队最后地区的是两条风雨冲刷出来的小路,其他地区则是碎石嶙峋树木横生的难行地带。部队也不是不能在这种地形上行动,但是正常人是绝对不会乐于做出如此选择的。

    韦建军命令自己的部队在这片难行地区边缘停下,他命令狙击手与神枪手向逃入这片地区的残余敌人进行最后的歼灭。参与战斗的不仅是韦建军的部队,其他以非常轻松的模式介入战斗中的一营与二营也毫不迟疑的加入到最后的战斗。

    战斗没结束,韦建军就见到老熟人袁慰亭和王士珍两人带了日本人过来。日本与高丽都是中国的仆从军,所以中国对他们两边的军服有区别。日本仆从军装备了土黄色军服,这些军服的颜色是日本自己选定的。高丽军服则是以深蓝色为主,据说这种颜色与中国在高丽的铁路与电报公司的警察部队的军服颜色一样。

    王士珍指挥着日本部队收拾尸体,对于垂死的敌人,日本仆从军仁慈的一一补枪。那帮轻伤与没有受伤的,直接被日本军队带去大坑处处决。

    袁慰亭并没有参与到这样的事务工作里头,他和韦建军聊了起来。“韦营长,光是半年你就能升到团长了!”

    韦建军并没有对袁慰亭的的话有啥反应,他只是命令部队开始护送伤员。碰了一鼻子灰,袁慰亭没有生气的表现,仆从军要干的只是脏活与打扫工作,没人指望仆从军能够一锤定音,立下赫赫功劳。被人看不起也不是啥离奇的待遇。

    “让我们帮部队运送伤员吧。”袁慰亭说道。

    “好。”韦建军终于正面回应了袁慰亭的话。

    “我看韦营长有心事。”袁慰亭问道,韦建军那种表情如同怠惰的老狗,这种表情和他的年轻容貌实在是太不搭配了。

    “这仗打完我就要申请退役,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和我我无关。我只想回老家找份工作,或者找个地方种地。我不想打仗了。”韦建军带着一种稍显焦虑的情绪说道。

    袁慰亭登时就愣住了,对他这种期待通过战争飞黄腾达的人来说,立下一定功劳之后就跑路,这实在是再蠢不过的选择。根据袁慰亭昨天的了解,韦建军指挥的三营承担了最艰苦的战斗,同样立下了最大的功劳,选择在这时候急流勇退的韦建军让袁慰亭盯着他看了好几分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袁慰亭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韦建军身上。日本仆从军第一时间就开始在众多尸体上搜索,那些金属货币和财物立刻就落入日本仆从军的身上。而那些纸币则被拿出来向王士珍直接领导的兑换中心兑换成人民币。兑换这个比例是1:20,日本仆从军并不在乎。美国纸币并非是日本的法定货币,而且美国被中国攻击,它们的纸币并没有任何意义。若是这些纸币留在手里,那就只会变成废纸。

    缴获纸币的最大来源并非是直接从战死的美国佬,从投降的后勤人员那里直接缴获了十万为单位的美元。这些钱很快就被送去军部,祁睿为参谋长的军部知道不对留着这些钱也没意义,所以在最快的时间里面,这些钱又被送去了苏必利尔湖北岸的前线司令部。

    前线司令部又立刻把这些钱集结起来,这些钱被装进金属箱子里面,在一众外国脸孔的部队护卫下向南边和东边进发。

    想南边进发的则是要去美国最重要的粮食中心芝加哥,美国佬在芝加哥设下一个农业期货中心,这里的期货数据不仅影响整个美国的粮食价格,甚至影响到欧洲的粮食价格。

    向东的自然是去美国的经济中心纽约,纽约交易所是美国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不管是钢铁、铁路、机械,大笔的资金都集结在这座城市里进行着各种炒作。纽约的银行与金融市场已经逐渐替代了英国,成为最近经济危机的策源地。

    去纽约的小部队请了二十几名护卫,如果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那些混血儿醒目的都是欧洲的特色。各国人民都一样,在欧洲人眼中看到的混血儿的特色都是那些东方血统的特点。所以这支部队清一色的欧洲血统,不管是口音或者容貌,他们与美国当地人之间并没有什么醒目的区别。

    从五大湖前往纽约的最佳路线就是伊利运河,这是美国纽约出资兴建的运河。它通过哈得逊河将北美五大湖与纽约市连接起来,属于纽约州运河系统。早在19世纪初就明显地感到需要一条从大西洋海岸到外阿利根尼(trans-allegheny,即阿帕拉契)地区的交通线。有人建议开一条运河,从伊利湖东岸的水牛城,穿过摩和克(mohawk)谷地的山峡。到达哈得逊河上游的奥尔班尼(albany)。1817年国家立法机关通过建一条584公里(363哩)长,12公尺(40呎)宽和1.2公尺(4呎)深的运河。为了通过特洛伊西面标高上升152公尺(500呎)的高地,需要建造82道船闸。经过艰苦的施工,终于在1825年10月25日通航。运河对上中西部发展的影响不次於它对纽约市发展的影响。许多开拓者经运河蜂拥到西部,进入密西根、俄亥俄、印第安纳的伊利诺,从那些地方通过运河运回农产品到纽约上市,回程则满载工业品和物资去西部。从水牛城到纽约,陆上运输的运费曾达每吨100美元,由运河运输只要10美元。

    最重要的是纽约城从此成了通往美国中西部的枢纽,所有欧洲商品想前往美国中西部必须得经过纽约,变成了商品枢纽的纽约城也以空前的速度繁荣起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超过美国首都华sheng顿,成了美国首屈一指的大城市。

    这支中国麾下的欧洲人的队伍好不容易才挤上了一条沿着运河向东的船。从1825年开始到1889年已经过去了74年,在这74年中,一直是从美国东部前往西部的人员占据了人口迁移的主要流量。现在局面一朝而转,美国西部逃往美国东部的人口超过了从西部前往东部的人口。

    沿途之上从东部向西部出发的船只也很多,不多那些船只上面要么看不到人,只有各种战争物资在船上堆积如山。

    这支中国麾下的欧洲人的队伍好不容易才挤上了一条沿着运河向东的船。从1825年开始到1889年已经过去了74年,在这74年中,一直是从美国东部前往西部的人员占据了人口迁移的主要流量。现在局面一朝而转,美国西部逃往美国东部的人口超过了从西部前往东部的人口。沿途之上从东部向西部出发的船只也很多,不多那些船只上面要么看不到人,只有各种战争物资在船上堆积如山。这支中国麾下的欧洲人的队伍好不容易才挤上了一条沿着运河向东的船。从1825年开始到1889年已经过去了74年,在这74年中,一直是从美国东部前往西部的人员占据了人口迁移的主要流量。现在局面一朝而转,美国西部逃往美国东部的人口超过了从西部前往东部的人口。沿途之上从东部向西部出发的船只也很多,不多那些船只上面要么看不到人,只有各种战争物资在船上堆积如山。这支中国麾下的欧洲人的队伍好不容易才挤上了一条沿着运河向东的船。从1825年开始到1889年已经过去了74年,在这74年中,一直是从美国东部前往西部的人员占据了人口迁移的主要流量。现在局面一朝而转,美国西部逃往美国东部的人口超过了从西部前往东部的人口。沿途之上从东部向西部出发的船只也很多,不多那些船只上面要么看不到人,只有各种战争物资在船上堆积如山。只有各种战争物资在船上堆积如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