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30章 撤退(七)

第330章 撤退(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纽约,也许是美国犹太佬最集中的一座城市。而一些银行的行长,譬如中国特别工作人员抵达的银行行长就是位犹太人。

    没有讨论战争,没有讨论胜负,犹太行长讨论的是当下美国股市的资金流向。“欧洲里面的法国投资人还在观望,英国人也在迟疑,而德国与奥地利人则开始抛售美国的股票。你们现在拿这些钱的意义已经很有限。”

    “没办法用这些钱兑换贵金属了么?”特别工作对的同志问,“就算是兑换不到黄金,白银也可以。或者英镑、法郎、马克。难道真的没有把这些美元花掉的途径了么?”

    千里迢迢赶往纽约,中国方面的目的就是要看看能否最大程度打击美国佬,现阶段削弱美国的硬通货可是一个好办法。犹太行长脑袋摇的跟拨浪鼓般,“联邦政府已经下令开始全面控制,黄金自然不用讲,白银也没有。只要觉得美国方面顶不住的投资人已经跑去欧洲了。”

    双方交流了一阵,特别工作人员尽可能搜集了最近的局面发展,然后才离开了银行。队伍工作的时候是分散开来,这帮人在纽约一处宅子重新聚集,黑板一挂,好些消息就在上面开始总结。

    “英国人已经开始出售一部分股票……”

    “欧洲各国没有继续买进美国的股票……”

    “很多银行银根遇到重大问题……”

    “所有和西海岸有关的股票统统成了废纸……”

    “铁路债券暴跌……”

    “军火企业债券暴涨……”

    ……这些消息一开始胡乱杂陈,甚至同时存在完全相反的内容。经过总结和讨论之后,互相对立的消息被排除,美国现状就被这些情报给勾勒出来。特别行动队把这些标志性语言看完之后并没感受到有啥令人不解的。身为战争的一方,前期作战中遭遇到重大失败,当下的战争进程中也没能让人看出有什么翻盘可能,投资人当然不会对美国寄以厚望,精明的投资人更不会在美国的股市里面注入资金。

    在这帮人前来之前,他们已经得到了指示。亲自看到事情发展与得到的消息差不多的时候,这些人开始低声商量起来下一步的作为。稍有结论之后,特别行动队的同志就离开了宅子。

    凯文?瑞安是第五个离开这座宅子的,融入纽约街头的人流之后,即便是没看到有什么危险,瑞安还是忍不住微微吁了口气。特别行动队的这些人都曾经“不是中国人”,不过这些人中相当一部分有十几年没拿到其他国家的有效身份证明。身为爱尔兰人,凯文?瑞安假如被抓,他大概是没办法让大英帝国的政府立刻提供他的身份证明。

    不过特别行动队也并没有受命去完成太具危险性的工作,与上头下达的行动指示相比,美国方面乱抓人大概更加危险。

    纽约街头看着依旧热闹,某种意义上或许比战争爆发前更热闹了一些。自打伊利运河修通之后,纽约就是商品的交汇点,满载工业品与农产品的船只在这里川流不息的经过,欧洲商品曾经的输出城市是费城,是波士顿,是华sheng顿。现在欧洲提起到美国,第一念头已经是纽约。

    看着来来往往的运货车辆,瑞安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如果不是中国准备不足,几年前纽约警察殴打中国大使的事情大概就能引发战争。假如战争几年前爆发,此时会不会已经进入收尾阶段?那时候的战争结局又是什么样呢?

    心里面洋溢着各种想法,凯文?瑞安却没有停下脚步。最终他在一桩看着还不错的建筑门前停下,门口的青铜牌子上镌刻着一行字,“亨得利父子商业公司”。迈步走进这家公司大门,门房立刻走过来问道:“请问您找谁?”

    “我叫凯文?瑞安,已经和公司的老板约好见面。”瑞安从容不迫的答道。中美两国民众的容貌相差如此之大,中国并没有准备在美国搞什么间谍战。既然有了这样的选择,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美国就给了中国方面极大的活动空间。

    门房听到了凯文?瑞安这个名字,立刻就带着瑞安向里面走。上了二楼,推开经理办公室,亨得利父子商业公司的老伴正在里面等待。经过了一番互相介绍以及证明,两人在一个小时之后就稳稳当当面对面坐着,一面吃着点心啜饮葡萄酒,一面开始交谈起来。

    “亨得利先生,我可以以贵公司的身份在纽约开始活动了么?”瑞安最在意的还是此事,在中国有户口本与身份证,在美国就只能靠企业或者邻居来证明身份了。

    老板亨得利是父子公司的二代,因为经营不善而不得不和一些势力有了联系,这种联系让他不得不介入了一些他并不愿意却无法拒绝的范畴。即便如此,亨得利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是一个普通的商人。面对眼前这位身材解释的爱尔兰人,亨得利先生问道:“您真的只是要从事不动产的买卖么?”

    “是的。我在纽约的所有工作就是收购不动产。我听说阁下的父亲就在纽约从事不动产交易,难道在这里经营不动产非常危险么?”瑞安微笑着说道。他这话自然是在安抚亨得利,一个经营不动产的商人即便不能称为上流社会,也至少是一个社会中产。而且这个行业也的确能够给瑞安提供很好的身份掩护,让他到处走变得顺理成章。想在纽约做不动产的买卖,总得在纽约这个地方来回走过好些次。

    亨得利并没有立刻回答瑞安的话,过了一阵,亨得利开口说道:“这里可是纽约!”

    如此意味隽永的话让瑞安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里的确是纽约,是一个快速兴起的城市,是一个在很短时间里面就创造并且积累了巨大财富的城市。然而瑞安在政治课上听过一句话,“巨大的财富背后一定都隐藏着罪恶”。难道这座治安并不算好的纽约城里面已经乱到几乎无法维持起码安全的程度不成?

    不仅是瑞安,其他特别工作组的成员也在纽约安置下来。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依托,中国这些年在欧洲金融业内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范围。有了金融的实力,很多事情就变得很容易。很多企业未必就真的是对美国有什么恶感,但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只能选择与中国人合作。

    纽约的股票交易所是可以买空卖空的,瑞安在成为亨得利父子公司的特别委派员之后直奔了纽约股市。有那么几个股票的名字在瑞安个人接到的情报中,其中一个是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史密斯铁路公司的股票。与那些普通的铁路公司一样,史密斯公司也把自己的股票上市发行。瑞安当然很清楚圣保罗已经被中国占领,这家公司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什么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到股票市场来就是看看能否最后的卖空一把。

    这时代纽约股票市场上自然没有什么电子屏幕,也不会有啥跑马灯之类的玩意。在这个一切股市的行为都要靠人的现在,买空卖空属于很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有专门吃这路的金融公司提供这样的服务。

    瑞安已经在亨得利的帮助下在纽约股市开了户头,在银行有了账户。美国这个地方就是这样,这些商业上的关系能非常有效的帮助瑞安建立起自己在纽约的存在基础。

    有了这些基础之后,瑞安就开始寻找放空史密斯铁路公司的机会。然而瑞安失望了,在他出手之前,已经有人敢在前面这么干了。那些专门吃这路的金融公司的办事人员用一种看“老帽”的眼神看着瑞安。不过基于基本的商业礼仪,这些人的语气倒也算是客气。“瑞安先生,所有在圣保罗与明尼阿波利斯的上市公司的股票都被抛售一空。您要是能再早一个月,大概还是有很大赚钱机会的。”

    瑞安并不在乎这个,这本来就是搂草打兔子的事情,他的目标与其说来这里赚钱,还不如说来这里混个脸熟。就在此时,外面有另外一个看着是股票企业办事员的人冲了进来,他和与瑞安说话的那名股票公司的办事员聊了几句,就听到办事员惊讶的说道:“有人在收购史密斯铁路公司的股票?!”

    这个消息的确很震撼,股票公司的办事员惊讶,瑞安同样很惊讶。不管别人是怎么认识中国的战争目的,至少瑞安得到的消息里面中国对美国有很大企图心。除非是那个什么狗屁史密斯公司真的有什么通天的背景,否则的话这家公司的命运已经到此结束。

    “他居然以一股以一美分的价格收购?”办事员的语气已经从震惊变成了意外。一美分一股和一文不值的区别大概是废报纸与手纸的区别。既然如此,办事员反倒没有那么着急。以这个价格收购股票的人,心里面自然清楚史密斯公司的毁灭结局。股市诡谲莫测,天知道这么做的人是有什么想法。既然这个买卖根本无利可图,看看热闹又有什么不妥呢?

    瑞安也对这个消息很是意外,到底是什么人以什么目的推进这么一个行动。作出如此绝对逆市的选择,背后想来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当然,瑞安并没有立刻说什么。他又和办事员聊了一阵有关不动产的股票情况之后,这才离开了股票公司。

    之后的几天,瑞安继续完成他的工作。各种消息在股票市场上疯传,消息无一例外的都是对美国不利的消息。瑞安很是不解,难道美国佬对中国如此有信心,对他们的国家如此没信心么?

    时间过得飞快,5月10日,纽约股市继续重挫。512日,新消息传来。中**队在德卢斯以西的包围圈里面全歼9万联邦陆军,自此,整个明尼苏达北部已经没有联邦军队的一兵一卒。继中**队控制了苏必利尔湖北岸之后,中**队现在又控制了苏必利尔湖南岸以及密西西比河航道。更重要的是,美国不仅无法威胁中国在苏必利尔湖存在的兵力,反倒因为中国可以顺利通过苏必利尔湖的运输兵力而处于更加不利的局面。

    整个中西部为中心的股票遭到了新一轮的抛售,股价狂跌之下,纽约股票交易所险些下令停止交易。

    然而瑞安发现他自己的看法是有问题的,在这样的局面下,美国的不动产不仅没有同样暴跌,甚至还出现了小幅上扬的局面。

    “瑞安先生,你买这么多房子做什么?”这些天来那个证券公司的交易员与瑞安越来越熟,两人此时正在纽约一家小餐馆边吃晚餐边聊天。

    瑞安答道:“我的老板认为现在可以用很低的价格收购一大批不动产,等到战争结束,这些不动产就能大涨特涨,我们也可以大赚一笔。”

    交易员听了这话之后咧嘴一笑,“瑞安先生,我承认这个想法很好,非常合理。所以我就想问你一句,你的老板能想到这些,难道其他人就想不到这些么?现在很多人都期待能够抄底不动产。坏消息来了之后正好给他们机会。”

    “哦?是什么机会?”瑞安连忙问道。不动产价格逆市上扬,虽然价格上升不算特别多,但是这个上扬的基础可是在股票市场的大跌。有这个大跌作为对照,不动产的上扬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瑞安先生,您觉得什么时候这些人才会以随便给钱就卖的价格出售不动产?”交易员先卖了个关子。

    瑞安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叫侍者再给上了一瓶酒,这才说道:“应该是逼的走投无路的地步了吧?”

    酒不错,交易员满意的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才说道:“走投无路这说法对也不对。我见过的那些走投无路的家伙,反倒是什么都不肯卖,他们宁肯死抱着自己最后一点钱不放,也不愿意抓住最后的机会。所以出售不动产的人,是对留在此地已经没有任何兴趣的人。只有这些人才会选择随便以个什么价钱把不动产卖了。单反还有些留恋的人,都不会随意出手。”

    “嗯嗯!”瑞安立刻大力点头。方才他还觉得这瓶酒或许有些亏,现在他觉得这瓶酒实在是太值得了。

    “所以此时并非是收购零星不动产的好时机。”交易员啜饮着美酒,用一种很有蛊惑力的声音说道。

    “那什么时候是收购不动产的好时机?”瑞安连忙问。

    “我的意思是,现在不是收购零星不动产的好时机!”交易员重复了自己方才的话。

    “哦……你是说我应该收购大的不动产?”瑞安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没错!纽约房子不好买,所以那些零星的不动产只要有人卖,就有人买。可是那些大笔的不动产想出手就不容易,那些想卖的人并不想把这些不动产分割出售,而一次性购买这些不动产又需要很多钱。此时局面这么糟糕,谁真的肯大笔买进呢?”交易员用一种体贴的语气说着自己的看法。

    “反正是我老板出钱,我只管联系就好。”瑞安回答的语气很是豪爽,这也是实情。瑞安背后站的是中国官方,对于普通人来说极大的不动产交易在中国官方眼中不过是毛毛雨而已,“我若是联系都联系不到的话,那就只会让我的老板觉得我不能干!”

    听瑞安这么讲,交易员心里面也有了基本的想法。他问:“那你到底想买什么样的不动产。”

    “土地,农田,庄园。反正能用最少的钱买下尽可能多的地,那就说明我很能干。至于我老伴以后怎么处置这些买下来的不动产,这就不是我的问题了。”瑞安认真的答道。

    “你老板手里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交易员很是不解。

    “我老板背后有欧洲的资金,你也知道现在局面不安定,拿着现金风险太大。什么样的现金都没办法与土地和不动产比。”瑞安继续讲着自己的看法。

    交易员想了一阵,终于开口说道:“我要千分之五。”

    “一旦完成千分之二。”瑞安也毫不犹豫。

    “千分之四!”

    “千分之三!”

    “千分之三点五!”

    “成交!”

    两边讨价还价之后,交易员约瑞安明天中午和人一起吃饭。

    卖地的是个中年人,他在纽约州有一大片农场,这位以很低的价格把农场出售。看着这种中年人愁眉不展的沮丧模样,瑞安问道:“您怎么会想起卖这个?”

    “我欠了不少钱,若是不卖掉的话,税警上门没收,我能拿到的更少。”中年人愁眉苦脸。

    瑞安这下明白发生了什么,交易员的人脉和消息看来远比瑞安想象的更加广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